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要回歸盛唐西周?國傢氣候中心:汛期北方多雨!雨帶真北移瞭?

  • 在〈真要回歸盛唐西周?國傢氣候中心:汛期北方多雨!雨帶真北移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1

2022年4月1日,在中國氣象局召開的新聞發佈會上,國傢氣候中心向社會公眾發佈瞭2022年汛期全國氣候趨勢預測意見:

預計今年汛期(5月至9月)我國氣候狀況總體為一般到偏差,旱澇並重,區域性、階段性的旱澇災害明顯,極端天氣氣候事件偏多,主要多雨區在我國北方;全年登陸我國的臺風個數接近常年到偏多。

今年夏季(6月至8月)主要多雨區位於內蒙古中東部、東北、華北、華東北部、華中北部、西北東部、西南北部等地,次要多雨區位於華南南部、西南南部、西藏南部,局地發生極端性強降水的可能性較大。

另外發佈會還公佈瞭對我國其他地區氣候以及降水的分佈預測,不過看到這裡,估計大傢就有些坐不住瞭,因為6月份的汛期降水出現在瞭相對比較幹旱的北方,結合2021年新疆沙漠暴雨,河南暴雨等諸多北方降雨的新聞,難道雨帶真的北移瞭嗎?

《自然》論文:全球變暖,雨帶向兩極偏移

雨帶北移,回歸盛唐西周,這說法來自2019年的一個帖子,說的是中國的雨帶正在大幅度北移,未來塞北變成江南是非常值得期待的,而這個帖子也因為回歸大唐盛世、甚至是西周時代也有可能的描述而受到追捧,那麼究竟是真的嗎?

準確地說“雨帶北移”這說法還真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早在2021年1月18日,《自然-氣候變化》期刊上就發表過一篇如下標題的論文:

《Zonally contrasting shifts of the tropical rain belt in response to climate change》

《熱帶雨帶響應氣候變化的緯向對比變化》

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大氣科學系的博士後研究員安東尼奧斯·馬馬拉基斯(Antonios Mamalakis)是主要作者,他的團隊通過來自27個最先進的氣候模型的計算機模擬數據,並輸入大量溫室氣體排放後對熱帶雨帶對未來情景的反應進行評估,得出瞭如下驚人的結論:

氣候變化將導致熱帶雨帶(赤道附近的一個窄帶強降水帶)的區域不均勻移動,其表現為雨帶在東半球部分地區向北移動,但在西半球地區將向南移動。

“我們的工作表明,氣候變化將導致地球熱帶雨帶的位置在覆蓋全球近三分之二的兩個縱向區域中向相反方向移動,這一過程將對世界各地的水資源供應和糧食生產產生連鎖反應,”

安東尼奧斯·馬馬拉基斯如是說,而論文的合著者,UCI地球系統科學Ralph J. & Carol M. Cicerone主席James Randerson則補充稱:

“在亞洲,由於氣溶膠排放量減少、喜馬拉雅山冰川融化以及氣候變化導致北部地區積雪減少,將導致大氣升溫速度快於其他地區”

雨帶會向這種上升氣流加劇的方向移動,另外它在東半球的北移與氣候變化的這些預期影響是一致的,而北大西洋灣流洋流的系統性減弱可能會產生相反的效果,從而導致整個西半球的熱帶雨帶向南移動。

北方降雨增加:雨帶真的北移瞭嗎?

雨帶北移居然是真的,但這篇論文是在2021年發表的,顯然那個帖子的作者不可能知道以後的事情,能在《自然-氣候變化》發表論文,也是有可信理由的!但作者在這之前就能輕易得出這個結論,那麼一定有顯而易見的事實正在發生,我們能找到這樣的證據嗎?

西北降雨量真的在增加

那個帖子中的描述真的非常誘人:

...降水不但過瞭秦嶺,穿越青藏高原瞭穿越整個青藏高原,並且在新疆兩大盆地下雨已經保持3年瞭。

現在新疆的植被,以一年一百五十公裡的速度在狂奔,內蒙古的植被,今年的速度是四十公裡的速度在狂暴的恢復,黑龍江的林區開始出現大量的肉植闊葉,就在三年內,肉植闊葉又一次出現在瞭黑龍江。

降水過瞭秦嶺瞭,如果能保持10年,黃河就會變清瞭啊,黃河流域最近三年,河套的植被也開始恢復瞭,

當然口說無憑,而且這種文字描述極盡誇張之能事,種花傢向來是持有三分懷疑態度的,那麼北方降水增加到底有沒有科學依據呢?

種花傢查閱瞭相關文獻,發現在ScienceDirect上有一篇論文,說的就是中國從1960~2010年西北降水量呈現明顯增加趨勢:

Why does precipitation in northwest China show a significant increasing trend from 1960 to 2010?

為什麼1960-2010年西北地區降水量呈現明顯增加趨勢?

中國科學院新疆生態與地理研究所沙漠與綠洲生態國傢重點實驗室與北京聯合大學和華東師范大學等研究人員對西北幹旱區74個氣象站的月降水數據,采用統計方法分析降水特征,考察降水與11個大氣環流的關系後發現:

西北地區降水量呈明顯增加趨勢(P < 0.01),增加幅度為0.61mm/年,高於中國平均速度(- 0.16毫米/年)!1987年後年降水量明顯增加,但降水增加量由北向南、由西向東逐漸減小。我們發現春、夏、秋、冬的降水變化對年變化有重要影響,分別占21.6%、42.4%、18.4%和17.6%。

1980年代中期之後副副高和NASH的加強可能是中國西北地區降水顯著增加趨勢的主要原因。

居然也是真的,估計各位看到這裡已經暈菜瞭,種花傢繼續查詢,看看地方氣象臺的數據到底如何?

《新疆日報》在2019年11月25日發表瞭一篇文章,標題是“農業遇上暖濕氣候,將碰出怎樣的火花”,其中有一個數據是非常驚人的:

據來自新疆氣候中心的數據,新疆常年降水量為170.6mm,但從1961年以來,新疆的年均降水量每十年增加10毫米,1986年前降水偏少,但之後明顯增加,2011~2018年的年平均降水量比1961~1970年增加43毫米,增幅為30%。

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兩幅圖表,一幅是氣溫,一幅是降水量,確實是增加瞭:

比較有趣的是,北京的降水量從2000年以來盡管有比較大的波動,但整體來說還真是上升的,請看如下圖表:

2000~2018北京降水量

圖中可以看到2000-2018年北京年降水量基本上在400-800mm的區間波動,並非逐年下降反而是上升,而且平均增幅還不小。

另外還有內蒙古毛烏素沙地的東部和南部,即鄂爾多斯市的東部和東南部以及榆林市的北部,平均每年增加5至12毫米,西部降水增加比較少,但也有1~5毫米的加成不等。據國傢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司一級調研員潘紅星稱:“近20年來,我國北方主要沙塵源區的降雨量,平均增加瞭20%左右。我國西北地區近年來氣溫偏高、降水量增加,有利於植被的恢復。”

關於北方降水增加的猜測居然一個個被驗證,各位心裡是不是有點小爽?因為中國北方回到盛唐西周會成真?

回歸盛唐西周,到底有沒有可能?

北方降水增加確實非常期待,而很多朋友也都在說回歸盛唐西周,那麼盛唐西周真如江南水鄉?其實完全不是各位想象的那樣,不過從歷史資料上來看,至少當時的北方比現在還真要濕潤一些。

比如曹沖稱象的故事,盡管這個故事情節存疑,但當年有大象確實是個事實,而曹沖是三國時期的歷史人物,曹沖(196年-208年),字倉舒,東漢末年人物,東漢豫州刺史部譙(今亳州)人,曹操和環夫人之子。

而亳州則在北緯33.86度的位置,現在的大象隻能蝸居在雲南,北緯24.6°!另外在殷墟王陵東區1400號大墓附近發現瞭一個象坑,發現瞭一頭成年亞洲象和一名飼象人,1978年殷墟的一個祭祀坑內,出土瞭一頭幼年象的骸骨,幼象的脖子裡還掛著銅鈴鐺。

還有出土的甲骨文記載,最多的一次捕獲野生象250頭,當時商朝的統治范圍還不及長江流域之南,主要的統治區還在中原,一次捕獲這麼多大象,可見當時大象的數量之多。

殷墟位於位於河南安陽市,緯度達到瞭北緯36°,盡管大象也非常耐幹旱,但所謂的幹旱卻是雨季和旱季(非洲稀樹草原),亞洲象能生活在河南安陽,這表示殷墟所在的時代商朝我國北方溫暖濕潤。

而另一個資料則是竺可楨的《中國近五千年來氣候變遷的初步研究》中的論文原文,有兩個案例,一個是竹子,另一個是柑橘:

竹子對環境要求是比較高的,一般年平均溫度為12C~22C,年降水量1000毫米~2000毫米,竹子對水分的要求高於氣溫和環境,因此西安附近降水是比較充沛的;而另一個則是柑橘,也一種在熱帶和亞熱帶的植物,對降水有一定需求,一般年降雨量1000毫米左右的熱帶、亞熱帶區域適宜柑橘種植。

唐都長安就是現在的西安,所以回到回到盛唐西周居然還真不是吹牛!盡管沒有江南水鄉的證據,至少還是風調雨順,不像現在這樣一刮就是沙塵暴的半幹旱地區。

北方雨水增加,意味著真能回到盛唐西周嗎?

顯然在大傢的理解中確實如此,降水都增加瞭,那麼不是表示能回到過去“風調雨順”的時代,重現大唐盛世的無限風光,答案可能令人沮喪,因為氣候的改變不是一蹴而就的!

因為目前北方降水增加的主要集中在極端事件方面,比如新華社在2017年1月10日就發表瞭標題為“新疆2016年全年降水量異常偏多近五成”的報道稱:

新疆氣象局9日發佈“2016年新疆十大天氣氣候事件”顯示,2016年全疆平均降水量為247.6毫米,偏多近五成,為1961年以來歷史最多。

但降水非常不均勻,多集中在暴雪、暴雨、凍雨和冰雹等惡劣天氣下的降水,對人民財產安全與農業生產危害極大!沒有帶來幫助反而成為災難,這讓大傢始料未及。

2016年8月24日,新疆兵團第一師阿拉爾市6萬畝農田遭受冰雹災害

早在2009年11月25日,路透社也發表過一篇標題為“氣候變化可給中國東北帶來更多降水但無助糧食增產--報告”的新聞稿,說明雨水增加並不是什麼好事。

很多氣候變暖模型均顯示,中國東北地區雨水量可能隨氣候變暖而增加,同時農作物生長季節也會延長。

但同時也發現,此類變化可能無法提高糧食產量,至少如果沒有重大的開支項目來應對這些變化及愈發難測的降雨模式,糧食產量將無法得到提高。

也就是說,多方資料顯示北方的降雨增加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但這個模式現在給大傢提出的一個新的課題,如果不處理好,那麼帶來的隻能是更多的災難,當然這也為我們帶來瞭希望和挑戰!

新疆阿爾塔什水利樞紐示意圖

比如2019年新華社就報道瞭有“新疆三峽”之稱的葉爾羌河阿爾塔什水利樞紐大壩完工,高聳的壩體矗立於喀喇昆侖山河谷,抵擋波濤洶湧的洪水,這意味著葉爾羌河流域將徹底告別千年水患。

千百年來,葉爾羌河水患一直對沿岸各族人民的生產生活構成嚴重威脅。時常發生的融雪型、暴雨型、“潰壩型”洪水,以極高的起漲速率和高洪峰值聞名世界

所以新疆葉爾羌河的案例也許能給大傢一個啟發,未來中國北方確實有轉暖和濕潤的趨勢,但針對這個氣候變化的治理策略也需要同步進行。

新疆阿爾塔什水利樞紐

另外今年是拉尼娜年,西南季風的強盛與我國北方多雨也有一些關系,因此今年國傢氣候中心預測汛期北方降雨比較集中也並不令人意外,最關鍵的是如何讓壞事變成好事?

延伸閱讀:為何今年臺風數量增加?

2022年已經進入第三個拉尼娜年,因為拉尼娜年的西太平洋水溫高於東太平洋,西太低緯度地區的水溫增加不是一個好事,這裡正是臺風的“老巢”,因此在拉尼娜年份西太臺風生成會增加,而且另一個問題是拉尼娜年份的副高會更靠北,堵住臺風向太平洋以及日本的東進之路!

歷史資料也表明瞭一點,從1949年以來的臺風數據:

1949年至1996年,在西北太平洋及南海生成臺風的年平均數為28個,登陸我國的臺風年平均數為7個。厄爾尼諾年生成臺風平均為26.4個,登陸平均為6.2個,生成和登陸數正常或偏少的年份分別占厄爾尼諾年數的67%和80%。拉尼娜年生成臺風數平均為31.3個,登陸為8個,生成和登陸數正常或偏多年份分別占拉尼娜年數的73%和64%。

各位準備好吧,臺風增加確實是個壞事,但我們也相信能從容應對!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4月26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explore/94153.html
巧合還是不祥之兆?秦皇島、四川雅安地震前後,天空出現七彩雲 探索

巧合還是不祥之兆?秦皇島、四川雅安地震前後,天空出現七彩雲

21日16時左右,河北秦皇島市盧龍縣發生3.6級地震,震源深度8千米,屬於淺源地震,震中附近多地有震感,暫無人員傷亡情況。此次地震雖然屬於有感地震,但震級較小,破壞性並不強,隻要建築物質量達標,基本上...
美新飛船發射成功:居然有俄羅斯的功勞!俄航天局長:我們已不幹瞭 探索

美新飛船發射成功:居然有俄羅斯的功勞!俄航天局長:我們已不幹瞭

據美聯社於2022年5月21日報道,波音的星際航線OFT-2飛船成功對接於國際空間站的和諧號節點艙(Harmony),為國際空間站送去瞭226千克的物資和測試設備(主要是食物和一些出艙任務組件等)。波...
1000隻猛禽紅腳隼現身雲南騰沖!國內罕見,猛禽聚集是好事嗎? 探索

1000隻猛禽紅腳隼現身雲南騰沖!國內罕見,猛禽聚集是好事嗎?

雲南騰沖前陣子迎來瞭一位特殊的客人“紅腳隼”,大約有1000隻左右的紅腳隼集體出現在雲南騰沖,它們成群地棲息在當地的樹上以及電線上,吸引瞭許多鳥類愛好者前往。紅腳隼其實並不罕見,但罕見的是竟然有100...
鱉星鏈?美科學傢把 探索

鱉星鏈?美科學傢把”戰忽局”黑話當真瞭!中國GW星鏈:12992顆衛星

哈佛-史密森尼天體物理中心的天文學傢喬納森麥克道爾(Jonathan McDowell)的一條推文把大傢給笑噴瞭,他把鱉星鏈當真瞭,不知道這是啥玩意,還去Google翻譯求證到底該怎麼個翻譯法鱉星鏈?...
雅安4.8級地震,2.5小時後出現罕見七彩雲!它的出現意味著什麼? 探索

雅安4.8級地震,2.5小時後出現罕見七彩雲!它的出現意味著什麼?

20日,四川雅安發生4.8級地震,震源深度20千米,屬於淺源地震。地震發生後,多地有明顯震感,許多居民也收到瞭地震預警信息,幼兒園和學校的學生也在老師的帶領下,安全有序地進行撤離現場,此次地震並未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