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山女道長90歲高齡身輕如燕,可幾十天不吃飯

  • 在〈華山女道長90歲高齡身輕如燕,可幾十天不吃飯〉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

2014年12月05日清晨,當代著名坤道曹祥真大師駕鶴仙逝,享年92歲。

關於曹祥真大師的修道之路,一直有不少故事在華山各大道觀間流傳。

尤其是在她年近九十之時,還一直身輕如燕,遊走於華山諸峰之間,爬起陡峭的華山來,比年輕人還迅捷,許多慕名而來的遊客想拜訪她,往往都找不到她。她是怎麼做到的呢?

一、

1946年3月的一天清晨,晨光微曦中,陜西渭北長市口村的村頭,兩個帶行李的人正在快步向前趕路。看模樣,這兩人像是要出遠門的母子。

母親大約五十四、五的年紀,兒子看上去不到二十,長得高挑秀氣,雖然衣著樸素,但卻給人一種清新大方的印象。隻是細看之下,這個臉皮白凈的小夥子在被人盯著看時,小臉蛋上會露出一種女性特有的嬌羞。

雖然已是三月瞭,渭北高原初春的風,仍然像刀子似地割著人的皮膚,讓人仍然冰冷刺骨。這對母子不停地趕路,整整走瞭一天。

眼看天就要黑瞭,母子倆走起路來也是一瘸一拐的,不用問,兩人不但累極瞭,而且腳底也起瞭許多血泡。但即使這樣,兩人也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仍然堅持朝前方走去。

這一天裡,這對母子餓瞭就拿出身上帶的窩頭啃幾口,渴瞭就在河邊捧一捧生水喝。走瞭一整天的路,兩人實在太累瞭,便在一戶人傢場院裡找到瞭一個麥秸垛,靠在邊上休息起來。

不想這戶人傢養瞭隻惡犬,聽到兩人的動靜,沖著兩人“汪汪……”叫喚起來。

聽到狗叫聲,這傢主人點著一支“油葦子出來查看,見是一對路過的母子倆靠在自傢的麥秸垛下休息,於是生心憐憫,將這對母子讓進瞭傢,讓他們今晚就在自己傢的柴房過夜,還給年輕的兒子拿來瞭一塊山羊皮,讓他們晚上蓋在身上。

母子二人千恩萬謝,等房主走後,便用羊皮蓋住半個身子,躺在柴房的幹草堆上,看著天邊眨著眼的星鬥,低聲地說起瞭悄悄話。

母親摸著“兒子”腳問:“閨女,走瞭一天,腳一定痛瞭吧?把腳放媽懷裡,娘給你揉揉!”

這時,“兒子”也摘下瞭頭上的白毛巾,露出瞭一頭秀發——原來她是位長相姣好的姑娘!

姑娘聽母親這樣說,爽快地答道:“娘,俺不累!爹死後,你為瞭把我拉扯大,受盡瞭那些叔叔伯伯的欺負,吃瞭那麼多苦,我都看到瞭。咱們這次去華山當道士,就可以離開那些欺負咱們的人,就有好日子過瞭!為瞭這,我什麼苦都能吃!”

聽瞭女兒的話,母親忍不住撫摸著女兒的頭,想起瞭丈夫去世後,自己這個帶著女兒的寡婦,在宗族裡受盡瞭欺凌。

要不是在這俗世中確實待不下去瞭,自己又怎麼會產生去當道姑的想法呢?隻是女兒年紀輕輕,她能過得慣這種遠離塵世、青燈黃卷相伴的修道生活嗎?

在第二天的中午,這對母女終於走到瞭華山腳下。她們初到華山,人生地不熟,沒有一個可以安身的角落,兩人隻能住在山間一座破敗的野廟之中,後來又搬到瞭華山頂上荒廢已久的紫氣臺居住。

這裡環境異常清苦,但身穿男裝的女兒曹群英對母親卻照顧得無微不至,化來的齋飯首先一定要讓母親吃飽,從來不曾怠慢瞭母親。兩人的遭遇,引起瞭在華山修行的梅嘉瑞道長的註意。

梅嘉瑞道長修行多年,但母子二人同時出傢修道的卻是頭一次遇到。詢問瞭兩人的經歷後,這才知道那個後生原來是個女兒身,隻是當時兵荒馬亂,為瞭方便而女扮男裝的。

梅道長對這對母女考慮問題的周到很是欣賞,同情這對母女的遭遇,更加欽敬母女這對向道的決心,於是將兩人收在門下。

梅道長收下姑娘後,將她的名字由”曹群英“改為“祥真”,從此“祥真”便成為道教華山第二十二代弟子。祥真的母親則被梅道長介紹到華山全真龍門派的一處道庵修行,其師為其起道名“高理”,為龍門第二十七代傳人。

從此這對母女便在華山落足生根,祥真便跟隨梅嘉瑞道長在紫氣臺道觀清修煉養,開始瞭她的求道之旅。

從此以後,祥真每天早晚誦習《道德經》、《南華經》等道教經典,青燈黃卷,晨鐘暮鼓,修學參悟,矢志不渝,對道義、道理之信仰與日堅定。

在修道的同時,祥真也跟著梅道長學習起瞭道門醫術。

為提自身醫療技術,醫治更多病人,減輕患者的痛苦,她主動在太白深山閉關將兩年,專心修煉“女丹功”。這兩年間,她住的是山庵庵,蓋的是幹野草,吃的野草樹芽,喝的溪水雪水,意志始終堅定不變。

二、

建國後,華山成立瞭服務社,曹祥真被安排到到華山服務社工作,負責接待香客和遊人。

盡管服務社的工作十分繁忙,她仍然堅持日誦功課,朝夕禮拜,從不懈怠。大到節日慶典,細微至佈壇法事,無論是行止儀范,又或是清規戒律,她都能夠遵古制而行,持守不渝。

漸漸的,她的聲望逐漸在遠近信眾和道教界傳播開來。每逢華山廟會和諸神誕辰之日,朝山的善男信女雲集道觀內,道觀中的香客和遊人也是絡繹不絕。

1984年4月,華山道教協會成立,曹祥真被推選為副會長。剛賜上任,她便遇到瞭華山仙姑觀被暴雨災害導致的山體滑坡淹埋的事故。

當時華山各個道觀都不富裕,修復仙姑觀的難度很大,雖然協會四處求援,但收效甚微。

1986年,她親自前往北京,將華山道教協會遇到的困難告訴瞭政府,政府瞭解這一情況後,為華山道教協會解決瞭二十萬元人民幣的經費。

曹祥真用這筆資金修復瞭仙姑觀,多下來的錢則給山上部分不通電的道觀通上瞭電,極大改善瞭華山道眾的生活條件。

“白雲宮”位於華山白雲峰上,是唐玄宗為其妹金仙公主所修一所道觀。這裡四周都是懸崖絕壁,山道崎嶇,觀中建築和神像破損嚴重,曹祥真一邊清修,一邊籌劃白雲宮的修復工作。

她在華山道教協會的大力支持下,通過四處化募和善信的捐助,“白雲宮”道觀得到瞭逐步恢復,如今已成為華山上的一座香火鼎盛的大觀。

曹祥真深知要想弘揚道教,就要弘揚道教的“以醫弘道”精神,濟世度人。於是中年的她,拜著名道醫李師通道長為師,學習中醫針灸。學成歸來後,她在華山為往來香客治病,濟世度人。

白天她上山采藥,晚上則誦讀道傢經典。由於醫術精湛,她一生治愈瞭無數病人。

曹祥真有一個治療“盤龍瘡”的秘方,非常靈驗,遠近聞名。這也引起瞭一些商人的興趣。有一次幾位商人來到華山找她求取藥方,答應隻要拿出秘方,便給她五十萬元的好處費。但這些人卻在曹祥真這裡碰瞭一鼻子灰。

商人們不解地問:“你的藥方是給人看病,我們買去也是給人治病,沒什麼區別,你為什麼不賣呢?”。曹祥真義正言辭地說:“我用這些藥方看病不要錢,你們用這些藥方給別人看病是要收錢的!”

三、

八十年代,曹祥真當選為華山道教協會會長之後,依然奉行道傢慈愛精神,愛國愛教,心系傢國,胸懷眾生。

生活上她一直堅持艱苦樸素的作風,仍然保持著吃飯時碗裡不剩一粒米的習慣,始終保持一種清靜澹泊、少私寡欲的生活方式。

她說《道德經》要求修道者節欲、崇儉,“五色”、“五音”、“五味”等物質享樂都足以誘發人的欲望,各種奢侈浪費現象大多是人們追求享受、放縱欲望造成的。

因此“去甚,去奢,去泰”,過安貧樂道的生活,才是一個修道者應該做的。

曹祥真一向安貧樂道,淡泊名利。1990年,她主動退居二線,成為華山道協名譽會長,常年在華山大上方潛心修道。

記者采訪她為什麼辭掉會長一職的原因,她隻淡淡地回答瞭一句“花開自放香,何必去風張?”

辭掉會長一職後,曹祥真常年在華山大上方潛心修道。這裡洞穴眾多,曹祥真經常隔一段時間就換一個洞進行修行。

每次選好一個修行的山洞後,曹祥真可以在山洞裡修行幾十天不用吃飯,每天隻吃幾棵核桃仁和花生米便可維持生存。

但是年近九十曹祥真不但身體一點毛病也沒有,身子骨甚至比年輕人還硬朗,爬起山來身輕如燕,健步如飛,如履平地。許多慕名而來的遊客想拜訪她,往往很難找到她,她有什麼秘訣沒有?

據曹祥真的弟子透露,曹祥真之所以能幾十天不進水米而身輕如燕,是因為她擅長辟谷修行。

“辟谷”又叫“ 斷谷”,是道教養生術中的一種。早在秦漢時期, “辟谷術”便已相當流行。《太平 經》上說:“行辟谷法, 令人病悉除去, 顏色更好, 無所禁防。古者得道老者, 皆由不食。”

曹祥真認為人食五谷雜糧,要在腸中積結成糞,產生穢氣,因而導致人容易得病。

《黃庭內景經》上也認為人體中有三蟲(三屍),專靠得谷氣而生存,有瞭它的存在,使人產生邪欲而無法得道。為瞭更好的修行,曹祥真堅持每日不食五谷,終日隻以瓜果為食。

在曹祥真的眼裡,“辟谷”是排除人身體內的毒素的一種最好方式,不吃主食不但不會對人的身體造成太大的傷害,反而可以使人的身體素質有所增強。但是初學者“辟谷”持續時間不宜過長,最好一周嘗試一天。

曹祥真的弟子中,也有人練習“辟谷”之術,但卻沒有人能像她一樣,年過九旬而身輕如燕。

對此曹祥真的看法是:辟谷不等於絕食, 其精義在於節食和慎食, 所以辟谷術與一般的飲食術並非截然兩分。

一般來說, 辟谷開始時, 是逐步減食, 為瞭避免過饑, 中間也要食用一些東西, 飲用一些流質。辟谷進行一段時間後, 如果不辟谷瞭, 也可以恢復正常飲食。

辟谷術要點在於節制食量, 慎重選擇食物品種, 以素餐為主, 同時適當減少食量, 不終日飽食。

曹祥真出名後,不少年輕人想向她學習辟谷之術。她對這些人說:“要想學辟谷,先要學做好人。

隻有堅持修持戒律,內修真功,外修真行,做到真行兩全,證聖成真,才能真正通過辟谷之術,達到強身健體,益壽延年的效果。反之要是強行辟谷,則極容易對身體造成傷害。”

四、

為瞭向海內外全面展示華山道教文化的博大精深和悠久歷史,2012年8月20日,香港鳳凰衛視一行15人來到華山景區,準備拍攝一部華山道教文化專題片。

華山道教源遠流長,聞名遐邇,位列道教十大洞天的第四洞天,是一處道教聖地。尤其是源於華山的道教全真華山派,出現過陳摶、郝大通、賀元希等在民間擁有極大影響力的道教高人。

這一次,鳳凰衛視選擇瞭華山峪大上方和玉泉院進行拍攝。在拍攝過程中,他們意外地拍下瞭曹祥真道長在華山頂上如猿猴般行走的珍貴影像。

攝制組的導演和攝像想追上去近距離采訪曹祥真道長,但曹祥真道長隻是回頭對他們微微一笑,便消失在瞭白雲深處。

事後,攝制組采訪瞭曹祥真道長的幾位親傳弟子,想探尋曹祥真道長九旬高齡仍然身輕如燕的秘密。

曹祥真道長的弟子告訴他們:自己的師父常年堅持辟谷,不吃五谷雜糧,隻以花生、松果、靈芝等為食,別說這幾位記者,就是自己,爬起山來都追不上師父曹祥真道長。

事後,鳳凰衛視將拍攝到瞭這段內容,以《華山隱藏大俠! 90多歲女道士山谷中閉關修煉, 仙風道骨可飛簷走壁》為題在其官網播出,引起瞭很多觀眾的興趣,視頻播放量幾天便突破瞭百萬。

曹祥真的弟子同時也告誡世人:“師父說過,隻有堅持修持戒律,內修真功,外修真行,才能通過辟谷之術,達到強身健體,益壽延年的效果。強行辟谷極容易對身體造成傷害!”

2014年的十月的某一天,曹祥真突然提出讓弟子回道觀給她升還曹官文,弟子們當時並沒有在意。不想幾天後,曹祥真便一病不起。

陜西省道協、華陰市領導趕來看望時,她睜開雙眼微微點頭致謝。十月十四日凌晨,曹祥真羽化仙逝,享年92歲。

曹祥真入道七十年,從一個小坤道,修行成一代名師。她弘道愛國,一生行醫治病,濟貧救人,把畢生的精力都獻給道教事業。

在擔任華山道教協會會長期間,她組織修復瞭仙姑觀,整修瞭上山的道路,改善瞭道眾生活條件,為華山道教的發展奠定瞭堅實的基礎。她的功績,信眾們不會忘記,華山也不會忘記。

參考資料:

高 善:《心路歷程中的明燈:緬懷曹祥真大師》

張建歧:《慈惠柔和,持戒不渝——訪當代著名坤道曹祥貞大師》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0030.html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歷史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葬禮上的擁抱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
庸俗淺薄的王若弗:與親姐搶夫婿,卻從人人羨慕的夫妻到一個笑話 歷史

庸俗淺薄的王若弗:與親姐搶夫婿,卻從人人羨慕的夫妻到一個笑話

看過《知否》的朋友們或許都記得故事裡面那個大大咧咧的盛傢大娘子王若弗,故事中的王若弗和盛竑兩個人同框就極具人物張力,像極瞭沒頭腦和不高興。對於王若弗,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評價,有的人覺得她愚蠢,明明是大娘...
為躲避納粹搜捕,猶太女孩安妮和傢人藏身密室2年,可惜功敗垂成 歷史

為躲避納粹搜捕,猶太女孩安妮和傢人藏身密室2年,可惜功敗垂成

1942年6月至1944年8月,在過瞭兩年零一個月的密室生活後,德籍猶太人安妮·弗蘭克一傢遭人背叛並被送往瞭集中營。一傢人中,隻有她父親奧托·弗蘭克活瞭下來。而安妮於1945年在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死...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歷史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葬禮上的擁抱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
清朝皇帝的一天怎麼過的?3點起床,7點上朝,9點請安,14點晚膳 歷史

清朝皇帝的一天怎麼過的?3點起床,7點上朝,9點請安,14點晚膳

現今討論清朝皇帝,多數讀者都會說:“清朝無昏君!”的確,清朝十二位皇帝沒有出現一位傳統認知上的昏君。清朝十二位皇帝,有好大喜功的乾隆,有庸庸碌碌的道光,有淪為傀儡的光緒......唯獨沒有出現昏君。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