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陣容“殘缺不全”的非遺相聲大會,在深圳的表現怎麼樣?

  • 在〈演員陣容“殘缺不全”的非遺相聲大會,在深圳的表現怎麼樣?〉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52

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10月29日在深圳福田區正式開幕,連續四天,每天為深圳人民送上六場精心準備的相聲,中間還會有兩場公益演出,一場在深圳街頭,一場在深圳書城。

從整體演出安排上看,這次非遺相聲大會可謂誠意滿滿,演員陣容和相聲作品都是經過精挑細選,可以說是一次完美計劃。

不過,從10月中旬的官宣開始,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的命運突然就有些多舛起來。

一方面是來自網絡上的爭議,有些人質疑該大會放在深圳舉辦沒有意義,甚至還有人認為非遺相聲大會本身就沒有意義。

另一個是來自現實中的困難,由於部分地區疫情政策非常嚴格,僅在前兩天的演出中,原定的十二場相聲居然有四場的演員來不瞭,被動缺席人數達到三分之一,這對相聲大會的正常舉辦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說“內憂外患”顯然還有點兒不至於,但演出陣容“殘缺不全”是客觀事實,那麼,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在深圳到底表現如何呢?

從三個角度評價的話,非常好!

一、積極配合

方清平在演出時有個小包袱:“對不起各位,今天嗓子有點兒啞……這一天被他們拿小棍兒戳瞭三回”,上飛機驗,下飛機驗,到瞭酒店還驗,一幫靠嗓子吃飯的人這回確實有點兒慘。

原定的演員來不瞭瞭,空下來的場次就由現有的演員補,有的演員本來演完可以回傢,但也要臨時留下來繼續表演,不光要參加相聲大會,還要參加公益演出。

比如,戴志誠和鄭健這對老搭檔又一次合作,拿出壓箱底的經典《黃鶴樓》,這是他們年輕時就磨合好的段子,不論是表演還是配合都是爐火純青的狀態,演出現場氣氛非常火爆,本來是“倒二”的他們差點搶瞭攢底的風頭。

二、作品多樣

“他們的相聲是念報紙,對口詞”?“那些相聲演員沒有基本功,說學逗唱都不行”?

說這些話的人裡,有些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有些則是沒聽過沒看過跟著人雲亦雲,如果是後者,如果他們真看到瞭非遺相聲大會的現場表演,這種可笑的說法也就不攻自破。

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前兩天上場的相聲最大的特點就是富有多樣性,有新作,有經典,有創新,有傳統。

展示相聲基本功的如竇晨光常鵬旭的《對坐數來寶》,一如既往幹凈利落活兒瓷實。

展示傳統相聲的如戴志誠鄭健的《黃鶴樓》,功夫深厚讓人嘆為觀止。

以唱為核心元素的相聲如李金鬥李建華的經典代表作《紅燈記》,還有來自天津的劉俊傑許健《頌歌》。

如果隻看題目,也許你會覺得劉俊傑和許健的相聲沒啥意思,這可能也算是這些老前輩的一個弱點,不會當“標題黨”。

實際上這段相聲相當棒,劉俊傑分別用京劇、昆曲、評戲和二人轉唱腔改編流行歌曲,有腔有調又歪又正,專業性和娛樂性強勢結合,在現場贏得瞭滿堂彩。

中外混搭,中英文混搭,頗具校園相聲風格的董建春李丁《志願者》,不僅有八零後九零後的青春味道,還能讓現場的小觀眾踴躍互動。

結合網絡熱詞、諷刺網絡亂象的付強石富寬《綜合之最》,把網絡直播,網絡詐騙和直播帶貨著實調侃瞭一把,贏得瞭現場網友們的共鳴。

反映時事,緊貼熱點的方清平單口相聲《清平樂》,冷漠的表情,絮絮叨叨的臺詞,傻乎乎的狀態,把積極防疫和日常生活中的點滴化為幽默,贏得瞭觀眾會心的笑容和感同身受的樂趣。

諷刺貪污腐敗、封建迷信的逗笑逗樂《改大門》尺度那是相當大,給局長設計的大門裝修“蒼鷹和下山虎”(蒼蠅老虎一起打)、“兩隻吉祥如意烏龜”(雙規)不僅辛辣還很巧妙,還有胡局長的“停車場抬桿刻梅蘭竹菊”,“下鄉坐莊”和“四方會談”,尺度大效果好。

贏得現場觀眾最多尖叫的則是第二天攢底的馮鞏賈旭明隨風王彤侯林林的《影視樂》,熟悉相聲的朋友應該記得馮鞏劉偉春晚上的那個經典作品《巧對影聯》,《影視樂》這個作品對經典之作有創意和設計上的繼承,同時在娛樂性上有瞭相當大的提高。

從總體上看,僅僅是兩天的演出,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的作品幾乎已經達到完美程度,形式多樣,內容豐富,效果火熱,有經典,有傳承,有創新,非常好。

三、不看廣告看療效

“他們的相聲光教育人不逗樂,沒人愛看”?“深圳沒人喜歡相聲,跑到深圳搞演出就是因為深圳人不懂相聲”?

首先,深圳擁有不錯的相聲市場,也有專業的相聲團隊,更有懂相聲的大批觀眾。

在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第一天的演出中,由於原定北京曲藝團的李菁、郭天翼沒法趕來,組委會臨時邀請瞭深圳本地的相聲演員劉昭和劉迪替補上場。

這兩位相聲演員在全國相聲界名氣確實不怎麼大,但兩位的活兒是真好,他們的《節日遊戲》非常受歡迎,基本功紮實不說,場面熱鬧而且效果火爆,屬於典型實力遠大於名氣的組合。更關鍵的是,他們在深圳紮根十餘年,不僅擁有小劇場也擁有自己的團隊。

如果深圳沒有相聲市場,這兩位真正的“非著名相聲演員”是怎麼紮根十幾年的?

深圳本來就是一個由天南海北人組成的城市,演出現場演員和臺下觀眾互動發現,觀眾裡有廣東人、上海人、湖北人、江西人、湖南人、東北人、河南人、貴州人、河北人、陜西人......有很多人從小就聽相聲,對相聲非常喜愛,對這些演員也是相當熟悉。

舉個例子,在慰問演出時,有位阿姨沒去追星石富寬和李金鬥,專門去找鄭健合影,她說她喜歡鄭健都三十年瞭,當年特別著迷趙炎、鄭健主演的電影《笑破情網》。

有位二十多歲的小姑娘表示非常喜歡薑昆、馮鞏、石富寬他們的相聲,不能吧,按理說這樣的小姐姐不是應該喜歡那些相聲小鮮肉才對嘛?她說她受父親的影響,父親非常喜歡相聲,過年時全傢一起看電視,看春晚裡的薑昆馮鞏,現在終於見到本尊瞭,感覺又找到瞭過年時全傢看電視的感覺。

劉俊傑在演出時連飚京劇、昆曲、評戲和二人轉,字正腔圓味道純正,全場觀眾掌聲如雷,叫好聲響成一片,不僅會叫好而且叫的地方還準,感覺跟到瞭天津小劇場一樣。

對於相聲演員來說,老是在北京、天津小劇場和茶館裡享受粉絲的追捧當然不錯,這就叫舒適區。走出來走到一些非相聲熱點的城市,不僅是挑戰,也是傳播相聲的需求,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要求不僅是要繼承,還有傳播、推廣和提升。

深圳是國際化大都市,在這裡搞非遺相聲大會,是傳承的需要、時代的需要,更是文化戰略的需要。

其次,第三屆非遺相聲大會的演出地點是緊挨著深圳書城的少年宮大劇場,能容納七百人的劇場兩天的演出全是滿座。

最值得註意的是觀眾的人群構成,年齡上看有七八十歲的老人,四五十歲的中年人,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十來歲的少年,還有六七歲的孩童,可以說是男女老幼全面覆蓋。

兩天十二場相聲,有科普、技藝、諷刺、遊戲和傳統各種風格,全場觀眾始終笑聲不斷氣氛熱烈,讓人感慨和感動。

感慨之處在於,十二場相聲裡沒有少兒不宜的葷,沒有女性不宜的臭,沒有讓人犯嘔的臟,也沒有讓人尷尬的倫理哏,更沒有讓人牙磣的騷浪賤,幹幹凈凈的演出照樣博得瞭全場觀眾的掌聲、笑聲和歡呼聲。

這說明瞭什麼?文明的相聲,以語言藝術為創作表演出發點的相聲不僅有很多,而且同樣可以讓觀眾由衷地喜愛。

相聲娛樂化當然沒問題,但我們不需要沒有底線過度娛樂化的相聲,能讓天南海北、男女老幼各個人群都能聽都喜歡的相聲才是我們最需要的相聲。

一場相聲演出,能博得男人們的叫好,還能聽到姑娘們的尖叫,能看到阿姨們的莞爾,還能聽到孩子們的歡笑,這樣的相聲才是最好的相聲。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0月3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64211.html
《匆匆的青春》將播,李佳航鄧傢佳再“合體”,能否收割收視 娛樂

《匆匆的青春》將播,李佳航鄧傢佳再“合體”,能否收割收視

今年的國劇品質依然有所提升,年初《開端》,《人世間》兩部劇作大爆,年終又有多年未出爆款的古裝題材,拿出瞭王炸級的《夢華錄》,目前正在熱播的《幸福到萬傢》和《星漢燦爛》,也都引起瞭廣泛關註。從這些劇作的...
《媽,別鬧瞭!》定檔,比莉賈靜雯主演,女性愛情劇,有爆款氣象 娛樂

《媽,別鬧瞭!》定檔,比莉賈靜雯主演,女性愛情劇,有爆款氣象

7月8日,電視劇《媽,別鬧瞭!》放出一款新的劇情預告片。這部電視劇定檔7月15日,正版視頻平臺上線播映。該劇由比莉、賈靜雯、柯佳嬿、寇世勛、吳慷仁等演員主演,講的則是母女三人比賽誰先把自己嫁出去的爆笑...
《幸福到萬傢》下集要火!何幸福關濤合作,何幸運開豪車硬剛關濤 娛樂

《幸福到萬傢》下集要火!何幸福關濤合作,何幸運開豪車硬剛關濤

隨著劇情的發展,因為何幸福生孩子大出血,萬善堂組織全村的村民獻血救人,兩傢的恩怨終於化解,萬善堂抱著何幸福的孩子,一派其樂融融的景象。無論是土地賠償的問題,或是萬傳傢猥褻何幸運都已經塵埃落定,雖然何幸...
《與狼共舞》導演再拍革命劇,張桐領銜主演,侯京健演毛主席 娛樂

《與狼共舞》導演再拍革命劇,張桐領銜主演,侯京健演毛主席

說到優秀的革命題材作品,《與狼共舞》、《鐵核桃》等劇必然占據一席之地,而這些作品均是出自黃文利導演之手。最近,黃文利導演的另外一部革命劇《絕境鑄劍》正在陜西衛視熱播,受到瞭許多革命劇愛好者的一致好評。...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宣,不說龔俊有多帥,就楊冪這造型都絕瞭 娛樂

《狐妖小紅娘月紅篇》官宣,不說龔俊有多帥,就楊冪這造型都絕瞭

不知道大傢有沒有發現,現在很多影視劇,不是小說改編就是動漫改編。小說改編不被魔改的作品不多,而漫改能夠讓觀眾滿意的,更是少之又少。對很多原著黨來說,漫改不僅僅是要劇情足夠還原,演員的選擇也需要跟角色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