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限韓令”解除,新韓流來襲再度開啟“中國撈金計劃”

  • 在〈6年,“限韓令”解除,新韓流來襲再度開啟“中國撈金計劃”〉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2

時隔6年,韓國電影重回內地市場,第一部便是有著韓國國民奶奶之稱的羅文姬女士代表作品《哦!文姬》。

看得出,這是韓流表現出的誠意,用出道60年之久的國寶級女演員的表演想要拉開中國大銀幕的序幕,可惜,兩天的宣傳時間還是太過倉促,上映三天票房依舊是慘淡的115萬,讓近期風聲四起的“限韓令”解禁說像極瞭一劑啞炮。

幸好,隨著電影定檔熱搜之後,尾隨而來的是40歲的李棟旭登上中國版《GQ》雜志封面、《鬼怪》開播五周年搞出來的熱搜大慶,以及線上的2021AAA頒獎典禮的全程直播,讓內娛觀眾終於意識到,韓流即將再度席卷中國市場。

是的,根據近來市場動態顯示,隨著韓國電影的引進,“限韓令”的取消已經開始發揮實際效應,很多此前與韓流有關的娛樂作品、藝人以及活動也將逐漸浮出水面,與觀眾見面。

其中,最為活躍的還是偶像團體。

拿2021年AAA頒獎典禮來說,憑借EXO、TWICE,以及熱門演員金宣虎、宋智孝,就讓熱搜有瞭3.4億的閱讀量,和12.7萬的討論度。

盡管這樣的數字無法與過去的韓流相提並論,但對於近年來韓流在國內的影響力來看,已算是不小的突破。

此外,一向嗅覺敏感的鵝廠近期居然破天荒地在宣佈將在自傢舉辦的音樂娛樂盛典中邀請韓國天團EXO線上參與,還有望與張藝興來個“隔空合體”,可見韓流正在逐漸回暖,與內地公司的互動也變得更加積極。

此外,曾經在中國市場已經打下廣泛基礎的歌手明星,如金鐘雲、鄭容和、Jessica也開始紛紛激活微博賬戶,重新開始更新動態,這些表現都顯示瞭韓流明星們苦內娛市場久已,急需來波互通有無,才能真正回歸內娛。至於率先參加《追光吧》的韓國二代男團尼坤,則是更明顯的一個標志。想當年,因參與芒果《我是歌手》而爆紅的黃致列,原本是星途一片燦爛。但是,還沒等在內娛大展拳腳,就不得不跑去《爸爸去哪兒》躲一躲。隨後,更是銷聲匿跡,查無此人。當時的風聲鶴唳可見一斑。

現如今,能讓韓國女團男團們在社交媒體上演“包年熱搜”,讓錯過國內市場的爆款劇集《鬼怪》大肆慶生,可以預見,2022年內娛將會是一幅怎樣熱鬧的場面。

其實,早在今年三月,中國電視臺與韓國放送公社(KBS)達成合作協議時,就已經預告瞭中韓文娛事業的合作之路重新啟動。而近期舉辦的2021-2022中韓文化交流年等活動也在提前為即將到來的中韓建交30周年做著準備。

盡管當時,一度傳出的中韓合拍電影《我愛喵星人》沒能如期地在白色情人節那天上映,但從現在的市場來看,那些曾經中韓合拍的電影電視劇都將有望重新上線。

據不完全統計,積壓待播的中韓合拍作品多達28部,其中以張翰積壓得最多,有與樸敏英、徐正溪合作的《錦衣夜行》,與高俊熙、朱一龍、宋軼合作的《夏夢狂詩曲》,與秋瓷炫合拍的《華麗上班族》。根據演員目前的熱度來看,前兩部很有可能會借著“限韓令”的解除與觀眾見面。

至於鄭秀晶、鄧倫的《畢業季》,張藝興、鄭秀晶、王一博的電影《閉嘴!愛吧》,戚薇、李承鉉兩口子合作的《世界上的另一個我》,隻要劇情方面不至於太過復古,憑借幾位演員近幾年的流量與熱度來看,也大有復出的可能性。

因此,不管是曾經風靡中國的偶像團體,還是韓國電影、韓劇、韓綜,都將再次湧入內地市場,開啟新一輪的“中國撈金計劃”。

對於內娛而言,這是好事嗎?答案是肯定的。

01 國產偶像VS韓國組合

縱觀“限韓令”開始後的這6年,內娛迎來瞭空前繁榮的發展。

遙想2014年以前,EXO、BIGBANG是國內最受歡迎的偶像組合。

第二屆音樂V榜年度盛典上,風頭正勁的權志龍拿下瞭“韓國最佳男歌手”獎,CNBLUE組合在鄭容和的帶領下獲得“韓國最佳樂隊”,還獻上瞭一場精彩的現場表演。

與之同臺競技的內地組合隻有年紀尚幼的TFBOYS。在華麗包裝的韓國男團面前,稚嫩青澀的TFBOYS就好像是內娛的縮影,氣候不足,後生可畏。

於是,當“限韓令”悄然開始,內地正式開啟瞭偶像造星計劃。雖然國內的經紀公司無法一下子就擁有韓國那樣的工業水平,但來自日本的偶像養成給內娛偶像們帶來瞭新的發展方向。

從TF傢族在小破站放出第一支視頻《男生學院自習室》開始,偶像養成極大地填補瞭內娛練習生市場的空白,唱跳組合SNH48、TFBOYS的迅速崛起,顯現瞭國內偶像的奮起直追。

此後,當樂華娛樂憑借股東韓庚的關系,開始與韓國YG娛樂合作培養瞭王一博等一批新生代偶像,到脫胎於韓國《Produce 101》的《偶像練習生》《創造101》等網絡選秀節目的興起,國產偶像團體從青澀逐漸走向成熟。

封閉式訓練環境,選秀式的舞臺實踐,粉絲群體的培養,都讓平臺獲得大量流量,練習生擁有曝光機會,粉絲們從中獲得養成的成就感。

盡管打投、塌房、飯圈拉踩事件也隨著行業逐漸成長隨之而來,但顯而易見,如果內娛偶像團體沒有廣大市場,沒有流量輸出,也必定折騰不出多大的動靜。

所以,即便現在韓國組合卷土重來,對於內娛的偶像而言,也造成不瞭多大傷害。畢竟,當前內地偶像市場已經趨於成熟,以蔡徐坤、肖戰為代表的成熟且知名的偶像根本無懼於外來挑戰,瓜分不瞭多少粉絲。

至於那些存在問題、實力不行的團體組合,則會在韓國成熟的工業體系面前凸顯問題,在更高標準下實現自我成長。畢竟,想要圈錢恰飯,必須拿出點真本事才行。

再加上早就意識到國內市場潛力,率先踏上回國班機的宋茜、張藝興、黃子韜、鹿晗等人的推波助瀾,將大批粉絲帶回國內,固定在本土上,也極大地削弱瞭韓流對華的影響。想要短時間再現曾經的韓流熱幾乎是不可能的。

與此同時,韓國娛樂公司都在“限韓令”吸取瞭教訓。

數據顯示,當年“限韓令”在行業內達成“沉默的共識”後,韓國娛樂在一夜之間丟掉瞭全球出口總額27%的中國市場,以至於韓國各大娛樂公司股價應聲大跌,CJ、SM、JYP、YG四大龍頭公司市值瞬間縮水3615億韓元(近21.5億人民幣),讓韓國娛樂清醒地意識到,新市場開發的重要性。

於是,偶像團體原本加入的中國成員開始逐漸向東南亞籍和歐美籍靠攏。BLACKPINK加入瞭首位泰國籍藝人Lisa,TWICE一口氣啟用瞭三名日本成員,至於當紅男團防彈少年則將全部力量投入到歐美市場的開拓,將韓流風吹向歐美國傢,兩次被格萊美提名。

這種主動的市場分化,可以看出,即便韓國娛樂公司看中中國市場,但也絕不會出現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的情況。

02 韓劇、韓綜對國劇、國綜的刺激

說完偶像團體,我們再來說說韓劇和韓綜。

盡管愛優騰芒等專業平臺在“限韓令”期間集體下架瞭正版,但對於內地觀眾而言,韓劇和韓綜與我們的距離並不遙遠。各大APP和字幕組的及時更新與上架,讓喜歡觀看韓劇、韓綜的觀眾得到瞭極大滿足。

至於“限韓令”結束之後,韓劇、韓綜對國劇、國綜的影響,大可用“刺激”一詞來概括所有。

畢竟,在韓流退潮的這幾年裡,國產劇和國產綜藝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得到瞭廣泛傳播,占領瞭大部分的市場,特別是各大衛視帶來的影響,讓韓劇失去瞭大批國內“媽媽群”。

這樣的一傢獨大帶來的負面影響就是創作者們的“躺平”。

國產電視劇的質量參差不齊,劇本、拍攝不走心,作品同質化嚴重,好壞與否全靠同行襯托讓觀眾苦不堪言。特別是“流量劇”“甜寵劇”的產生,讓一大群偶像用垃圾表演充當粉絲福利,占據各大平臺首頁重點展示,一次又一次地給觀眾喂屎,還必須隻誇不罵,可說是話語權占盡,市場操控做絕。

此次,“限韓令”的解除,很大程度上是幫衛視松綁。

從現階段國產劇的發展來看,各大平臺的介入頗深,很多網劇和電視劇大多有互聯網資本在背後,短時間內平臺方不可能大規模引進韓劇,即便是大熱爆款,平臺方也要考慮自傢情況,不可能發生自己打自己的情況。

那麼,能夠引進韓劇的就隻有國內的各大衛視。隻不過,衛視在審片方向歷來有諸多限制,會極大抑制韓劇的傳播,因此,韓劇對國產劇造成不瞭太大的傷害,卻能夠造成極大的刺激。這是為什麼呢?熱搜空間擴大。

此前,就有很多人關註韓娛在國內買熱搜的事情。不管韓方出瞭什麼新作品,國內熱搜必定高掛幾天。

因此,即便很多韓劇不能上星,網絡平臺也未必買賬,但是“限韓令”的松綁會加大韓劇的熱搜數量。從一部劇開播之日起,到每周的更新節點,再到劇中精彩片段的短視頻,男女主角的日常動態物料,以及幕後花絮等配套服務,從工業化體系層面來說,韓劇在事前宣傳、劇中互動、劇後服務上面比內娛要高出幾個段位。

一旦與國產劇正面較量,在浪漫愛情、懸疑犯罪、魔幻玄幻等題材,國產劇幾乎是毫無優勢可言。

因此,很大程度上會刺激國產劇質量的不斷攀升,也會讓國內創作團隊得到良好的優化,讓國產影視擺脫戰術勤奮,戰略懶惰,劇本稀松,用後期和服化道搶鏡頭的困境。

在這方面,國產綜藝更是如此。

雖然韓流退場瞭六年多,但國產綜藝可以說是毫無長進,特別在原創方面,都是在躺著吃飯,甚至屢屢傳出抄襲事件。《中餐廳》《極限挑戰》《向往的生活》《一唱到底》,多少頭部國綜都有韓綜的身影,讓觀眾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

此次韓流回歸,很大程度上會加大節目的曝光度,也會讓觀眾看到更多的節目比較,徹底斷掉國產綜藝的“拿來主義”,倒逼行業快速成長,讓國綜來一次徹底改革才能尋求更好的發展。

03 讓國產電影“走出去”

老實講,韓流退出中國的這幾年,雖然資本方的損失巨大,但是也因為市場的緊縮讓韓國電影電視劇走出瞭亞洲,走向瞭國際。

不管是今年火爆全球的《魷魚遊戲》,還是韓國導演奉俊昊橫掃奧斯卡四大獎項,抑或是73歲老牌女星尹汝貞勇得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韓國出品的影視作品逐漸被國際廣泛接受,並逐漸成為一種標志與品牌。

就拿網飛來說,因為《魷魚遊戲》的一戰成名,讓不少韓國大導演有瞭新的展示舞臺。

他們憑借紮實的劇本,嫻熟的拍攝技巧,以及專業的產業鏈,引來瞭大批的海外投資,一口氣產出瞭《我的名字》《地獄公使》等一系列的短而精的作品。

盡管在作品質量方面,有些作品並不算是精品或者爆款,但是在影響力方面,已經遙遙領先於國內的導演們。

因為我們有著廣大的人口基數,龐大的市場基礎,為國產電影營造瞭良好的發展空間,但與此同時也讓國產電影產生瞭局限性。

守著自傢地界就能賺得盆滿缽滿,“IP+小鮮肉”的流量密碼讓資本隻重效益不重質量,拍爛片、割韭菜的事情頻現各大電影檔期,不得不說是國產電影的悲哀。

在“雙十一”這個不算檔期的檔期裡,脫瞭兩層皮後拍攝完成的電影《門鎖》,以4.9分不及格的分數輕松卷走瞭2.32億票房。這就是國產電影當下的現狀,少有能夠拼質量,拼口碑的佳作,卻絲毫不妨礙其獲得破億的票房。

在這樣的環境裡,導演們隻要能夠討好國內觀眾就能肥吃肥喝,誰還會挖空心思去國際上撈金,頂多為瞭在國內更好地賣座,到國外去鍍金。

然而,高水平的韓國電影如果湧入國內,在同根文化的影響下,影片的受眾群將比歐美電影大得多,影片類型也將不僅局限於科技大片,魔幻玄幻領域。這對於國產電影和電影人而言,可以說是近距離學習的機會。本土文化如何讓世界接受,中國特色如何融入電影商業,鄰居韓國為我們打造瞭一個良好的樣板,也會促進中國電影邁向另一個臺階。

總體而言,“限韓令”的松綁會沖擊內娛嗎?肯定會。在各個層面上,都會為內娛帶來新一波的內卷。但是這種沖擊也必將是激發內娛發展的新動力,讓擁有廣大市場的內地娛樂得到質的飛躍也不一定。

不知道,你是否也期待新一波的韓流呢?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2月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ntertainment/71192.html
河南衛視國風夜收視堪憂,同時段第91,奇妙遊“後遺癥”明顯 娛樂

河南衛視國風夜收視堪憂,同時段第91,奇妙遊“後遺癥”明顯

1月26日早間,酷雲開出25日的上星節目的收視率排名情況。河南衛視25日晚間黃金時間播出的《新民樂,國風夜》晚會,無法進入全天候的收視率排行榜單,隻能進入到25日、衛視、晚間黃金時段的收視率排行榜單的...
女扮男裝天花板,《蓮花爭霸》白玉川,一劇封神塔琳托婭 娛樂

女扮男裝天花板,《蓮花爭霸》白玉川,一劇封神塔琳托婭

女扮男裝,在影視劇領域是一個很有看點的細節,很多作品尤其是古裝劇裡女扮男裝雌雄莫辨的橋段非常多,最牛的IP大概就是《花木蘭》瞭。不過,在近些年的影視行業,女扮男裝有一種越來越敷衍的現象,很多美女演員根...
被虎豹兄弟控訴後,楊議開直播疑似回應,網友吐槽別拿郭德綱說事 娛樂

被虎豹兄弟控訴後,楊議開直播疑似回應,網友吐槽別拿郭德綱說事

相聲演員楊議,最讓人們記住的不是相聲段子,而是自己的電視劇作品《楊光的快樂生活》系列,因為拍的故事接地氣,還逗笑,讓許多觀眾一度以為他真名就叫楊光。不過隨著2017年,楊光系列收官,這個角色帶給楊議的...
古天樂顏值輸給林峰,文詠珊被嘲太老,王晶版倚天這是要撲? 娛樂

古天樂顏值輸給林峰,文詠珊被嘲太老,王晶版倚天這是要撲?

如果要問現在的觀眾最反感的是什麼,翻拍應該能夠闖進前三。歷來影視作品中,翻拍能超過原版的情況幾乎沒出現過。就像星二代顏值大多都不如父母一樣,翻拍的影視劇也總是讓人感嘆一句:一代不如一代。所以當王晶要翻...
山東衛視春晚節目單出爐,相聲節目僅一個,於謙搭檔並非郭德綱? 娛樂

山東衛視春晚節目單出爐,相聲節目僅一個,於謙搭檔並非郭德綱?

1月25日,轉眼間又是到瞭農歷小年,距離農歷新年的腳步也是越來越近瞭。從今天開始,各傢衛視春晚也是即將陸續播出,首當其沖的就是央視的網絡春晚,已經在今晚正式播出。除瞭央視春晚之外,競爭最激烈的還是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