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被送人20年,父親患癌晚期想找回女兒,妹妹:我過得很好

  • 在〈女兒被送人20年,父親患癌晚期想找回女兒,妹妹:我過得很好〉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0

姐姐楊小萍拿起瞭電話,電話那邊的人是自己早已不記得長相的親妹妹,雖說是同父同母,但是語氣依然客氣且陌生:“希望你們可以理解我們的心情,爸爸現在病重,也不是要你去負責,隻是想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見見你,給他也給你不要留下一輩子的遺憾。”

然而徐智恩卻依然不客氣地說:“現在你們也已經知道瞭,我過得很好,希望你們不要再來我傢,更不要打擾我的媽媽和我的傢人!”言辭決絕,更是對見面一事隻字不提,而楊建民隻留下兩行熱淚,看來這輩子真的再也見不到她瞭。

楊建民今年50歲出頭,20多年前有瞭大女兒楊小萍之後,妻子孫梅香又有瞭小女兒,最初以為有能力撫養兩個孩子,可是等小女兒出生後夫妻要面臨超生的問題,才發覺傢裡實在太困難瞭,萬般無奈之下隻好拖村裡的中間人把小女兒送人。

而當時和中間人溝通也承諾,就是把女兒送人20年內絕不會反悔,也絕不會相認。然而自從把女兒送人,楊建民就後悔瞭,並且常常在夢中夢到小女兒,想女兒想的唉聲嘆氣,可是又沒有辦法。

一晃20年過去瞭,可是楊建民從未忘記過小女兒,可是卻在前不久檢查出來得瞭胃癌晚期,這讓楊建民的身體越來越不好,可是對於自身早已不在乎的楊建民,反倒對小女兒越來越思念,因此在生命即將終結前,就想實現自己多年的夙願,把小女兒找回:“能親耳聽她叫一聲爸爸那麼死也瞑目瞭。”

而大女兒楊小萍和妻子也想滿足楊建民最後的願望,於是就找到瞭當年的那個中間人,而時間過去瞭這麼多年,那個中間人也不記得當年收養小女兒的那傢叫什麼瞭,經過多方回憶,最終才找到當年養父母老徐傢,而他們一傢現在住在湖南的一個村子裡。

因此楊小萍帶著父母千裡迢迢跑到瞭湖南的那個小村子,不斷打聽,終於知道瞭小女兒的下落,現在取名叫徐智恩,對於她是領養的其實全村早就知道,而徐智恩自己也在18歲那年偶然知道瞭自己的身世。

原來當年當年徐智恩是被徐正名和蘇麗霞夫婦包養回來的,其實他們傢當年也有一個男孩子,可依然竭盡全力去撫養這個小女童,為此寧願叫2000元的超生罰款也在所不惜,依靠賣煤球掙生活費,而這20年間也把徐智恩當成掌上明珠,不但徐正名夫婦對她極好,就連哥哥對這個特殊的小妹妹也非常愛護。

而徐智恩也長成瞭一個20歲的漂亮活潑的小姑娘,現在正在讀書,未來應該也會有一個美好的前程。

可其實前幾年徐智恩偶然從鄰居那裡知道自己並沒有徐傢親生女兒後,還和父母大鬧過一次,徐智恩哭著對蘇麗霞說:“我為什麼不是你們親生的呢?”蘇麗霞抱著女兒也哭道:“是不是親生又怎樣,你是我的女兒,你叫我媽,那我們就是母女,誰也不能改變,我們會比親生母女更加親切。”也就是從那次起,徐智恩也收斂瞭一些任性,更加努力學習以及對徐正名和蘇麗霞好。

而楊建民一傢最終來到徐正名傢,首先出來的是徐正名和蘇麗霞夫妻,他們對楊建民的到來非常冷漠,徐正名本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出來打聲招呼就繼續去幹活搬煤球,從夫妻倆人手上有糙又黑就能看出來他們工作有多辛苦。

而楊建民的妻子孫梅香首先打破瞭沉默的尷尬,表示自出一傢此次來就是感謝他們一傢這些年對小女兒的養育之恩,可是蘇麗霞卻有些局促,說話卻很冰冷:“我不需要你的感謝。”

對於這些話所有人都明白,蘇麗霞卻依然直言道:“我從不後悔抱養女兒,我們是真的把她當成我親生的養育,我們也從未想過隱瞞她的身世,未來如何我們也都會讓她自己去做選擇。”

一聽蘇麗霞說這孩子是“抱養”,孫梅香急瞭說:“我們當年沒有拋棄小女兒,隻是有不得已的理由才把她送人的。”可是對於這個說辭蘇麗霞卻並不認同:“如果不是拋棄難道是我們自己搶來的嗎?你們明明就是不要瞭我才帶回來養育的。”

蘇麗霞每個字都在維護著徐智恩,雖說是看徐智恩自己的意思,可是從心裡就不想女兒被他們帶走,女兒是她的女兒。

楊建民也看出來瞭蘇麗霞的擔心,趕忙說:“我們不是來要走女兒的,我這次來第一是感謝你們對她的養育之恩,未來也希望她能和我傢這邊多走動走動,不過這全憑她個人意願,我們不會強求。”

楊建民說瞭一半稍微停頓瞭一下,示意大女兒拿出來病危通知書:“第二是我得瞭不治之癥,馬上不久人世,所以想在生命的最後時刻見見她,這輩子也就安心瞭。”

這時候蘇麗霞才發覺楊建民確實一臉病容,態度才稍微緩和瞭一些,隻說還是要征詢一下徐智恩的想法,可屋內徐智恩的回答卻是:“她們從小就把我拋棄瞭,我不想見他們!”

可是楊建民還是想和小女兒說句話,因此楊小萍最終要來瞭徐智恩的電話,徐智恩也接通瞭,這是父女倆這20年來第一次說話,而激動之餘楊建民還把徐智恩的名字叫錯瞭:“小君,你好,我很對不起你。我就是想知道你生活得好不好,看你生活幸福我就心滿意足瞭。”

可是徐智恩卻依然冷冷地說:“現在你知道瞭,我現在生活得很幸福,你們快走吧。”一句話讓楊建民愣在原地。而楊小萍把電話拿過來說瞭那段話,可是徐智恩依然不願意見面。

而周圍的人知道詳情後也不斷勸楊建民一傢,畢竟養父母養瞭她這麼多年,孩子也小,希望他們一傢能夠理解。而楊建民拖著病軀,跨越瞭好幾個省,走瞭幾千裡的路才到這裡,可最終還是沒見到小女兒,但是楊建民卻沒有表示過多的難過,隻表示:“我理解女兒,我也達到瞭最初的目的,我尊重她的選擇。”

之後一傢人表示再不會打擾徐智恩以及她的養父母,楊建民在大女兒楊小萍的攙扶下離開瞭。

老話說“傢傢有本難念的經”,而楊建民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也是他心中永遠的刺。

確實,傢裡貧窮而把出生的孩子送人在當年農村並不少見,就連我自己傢的二舅也是被送人瞭,雖然也不全是因為窮,可這麼多年過去瞭,我傢二舅都已經50多歲瞭,可對於我傢人現在心裡還有糾結,更別提20多歲的徐智恩瞭。

然而有些事不比不知道,一比就有瞭差距,能發現徐正名一傢其實也不富裕,甚至還有一個大兒子要養育,同樣面臨著超生的罰款,可他們卻從未想過放棄這個孩子,把所有的苦都用雙手的努力去承擔,即使不是親生女兒,可對待她比親生的還要親,這遠遠把楊建民夫妻比瞭下去,楊建民一傢誰有無奈,可也有極大的不堪。

生而不養,本就不配作為父母,即使是給瞭生命又怎樣,不少人都說子女有贍養父母的義務,可前提是父母也要做瞭撫養的義務,其實無論是送人也好,拋棄也罷,從他們親手把孩子交給別人開始,他們直接的關系就斷瞭,也失去瞭小女兒。

因此對於徐智恩的選擇我表示贊成,即使楊建民並沒有惡意。我曾聽過這樣一句話:未生之年誰是我,生我之間我是誰。養我父母恩情重,不見生父又如何!

確實,正如《何以為傢》中的小男主最後的質問:“為何要生小我?”不養為何要生,生瞭為何又放棄。而如今我早已有瞭自己的傢,自己的羈絆,還談何要回,我和你們又哪還有關系,那段血緣早在分離的歲月中稀釋,再無半點糾結。

這不是怨恨,也不是狠心,一切都看女兒自己的想法,而無論做什麼決定都沒錯,不必愧疚和難過,生活是自己的,更是養父母給的,作為年輕的徐智恩能做的也隻有孝順現在的父母,這才是真正的責任!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1月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motion/76254.html
“反正你婆傢有錢,讓他們給你弟弟買婚房”,女兒:窮瘋瞭別找我 情感

“反正你婆傢有錢,讓他們給你弟弟買婚房”,女兒:窮瘋瞭別找我

《麥田裡的守望者》:“記住該記住的,忘記該忘記的。改變能改變的,接受不能改變的。”該記住的東西,必須對自己有利;對自己不利的東西,雖然發生瞭無法磨滅,但我們可以不讓自己念念不忘,不讓它對自己造成不好的...
妻子出軌前任,男子深夜發帖:當時她還有4個月身孕,好想離婚 情感

妻子出軌前任,男子深夜發帖:當時她還有4個月身孕,好想離婚

孩子是男女婚姻中最重要的磨合劑,同時也是愛情的結晶,然而當愛情消耗殆盡或者已經不再,孩子卻成為瞭彼此之間的牽絆,可結果不是讓兩個人感情越來越好,隻會“剪不斷,理還亂”,讓婚姻一地雞毛,兩個人互相傷害的...
認識1天就同房,女子懷孕後男子不想領證:我不確定是我的 情感

認識1天就同房,女子懷孕後男子不想領證:我不確定是我的

男女有沒有結婚的可能,其實最大的因素還是要看感情,隻有感情深厚,彼此都認為是自己的良人,那麼這段婚姻才有成立的可能,也是未來幸福的基礎。然而不少男女卻沖動做事,把感情抑或婚姻都當成兒戲,還沒有完全瞭解...
“彩禮是給我媳婦的,你憑什麼霸占”,丈母娘:就憑我是她的親娘 情感

“彩禮是給我媳婦的,你憑什麼霸占”,丈母娘:就憑我是她的親娘

《童年》:“走你的路吧,摔倒瞭不要怨別人!”這句話所要表達的意思是,人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而現實卻是,很多人摔倒瞭會怨別人,不敢承認自己有問題。從人性的角度來說,推卸責任是自私的表現,這樣做可以換來心...
“我受夠瞭異地分居,想離婚瞭”,丈夫:生完孩子再離婚也不遲 情感

“我受夠瞭異地分居,想離婚瞭”,丈夫:生完孩子再離婚也不遲

《一顆熱土豆是一張溫馨的床》:“在思想上相隔得那麼遙遠,身體的緊挨反而成瞭一種對立。”思想的高度決定人生的高度,思想的境界決定人生的境界,通俗來講,跟一個人所思所想有關,或者說,跟一個人堅守的價值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