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文和李詠:生離死別3年之後,她依然是李傢的兒媳婦

  • 在〈哈文和李詠:生離死別3年之後,她依然是李傢的兒媳婦〉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3

“早上好。”

近日,著名導演哈文的微博動態又更新瞭這樣一條動態。

回想,這已經是她在三年裡更新的數不清是第多少次的問候瞭。

於此,評論區也有不少人向她回復問好,然而她最想得到回復的那個人,卻再也不可能回復她一言一語。

因為現今的那個人,已然長眠於國外。

他曾是央視綜藝的金牌主持人李詠,更是哈文的丈夫,她的一生摯愛。

其實說到哈文,可能大多數人對她並沒有那麼多瞭解,但倘若提到2003年爆火的央視綜藝《非常6+1》的主持人李詠,想必就要勾起不少八零後九零後的回憶瞭。

誇張且色彩艷麗的服飾、個頭不高但是挺拔、一頭黑亮的卷發、談不上精致但非常端正的五官、嘴臉總是掛著笑意、且笑的時候會滿臉褶子,這應該李詠做主持人以來留給大眾最普遍的印象。

作為最早一批娛綜的金牌主持人,李詠無疑有著超高的人氣和才華。

他不僅曾開創過央視綜藝的新風格,而且還是一年一度春節聯歡晚會的常駐主持人。

人們總是喜歡他談吐幽默又不失優雅的主持風格,所以有他在的地方往往不乏觀眾的掌聲和歡聲笑語。

許是天妒英才,李詠於事業高峰期不幸檢查出身患癌癥,並於此後長達17個月的治療中終是敗給瞭病魔,永遠地離開瞭這個世界,享年50歲。

他這一生,收獲過名與利的虛榮,也很幸運地擁有過其樂融融的傢庭生活,所以在他最後的遺言裡,“沒有遺憾,隻有不舍”。

不舍尚是年幼的女兒法圖麥,更不舍那個疼愛瞭幾十年的愛妻哈文。

01 從校服到婚紗的“一見鐘情”

“所謂美女,我見過太多太多。我曾經在心裡拿她們跟哈文做過類比,都比她漂亮。但是隻要一回傢,一見到哈文,我就由衷地發現:我老婆咋這麼好看?可見老婆美不美,其實不是視覺問題,而是心理作用。”

這是李詠在《吾妻哈文》中的有感而發,必然是情人眼裡出西施的緣故,所以在他心裡,縱然美女萬千,也不及哈文的一分一毫。

要知道,當初他們故事的開始,就是因為那恰到好處地一見鐘情的心動。

1987年,傢境非常一般的李詠在北京廣播學院邂逅瞭富傢千金哈文,雖僅僅是在階梯教室課堂的匆匆一瞥,但毫無戀愛經歷的他立刻就被眼前這個陌生女孩所深深吸引著。

“我用右眼瞄她,側臉輪廓很美,就這麼一眼,我對她‘一見鐘情’。”

李詠回憶起那日初見哈文的場景時,滿臉佈滿的是抑制不住的笑意與幸福,畢竟年少時單純的愛戀,往往最能觸及到人心中最柔軟的角落。

尤其是在雙方皆是兩情相悅的情況下,充滿個性卻懵懂無知的情感試探,無疑是在隨時隨地地上演著齁甜的偶像劇。

就這樣,直率的李詠在確定自己心意後,便想方設法的向哈文表達自己的心意。

哈文不認識他,他就經常在上課的時候變著法地“騷擾”她,哈文一生氣,他就拿出來早就給她畫好的畫像來逗她開心。

“你還上不上課?”

隻見此時哈文氣憤地直接就對面前的罪魁禍首翻瞭個白眼。

而此時眼尖的李詠卻滿眼都是哈文忍不住挑起嘴角的畫面,對此他心中禁不住一樂,自信地暗道自己有戲。

對此精神大振的他,不僅費盡心思地給哈文制造浪漫,而且更借野花對其進行瞭一場深情的告白。

“最後,她一伸手,把花拿走瞭。”

看到此,這可把李詠高興壞瞭。

孰不知原本就對其有意的哈文,早就在他一輪一輪笨拙但熱烈的攻勢下淪陷瞭。

本來說兩人情投意合,順理成章的在一起該是鐵板釘釘的事情,但那時的李詠卻遭到瞭哈文的父親的極力反對。

宗教信仰矛盾,生肖相撞不合,哈文的父親聽到女兒描述李詠時,心中對其的評價那是一項一項的不滿意,甚至最後一急之下直言讓女兒遠離他。

向來乖巧的哈文自然不敢忤逆父親的話,可當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去找李詠說分手時,看到他滿是震驚的臉時也是非常不舍這段感情。

不管怎麼說,遭到老丈人如此抵制也著實是李詠沒想到的事情,可現在的他,比起放棄這段初戀自然更想和心愛的女孩在一起。

對此,我們不得不贊賞李詠後續的一波操作,因為他後來為瞭守護和哈文的未來,竟直接牙一咬、臉一橫、拿起背包就徑直“厚臉皮”地跑到老丈人傢裡刷好感。

對李詠來說,獻殷勤的這招雖然有點“死纏爛打”,但卻不得不說異常有效,因為他很快就磨得瞭老丈人的信任,此後更是在雙方傢人皆是祝福的狀態下,如願抱得美人歸。

1992年9月26日,李詠牽著哈文的手,邁過瞭從校服到婚紗的青蔥歲月,幸福地步入瞭婚姻的殿堂。

02 婚後的“劈頭士”

在那段時間裡,兩人不僅如願結成瞭夫妻關系,事業上更是成為瞭緊密配合的上下屬。

哈文在獲得雙學位後,順利進入瞭中央電視經濟頻道工作。

而此時已然29歲的李詠,眼看著要過瞭三十而立的年齡,在主持人的事業上卻依舊沒有任何進展。

直到他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接觸到瞭一檔國外的綜藝時,便深深地被其新潮且極具創意的內容所吸引,為此便不可抑制的萌生瞭將其引進國內的想法。

於是不久後,央綜《幸運52》就誕生瞭。

李詠憑借自身的實力與獨特的主持風格如願成為節目的主持人,他顛覆之前央綜主持的一貫嚴肅,主持風格詼諧幽默,曾一度受到瞭不少觀眾的喜愛。

主持人造型獨特,節目看點新穎,該綜藝一經推出收視頓然就暴漲,不僅很快就在國內站穩瞭腳步,而且曾多次榮登收視榜首。

很顯然,這款綜藝火瞭,而主持人李詠也憑此一炮而紅,開啟瞭他事業的開掛之旅。

而當初在李詠的極力推薦下當上節目總導演的哈文,日後更是親眼見證著丈夫是如何一步步借著兩人苦心經營的綜藝,從默默無聞的小主持變成瞭萬人矚目的金牌主持人。

可以說,這優秀的夫妻倆從始至終都是在互相扶持,互相扶持著打拼著事業的江山。

倘若論起來,相互成就著實該成為雙方感情的升華劑,但李詠卻曾向公眾坦言過,自己非常怕哈文。

“我跟我爸敢拍桌子,跟領導敢拍桌子,我沒做什麼虧心事兒啊,可我怎麼就這麼怕哈文?”

對此,他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怕哈文,所以他在喝酒被她訓時,總是會把自己縮到最小,或者幹脆消失;

因為怕哈文,所以他一看到哈文瞪眼睛、漲紅臉,就會著急地不知所措;

因為怕哈文,所以即使兩人鬧瞭矛盾,他甚至也生氣到私下叫她“劈頭士”,但也總會是最先認錯的那個。

對於認錯的姿態,李詠還給自己想出瞭一個非常優雅的理由。

“成熟的稻子總彎腰,我彎腰,因為我成熟。”

其實說到這,李詠之所以這麼怕哈文的原因也已然很明顯,他自己又何嘗不知道。

“因為我在意她的感受,她難受,我更難受。”

“她‘劈頭士’,她痛快,我也痛快。”

“我怕她,是因為我愛她。”

03 痛失所愛

莫言說:“人生四然:來是偶然,去是必然,盡其當然,順其自然。”

李詠順其自然,不僅事業紅紅火火,身側更是有心儀的愛人朝夕相伴,尤其是兩人的愛情結晶——女兒法圖麥出世後,他絕對就是妥妥的人生贏傢。

不過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上天看他的生活太過圓滿,便忍不住將厄運的雙手伸向瞭他的喉嚨。

2014年,李詠突然在化妝間暈倒,哈文聞訊急忙趕來。

病情診斷雖然不嚴重,但李詠也終於因此意識到自己太忙瞭,忙到忽略瞭傢庭、忽略瞭身體的健康。

為此他在同哈文商議後,便一同退出瞭央視,各自投入到自己喜歡的領域中。

千山萬水,一成不變的是兩人始終共同進退的步伐,以及從未分開過的緊牽著的雙手。

直到2017年,李詠被診斷出瞭絕癥鼻喉癌晚期,國內醫療技術有限,壓根無救治的可能。

為此,深受打擊的哈文一邊不住地心疼屢遭病魔折磨的丈夫,一邊又帶著一絲希望與傢人一起動身趕往國外尋找醫治的方法。

可李詠病的著實太重瞭,在經歷長達17個月的救治後,還是永遠的離開瞭這個世間。

而此時的哈文更是萬念俱灰,於2018年10月25日凌晨5點20分在社交平臺上發文:“永失我愛。”

短短四個字,沉如千斤,可謂是給她前半生的幸福重重一擊。

真的很難想象哈文得承受到多大的悲痛才可以被迫接受這個現實。

李詠走瞭,哈文最愛的、也是最愛哈文的那個人,真的就這樣永遠的離開瞭世間。

而一旁跑偏的輿論還未等她緩過勁來,就已然在國內的人群中炸開瞭鍋。

“這夫妻倆長期現身國外,諷刺啊,真的是賺夠瞭中國的錢就想去外國定居呢。”

“據說李詠遺體也沒運回來吧,真的是愛‘外國’呢。”

“別說,他們的女兒取瞭個洋名,可不是早就想定居國外瞭,無語,這是有多嫌棄國傢!”

外界的尖酸風評不絕於耳,即使是後來李詠患癌身亡的消息不脛而走,大傢得知瞭這夫妻倆去國外的原因,也還是不乏有人在從道德的制高點來肆意給夫妻倆貼上不愛國的標簽。

可事實真如大眾想的那樣嗎?

他們的女兒為何會取名法圖麥?

其實有心人很容易就能發現,“法圖麥”是回文中“真主的女兒”的意思,因為李詠顧念到妻子是回族人,這才給女兒取瞭這個名字。

簡單的三個字,既蘊藏著他對妻子的愛,又有對剛出世的女兒最真摯的祝福。

李詠的遺體為何不運回國內?

對此,處在悲痛中的哈文為平息誇張的輿論,也曾公開解釋:

丈夫曾表示自己不喜歡給別人添麻煩,因為回國下葬的手續繁雜,再加上女兒就讀國外大學,所以她們未來也將長期無法回國,留他在國內也著實孤單,為此考慮再三才下此決策。

所以並非是因為不愛國!

輿論依舊還未平息,仿佛大傢對批判都有著深深的執念。

而此時心力交瘁的哈文在也再無心去作多餘的解釋,因為目前她唯一想做的,就是接受李詠逝世的現實,並珍惜眼下,好好地陪伴女兒長大。

於是這個曾經一度的女強人,在遭受過愛人離世的沉重打擊後,即使強撐著身子,也已然完全褪去瞭昔日的光芒。

小結

“歷經悲歡,人到中年,我才漸漸懂得:過去的自己,最愚昧的地方,就是把大好的時光,浪費在爭吵和解釋、抱怨和指責、控制和索取上。”

“恰恰忘記瞭,生命中最美好最珍貴的東西,是自由而豐盈地去愛,是忘我而真誠地去給。”

如今的哈文,依舊在不斷地在社交平臺更新著動態。

除瞭早安問候外,還時常可以看到她打卡健身房的照片。

平淡的生活節奏,積極的健身自律,從這些方面我們也不難看出她已然在嘗試著走出痛失愛夫陰影的喜訊。

她愛女兒,時常會和女兒在社交平臺上進行非常有愛的互動,且因為體會到這種痛失至親的痛苦,所以她同時還不忘經常與公公婆婆打電話慰問近況,道傢長裡短。

畢竟對於現在的哈文來說,在經歷過瞭人生的大起大落後,驀然回首,定然是發現陪伴才應該是對親人最長情的告白吧。

至於有關她的改嫁問題,有人曾從她之前曬出手戴戒指的照片推測出端倪,然而三年過去瞭,她也未曝出有任何緋聞,斯人已去,她依然是李傢的兒媳婦。

所以對於哈文今後不管是不是真的會有所選擇,還是希望大傢能理智對待。

對此,你又是怎樣看的呢?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68553.html
鳳凰傳奇玲花:從草原來的姑娘,人紅不忘本,做老百姓喜愛的歌手 娛樂

鳳凰傳奇玲花:從草原來的姑娘,人紅不忘本,做老百姓喜愛的歌手

2011年3月,鳳凰傳奇的玲花結婚瞭。大傢這才發現,新郎不是經常站在她身邊唱歌的那個小夥子,而是一個戴眼鏡,斯斯文文的帥哥。而那個經常和玲花一起唱歌的小夥子,站在臺下,他說,站在玲花身邊的人不是自己,...
韓雪化身新人導演後,首部作品被批不接地氣,李誠儒的話引深思 娛樂

韓雪化身新人導演後,首部作品被批不接地氣,李誠儒的話引深思

“缺乏理想的現實主義是毫無意義的,脫離現實的理想主義是沒有生命的。——羅曼·羅蘭”影視劇要麼天馬行空;要麼腦洞大開;要麼依附於現實,表現出人間疾苦,而最終的呈現與導演自身的生活感悟和經歷是息息相關的,...
吳啟華:與6任女友和平分手,把前妻當傢人每月給20萬生活費 娛樂

吳啟華:與6任女友和平分手,把前妻當傢人每月給20萬生活費

熟悉港圈的朋友們應該沒有不認識吳啟華的,他可算是早期斯文貴公子的典型代表瞭。吳啟華開始北上發展,入駐瞭視頻平臺,很多好友紛紛助陣,專門錄制視頻為他造勢,可見吳啟華在娛樂圈的人緣也是很好瞭。比起很多香港...
《香山葉正紅》再出精彩小人物,河間大媽上線,一口鄉音滿身豪爽 娛樂

《香山葉正紅》再出精彩小人物,河間大媽上線,一口鄉音滿身豪爽

12月1日,電視劇《香山葉正紅》播出至第12集。在第11集的末尾部分,一位名叫趙玉甜的河間大媽上線,並且在第12集當中“大放異彩”。這位大媽是“河北河間府支前隊隊長”,帶領支前隊的同志們把糧食、佈匹等...
嶽雲鵬術後首登臺,與愛徒合作《賣估衣》,返場連唱三首成名曲 娛樂

嶽雲鵬術後首登臺,與愛徒合作《賣估衣》,返場連唱三首成名曲

12月1日,昨晚對於喜歡嶽雲鵬的觀眾可以說是一場喜劇狂歡,許久沒有登臺的嶽雲鵬空降德雲社新街口小園子,為觀眾奉獻瞭一場非常優秀的表演,讓不少現場觀眾大呼值回票價。值得一提的是,這也是嶽雲鵬在手術之後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