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霄華事件之外,曹雲金和楊志剛意外躺贏,德雲社有苦難言

  • 在〈陳霄華事件之外,曹雲金和楊志剛意外躺贏,德雲社有苦難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2

隨著北京朝陽警方的通報,德雲社前藝人陳霄華涉嫌犯罪之事基本落定,剩下的可能就是走法律程序的問題瞭。

但是,陳霄華雖然名氣不大,卻像一顆突然投入湖面的小石頭,激起瞭一層層的漣漪,這一層層漣漪裡不僅有德雲社和郭德綱,甚至還有曹雲金和楊志剛。

讓人意外的是,通過陳霄華事件的發酵,我們意外發現,在一定程度上,曹雲金和楊志剛意外躺贏瞭。

一、厚道的楊志剛

有一位網友是這麼評價“陳霄華事件”的:現在看看,當年紅橋區文化館做事還真厚道。

這無疑是一個內行包袱,不熟悉郭德綱歷史的網友看得一頭霧水,熟悉郭德綱歷史的人可能會心一笑表示get到瞭。

郭德綱年輕時曾在天津市紅橋區文化館工作,他的直接上級是相聲隊隊長龐連琦,他曾告訴記者這麼一件事:1993年,紅橋區文化館在查賬時發現瞭很多筆存在問題的報銷單,經查實,上面的簽名是郭德綱仿造文化館李書記簽的,涉案金額有上萬元。

東窗事發後,郭德綱的父親找到文化館領導,道歉同時請求領導能從輕處理,文化局和文化館的領導(楊志剛)責成龐連琦出面運作,決定隻計算一個階段的賬目,將郭德綱的涉案金額壓在瞭四千元以下,讓他免於刑事起訴。

對於這個人生黑點,郭德綱並沒有否認,他的回憶文章和龐連琦主要有兩個差別,一個是年齡,郭德綱說自己犯案是在1991年18歲時。不管是哪一個年齡,反正都已經成年瞭。

另一個區別是郭德綱隻承認自己的犯案金額是3100元,這個在邏輯上倒也沒什麼毛病,畢竟龐連琦說最後把金額壓到瞭四千元以下,郭德綱按壓縮過的金額說也是沒問題的。

這筆錢並不是小數,有兩個數據可以參考,1992年時天津市職工人均工資是260元,郭德綱那時候的工資可能還達不到這個平均數。

另一個數據來自《十六歲的花季》裡飾演韓小樂的戰士強,他在1993年工作時曾因貪污11650元被判刑入獄。

筆者認為,不論是近萬元還是3100元,郭德綱在經濟上出現嚴重錯誤是板上釘釘的,連他自己都不否認。

面對犯下如此錯誤的郭德綱,文化館沒有把他直接送到公安機關處理,他的師父楊志剛也沒有將他掃地出門,而是繼續留他在文化館工作,更沒有將他直接清門。

再看陳霄華,德雲社在事發第二天,還沒等公安機關作出通報就搶先發佈辭退說明,速度極快幹凈利落。

楊志剛對郭德綱VS郭德綱對陳霄華,網友說紅橋文化館和楊志剛更為厚道,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二、“沉冤得雪”的曹雲金

陳霄華被德雲社快速辭退後,有一些網友在網絡上發表瞭個人看法,大致意思是這麼說的:

曹雲金想走的時候,郭德綱說我是你師父,你不能走,走瞭你就是叛徒。

陳霄華犯事的時候,郭德綱說我是你老板,你不能連累我,立刻開除你。

筆者認為,這話看起來似乎有些偏激,但細究起來卻非常有道理。

曹雲金2002年開始跟隨郭德綱學相聲,2006年正式拜師,2010年年底退社從德雲社離職,2016年被郭德綱從德雲傢譜裡清門。

陳霄華2012年進入德雲社學習相聲,2019年正式拜師郭德綱,2022年6月25日犯事,26日被德雲社辭退並清門。

可見,曹雲金在德雲社一共呆瞭八年時間,陳霄華則在德雲社裡學習工作瞭十年,按照相聲傳統,曹雲金是陳霄華的前師兄,按照企業管理制度,陳霄華在德雲社的時間反而更長。

對待曹雲金,德雲社一直走的是師徒關系路線,包括清門都是用的傢譜除名形式,理由更是非常狠的“欺師滅祖”。

曹雲金認為自己是德雲社的員工,擁有離職和自主創業的自由,但德雲社和郭德綱用傳統師徒父子的道德要求他並打壓他。

對待陳霄華,德雲社則走的是企業管理路線,辭退是用企業通告的形式,清門也是用通告中“禁止使用藝名”的文字作為意思表達。

這麼一看,在對待旗下員工和徒弟上,德雲社確實如網友所言存在一個雙標問題,從公司管理制度上講曹雲金有離職自由,德雲社就用傳統師徒道德打壓他。

陳霄華犯瞭事,這時候德雲社避而不談他是郭德綱的徒弟,直接按處理員工的流程走。

如此一來,網友為曹雲金叫冤也是情有可原,可以說,陳霄華事件反而從側面證明瞭曹雲金當年的冤屈。

三、德雲社有苦難言

雖然在對待徒弟上,楊志剛確實比郭德綱厚道,但是德雲社和郭德綱也有自己的苦衷。

郭德綱當年犯事時沒有發達的互聯網,新聞很難發酵,就算有互聯網,郭德綱當年也沒有任何名氣,外界根本沒人關心他是誰,可能隻有相聲行業內會傳一波笑談,畢竟楊志剛是著名搭檔“天津二楊”之一,在相聲界有一號。

陳霄華同樣沒有什麼名氣,但他處在信息爆炸的時代,再加上他的師父郭德綱不僅在業界非常有名,在全國還擁有七千萬粉絲,妥妥娛樂圈頂流明星,他的徒弟出事,新聞肯定會迅速發酵。

人怕出名豬怕壯,德雲社和郭德綱在享受成名的紅利時,自然也難免要同時承擔成名的弊端。

在管理徒弟的雙標問題上,德雲社同樣有苦難言。

曹雲金和何雲偉時代,德雲社的師徒文化更實打實一些,這些人是真正的郭德綱徒弟,其業務都是郭德綱親自傳授的。

因此,德雲社用傳統師徒文化來要求曹雲金也不是沒有道理,曹雲金是真正的郭德綱徒弟。

但是,德雲社成名後進行瞭快速擴張,一方面他們把師徒文化當成企業品牌進行營銷和宣傳,另一方面通過曹雲金和何雲偉的例子,他們發現師徒文化在控制徒弟上確實非常好用。

於是,德雲社在師徒文化和企業管理雙軌制的道路上策馬狂奔,郭德綱收徒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形式化,像陳霄華這樣的所謂徒弟,究竟有沒有接受過郭德綱的親自傳授都兩說。

如此一來,蘿卜快瞭不洗泥,擴張太快,郭德綱的徒弟在業務上越來越水不說,出的事也更頻繁更花哨。這種情況下,陳霄華身上的員工身份肯定遠遠大於徒弟身份,德雲社用對待普通員工的方式對待他,似乎也有道理。

隻是,為瞭品牌營銷需求,德雲社還得咬牙繼續堅持形同虛設的師徒文化,但在享受師徒文化帶來的紅利時,他們同樣也得承擔師徒文化帶來的弊端。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好事不可能都讓一個人給占全瞭,就是這個理兒。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103565.html
《匆匆的青春》將播,李佳航鄧傢佳再“合體”,能否收割收視 娛樂

《匆匆的青春》將播,李佳航鄧傢佳再“合體”,能否收割收視

今年的國劇品質依然有所提升,年初《開端》,《人世間》兩部劇作大爆,年終又有多年未出爆款的古裝題材,拿出瞭王炸級的《夢華錄》,目前正在熱播的《幸福到萬傢》和《星漢燦爛》,也都引起瞭廣泛關註。從這些劇作的...
《媽,別鬧瞭!》定檔,比莉賈靜雯主演,女性愛情劇,有爆款氣象 娛樂

《媽,別鬧瞭!》定檔,比莉賈靜雯主演,女性愛情劇,有爆款氣象

7月8日,電視劇《媽,別鬧瞭!》放出一款新的劇情預告片。這部電視劇定檔7月15日,正版視頻平臺上線播映。該劇由比莉、賈靜雯、柯佳嬿、寇世勛、吳慷仁等演員主演,講的則是母女三人比賽誰先把自己嫁出去的爆笑...
《幸福到萬傢》下集要火!何幸福關濤合作,何幸運開豪車硬剛關濤 娛樂

《幸福到萬傢》下集要火!何幸福關濤合作,何幸運開豪車硬剛關濤

隨著劇情的發展,因為何幸福生孩子大出血,萬善堂組織全村的村民獻血救人,兩傢的恩怨終於化解,萬善堂抱著何幸福的孩子,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無論是土地賠償的問題,或是萬傳傢猥褻何幸運都已經塵埃落定,雖然何幸...
《與狼共舞》導演再拍革命劇,張桐領銜主演,侯京健演毛主席 娛樂

《與狼共舞》導演再拍革命劇,張桐領銜主演,侯京健演毛主席

說到優秀的革命題材作品,《與狼共舞》、《鐵核桃》等劇必然占據一席之地,而這些作品均是出自黃文利導演之手。最近,黃文利導演的另外一部革命劇《絕境鑄劍》正在陜西衛視熱播,受到瞭許多革命劇愛好者的一致好評。...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宣,不說龔俊有多帥,就楊冪這造型都絕瞭 娛樂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宣,不說龔俊有多帥,就楊冪這造型都絕瞭

不知道大傢有沒有發現,現在很多影視劇,不是小說改編就是動漫改編。小說改編不被魔改的作品不多,而漫改能夠讓觀眾滿意的,更是少之又少。對很多原著黨來說,漫改不僅僅是要劇情足夠還原,演員的選擇也需要跟角色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