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魔頭勞榮枝:從小學老師到酒吧坐臺女,背負7條人命,逃亡20年

  • 在〈女魔頭勞榮枝:從小學老師到酒吧坐臺女,背負7條人命,逃亡20年〉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5

2019年11月28日,一大批便衣警察悄無聲息地走進瞭廈門市思明區的蔡塘東百廣場。他們進入商場後。目標明確地鎖定瞭一個手表專櫃,其中幾名警員借著詢問的由頭,靠近瞭手表專櫃的櫃員:一個名叫洪葉嬌的中年女性。

看似客氣的一番詢問後,洪葉嬌被警察們帶回瞭派出所。在場的顧客們目睹瞭整個過程,他們議論紛紛,想知道究竟發生瞭什麼事,而幾天後的新聞媒體給瞭所有人答案,一則令人震驚的新聞被刊登在瞭報紙上:在逃20年的特大殺人案件嫌疑犯勞榮枝在廈門市落網。

新聞頭版頭條上的照片,赫然就是那個默默無聞的“洪葉嬌”。

勞榮枝於廈門落網以後,她的案件經歷瞭漫長的審理,終於在21年9月9日,法院宣判其死刑,她罪惡的一生就此畫上句號。至於她和法子英合夥犯下案件的描述,公訴書上有“手段極其殘忍,犯罪後果極其嚴重,社會危害極大,主觀惡性極深”,其中特別運用四個“極其”來說明這件這個案件對社會造成的惡劣影響。

那麼這個勞榮枝究竟是何方神聖?什麼樣的案件讓她背上瞭這樣嚴重的指控?讓我們回1994年,從一切的開始,完整講述勞榮枝的經歷。

命中註定的相遇

1974年,勞榮枝在江西九江一個普通工人傢庭中降生瞭。她上面有兩個哥哥、兩個姐姐,一傢7口人全靠父親一個人的工資生活。小時候的勞榮枝腦子聰明,學習成績優異,不僅如此,她長得還非常漂亮,是鄰裡街坊口中有名的“小美人胚子”。

幾年後,勞榮枝順利考上瞭一所師范中專,1992年,從師范中專畢業的她順利成為九江石油化工公司小學的一名小學老師。

勞榮枝的傢境可以用貧苦去形容,但她並不是安於清貧的人,緊巴巴的生活反而讓勞榮枝從小就對優越的物質生活充滿向往,她羨慕著周圍人的漂亮衣服、好看首飾、各種新奇的玩意,在有瞭第一份工作後,勞榮枝花錢越來越大膽,在同事學生們眼裡,她是個喜歡打扮、漂亮年輕的美女老師。

當時還有傳聞說,為瞭保證平時的漂亮體面僅僅依靠小學老師的薪水是不夠的,所以勞榮枝在下班以後還會去附近的夜場當陪酒,賺錢供自己花銷。

到這個時間點為止,這個女人還沒有遊走在法律的邊緣,她頂多隻是有一些愛慕虛榮,憑借著自己優秀的外貌和體面的工作,勞榮枝在未來大概率會遇到一個合適的男人,也許還能靠美貌一口氣飛上枝頭變鳳凰。

但命運的轉折來得就是這麼突然,在1994年,就好像是命中註定一樣,勞榮枝參加瞭朋友的聚會,經過朋友介紹,認識瞭那個影響她一生的男人,他的名字叫法子英。

圖 |法子英

法子英出生在1964年。他和勞榮枝不同,傢境富足,有6個兄弟姐妹,傢人們都有體面正當的工作。但法子英在這樣一個傢庭中卻顯得格格不入,他從小叛逆,不服管教,十幾歲的時候就因為搶劫罪被抓,被判入獄勞改8年。

從監獄裡出來的法子英不思悔改,反而走上瞭混社會的道路,他在這樣的環境裡如魚得水,結交瞭一幫社會上的“朋友”,到處尋釁挑事,“法老七”的名號在九江傳播開,法子英成瞭道上有名的狠角色。

“混社會”的小混混們都知道,法子英這個人雖然其貌不揚、身材瘦弱,但打起架來有一股不要命的瘋勁,要是不小心遇見他,躲得越遠越好。

但勞榮枝不怕他。

那場聚會後,法子英騎著摩托把勞榮枝送回瞭傢。在那個年代,古惑仔的風頭盛行,有輛摩托是件很拉風的事,能夠騎上摩托大大滿足瞭勞榮枝的虛榮心。而法子英在路上還對勞榮枝吹噓著自己平時的所作所為,讓當時隻有19歲的勞榮枝心生向往,缺乏基本道德和法理觀念的她並沒有意識到這些行為已經違背法制和道德,隻覺得“刺激”、“熱血”,充滿瞭“兄弟情義”。

圖 |勞榮枝(左)與法子英(右)

很快勞榮枝就墜入瞭愛河,她瘋狂地迷戀著法子英,面對傢人的極力反對,勞榮枝不管不顧,就是要和法子英在一起,甚至放棄瞭穩定的工作和深愛自己的傢人與對方私奔。在法子英又犯下一樁性質惡劣的搶劫案後,兩人為瞭躲避警方追責,攜手逃離九江,開始瞭亡命天涯的旅途。

後續發生的慘絕人寰的一系列命案,也就從這時起拉開瞭帷幕。

南昌熊啟義案

1996年8月,法子英和勞榮枝來到江西南昌。在那個平均工資隻有300元左右的時代,他們兩個卻過著每個月消費1萬元左右的奢靡生活,可想而知,對法子英和勞榮之這樣沒有正規高薪工作的普通人而言,維持這樣的生活勢必要觸及法律的紅線。

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在南昌生活的期間,勞榮枝化名為陳佳,每晚在酒吧坐臺,期間物色看起來有錢的客人。剛開始他們確實沒有打算傷害人命,隻是打算用“仙人跳”的方式敲詐勒索錢財。直到某一天,法子英突然告訴勞榮枝:“你用坐臺的名義帶一個有錢人回來,我要從他身上搞點錢。

第一個受害者熊啟義就是這麼進入他們兩人的視線中。這個已經有瞭傢室的男人在面對勞榮枝的美色誘惑時還是沒有把持住,走進瞭致命的圈套中。當他跟著勞榮枝走進出租屋後,早已等待多時的法子英直接沖上去,一邊用刀逼住瞭他,一邊將他捆綁起來,威脅他交出身上的錢財。

在熊啟義為求保命交出隨身攜帶的所有錢財之後,法子英卻還是不滿足,他繼續逼迫熊啟義,讓對方說出瞭自己的傢庭住址,乖乖配合的熊啟義並沒有因此保住一條性命,法子英在獲得想要的信息後,就將其就地殺害。

當晚8點,法子英和勞榮枝根據熊啟義說出的地址找到瞭他的傢,用熊啟義的屍體威脅熊的傢人,最後成功闖進房子裡控制住瞭熊啟義的妻子和他不滿三歲的女兒。

法子英用刀逼迫兩人,不允許他們有任何異常動作,勞榮枝則在房間裡四處翻找,將傢裡的財物洗劫一空,做完這一切後,殺紅瞭眼的法子英沒有收手,而是選擇殘忍殺害瞭熊起義的妻子和女兒。

兩個人面對怎樣處理犯罪現場這個問題時,明明是第一次犯下大案的勞榮枝竟然主動對法子英說:“不如我們放一把火吧,這樣可以消滅殘留在屋子裡的線索。

她隻是一個才剛剛20出頭的姑娘,卻能輕描淡寫地說出這樣殘忍的建議,足以看出勞榮枝和法子英沒有任何分別,她根本沒有最基本的人性,從骨子裡就是罪大惡極的惡人。但法子英回絕瞭她的提議,這倒不是因為法子英還有良心,隻是他以自己多年來的搶劫經驗,認為放火反而會更快地招來警察。

這兩個人的心理素質都不是一般的強,在制造瞭這起滅門慘案後,他們還敢在受害者的傢裡睡一覺,直到第二天大清早,法、勞二人才將熊某的傢門鎖上,逃離案發現場。

幾天後,鄰居聞到瞭熊啟義傢裡傳來陣陣惡臭,敲門詢問卻沒有得到任何回應,大傢感覺不對,這才報瞭警。警察們勘察過現場後,對熊啟義生前活動的場所進行調查,鎖定瞭命案當晚他最後出現的酒吧,並把和他接觸的坐臺女陳佳列為重點嫌疑人。

圖 |年輕時的勞榮枝

一開始警察們認為,有瞭身份證信息,想要找到陳佳不是難事,他們也的確很快就在深圳找到瞭陳佳本人。但讓警察們疑惑的是,陳佳和酒店監控記錄的那名與熊啟義接觸的坐臺女完全不是一個人,而據陳佳所說,案發的時候她剛好在深圳,根本沒有作案時間,至於身份證早在很久以前就遺失過。

除瞭站在上帝視角的我們,當時任何人都不清楚這個拿著“陳佳”身份證的坐臺女到底是誰。警察不肯放過任何線索,立即詢問瞭酒吧老板,得知假“陳佳”在熊啟義被殺後就莫名其妙提出辭職,從此消失蹤跡。

另外,老板回憶,假“陳佳”雖然說普通話,但明顯夾雜著江西九江的口音。

通過查詢人口流動記錄,最後警察確定,這個陳佳就是先前和法子英一同逃離九江的勞榮枝。

這是他們第一次正式進入警方的視線。1996年8月18日,南昌市公安局向全國各地公安機關以明傳電報的形式,發佈瞭對勞榮枝和法子英的通緝令。而此時,這一對亡命天涯的殺人魔情侶,已經逃向瞭浙江溫州。

溫州命案

在南昌犯下殺人罪行的法子英和勞榮枝先後輾轉溫州、臺州、南京、廣州、澳門、北京、杭州、合肥等地,每到一個地方就隻停留十來天,最後,他們選擇溫州作為暫時落戶的目的地。

1997年10月,勞榮枝和法子英逃竄到瞭溫州。原本他們還是打算利用先前的方式洗劫勞榮枝引誘的客人,為瞭方便犯案,兩人準備先租一個出租屋。他們在街頭閑逛時無意間看到瞭人民路中僑大廈有房屋出租,法子英聯系瞭房東,謊稱自己是外來務工人員,要和女朋友找一個住處,好一起打工。

但是在和房東的交談中,法子英無意間看到瞭女房東梁某手腕上的歐米伽表,覺得這個女房東應該很有錢,於是他臨時改變瞭計劃,欺騙梁某改天再上門面議。用這種方法騙取瞭梁某的信任後的第二天,他帶著刀和勞榮枝兩人闖進梁某的傢,將梁某制服捆綁在地,洗劫瞭房間裡的財物。

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在做完這些後,法子英和勞榮枝竟覺得還不滿足。法子英持刀繼續脅迫梁某,要她將有錢的朋友騙來,梁某無可奈何地聯系瞭朋友劉某,謊稱傢裡有事,需要對方過來幫忙,匆匆趕來的劉某剛進屋,立即就被早已等待多時的法子英制服。

圖 |法子英

法子英搶走瞭劉某身上的手機手表等財物,還從劉某身上搜出瞭一張2.5萬元的存折。看到存折後,法子英讓勞榮枝去銀行取錢,自己則留在房間裡看管著被制服的梁某和劉某。

勞榮枝來到銀行,對工作人員謊稱存折主人有事,拜托自己來取錢,成功從銀行裡取出瞭那2.5萬元。她打電話給還留在房子裡的法子英,得到消息的法子英沒有按照之前的承諾,拿瞭錢就放過劉、梁,而是將二人都殘忍勒死,然後和勞榮枝一起逃離瞭溫州。

常州綁架案

頻繁的作案讓人命在法子英和勞榮枝心中越來越不值一提,如果說他們的惡念像被關在籠子裡的野獸,那麼現在這隻野獸已經被完全放出來,它在吞食一條又一條無辜的性命後,變得越來越膨脹,越來越巨大。

1998年勞榮枝和法子英在常州租瞭個房子,暫時落腳下來。幾個月無節制的揮霍,讓他們手中的錢財再次見瞭底,沒有錢就去搶、去殺人,他們又要出來犯案瞭。

至於謀取錢財的辦法還是之前那一套,勞榮枝仍然做回瞭坐臺小姐的老本行,憑借外貌引誘有錢的客人,將其騙回出租屋裡實施搶劫,這一次勞榮枝將目標鎖定在一個有夫之婦劉某身上。

背著老婆來夜店裡尋歡作樂的劉某怎麼也沒有想到,眼前看起來漂亮爽朗、善解人意的小姐是個背著數條人命的殺人犯,在勞榮枝邀請他去出租屋時,自以為將有一段艷遇的劉某毫不猶豫地答應瞭。法子英在劉某進入出租屋後立刻用刀刺傷瞭他,拿鐵絲把他捆綁在椅子上,然後威逼劉某給自己的老婆打電話,讓他老婆送贖金過來。

在聽到電話裡劉某戰戰兢兢的哭訴後,劉妻心急如焚,立刻答應瞭交付贖金,希望他們可以放丈夫一條生路。約好接頭地點後,勞榮枝前去和劉某的老婆接頭,法子英則留在房子裡看守劉某。

這對罪大惡極的亡命鴛鴦竟然還流露出瞭一些“真情”,勞榮枝在出門前,擔心劉某的老婆已經暗中報瞭警,就對法子英說:“我去找他老婆拿錢,如果一個小時後我還沒回來,你就把他殺掉,然後自己跑。

但劉某的老婆把丈夫的性命放在第一位,以為電話那頭的人隻是求財,所以沒有通知警察,老老實實按照兩人的要求,獨自帶著7000元贖金跟著勞榮枝來到瞭出租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夫妻倆非常溫順,引起兩個惡徒難得的“仁慈”,在拿到贖金後,法子英和勞榮枝並沒有像從前一樣把他們殺瞭,而是直接丟下瞭被捆綁在椅子上的劉某和他的老婆,帶著贖金揚長而去。

劉某和他的老婆也成瞭這一系列命案中唯一的幸存者。

死裡逃生的劉某在案發20年後身上還殘留著被鐵絲捆綁過的傷疤,他有力的證言,成瞭給法子英和後來落網的勞榮枝判刑的重要依據。

而對犯下常州綁架案後的勞榮枝和法子英來說,這一次作案雖然沒有背上人命,可劉某和劉某的老婆見過他們的長相,這也意味著他們的外貌特征和居住信息都已經暴露,此地不宜久留,所以兩人再度動身逃亡。

他們到瞭合肥。

合肥命案

1999年6月,二人逃竄到瞭安徽省合肥市。他們花瞭500塊錢,在虹橋小學附近回遷房的一棟樓裡租瞭一個二居室。這一次法子英化名成瞭葉偉民,勞榮枝化名沈凌秋,瀟灑的日子沒過多久,他們又把錢花光瞭!

沒有錢就意味著兩人需要再次作案,這一次,他們有瞭一個更加喪心病狂的想法。

作案之前,法子英和勞榮枝扮作一對打算添置傢用的情侶出門,他們先花瞭150塊錢,在白水壩的一個電焊門市部定做瞭一隻100×100×70厘米的鐵籠,老板接到這單生意有些納悶,隨口問瞭一句:“你們要這麼大的籠子,幹嘛使?”

勞榮枝回答:“我們要用它關狗。”

和老板商量好取貨的時間後,法、勞又去二手傢電市場花瞭500塊錢淘來一臺冰櫃,為之後的犯罪做足瞭準備:鐵籠裡關的當然不可能是狗,隻可能是人,至於冰櫃,就是為瞭防止屍體在室溫下腐臭,延遲警方發現被害人的時間。

勞榮枝在合肥市三九天都歌舞廳當上瞭坐臺小姐,在工作中她經過多日的觀察,最後鎖定瞭一個37歲的男人:來自阜陽的殷建華。殷建華經常出入三九天都歌舞廳,而且出手闊綽,穿的衣服、戴的手表也非常高檔,一看就是一隻“肥羊”,勞榮枝主動出手,留下瞭對方的聯系方式。

在7月22日這天,勞榮枝打電話給殷建華,將他騙來瞭自己和法子英居住的出租屋。在控制住殷建華後,二人把殷建華推進瞭房間裡的那個鐵籠中,逼迫他交錢贖自己的命。但沒想到這一次的被害人殷建華是個要錢不要命的“硬骨頭”,他篤定法子英和勞榮枝不敢殺人,說什麼也不肯松口交出錢財。

法子英就說:“好,那就找個人殺瞭給你看看。”他用修窗戶作為理由,在合肥六陽路勞務市場找到瞭一個小木匠陸某。陸某被法子英騙到瞭出租屋,,他一進門,看到那麼大一個鐵籠,頓時發覺不對勁,轉身撒腿就跑,可法子英怎麼可能輕易放過他,他沖上去,從背後猛刺陸某20多刀,這個年輕人渾身是血,慢慢躺下不動瞭。

法子英殘忍地對鐵籠子裡殷建華笑瞭笑,然後當著他的面,把陸某的屍體肢解,一塊一塊塞進早已準備好的冰櫃中。這樣血腥殘忍的景象直接擊潰瞭殷建華的心防,他被嚇癱在地,連連表示願意出錢,隻求法子英不要傷害自己。

7月22日下午,殷建華給妻子劉某打電話,告訴她自己被綁架瞭,並再三告誡妻子不要報警,20分鐘後獨自到長江飯店門口找一個身穿黑色T恤的男人。劉某當然不敢怠慢,立刻帶錢前往長江飯店,可她一直等到瞭晚上9點45分,都沒有見到綁匪現身。

無奈之下,劉某隻能回到傢中等待殷建華再次聯系自己,當晚11點,法子英給劉某打瞭個電話,表示交接時間換到瞭明天上午。

第二天,法子英決定自己出門去見殷建華的妻子,在出門前他囑咐勞榮枝,如果自己到瞭中午12點還沒回來,勞榮枝就把籠子裡的殷建華殺瞭,跑得越遠越好。

法子英手上帶著槍和殷建華手寫的兩張字條,直奔殷建華的傢。他見到劉某後交出字條,上面寫著:我被綁架瞭,千萬不要報警,先給來拿錢的人1萬元,再籌借30萬交給對方。

心驚膽戰的劉某看著字條,又瞥見法子英身上藏著的槍,哭著說傢裡沒有這麼多錢,要出去找親朋好友借才行。法子英或許是覺得一個女人翻不瞭天,所以答應瞭劉某的請求,放對方出門去籌錢。然而,劉某逃出傢門後,立刻就來到瞭派出所,向警察報瞭案。

很快,全副武裝的警方層層包圍瞭法子英所在的房子。面對警方的圍捕,法子英沒有投降,仍然負隅頑抗,甚至率先對警方開槍。經過一番混戰,法子英腿部中彈,這個身上背負無數血案的殺人魔被警方成功逮捕。

圖 |法子英

落網之後的法子英拒不交代受害者殷建華的被困地點,並且始終堅稱自己名叫葉偉民。警方無法從他的口中得知受害者的下落,隻能展開大范圍的搜尋。5天後,警方終於找到瞭法子英和勞榮枝租住的出租屋,但是出租屋裡空無一人,鐵籠裡的殷建華也已經失去瞭呼吸。勞榮枝就這麼留下兩具屍體,逃之夭夭,消失在瞭茫茫人海中。

1999年11月18日,法子英涉嫌多起重大案件的審判在合肥中院進行審理,這名惡徒最終被判死刑,1999年12月28日,法子英被執行槍決,他罪惡的一生終於畫上句號。

亡命天涯二十年

法子英已經受到瞭法律的制裁,但是勞榮枝依舊在逃亡中,警方對她的搜查持續瞭20年,直到文章開頭所說,也就是2019年11月28日,她才在廈門的“雲劍行動”中落網。警方調查後獲知,勞榮枝在獨自逃亡的20年裡曾使用虛假身份流竄於不同的城市,主要靠在酒吧、KTV等娛樂場所打零工短工為生。

根據目前掌握的信息,勞榮枝在廈門的生活軌跡最早可以追溯到2016年,她曾化名雪莉,在酒吧裡陪酒,2016年這個酒吧曾經舉辦過聖誕夜活動,當時張貼的宣傳海報中還有她身著聖誕裝的照片。

離開酒吧後,勞榮枝在4S店裡從事過推銷工作,也在商場的手表櫃臺當過櫃姐,這意味著,這名殺人犯藏身在人群裡足足20年,是每個人都有可能在街上擦肩而過的普通陌生人。

勞榮枝在被捕後,被轉移到瞭南昌,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其之前和法子英制造的一系列案件進行瞭公訴。在漫長曲折的審判過程中,勞榮枝多次想要利用輿論,把自己塑造成被法子英脅迫的可憐女子,她想借此逃避法律的制裁,但終究徒勞無功。

諸位可以試想想,如果勞榮枝真的被脅迫瞭,在兩人流竄各地作案的很長一段時間裡,她難道沒有獨處的時間嗎?她難道真的沒有一絲一毫機會向民警求助嗎?

2021年9月9日上午,江西省南昌市中級人民法院進行瞭一審公開宣判,被告人勞榮枝犯故意殺人罪、搶劫罪、綁架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沒收所有財產,這個結果雖然來的有點遲,但是在20年光陰中苦苦等待真相的受害者傢屬來說,正義的曙光終於照到瞭他們的身上。

勞榮枝一案到這裡終於落下帷幕。她和法子英的暴行不僅摧毀瞭數個傢庭,更是給遇害者親屬和廣大社會群眾造成巨大的精神傷害。法律不會冤枉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壞人;法律不會忘記任何一個受害者,也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罪人。人生在世,要心存善念,不要因為一時貪圖享樂喪失人性。

牢記法紀準繩,警鐘時時長鳴。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0165.html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歷史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葬禮上的擁抱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
庸俗淺薄的王若弗:與親姐搶夫婿,卻從人人羨慕的夫妻到一個笑話 歷史

庸俗淺薄的王若弗:與親姐搶夫婿,卻從人人羨慕的夫妻到一個笑話

看過《知否》的朋友們或許都記得故事裡面那個大大咧咧的盛傢大娘子王若弗,故事中的王若弗和盛竑兩個人同框就極具人物張力,像極瞭沒頭腦和不高興。對於王若弗,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評價,有的人覺得她愚蠢,明明是大娘...
為躲避納粹搜捕,猶太女孩安妮和傢人藏身密室2年,可惜功敗垂成 歷史

為躲避納粹搜捕,猶太女孩安妮和傢人藏身密室2年,可惜功敗垂成

1942年6月至1944年8月,在過瞭兩年零一個月的密室生活後,德籍猶太人安妮·弗蘭克一傢遭人背叛並被送往瞭集中營。一傢人中,隻有她父親奧托·弗蘭克活瞭下來。而安妮於1945年在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死...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歷史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葬禮上的擁抱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
清朝皇帝的一天怎麼過的?3點起床,7點上朝,9點請安,14點晚膳 歷史

清朝皇帝的一天怎麼過的?3點起床,7點上朝,9點請安,14點晚膳

現今討論清朝皇帝,多數讀者都會說:“清朝無昏君!”的確,清朝十二位皇帝沒有出現一位傳統認知上的昏君。清朝十二位皇帝,有好大喜功的乾隆,有庸庸碌碌的道光,有淪為傀儡的光緒......唯獨沒有出現昏君。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