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蘇紅:父母和丈夫接連去世,她讓年邁的公婆老有所依

  • 在〈歌手蘇紅:父母和丈夫接連去世,她讓年邁的公婆老有所依〉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1

她是八九十年代最紅的女歌手,演唱瞭《小小的我》《三月三》等多首知名歌曲。

她師承作曲大師谷建芬,但為人低調,她的名氣遠不如同門師姐妹毛阿敏、那英。

她也曾是春晚常客,但一直在基層演出,為一線工作者們歌唱。

她原本有一個非常幸福的傢庭,公婆疼愛她,丈夫支持她寵她。

然而,一年內她接連失去父母和丈夫,堅強的她不僅沒有倒下,還把公婆視作親生父母一樣孝順。

她就是無數觀眾心中的女神——蘇紅

如今,蘇紅鮮少在公開場合露面,隻有恩師谷建芬的照片裡,偶爾能看到她的身影。

這些年究竟發生瞭什麼,讓一個當紅歌手淡出觀眾視線呢?

01

蘇紅其實不姓蘇,而是姓劉,她出生在一個軍人傢庭,父母都是單位的幹部。

盡管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傢庭,但父母性格都很隨和開朗,也很熱愛文藝,尤其喜歡唱歌。

傢庭條件比較好,加上從小耳濡目染,蘇紅也特別喜歡唱歌。對於女兒的興趣愛好,父母並沒有幹涉,反而全力支持她。

15歲不到的年紀,蘇紅就考上瞭當地的本溪歌舞團,遺憾的是,她沒能如願成為歌唱演員,而是成瞭一名歌劇演員。

在歌舞團那幾年,蘇紅演唱瞭《小二黑結婚》《江姐》《劉胡蘭》等十幾部歌劇,是團裡的臺柱子。

有一副好嗓音,氣質溫婉又親切,蘇紅在團裡人緣非常好,她同時也認識瞭同在歌舞團的焦立克。

焦立克比蘇紅大5歲,也同樣出生於軍人傢庭,他從六歲的時候就開始學舞蹈,19歲的時候,已經摘得舞蹈界最高獎杯“桃李杯”,是非常資深的舞蹈演員,在業內頗有名氣。

兩個年輕人情投意合,兩傢都知根知底又根正苗紅,兩人的結合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小兩口一個唱一個跳,是團裡有名的和睦夫妻。

唱瞭幾年,蘇紅不滿足於一直在歌舞團,她一直想著,再學習深造。在唱歌劇的同時,蘇紅還去沈陽音樂學院進修。作為丈夫的焦立克,也非常支持妻子的選擇。

1984年,一個偶然的機會,蘇紅看到瞭谷建芬在報紙上登出的招生培訓廣告。

谷建芬和蘇紅一樣,也畢業於沈陽音樂學院。

蘇紅看到廣告後,也決定去報名,她把想法和丈夫焦立克表明後,焦立克再次表示很支持妻子的決定。

就這樣,蘇紅成為谷建芬的學生。

這對小夫妻也不會想到,這一個小小的舉動,影響瞭蘇紅的一生。

02

跟著谷建芬學瞭兩年,蘇紅的通俗唱法技巧突飛猛進,遼寧電視臺註意到這個唱歌好聽,形象又親切的女歌手,於是委派蘇紅參加瞭1986年青年歌手大獎賽。

通俗組有蘇紅的兩個熟人,韋唯和毛阿敏,他們也是谷建芬的學生。

不過比賽最終結果,蘇紅技高一籌,成為通俗唱法專業組第一名,韋唯和毛阿敏位列二三名。

這次比賽,蘇紅這個名字,讓觀眾備受矚目,她也接到瞭春晚的邀請。

1987年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蘇紅身著黃色襯衣,黑色裙子,一頭幹練的短發,向觀眾款款走來,演唱瞭一首歡快的《小小的我》。

上瞭春晚,蘇紅的名字可以說全國電視觀眾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春節過後沒多久,蘇紅就被調入全國總工會文工團,成為一名歌唱演員。

對蘇紅來說,這是文工團對自己專業能力的認可,但同時她也有點小擔憂,去瞭文工團,就意味著要離開傢鄉去北京。

蘇紅不知道怎麼開口跟丈夫說這件事,倒是焦立克先開口,他表示這是難得的機會,他願意和蘇紅一起去北京生活。

丈夫這個舉動,讓蘇紅無比感動,夫妻倆真正做到瞭婦唱夫隨,蘇紅也得以無後顧之憂開始完成恩師的願望。

谷建芬辦音樂培訓中心教授學生的初衷,就是要寫老百姓喜歡聽的歌曲,她也希望自己的學生,能把這些歌曲真正唱到群眾心裡。

谷建芬的創作理念也深深影響瞭蘇紅,加入文工團後,盡管焦立克也隨著妻子到瞭北京,但其實兩人過著長期分居的生活。

那幾年,蘇紅跟著文工團的同事們,出現在煉鋼廠,鉆井地,煤礦等基層一線。

一年下來,蘇紅至少要參加300場演出,時間緊迫的時候,甚至一天要安排四五場。

基層遠不像歌舞團、電視臺那樣輕松舒適,文工團行走在一線,條件有限,環境差,都是露天舞臺,夏天烈日炎炎,冬天寒風刺骨,長期高強度演唱,加上舟車勞頓,生活也不規律,蘇紅身體累出瞭毛病。

1998年,蘇紅發現自己一聞到油煙味就特別惡心難受,想吐也吐不出來。

原本蘇紅以為休息下,很快就能好,誰知一段時間過去,並沒有好轉。焦立克得知妻子的狀況後,很焦急,蘇紅這才去醫院檢查。

診斷結果是嚴重過敏性鼻炎咽炎,在焦立克強制要求下,蘇紅減少瞭工作,開始在傢調養。

這些年,蘇紅天南海北演出,傢裡都交給丈夫焦立克,他也開玩笑說自己成瞭傢庭主夫。

現在蘇紅生病,夫妻倆也難得有時間長期生活在一起。

為讓蘇紅有個適宜養病的環境,焦立克不僅買瞭盆栽綠植放傢裡,還把一間臥室改裝成乒乓球室,每天拉著蘇紅打球鍛煉。

結婚十多年,夫妻倆也一直沒有生下一兒半女,現在蘇紅減少瞭工作,夫妻倆也將生娃提上日程。

03

2000年10月,女兒出生,新生命的到來,給這個傢增添瞭無限生氣。

焦立克辭去瞭舞蹈演員的工作,轉為做幕後編導,蘇紅又開始瞭文工團下鄉演出的工作。

傢裡的老人和女兒,都交給瞭丈夫焦立克。

對奶爸這個身份,焦立克怡然自得。然而有好事者說女強男弱不長久,況且蘇紅長期在外地演出,難免遇到其他人會動心。

類似話聽多瞭,焦立克也開始有點擔憂,加上剛好身邊一個同事因為類似情況離瞭婚,他心裡更沒底。

得知丈夫有心結後,蘇紅先是口頭承諾,自己根本不是那樣的人,然後她將傢裡車子和房全都轉到丈夫名下,包括傢裡買瞭一點的股票和基金資產,也一並轉入。

原本焦立克隻是心裡有一點點心結,看到蘇紅如此主動,他反倒不好意思。

從那之後,夫妻倆再沒提過這件事,一傢三口和和美美過瞭幾年。

誰也不會想到,這是這個小傢庭,最後幾年的歡愉時光。

2009年冬天,蘇紅的父親在老傢被查出肝癌晚期,蘇紅陷入深深的自責中,這麼多年她很少回傢,沒有及時帶父親去檢查。

父親生病,作為女兒,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讓父親這最後的時光,過得輕松一點。

當時有一種特效藥,高達7萬塊錢一針,蘇紅讓父親註射瞭兩針,病情出現瞭短暫的好轉。

誰知道三個月後,父親病情突然惡化。

人說落葉歸根。

彌留之際,父親唯一的心願是回到山東老傢去看一看。

這個重任落在女婿焦立克身上,他向醫生詳細詢問瞭註意事項,然後租瞭一輛房車,將病重的老人,帶回山東老傢。

見到瞭曾經的鄉親,看到瞭自己曾經生活過的地方,父親也沒有遺憾瞭,2010年5月,老人安詳去世。

相濡以沫幾十年,一個去世瞭,留下的那一個,才是最痛苦的。

蘇紅的母親承受不瞭丈夫去世的沉痛打擊,一下子病倒瞭,蘇紅和焦立克放下手頭所有工作,日夜守在母親身邊。

三個月後,母親也去世瞭。

短短四個月時間,失去兩位至親,蘇紅再也扛不住,她病倒瞭。

原本身體很好的父母,從查出生病,到雙雙去世,不到一年時間,蘇紅無數次回想起父母在世時的場景,整夜整夜睡不著,飯也吃得少,瘦得跟以前判若兩人。

焦立克理解妻子的痛苦,他也很難過,但是他不敢倒下。

女兒還小,妻子情緒不好,這個傢還需要他撐起來。

焦立克每天變著花樣做一些蘇紅愛吃的飯菜,又故意拉著她打球、唱歌,轉移她的註意力。

多年傢庭主夫生活,焦立克收拾傢務、做飯菜,都是一把好手,他拉著蘇紅,要她跟著自己學做菜,烤面包。

在丈夫陪伴安慰下,蘇紅逐漸從失去雙親的悲痛中走出來。為瞭讓妻子散散心,焦立克主動提出,趁國慶節,一傢三口回大連去看看。

這次出遊,厄運再一次悄無聲息降臨在這個剛恢復元氣的傢庭。

04

在大連海邊,一向身體很好,跳舞、遊泳樣樣精通的焦立克,遊瞭幾分鐘便上氣不接下氣。

多年的經驗告訴他,這肯定不對勁。

從大連回來後,夫妻倆去瞭解放軍醫院做檢查,結果是晴天霹靂。

焦立克和蘇紅父親一樣,患的是晚期肝癌,即便調養得好,最多也隻有半年壽命。

多年以來,傢裡大小事都是丈夫一個人扛著,如今丈夫生病,蘇紅接過瞭丈夫的重擔。她首先要做的,是不讓丈夫因為病情而消極。

那段時間,蘇紅還像以前一樣,穿著打扮整齊,化點淡妝,跟沒事人一樣安慰焦立克,說是虛驚一場,隻好好好調養,很快能出院。

然而焦立克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2011年5月,因多處臟器衰竭,焦立克去世瞭。

不到一年時間,接連失去三位至親,蘇紅覺得人生仿佛跟自己開瞭一個玩笑,和父母分隔兩地,和丈夫分居多年,如今一個個離自己遠去

和蘇紅一樣悲痛的,還有焦立克的父母。

兩老都是軍人,如今白發人送黑發人,老人承受不住喪子之痛,雙雙病倒。

公公多年心臟病復發,婆婆一直有糖尿病,因過度悲傷,病情也惡化。

蘇紅強打起精神振作起來,安慰二老說,焦立克去世瞭,以後蘇紅就是他們的女兒,她不會丟下老人不管。

早在蘇紅加入文工團時,單位分瞭房子,蘇紅考慮到公婆隻有這一個兒子,主動提出把老人接到北京來一起生活。

公婆到來之前,蘇紅提前將光線好、房間大的主臥騰出來,把床鋪好,老人衣物鞋襪準備好,讓他們一來就像自己傢裡一樣。

公婆一輩子是軍人,性格有點強勢,尤其婆婆,對這個兒媳婦常年在外演出不著傢,她頗有微詞。

蘇紅知道老人的性格,也瞭解他們作為父母的心理,從來不將這些事放在心上,還是一樣跟公婆親親密密。

人心都是肉長的,公婆看到蘇紅確實盡心盡力,對她態度很快好轉。對這一切,焦立克看在眼裡,也很感激妻子的體諒。

現在焦立克去世瞭,蘇紅又當兒子又當媳婦,日夜不離守在兩老病床前,還想盡辦法開導老人。

蘇紅經常安慰公婆,人已經去世,最重要的,是活著的人過好當下的生活,讓去世的人安心。

老人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他們也知道蘇紅一個人扛著這個傢不容易,他們也心疼蘇紅。為瞭不給媳婦添負擔,他們也變得積極主動起來。

對兩老的轉變,蘇紅感到欣慰的同時,也在計劃著,給老人找點事做打發下時間,於是給老兩口報瞭老年國畫班。

一周四節課,每次上課,蘇紅親自開車接送。多年從不間斷,國畫班那幫老同學,人前人後都羨慕這老兩口,說媳婦比親女兒還貼心。

為給公婆增強學畫信心,蘇紅將兩老的畫作裝裱起來,掛在自己工作室,有親友同行到訪,她主動介紹,他們的點評,對公婆是莫大的鼓舞。

近些年,蘇紅專心照顧老人和女兒,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面,偶爾看到她照片,是和恩師谷建芬及一幫同學在一起。

歷經半世紀風雨,蘇紅看起來還是那麼親切和善,堅強樂觀。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68894.html
《風起洛陽》首播,拍大片的方式硬來,戲劇的內在張力不足 娛樂

《風起洛陽》首播,拍大片的方式硬來,戲劇的內在張力不足

12月1日晚間9點,電視劇《風起洛陽》姍姍來遲,終於愛奇藝上線,開啟瞭首播模式。這部電視劇明星雲集,拍攝成本也高,所以粉絲與觀眾的期待值都非常不錯。為避免爭議,本文不聊任何明星的演技問題,關心這一問題...
《那時的我們》開播,閨蜜情的故事,但女主們的情感卻十分奇怪 娛樂

《那時的我們》開播,閨蜜情的故事,但女主們的情感卻十分奇怪

12月1日,電視劇《那時的我們》在江蘇衛視開播(凌晨播出,以往未出現過類似事宜),18點,這部電視劇則在優酷和芒果TV多集上線,開啟瞭首播模式。顯然,這是一部上星衛視凌晨播出,而正版視頻平臺多集上線,...
海外安全劇《非常營救》熱度高漲,張豐毅黎明強強聯手,戲骨雲集 娛樂

海外安全劇《非常營救》熱度高漲,張豐毅黎明強強聯手,戲骨雲集

說起頂流,大傢會想起來現在各個炙手可熱的男演員,但是在之前說起來頂流,當之無愧的就是‘四大天王’。劉德華、張學友、黎明、郭富城這四位不僅僅是外表優秀,自身的實力也很強勁,最主要的是他們幾個都是混‘電影...
高圓圓新劇獲發行許可,演員都是熟悉面孔,未播先火收視穩賺? 娛樂

高圓圓新劇獲發行許可,演員都是熟悉面孔,未播先火收視穩賺?

暌違熒幕許久的高圓圓終於回歸瞭,繼《光榮與夢想》之後,她的新劇《完美伴侶》目前已經獲得瞭發行許可。本就是國民女神的高圓圓,無論是外形或是演技一直都備受大傢認可,在《光榮與夢想》中她犧牲自己的外形塑造角...
黃傢駒離世28年後,最內向的葉世榮如今怎麼樣瞭? 娛樂

黃傢駒離世28年後,最內向的葉世榮如今怎麼樣瞭?

Beyond樂隊成員的消息,尤為珍貴。就在黃貫中參加《披荊斬棘的哥哥》不久後,葉世榮在他的社交平臺更新動態。從視頻看,葉世榮的狀態漸入佳境,一首《逝去日子》真是滿滿的回憶殺,讓人仿佛瞬間穿越回瞭上世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