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驚心:安若素凈的若蘭,本以為是有緣無分,竟然如此心思縝密

  • 在〈步步驚心:安若素凈的若蘭,本以為是有緣無分,竟然如此心思縝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1

在紫禁城裡見過太多穿綾羅綢緞的女子。這是一年春日,陽光明媚,微風帶著花香和野草的芬芳。他聽見草原附近的樹林裡有個年輕姑娘歡快的笑聲,像銀鈴一樣穿過樹林。他立刻感到瞭一種快樂,這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從來沒有想過的。

《步步驚心》中的若蘭,西北戈壁上耀眼的明珠,曾經因愛而光芒四射,後來卻因為婚姻不端而蒙上瞭一層塵埃,嘴角不再肆意上揚。一場錯愛的婚姻,成全瞭彼此的孤獨。

若蘭是允禩八阿哥的側福晉,清朝歷史上小有名氣,但八阿哥當時還沒有封王,隻是一個多羅貝勒,而且為瞭不避諱雍正,改瞭名字,應該叫胤禩。

若曦冷眼旁觀,隻覺得這位姐姐並不受待見,因為若曦來到清朝的這十天裡,八阿哥都沒有來看過她姐姐。但在若曦看來,若蘭這種心境平和、知足常樂的人,實在是太好瞭。

直到八阿哥出現,若曦才意識到事情並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不是八阿哥不喜歡若蘭,而是若蘭總是避開他期待的目光,直到她的眼神變得落寞。

從此以後,若蘭再也不吃不喝,整個人都崩潰瞭,她的心跟著將軍走瞭,孩子也沒瞭。從那以後,他就再也不出門瞭。一個年輕的女人,每天都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每天都在念佛。她的臉上,寫滿瞭苦澀。對八貝勒,他隻是客客氣氣的,從此以後,再也不看對方一眼,一句話都不說。簡直比陌生人還陌生。

若蘭經常坐在屋子裡發呆,或者在佛堂裡念經。那時候若曦才十三歲,而若蘭才二十出頭。

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把自己活成瞭六十多歲的人,這讓她很不舒服。果不其然,丫環巧慧告訴若曦,若蘭喜歡上瞭別人。當初若蘭為瞭不嫁給八阿哥,跪在父親書房外三天三夜。可得到的回答卻是:“別做夢瞭,你已經是阿哥的人瞭,再想下去,我們就死定瞭!”就這樣,若蘭為瞭傢族,放棄瞭自己的愛人,嫁給瞭八阿哥。

這樣的婚事,讓若蘭越發的高貴、優雅、知書達理,仿佛藏在心裡,從不大聲說話,從不與你爭吵,卻從來沒有真正的快樂過。

這樣的和氣,在外人看來是幸福的典范,可婚姻卻是一場自知之明的修行。

那種與世無爭的沉默,不是與世無爭,而是心如死灰。這樣的沉默,就像是一個女人,在婚姻裡,愛得不到的時候,會哭出聲來。

沒有溫度的傢,就像是永遠沒有希望的黑夜,孤獨無處不在。若曦聽巧慧說過,若蘭喜歡的男人,是父親手下的青山。那個人教若蘭騎馬,給瞭若蘭無憂無慮的青春時光。

後來嫁給八阿哥後,她雖然為自己的愛情感到遺憾,但對婚姻還是抱有幻想的,所以除瞭不愛笑,其他的都很正常。成親三個月的時候,若蘭就有瞭身孕,而此時北方傳來青山的死訊!

若蘭得知這個消息後,心和孩子都沒瞭。病好之後,若蘭每天都在誦經,對任何人都是冷淡的。

若蘭將青山之死歸咎於八阿哥,徹底解決瞭與八阿哥的婚事。從此以後,他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問,什麼都不管。

就連八阿哥被削瞭爵位,他都去求若蘭安慰,說是心裡不舒服,若蘭隻是淡淡地看瞭他一眼,一句話也不說。婚姻裡最可怕的事情不是每天吵架,而是彼此沉默。

明明有人在身邊,卻感覺不到溫暖。當八阿哥與若蘭相對無言時,那是兩個孤獨的靈魂在哭泣。哪個女人在踏入婚姻的那一刻,就不會對婚姻抱有美好的憧憬?隻是那滿地的雞毛讓女人在婚姻中疲憊不堪,在婚姻中孤獨。

若蘭的心思,一般人是體會不到的,但是對於大多數被圍困的女人來說,卻是最深的體會。

生活中的雞毛蒜皮,對男人來說,吵架就是矯情。可隻有女人才知道,她的情緒,是如何被這些雞毛一點點地包裹起來,一點點地纏繞起來,一點點地纏繞起來,怎麼甩都甩不掉,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腸子一寸一寸地斷裂。至高無上的愛,就是成全

有人說愛的本質是沖動,婚姻是習慣,孤獨是生活的本質。但是,若蘭最初的樣子卻不是這樣的。八阿哥想起第一次見到若蘭的時候,眼睛裡滿是星光。

那一年,若蘭的父親回京述職,把若蘭也帶瞭過來。初見之日,正是春光明媚之時,若蘭縱馬奔馳於山間。笑聲像銀鈴一樣,在山林間回蕩,讓山林間充滿瞭歡聲笑語,聽得人眉開眼笑。

馬背上那超凡脫俗的風姿,讓八阿哥的心怦怦直跳。八阿哥簡直不敢相信,世間竟有如此獨特的美。那時候若蘭和青山還在熱戀中,她以為自己會和心愛的人手牽手,翱翔九天,那種發自內心的喜悅,怎麼可能不感染她。隻是若蘭的這種快樂最終隨著婚姻的冷卻而消逝。

當時的女子沒有選擇積極的婚姻,隻能認命,若蘭也是如此。所以若蘭臨死前並沒有太多的悲傷,因為她終於可以見到自己想念的額娘和青山。

但若蘭怕自己的鬼魂也是愛新覺羅一傢的人,見不到青山的鬼魂,所以若曦去向若蘭求休書:

姐姐被困在府裡一輩子,隻怕做鬼都不能自由。你知道姐姐對你的感情不是很深,二十多年來,我求求你瞭,求求你,讓她去找你心愛的人吧!若蘭得到這封當時女子認為是奇恥大辱的休書,才真正放下心來,再無牽掛,含笑而去。

真正幸福的婚姻,就是互相幫助,讓對方變得更好。八阿哥在婚姻中占據主動,如果他能早點看清若蘭的沉默寡言,明白他們之間的婚姻問題,早做選擇,若蘭的一生,就不會隻有青山的回憶。愛情應該是靈魂對靈魂的態度。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1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0890.html
《知否》被逼死的衛小娘:看似膽小怕事,其實是盛傢段位最高的 歷史

《知否》被逼死的衛小娘:看似膽小怕事,其實是盛傢段位最高的

《知否》中一直有一個存在感不強,但是影響極其深遠的人物,這個人便是明蘭的親小娘,衛氏。其實提起衛小娘,我們總能想起那個白衣勝雪的姑娘,那個時候的她挽著一頭青絲,挺著半大的肚子,站在院子裡,清冷卻不失風...
虛竹死後,為啥無人敢去靈鷲宮搶秘籍,你看下一任宮主是誰? 歷史

虛竹死後,為啥無人敢去靈鷲宮搶秘籍,你看下一任宮主是誰?

引言2018年10月,文學界傳來一個震驚所有人的消息——著名武俠小說作傢金庸先生與世長辭。有人說他是去往他所創造的那個快意恩仇的武俠世界,當一個絕世高手去瞭;有人說還沒看過金庸小說的人是幸運的,因為還...
58年農民撬開劉文彩墓,將其屍骨扔荒野,4天後守墓人也隨他而去 歷史

58年農民撬開劉文彩墓,將其屍骨扔荒野,4天後守墓人也隨他而去

說起舊社會的大地主,人們最熟悉的莫過於《紅色娘子軍》怙惡不悛的南霸天、《半夜雞叫》惡貫滿盈的周扒皮和《白毛女》無惡不作的黃世仁。而除瞭這三位,最知名的莫過於民國時期川西地區著名的大地主劉文彩。劉文彩、...
杜月笙女兒再遊上海,九旬老人提起陳年舊事,掩面而泣 歷史

杜月笙女兒再遊上海,九旬老人提起陳年舊事,掩面而泣

2017年年底,一對耄耋之年的老年夫婦,正坐在上海石庫門裡的一間菜館裡品嘗上海本幫菜。這對老人的桌邊,站著七八個手持長槍短炮攝影器材的記者,正圍著兩人不停地拍照。這對老夫婦的臉上一點也沒有厭煩的表情,...
她是大清朝的格格,改名換姓活到2014年,臨終前含淚講出皇室醜聞 歷史

她是大清朝的格格,改名換姓活到2014年,臨終前含淚講出皇室醜聞

隨著清朝的落幕,我國的封建時代也已經徹底成為瞭歷史,所有曾經生活在皇宮裡面的人都被送瞭出來,而曾經的皇帝,王爺,格格,也在一夜之間成瞭平民,作為大清朝最小的格格,愛新覺羅.顯琦,也一直改名換姓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