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協換屆在即,網絡“倒薑風潮”再起,白費力氣毫無意義

  • 在〈曲協換屆在即,網絡“倒薑風潮”再起,白費力氣毫無意義〉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3

再次強調一件事,對於普通人來說,創作一段相聲是很難的事,比寫網絡小說的難度高出好幾個量級,所以網絡小說作者浩如煙海,相聲作者對比之下就算鳳毛麟角。

筆者是一位相聲愛好者,聽瞭三十多年相聲,寫過小說精通碼字,曾創作瞭一段自以為很牛的相聲送給當地相聲小劇場,期待中過瞭半年發現遲遲沒人說,直接找到對方質問。人傢一臉忐忑:哥,你那個東西在字兒上看著挺逗,說出來就怕觀眾喊退票,一直不好意思告訴您。

所以,郭德綱曾經公開在媒體上呼籲廣大綱絲,不要再給他寄送相聲稿子瞭,真用不上,這玩意隔行如隔山。

說這些話,是為瞭引出一件讓人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事。

有一位網友在社交平臺發文爆料,說自己曾在2000年給薑昆創辦的昆朋網城發送“無數的相聲小品和段子”,但是一毛錢都沒有收到。

這位網友可能就犯瞭一個碼字小白常見的毛病,以為碼字就能賺錢。非也,寫幾百萬字網絡小說卻連電費都掙不出來的作者大有人在,而對於相聲這樣本身沒有多少字的作品,必須是人傢采用瞭才可能算你的版權,才可以付費,如果隻因為你朝人傢的郵箱發送瞭“無數的相聲小品和段子”就給你付費,那這錢也太好賺瞭,尤其是在吭哧塞吭哧喂時代。

也許該網友意識到自己這段話沒有什麼說服力,後面又增加瞭一個“補充說明”。

半年後,有一位來自部隊的文藝工作者給他回郵件,說這位文藝工作者一直在使用該網友的相聲小品和段子,現在已經小有名氣,還請這位作者繼續發送作品,然後這位網友又給這位部隊文藝工作者發瞭新作品,結果依然沒瞭下文,對方直接失蹤。

最後,這位網友總結瞭一句話,薑昆說相聲不怎地,做生意也不行,讓他白費腦筋。

針對這段“補充說明”,筆者的看法是:

1,這位網友說的“部隊文藝工作者”顯然有所暗示,應該暗示的是曾在部隊文工團工作並在2000年左右逐漸成名的周煒,因為他是薑昆的徒弟嘛。

但是,周煒是2009年才拜師薑昆不說,他在2004年以前一直是在表演小品,其小品都有各自的作者,還輪不到周煒去滿世界淘段子。

2,既然這位網友文首和文末都點瞭薑昆的名字,為什麼偏偏這位“部隊文藝工作者”卻一筆帶過不點名呢?就算是周煒,寫他的文章還少嗎?有什麼不敢提的?

原因可能很簡單,既然這位網友說瞭,那個部隊文藝工作者表演瞭不少他創作的作品,還成瞭名,那自然就會留有影像資料,直接把原始文稿之類的證據一貼,和視頻一對照,天王老子也跑不瞭。

但是,如果沒有這些證據呢?豈不就成瞭造謠和污蔑。所以,不點名的背後,到底是有證據還是沒證據,到底是板上釘釘還是信口胡說,相信明眼人一看便知。

說到底,這位網友的所謂爆料壓根就不是沖著那位“部隊文藝工作者”去的,其目標無非還是薑昆。

薑昆在二十多年前創辦的相聲類網站曾經風光一時,最高估值曾達到五千多萬,他通過網絡也征集瞭很多段子,然後經過改編創作出新作品。這些段子的作者也都收到瞭相應的報酬,在抄襲剽竊漫天飛舞的網絡原始時代,薑昆尊重知識產權的舉措確實是一股清流。

與之相對應的是,十幾年後,網絡都快到4G時代瞭,有些相聲明星還大量抄襲網絡段子,不打招呼也不付錢,被對方抓包後不得不承認並道歉。但道歉後反過來諷刺原創作者維權是在“蹭熱度”,其粉絲更是群起攻擊原創作者。抄襲居然罵起瞭原創,其無恥程度讓人嘆為觀止。

也許正是因為相聲界有如此涇渭分明的兩件事,所以筆者猜想,說昆朋網城拿段子不給錢的這位網友更像是一次“精準打擊”,不過可惜,漏洞百出的所謂“爆料”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無獨有偶,近日有位熟悉相聲行業的資深人士發文稱,近來在某平臺出現瞭一批所謂“田野調查”的視頻,其內容幾乎千篇一律,都是攻擊薑昆同時順便力捧某相聲明星,這些偽裝成“民意調查”的視頻到底是想幹什麼?

而據筆者觀察,有些事情絕非臆測,從2021年開始,從各種角度指責薑昆攻擊薑昆的文章和視頻大量出現在網絡上,形成瞭一股莫名其妙的“倒薑風潮”。

隨便舉兩例,薑昆和徒弟陸鳴的女兒在公共場所合影留念,卻被一些別有用心的網友用各種三俗語言攻擊謾罵。

薑昆前幾年曾到日本進行文化交流活動,和日本漫才(相聲)和講談(評書)藝人一同探討語言藝術,這屬於兩國之間正常的民間文化交流活動,而且從侯寶林開始中日兩國之間語言藝術行業保持瞭四十多年的友誼。

沒想到,這些前幾年的照片在2021年又被一些人挖瞭出來,然後把薑昆和張哲瀚並列,其手段之低劣用心之歹毒可見一斑。

這麼多攻擊抹黑薑昆的文章和視頻集中出現在2021年絕非偶然,筆者認為,這中間最可能的解釋是,2022年曲協將進行換屆。

薑昆從2012年接替劉蘭芳任職中國曲協主席後又連任瞭一屆,到2022年他的任期將滿,下一屆曲協主席是誰成瞭相聲界關心的話題。

那麼,這麼多針對薑昆的文章和視頻就是為瞭阻止薑昆連任嗎?

如果是的話,那這些人的“良苦用心”可能就白費力氣瞭,因為薑昆到2022年將年滿72歲,不論從年齡上還是任期上看都不會連任曲協主席。

那麼,這些針對薑昆的文章和視頻是為瞭其他相聲明星當曲協主席造勢嗎?

當然也有這個可能,畢竟網絡上經常有一些所謂的觀眾呼聲,讓某相聲明星當曲協主席。

但是,這同樣也不現實。

首先,曲協主席必定是從曲協會員裡產生,就像業主委員會不會邀請其他小區業主參加一樣。如果不出意外,現任曲協副主席同時還是薑昆師弟的馮鞏最有可能擔任下一屆曲協主席。

其次,曲藝行業的目標是傳承和發揚,對於相聲來說,雖然在解放前地位很低,作品格調也不高,但經過侯寶林、馬季、薑昆等幾代相聲演員的努力,相聲不僅從地攤走向瞭殿堂,從曲藝末流上升到曲藝之首,更重要的是,舊社會的“玩意兒”成為瞭新社會的語言藝術。

這種情況下,一些以賺錢為目的,迎合低級趣味為方法,表演三俗內容為手段,炒作同行矛盾為策略的相聲明星顯然是不符合相聲行業發展趨勢的,再造勢也沒用,藝術肯定是往前發展,而不是向後退步的。

最後,筆者相信一件事,那些謠言、污蔑和攻擊對真正喜歡相聲的人來說根本就是沒有意義的,吸引的隻能是閑漢和看客,帶來的隻能是一時聒噪,也許還有一些不太光彩的收益。

羅金寶說:別看今天鬧得歡,就怕將來拉清單。

勿謂言之不預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1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66965.html
閃婚10多年好友,婚後簽下20人妻條例,從此明星變保姆 娛樂

閃婚10多年好友,婚後簽下20人妻條例,從此明星變保姆

“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莊子”人們的悲喜有時是相通的,但有時卻眾說紛紜,沒有定論,這與每個人的成長經歷和價值三觀是息息相關的,真正做到感同身受並非一件...
扛不住瞭?陳亞男千字長文隔空喊話大衣哥:跪求您站出來澄清一下 娛樂

扛不住瞭?陳亞男千字長文隔空喊話大衣哥:跪求您站出來澄清一下

11月28日晚,持續瞭一個多月的大衣哥兒媳陳亞男和朱單偉離婚事件又有瞭新進展,剛剛,陳亞男發佈千字長文隔空喊話大衣哥:由於溝通受阻,自己不得已用這樣的方式來和您說說心裡話。在長文中,陳亞男提到,直播帶...
官媒公佈88人禁播名單:3位明星上榜,5位漏網之魚中她的呼聲最高 娛樂

官媒公佈88人禁播名單:3位明星上榜,5位漏網之魚中她的呼聲最高

“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雖令不行。——孔子”貪財好色是很多人的品性,但不能建立在傷害別人的基礎上,尤其是擁有極高關註度的明星,更應該要嚴格遵守法律和道德,才能行得正坐得端。如今明星網紅的醜聞敗露...
都是減肥惹的禍?趙本山女兒脫發嚴重,頭禿似裘千尺,還敢瘦嗎 娛樂

都是減肥惹的禍?趙本山女兒脫發嚴重,頭禿似裘千尺,還敢瘦嗎

最近趙本山最疼愛的女兒球球在直播間的狀態讓大傢大吃一驚,隻見球球直接把劉海縷上去,露出瞭光潔的大額頭和高得有點嚇人的發際線,並且面前堅守陣地的頭發也是稀稀疏疏的幾根,一眼看過去頭發少瞭一半,直接不需要...
張蘭曾稱汪小菲被陳建州打,汪小菲微博公開道歉,到底發生瞭什麼 娛樂

張蘭曾稱汪小菲被陳建州打,汪小菲微博公開道歉,到底發生瞭什麼

近日,汪小菲和大s離婚的消息,在傳出來之後,獲得瞭很多網友的關註,兩個人的婚姻這兩年一直都是娛樂圈的熱點,在結婚之後也加入瞭一些綜藝節目的錄制,可以看得出來,在生活中的兩個人還是非常相愛的,不過這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