女友做流產手術,卻被二十多人圍觀,男友:太過分,私處一覽無餘

  • 在〈女友做流產手術,卻被二十多人圍觀,男友:太過分,私處一覽無餘〉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

文、仙仙

前不久看到一則報道,內容令人無語。

范思思今年27歲,和男友關學新戀愛多年,但是因為經濟條件不太好,因此一直沒有結婚,總想著條件好一點再結婚。

然而前不久范思思發現生理期延後瞭很久,再加上之前一次和男友為愛鼓掌也沒有做好安全措施,范思思就懷疑自己是不是懷孕瞭。

於是買瞭驗孕棒自己檢查一下,發現果然是懷孕瞭,然而這個孩子的到來沒讓她有任何的喜色,畢竟現在不但沒結婚,甚至倆人連買婚房的錢都沒有,這樣即使生下瞭孩子也沒法給孩子最好的照顧。

因此范思思和關學新商量瞭一下,決定打掉孩子,而關學新也稍一猶豫同意瞭。因此倆人就去瞭一傢私立醫院去做停止妊娠的手術。

范思思這是第一次懷孕,所以十分緊張,還害怕遇到熟人,所以才讓關學新找瞭這傢私立醫院,同時拜托檢查的醫生找一個女性大夫給自己做手術。

不一會一切就都辦理妥當,范思思被安排進瞭手術室,隻有關學新自己一個人在門外焦急地等待,希望手術一切順利。

而不久手術室外突然來瞭一群白大褂的醫生,有男有女差不多有20多人,他們在門口有說有笑。最初關學新也沒有在意,一心都在擔憂裡面做流產的女友。

可沒過幾分鐘,這二十多位穿白大褂的男女就進瞭手術室,而他們的目的就是參觀范思思做流產手術,而也跟著進去的關學新驚訝地發現,自己女友的私處被一覽無餘。

而這二十多人中也有不少年輕的男性,這讓他無法接受,可是又不敢多說什麼,畢竟女友正在手術臺上,他擔心自己說什麼會讓手術出現變數

剛手術完,關學新就忍不住去問主治醫生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然而醫生卻一臉“正氣凌然”地表示這是正常的醫學參觀,而且患者也已經簽瞭同意文書。

參不參觀關學新不關心,然而說女友同意參觀這讓關學新怎麼都不相信,女友本來就內向,怎麼可能同意一堆人觀看自己的私處呢?

因此等女友從麻醉中蘇醒後,關學新立馬說明瞭一切,聽到這些,范思思立馬就哭瞭出來,表示自己好像是簽過一些東西,不過那都是自己被麻醉之後的事,當時腦子暈暈乎乎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簽瞭什麼,覺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東西。

之後關學新立馬氣急敗壞地找醫院方算賬,然而醫院方卻沒有任何歉意,一直表示有簽字文書,同時這屬於為瞭醫院做貢獻,他們應該感到自豪才對。

這話讓關學新和范思思簡直不敢相信,無論自己是否想做貢獻,那也得是自己和女友清醒的情況下,哪有這樣做“貢獻”的?因此和院方交涉無果後,關學新將醫院告上瞭法庭。最終醫院被要求賠禮道歉。

看到這些事讓我非常吃驚,從沒想到治病救人的“白衣天使”們竟然如此無恥,這壓根就不是醫學學習,而是打著為醫學做貢獻的幌子,對患者的侮辱和諷刺,過後還正義凌然的樣子,簡直讓人作嘔。

其實不少普通人是願意為醫院做貢獻的,我身邊也有不少人身後事決定貢獻給醫院和醫學院的學生們做研究。可這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患者同意,同時醫院也做出一定的賠償的前提下。

可是范思思本來就不想將這件事宣揚出去,可是醫院卻堂而皇之去做這樣的事,甚至讓一群年輕的男性來參觀范思思的私處,這無論是誰都無法接受。

而更加令人細思極恐的是,這還是關學新發現的,那些沒被發現的女性或者男性手術時被參觀教學的案例還有多少呢?簡直不敢想象。

醫生的天職是治病救人,然而辜負使命,不顧及患者的主觀意識,這就是謀財害命,特別是還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後,更加可恥,也難以讓人信服。

而作為如同范思思和關學新這樣的受害者,一定要懂得爭取個人權益,不要被占瞭便宜還不自知,給黑惡的“醫院”充當受害者。

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主宰,身體也應該受到尊重,特別是醫生,更要明白自己的使命,對待患者要用心和用情,不要肆意妄為,否則美好的職業也隻有被人唾棄的下場!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motion/102179.html
“我超想復婚,但前妻卻嫁給瞭別人”: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是後悔 情感

“我超想復婚,但前妻卻嫁給瞭別人”: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是後悔

路遙《人生》:“現實是不能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大的現實環境,肯定不會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但個人自己的現實環境,如果暫時未知待定,是能夠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比如你現在很窮,你想改變這個現實,隻要發...
“我不想老無所依,求你跟我兒子復婚”:智者不入愛河,願你如是 情感

“我不想老無所依,求你跟我兒子復婚”:智者不入愛河,願你如是

梭羅《瓦爾登湖》:“任何人都是自己幸福的工匠。”真正屬於自己的幸福,從來都不是與生俱來的,需要通過後天的努力去創造。換言之,每個人的幸福都握在自己手中,你能否獲得幸福,隻取決於你自己。這裡所講的創造,...
“你留老傢伺候我媽,我出去打工”:沒錢的男人,結婚易,守婚難 情感

“你留老傢伺候我媽,我出去打工”:沒錢的男人,結婚易,守婚難

夏洛蒂·勃朗特《簡·愛》:“我知道我窮,我不好看,但我也有權利愛人。”沒有人有資格剝奪你愛別人的權利,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愛的人必須愛你。感情之事的根本在於“意願”,然後才是兩個人的事。如果雙方都有相...
“你媳婦不孝順,快跟她離婚”:人到晚年,善待晚輩等於善待自己 情感

“你媳婦不孝順,快跟她離婚”:人到晚年,善待晚輩等於善待自己

路遙《平凡的世界》:“錢是好東西,它能使人不再心慌,並且叫人產生自信心。”手中有糧,確實可以做到心中不慌。但是,你手中的糧是否真的屬於你,是否能長期持有,需要弄清楚。有的人雖然賬面上有資產,但卻擔著風...
“我媽讓你交出婚前財產,是為你好”:愚孝的中年男人,最愚蠢 情感

“我媽讓你交出婚前財產,是為你好”:愚孝的中年男人,最愚蠢

顧漫《驕陽似我》:“自作多情是病,一定要治的。”聰明人才知道自作多情是病,他們要麼不允許自己犯病,要麼及時止損。而愚蠢的人從來都不知道自作多情是病,要不然他們就不會自作多情瞭,更不會在受瞭懲罰之後依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