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滾歌手轉做演員,回首周曉鷗出道的28年,一直都在認真“活著”

  • 在〈搖滾歌手轉做演員,回首周曉鷗出道的28年,一直都在認真“活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4

人是為瞭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瞭活著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著——餘華《活著》

不記得是什麼時候看到過網友提出的一個問題,他說“既然每個人都終將走向滅亡,那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看到這個問題我其實有點迷茫,這個本身就帶有悲劇底色的問題,讓我莫名壓抑,我思考半天也沒能給出我的答案。

鬼使神差地打開瞭評論,一條答案讓我震撼。

一個身患罕見病的網友說,他的病讓他每天都活在痛苦中,並且這類群體不在少數。

他說:我認識許多和我一樣的病友,哪怕煎熬,大傢從來沒有想過放棄生命,走出時間很簡單,但大傢都拼瞭命想要活著。

“感同身受”從來都是一個殘酷又假意溫馨的詞,病友三言兩語的訴說,構不成千萬分之一的痛苦。

就這樣,他們仍然熱愛生活。

他們的日常遠在我們的想象之外,他們對生的渴望,是我們不曾觸及的高度。

記得小時候常聽的一個故事:有人問放羊的小孩,你放羊是為瞭什麼;小孩說,羊長大瞭能賣錢;接著又問瞭,有瞭錢之後你要幹啥呢;小孩思考片刻說,娶媳婦。

娶媳婦之後呢,孩子黝黑的臉升起一片可疑的紅暈,說要和媳婦生孩子;孩子長大後呢;當然是放羊掙錢啊。

初聽我們隻覺得好笑,但現在,我們慢慢發現,好像自己的人生就在在無盡的循環,當初放羊的小孩就是我們自己。

每天早晨一定會被煩人的鬧鐘叫醒,再接著躺兩分鐘,猛地起身,爭分奪秒洗漱,趕地鐵,車上各種味道混在一起,顯然你已經習慣瞭。

踩著點打卡上班,偷偷摸摸吃完著急的早餐,開始瞭日復一日的工作。明明是早已習慣的流程,但等到下班還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開始無限依賴手機帶來短暫的快樂,甚至覺得晚上放下手機睡覺是在浪費時間。

於是等到一兩點,才昏沉沉地睡去,第二天依舊是煩人的鬧鐘。

直到一天,猛地發覺,自己和流水線工人沒什麼不同,重復修改的文檔並沒有比敲螺絲高級哪去。

年歲的增長,讓我們不得不背負世俗的壓力,但那並不是在自己無聊的人生規劃裡,而是開始驚恐於自己無奈的選擇。

痛苦於自己奮鬥半生,也隻為孩子能受到更好的教育,出來找一份足夠體面的工作,再過著日復一日的日子。

時間沒有盡頭,生命終將逝去,我們都隻是歲月長河裡的一粒塵埃,時間甚至會抹殺屬於你的一切,那這樣的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

活著,本身就是意義

2021年由真實案例改編的影視劇《掃黑風暴》如期上演,其中一幕真的讓我大開眼界。

陳建波用一億現金鋪上紅佈當成桌子,還若無其事地在上面吃火鍋,最搞笑的是,還不忘配著糖蒜,這一操作真的讓觀眾對這一人物的塑造更有興趣。

陳建波的飾演者周曉鷗,在劇中黝黑的皮膚,橫眉冷目,一臉壞相,痞性的裝扮。

回顧他這幾年的影視形象,一直都是匪氣十足的反派形象,但也深入人心。

但二十年前的他,絕對算得上是中國搖滾樂壇一哥,渾厚的嗓音,爆發的荷爾蒙,一首《愛不愛我》收獲眾多粉絲。

1969年, 周曉歐出生於北京,其父親一直從事配音和音樂相關工作,周曉歐從小深受文藝熏陶。

父親對他的人生規劃,也是希望能走上這條路。所以,周曉歐的童年幾乎是伴隨著一堆樂器。

正是因為父親的嚴厲教導, 17歲時,周曉歐就在藝術團裡擔任小號手,這也為他之後的音樂道路鋪就瞭夯實的地基。

和大多數男孩子一樣,周曉鷗從小便調皮搗蛋,機緣巧合認識瞭比他小5歲的吳京。

隻因倆人志向不同,吳京出於對武術的熱愛,選擇進武術學校當起瞭武打演員,但曾經的相處的時光,也為之後的合作,創造瞭機會。

父母總會在我們人生的選擇題上指手畫腳,周曉鷗的父親也不例外。

按照父親的安排,周曉鷗從小培養的樂感,足以讓他在樂隊擔任樂手的角色。

可少年的反骨,讓他跟父親對著幹,他向往自由,覺得既定的音樂是對他的束縛。

1986年,周曉鷗出於逃避父親的安排,他開始瞭獨自一人的內蒙古旅行,他想的是這次旅行就當成最後一次放縱。

旅行結束之後,就按照父親的意思在樂隊當一名穩定的小號手,但幸運的是,在這個過程中,他結識瞭四個同樣熱愛搖滾的人。

他們對音樂的認知,對搖滾的熱愛,讓他們一拍即合組成瞭樂隊。

那個年代,中國的音樂還沒有大的改變,搖滾樂在很多人看來是不入流的,可還是有一批,不受世俗所羈絆的年輕人,在努力讓所有人看到不同的音樂。

樂隊組成瞭,但眼下樂隊的名字卻讓幾個人犯瞭難。

周曉鷗打趣道:我們什麼也沒有,也不怕失去任何東西,那不妨就從零開始,正好叫零點樂隊。

1994年,零點樂隊正式成立,他們在望不到頭的草原上喧囂著,嘶吼著,那聲音似乎是要把天都震裂。

沒有一個人的成名是一帆風順的,零點也是如此。

盡管樂隊成立,但他們還是輾轉瞭幾個城市,最後幾人決定在北京發展。

空有一腔熱血,當時零點樂隊中的幾個人都太過封閉,在北京這個遍地是人才的地方,他們顯然有些力不從心。

對音樂的熱愛,讓他們沒有退縮,租瞭幾間房子,在大大小小幾十傢酒吧駐唱。

幾平方小的舞臺上,他們甚至都挪不開腳,也依舊沒有人想過放棄。周曉鷗雖說傢在北京,但也選擇與弟兄們擠在一起。

那段日子他們共患難,共扶持,隻因為每個人心中都有對更大舞臺的渴望。

慢慢地,樂隊被不少人認識。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被選中作為表演嘉賓,那是幾人第一次站上大舞臺。

接踵而來的是樂隊沒有一首能代表自己的原創歌曲,當天晚上他們湊在一起編曲,作詞,直到天亮,他們被巨大的興奮所籠罩。

緊接著他們開始籌備樂隊的第一張專輯,沒權沒勢,他們隻能用最笨的辦法,一傢一傢遞簡歷,希望有公司能看到他們的才華。

1996年,終於有公司為樂隊發行瞭首張專輯《別誤會》,專輯的發佈讓平靜的湖水泛起瞭波瀾,零點樂隊也算在樂壇嶄露頭角。

次年第二張專輯的發佈,勇奪唱片榜銷售冠軍。“一石激起千層浪”,那時路過唱片店,最常聽到的就是專輯中的《愛不愛我》,也是80,90年代人唱K必點歌曲。

那時做音樂的人總會有些與眾不同,周曉鷗便經常搗鼓他的頭發,以至於發質越來越粗糙,他幹脆就剃瞭光頭。

他這一硬漢的形象,可開口卻是沙啞中帶著溫柔,強烈的反差讓歌迷為之瘋狂。

特色帶有質感的聲音,讓周曉鷗在28歲這一年,一唱成名。

隨後,零點樂隊先後發佈瞭多張專輯,零點樂隊正式步入巔峰時刻,而作為樂隊的主唱,周曉鷗成瞭眾多歌迷關註的焦點。

好景不長,隨著一場突如其來的風暴,零點從高處墜落,而周曉鷗也深受影響,地位一落千丈。

2004年,有媒體曝出零點樂隊涉嫌吸食違禁品,這一醜聞猶如深海中的炸彈。

事後,零點樂隊第一時間舉行新聞發佈會,吉他手和鍵盤手兩名隊友承認錯誤,並宣佈退出零點樂隊。

盡管周曉鷗與這一事件無關,但也牽扯其中,至此原本志同道合的好友也已經慢慢走散瞭。

對於觸碰法律這件事,聽眾還是無法原諒的。2005年,零點樂隊的三人推出瞭一張專輯,可這一次並沒有得到反轉。

相反這一次“賣慘”的行為,受到瞭不少網友的詬病。周曉鷗還是不忍心一手創辦的樂隊就此隕落,一直在為此做出努力。

但結果並不盡如人意,直到2008年,周曉鷗正式在個人社交平臺宣佈,退出零點樂隊。

至此,零點樂隊正式退出歷史舞臺。

之前2003年,高群書導演要拍攝一部警匪電視劇《征服》,劇中的黑幫集團老大劉華強是由孫紅雷飾演,但劉華強的對手是吳天,還沒有合適的人選。

周曉鷗自出道以來就一直以光頭形象出現,其硬朗中帶著兇狠,特別符合這一角色。

於是導演找到瞭周曉鷗,並希望他出演這一角色。從小深受藝術熏陶的周曉鷗,對話劇演出也非常感興趣,也就答應瞭出演,自此搖滾歌手轉做演員。

沒想到的是,電視劇一經上映,吳天這一角色深受觀眾喜愛,至此周曉鷗開始慢慢拓展自己的演藝事業。

無論是喜劇電影《盜版愛情》中的胡老板;還是為慶祝清華大學百年華誕的電視劇《天行健》中的晚清十一貝勒;抑或是由連載小說改編的同名電視劇《門第》中“可愛”的何秋生。

雖說他一直擔任配角,塑造的也都是些小人物,但勝在真摯自然,他從來不以戲份定角色,無論接手什麼樣的角色,都用心去揣摩各角色之間的人物關系。

2007年,一部講述80後青春情感和奮鬥歷程的影視劇《奮鬥》,周曉鷗在其中扮演華子的朋友豬頭,獲得瞭當時導演趙寶剛的註意。

趙寶剛在周曉鷗身上看到的是不驕不躁,毅然和周曉鷗簽瞭五年的合約。2008年,在樂隊曝出醜聞一事後,周曉鷗自知無力挽回,接受瞭當時媒體的采訪。

他透露自己退出樂隊是想要有一個新的突破,面對記者的提問,唱歌和演戲更喜歡哪個時候,周曉鷗毫不猶豫地回答道,是演戲。

因為他這一回答,激怒瞭一些不明所以的歌迷粉絲,一時間曾經為他瘋狂的粉絲,在網絡上肆無忌憚地對他進行人身攻擊。

甚至還有偏激的粉絲,造謠周曉鷗吸食違禁品的虛假信息,來抹黑他。

其證據最後被證實為,周曉鷗某一部影視劇中的一個反派角色的劇照。

可上天就是想要給你平淡的生活加點佐料,2011年,離開零點樂隊的周曉鷗,萬萬沒有想到,他收到瞭原隊友的起訴賠償書。

聲稱離開零點樂隊後,他沒有在公開場合演唱零點樂隊歌曲的版權。昔日好友反目成仇,周曉鷗也不願再摻和這些事情,便不在臺上唱零點的歌。

至此,周曉鷗的人生總算回歸正軌,這一路走來,他得到瞭很多,但也失去瞭很多。

直至今日,他還能放下一切平淡地面對生活。

之後,他投入瞭更多的精力在演戲上,不負眾望,先後出演瞭幾部口碑不錯的影視劇,經他塑造的人物形象,都帶給觀眾或多或少的震撼。

不少人震驚他非科班出身的演技,但他用實力征服瞭不少觀眾。

或者就像他曾經說過的,相對於唱歌來說,他更享受演戲帶給他的自由。

曾經屬於零點樂隊輝煌的時刻已然結束,但他對唱歌的熱愛隻增不減,2013年,他登上瞭《我是歌手》的舞臺。

也許他並沒有想過再次站上舞臺,觀眾會作何評價。但當舞臺上的那束光,打下來的一瞬間,我們好像回到瞭屬於周曉鷗的搖滾時代。

他依舊是我們青春裡最閃耀的那一顆搖滾新星,他帶給我們的狂歡是不可替代的。

2015年吳京在籌備一部屬於中國的3D動作戰爭電影,也曾致電周曉鷗,詢問有沒有檔期出演一個重要角色。

對於發小提出的要求,周曉鷗想都沒想就答應瞭,想著是一個比較重要的角色,周曉鷗還特別為吳京騰出瞭三個月的檔期。

之後,吳京說你這個戲份,隻需要一個月就可以拍完。說完又改口到半個月左右吧。

可等周曉鷗進組後才發現,自己的戲份三天就可以拍完,這樣看來周曉鷗完全是被吳京騙去的。

周曉鷗在《戰狼》中飾演武吉,這角色是一個標準的壞人,他最後的結局,是被吳京所飾演的冷鋒一槍爆頭。

這部影片,吳京耗費七年全力打造,對於每一場戲他都力求完美。同樣在周曉鷗最後一場爆頭戲時,需要在周曉鷗頭上安裝道具血包。

別看周曉鷗五大三粗,一些銀幕經典角色都是黑幫老大,可現實他膽子還是很小。

對於這場重頭戲,著重表現男主角冷鋒精準的槍法,而吳京力求影片真實性,隻能用膠把血包粘在周曉鷗沒有頭發的頭皮上。

道具組給出的進一步保護措施,就是在血包後面的頭皮上,墊瞭一枚硬幣。

可等這一場戲結束後,那枚硬幣的圖案,深深地印在瞭周曉鷗的頭皮。直到拍完所有的戲份,周曉鷗發現隻用瞭三天的時間。

這樣看來,周曉鷗完全是被吳京騙去跑瞭個龍套,但周曉鷗在拍攝期間沒有任何怨言,隻要開機,他就能拿出最好的狀態,來詮釋這一角色的人物形象。

2021年,52歲的周曉鷗出演瞭由五百執導的電視劇《掃黑風暴》,現實題材的影視劇,引發不少觀眾的討論。

周曉鷗飾演的陳建波,是一個愛吃火鍋的拆遷老板,不出意外,他成功地讓觀眾對他這一角色進行瞭“網暴”。

這也側面證明瞭觀眾對他演技的認可,不少媒體給他的評論都是被唱歌耽誤的演員。

但對於周曉鷗來說,回首周曉鷗出道的28年,一直都在認真“活著”。

既然每個人都終將走向滅亡,那我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活著,便是人生的意義。

生命不可復制,人生也是獨一無二,我們在人生的坐標裡,找到瞭自己的位置,那就是人生的意義。

謝謝觀賞,關註我,瞭解更多精彩。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103299.html
《匆匆的青春》將播,李佳航鄧傢佳再“合體”,能否收割收視 娛樂

《匆匆的青春》將播,李佳航鄧傢佳再“合體”,能否收割收視

今年的國劇品質依然有所提升,年初《開端》,《人世間》兩部劇作大爆,年終又有多年未出爆款的古裝題材,拿出瞭王炸級的《夢華錄》,目前正在熱播的《幸福到萬傢》和《星漢燦爛》,也都引起瞭廣泛關註。從這些劇作的...
《媽,別鬧瞭!》定檔,比莉賈靜雯主演,女性愛情劇,有爆款氣象 娛樂

《媽,別鬧瞭!》定檔,比莉賈靜雯主演,女性愛情劇,有爆款氣象

7月8日,電視劇《媽,別鬧瞭!》放出一款新的劇情預告片。這部電視劇定檔7月15日,正版視頻平臺上線播映。該劇由比莉、賈靜雯、柯佳嬿、寇世勛、吳慷仁等演員主演,講的則是母女三人比賽誰先把自己嫁出去的爆笑...
《幸福到萬傢》下集要火!何幸福關濤合作,何幸運開豪車硬剛關濤 娛樂

《幸福到萬傢》下集要火!何幸福關濤合作,何幸運開豪車硬剛關濤

隨著劇情的發展,因為何幸福生孩子大出血,萬善堂組織全村的村民獻血救人,兩傢的恩怨終於化解,萬善堂抱著何幸福的孩子,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無論是土地賠償的問題,或是萬傳傢猥褻何幸運都已經塵埃落定,雖然何幸...
《與狼共舞》導演再拍革命劇,張桐領銜主演,侯京健演毛主席 娛樂

《與狼共舞》導演再拍革命劇,張桐領銜主演,侯京健演毛主席

說到優秀的革命題材作品,《與狼共舞》、《鐵核桃》等劇必然占據一席之地,而這些作品均是出自黃文利導演之手。最近,黃文利導演的另外一部革命劇《絕境鑄劍》正在陜西衛視熱播,受到瞭許多革命劇愛好者的一致好評。...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宣,不說龔俊有多帥,就楊冪這造型都絕瞭 娛樂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宣,不說龔俊有多帥,就楊冪這造型都絕瞭

不知道大傢有沒有發現,現在很多影視劇,不是小說改編就是動漫改編。小說改編不被魔改的作品不多,而漫改能夠讓觀眾滿意的,更是少之又少。對很多原著黨來說,漫改不僅僅是要劇情足夠還原,演員的選擇也需要跟角色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