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繼寧:毛主席與賀子珍的外孫,深得毛主席疼愛,如今生活很低調

  • 在〈孔繼寧:毛主席與賀子珍的外孫,深得毛主席疼愛,如今生活很低調〉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7

對於子女的婚姻,毛主席從來不過多幹涉,也沒有什麼門第之見。

毛主席曾當面跟小女兒李訥說:“對象要在下面選擇,找個一般人,不要高幹子弟,也不要什麼風雲人物。”對李敏亦是如此。

李敏和丈夫孔令華就是自由戀愛的,兩人相識於小學時代,通俗來說屬於青梅竹馬類型的。

1949年北平解放後,孔令華就讀的“榮臻子弟學校”隨之遷到北京,並更名為“華北軍區八一小學”。此時,剛回到毛主席身邊不久的李敏也被送到這裡就讀,並與孔令華成為瞭同窗好友。

孔令華與李敏性格相合,興趣也相同,兩人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因此自然而然地就成為瞭一對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從八一小學畢業後,孔令華考入瞭師大附中二部,李敏則考入瞭師大女附中。

這時,兩人雖然在兩個地方讀書,但彼此之間的聯系卻並沒有因此而中斷,每次學校放假時,他們也總會相約一起踏青。

隨著時間的逝去,兩人之間的感情也越發深厚,漸漸地兩人的關系就很順其自然地從友情變成瞭愛情,青梅竹馬的兩人很自然地就走到瞭一起,成為瞭一對讓人很是羨慕的神仙眷侶。

李敏上高中的時候,向父親毛主席坦誠瞭自己與孔令華正在交往的事情,對此毛主席沒有意見,高興地說道:

“我一向主張兒女的婚事自己做主,大人不要幹涉。你要覺得小孔好,我沒有意見。”

當然,父母總是擔心自己的孩子會遇到不好的人,所以毛主席還是很謹慎地詢問李敏有關孔令華的個人和傢庭情況。

“小孔的父親是哪個?”毛主席問道。

李敏答:“我沒問過,他也沒說過。”

“那你怎麼和他交朋友呢?”毛主席頗有些疑惑地問道。

“我和他是在八一小學認識的。八一小學收的都是軍隊幹部子弟,我想他父親可能是軍隊的幹部吧!”

此時,得知李敏十分不瞭解男方的傢庭情況,毛主席便有些擔心地說道:

“男方傢長幹什麼你都不知道,怎麼談對象呀!”

李敏不解地回道:“我是跟他交朋友,瞭解他傢長幹嘛呀?”

“還是要問一下,瞭解下情況嘛!”聽到女兒李敏有些天真的回答,毛主席語重心長地說道。

後來,毛主席得知孔令華的父親是新中國開國中將孔從洲後,便笑著說道:

“噢!小孔的父親原來是孔從洲將軍,我熟悉、熟悉。”

之後,在瞭解孔令華的其他一些情況後,毛主席對此十分滿意,當即同意他們交往。

征得父親毛主席的同意後,李敏又跑去征求母親賀子珍的意見。

對於李敏的感情問題,賀子珍同毛主席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要求,隻要女兒李敏喜歡,而對方也真心實意喜歡李敏就好。

當然,賀子珍雖然同意李敏和孔令華在一起,卻提出瞭一個要求:

“你同小孔相愛,打算結婚,我贊成,但我希望等你高中畢業後再結婚。我是這樣考慮的,結婚以前多讀點書,對你今後有好處。結婚後,生兒育女,雜事很多,想再讀書就難瞭。”

賀子珍對女兒和孔令華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等李敏高中畢業再結婚。

對於母親的要求,李敏也沒有反對,表示贊成。

1959年8月29日,在毛主席和孔從洲將軍的見證和主持下,孔令華和李敏在京完婚。

婚後,孔令華和李敏陪著毛主席住在中南海豐澤園內,毛主席非常疼愛他們,時時關心他們的成長,經常同他們交談,在他們的身上傾註瞭一個偉大父親的慈愛。

閑暇時間,孔令華和李敏除瞭陪毛主席說說話,還會經常去看望母親賀子珍,賀子珍對孔令華也很是疼愛,經常誇獎他是個老實孝順的孩子。

1962年10月27日,孔令華和李敏生下瞭第一個孩子,也是毛主席的第一個外孫——孔繼寧。

毛主席:“我七十歲官升一級”

1962年10月27日,這一天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對於毛主席一傢來說卻是一個值得紀念,更值得高興的日子,這一天毛主席傢降生瞭第三代子嗣。

27日這一天,毛主席罕見沒有在工作,而是拿著一本書坐在書桌旁看書,說是在看書,但是從毛主席眉宇間流露出的擔憂神色,可以看出毛主席並沒有將心思放在書上,好似有什麼事情讓毛主席擔心著。

時間一點點流逝,雖然如同往日一般,不快也不慢,但對此時此刻的毛主席來說卻頗有些度日如年的感覺。

滴答!滴答!鐘表上的時針、分針、秒針像一個個忠誠的衛士一樣履行著讓時間流逝的職責。伴隨著時針、分針、秒針的滴答聲,毛主席焦急地等待著。

突然,毛主席的秘書從門外走瞭進來,看到秘書走瞭進來,毛主席緊張的神情稍微放松瞭些,當秘書在他耳邊言語幾句後,毛主席更是情不自禁流露出瞭喜悅之色。

秘書在毛主席的耳邊說瞭什麼呢?原來是李敏順利誕下一個男嬰的消息:“主席,恭喜您當外公啦!剛剛接到醫院那邊打來的電話,李敏在醫生順利誕下一個男嬰,母子平安。”

得知這個消息後,毛主席喜上眉梢,笑著說道:“沒想到我70歲瞭,還能升官!”這一年毛主席剛好虛歲滿70歲,這個男嬰的出生,讓毛主席正式從父親升級為外祖父。

聽到消息的那一刻,最開始毛主席是想直接去醫院看李敏和外孫的,但是因為秘書說李敏現在身體很虛弱,需要的是靜養,所以毛主席打消瞭念頭。

幾天後,李敏帶著男嬰從醫院回到瞭在中南海的居所。

毛主席得知李敏回來後,完成手上的工作後便立即趕往李敏的住所。

毛主席進門時,李敏正在逗著孩子,看見父親到來,她滿臉含笑著對孩子說:“寶寶,你看誰來瞭?是外公哦!快點叫外公。”聽見女兒讓外孫叫自己外公,毛主席笑得更開心瞭。

毛主席笑著說道:“嬌嬌(李敏小名),孩子才沒出生沒幾天,怎麼會說話呢!”接著,毛主席又問李敏:“孩子取名字瞭嗎?”“還沒呢!爸爸,要不您給孩子取一個名字吧!”李敏回道。

“不行,不行,孩子的名字你們來取比較好,我取不好。再說啦!孩子的爺爺都沒給孫子取名字呢,我這個外公就不湊熱鬧啦!”毛主席聽到李敏要讓自己給李敏取名字,連忙擺手說道。

“沒事的,爸爸,我和令華早就和公公商量好瞭,公公也說讓您給孩子取個名字。我當初的名字不就是爸爸您給取得嘛!我覺得好著呢,爸爸你就幫忙給孩子取個名字吧!”李敏笑著說。

李敏雖然這麼說,但毛主席還是沒有答應,而是決定等孩子的爺爺孔從洲來瞭再說。說曹操曹操就到,孔從洲得知兒媳婦已經出院,也急忙趕到中南海看望兒媳和孫子。

之後,毛主席和孔從洲兩人經過反復商量後,最終敲定瞭“繼寧”這個名字。

為什麼要取“繼寧”這個名字呢?

毛主席和孔從洲希望孔繼寧繼承馬克思列寧主義,在社會主義道路上越走越遠,傳承毛、孔兩傢的革命精神和意志,為新中國的繁榮富強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毛主席和孔繼寧的祖孫情

孔繼寧這個可愛外孫的呱呱落地,讓剛剛升級為外祖父的毛主席心情十分喜悅,一連許久都是喜笑顏開的,逢人就會主動說起小繼寧這個可愛的小外孫。

李敏在《我的童年與領袖父親》這樣寫道:

“父親工作累瞭,順腳就去看看小外孫,抱抱、親親、逗逗小傢夥。繼寧長得虎頭虎腦,不哭不鬧,笑起來尤其可愛。父親平時就喜歡孩子,現在更像所有老人一樣——隔代親,特別愛和繼寧玩鬧。”

小繼寧出生後,毛主席隻要忙完工作或是工作累瞭,就會來到李敏住所,與小繼寧玩鬧一會,或是拿著玩具逗,或是抱著他去外面,總之十分疼愛,是一刻都不想與小繼寧分開。

我想,這就是祖孫情吧!

毛主席十分喜歡與小繼寧待在一起,除瞭祖孫情外,也有想彌補不能陪伴李敏長大的遺憾。

1936年,毛主席率紅軍突破國民黨反動派軍的層層圍追堵截,來到瞭陜北保安縣。保安縣城說是縣城,其實與一個小村莊沒有多大區別,總人口不過數百人。

因為人少,且本身就是貧困縣,縣城內的房屋很少,根本不足以支撐紅軍大部隊進駐,加之紅軍是一支為窮苦人民打仗的正義之師,從不會騷擾百姓,所以紅軍沒有進駐保安縣城,而是分散進駐縣城外一些被廢棄的破舊窯洞中,毛主席等黨中央領導人也不例外。

這就是我黨領袖,這就是我黨領導的人民軍隊,一心為人民著想。

來到保安縣後,毛主席和賀子珍就住在保安縣小石山的一個破舊窯洞中。

這個窯洞已經很久沒有人住,廢置許久,所以很是破舊,什麼像樣的傢具都沒有,就連一張床都沒有,隻能搭一個土炕來當床。

賀子珍就是在這種十分艱苦的環境下,生下瞭女兒李敏。

李敏出生時,正值我黨革命最艱苦的時候,毛主席事務十分繁忙,根本無暇照顧李敏,更沒有機會看著李敏長大,而賀子珍當時也要為革命四處奔波和奮鬥,所以李敏4個多月大時,就被寄養在老鄉傢。

後來革命局勢稍稍穩定,毛主席身上的擔子也稍稍減輕,本有機會陪著李敏長大,但又因此時在莫斯科的賀子珍正獨自一人承受著喪子之痛,為瞭能緩解賀子珍的巨大悲痛,年幼的李敏又去瞭莫斯科陪伴賀子珍。

1947年,當李敏同母親賀子珍回國時,她已經從一個懵懵懂懂的4歲小女孩出落成瞭一個落落大方的11歲小女生。

7年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長,但卻是讓毛主席錯過瞭陪伴李敏度過她的童年時期。

正是這個遺憾,讓毛主席格外珍惜陪伴在外孫孔繼寧身邊的時間。

一天,毛主席想著自己屋內藏著以前給子女準備的玩具,便急忙到書房翻找。

身邊的警衛員一開始不知道毛主席在找什麼,後來得知毛主席是在給外孫找玩具,就說道:"那您也不能把這些老物件找出來啊。"

此時,毛主席便搖瞭搖頭說道:

“這些玩具,我從來都沒有給自己的子女用過,也沒時間和機會陪著我子女長大,每次挑選好玩具,他們又都不在身邊瞭,等在身邊,他們又都長大瞭,現在我總算是有機會瞭。”

我想,在毛主席的心裡,沒有陪伴自己的子女長大,這是他一輩子最大的遺憾之一吧!

經過翻找,毛主席找到瞭一個小撥浪鼓,這個小撥浪鼓還是毛主席親手做的,而且還是幼時李敏玩過的。現在毛主席就想著把這個小撥浪鼓送給外孫,這也算是“物歸原主”瞭。

好一通翻找後,毛主席就拿著找到的那些玩具和這個小撥浪鼓來到瞭李敏的房間,先是把那些玩具放在桌子上,然後拿著這個小撥浪鼓就去逗外孫小繼寧。

此時,李敏看著父親手上拿著一個很有些年代感的小撥浪鼓在逗小繼寧,好奇地問道:

“爸爸,你這是從哪裡找到的東西啊?”

毛主席笑著回道:

“這是當初給你準備的,可是我親手做的呢。那時候你身子弱,總是哭,為瞭逗你開心我就做瞭這個。隻是你不怎麼喜歡玩,我就給收瞭起來。”

說完,毛主席突然就有些傷感地說道:

“從陜北出來時,我一直帶著。你不在的時候,有時想你瞭我就拿出來晃兩下。”

聽到父親這麼說,再看著父親有些傷感的神色,又想起父親對自己的愛,李敏瞬間紅瞭眼,為瞭不讓父親繼續傷感,李敏安慰毛主席道:

“爸爸,過去的事都過去瞭,現在我不是在您身邊嗎?”

李敏的安慰,讓毛主席有些傷感的心情頓時就好瞭起來,看著已為人母的李敏,再看著趴在床上的可愛的小外孫,毛主席哈哈大笑道:

“是啊!現在就享受天倫之樂瞭,我現在當外祖父嘍!

對小繼寧,毛主席那是從心底由衷的疼愛,在小繼寧住在中南海的那段歲月,毛主席隻要有空閑時間,第一時間肯定是去看小繼寧。

那個時候,在中南海工作的工作人員經常就看到毛主席抱著小繼寧在中海南四處閑逛,然後毛主席邊走邊指著身邊的事物,輕聲告訴小繼寧這是什麼,那是什麼。

當然,毛主席雖然很疼愛小繼寧,但卻並不溺愛。

李敏在《我的童年與領袖父親》一書中這樣描述道:

“父親向來對子女要求嚴格,主張男女孩都不能嬌生慣養,他囑咐我‘莫要慣孩子’,是擔心他不在跟前,我會寵著孩子!這樣會害他。”

毛主席對子女的教育向來很嚴格,從小到大都教導自己的孩子要做一個普通人,做一個自食其力的人,做一個嚴於律己的人,做一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人。

而在他的教導下,無論是毛岸英、毛岸青,還是李敏、李訥,他們從來都是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生活著,無論是讀書,還是工作,都是勤奮刻苦、兢兢業業。

對子女的期盼,毛主席從來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成為一個對國傢,對民族有用的人。

這樣的嚴格教育,也深刻影響著後來長大成人的孔繼寧。

“做一個普通人”

毛主席對子孫後代的諄諄教導,長大成人後的孔繼寧始終沒有忘記,銘記於心,未曾有過一絲松懈。

無論是上學,參軍,還是後來參加工作,孔繼寧從來不跟別人提起自己是毛主席後代,若不是知曉內情的,誰都不會想到孔繼寧會是毛主席的後代,因為他的生活真的很普通很普通。

普通到即使是交往瞭很長時間,後來成為他妻子的沈蓉,在很長一段時間也都不知道他是毛主席的後代,最後還是偶然從一個知曉內情的朋友口中,才知道孔繼寧的真實身份。

“做一個普通人”這是毛主席經常跟子女說的一句話,孔繼寧也一直都把這句話銘刻在自己的內心中,從未忘記,一直以來更是嚴格遵守,直至今日都未曾改變過。

出身軍人世傢的孔繼寧從小便有一個參軍夢,夢想著能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保傢衛國。後來,他也的確完成瞭自己的夢想,經過自己的努力,考上瞭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國際關系學院英語系專業,成為瞭一名真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畢業後,孔繼寧先是被分配到瞭解放軍總參謀部工作,後因為表現突出且工作成績優異,他先後被派往中國駐巴基斯坦使館和英國使館工作,任武官助理。

1997年,因為父親孔令華和母親李敏的身體都不好,需要有人照顧,而交給別人又不放心,所以孔繼寧毅然放棄瞭在軍隊的大好前程,轉業回到北京工作,這樣方便照顧父母。

因為照顧父母的關系,孔繼寧也漸漸地曝光在世人的面前,隨之而來的就是各種關註,但是對於這些關註,孔繼寧是能避就避,始終保持低調,實在避不過,也總是重復著一句話:

“我們就是普通人傢,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罷瞭。”

這就是孔繼寧,始終牢記毛主席讓子女後代做一個普通人的諄諄教導。

離開部隊後,在照顧父母的同時,孔繼寧將事業重心放在瞭宣傳毛澤東思想和弘揚革命精神一事上。

現如今,孔繼寧有兩個身份:

東方昆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和中國民族精神與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東方昆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是孔繼寧創辦的一傢文化公司,主營組織文化藝術交流活動、承辦展覽展示等業務。

在孔繼寧的經營下,公司收入頗豐,但賺來的錢,孔繼寧卻很少用在自己的身上。

對於金錢,孔繼寧看得很開,認為錢隻要能滿足正常所需即可,剩下的錢應該拿出來為社會做些實事。

經營公司賺來的錢,孔繼寧多數用作兩個方面:

宣傳毛澤東思想和弘揚革命精神、公益事業。

2001年,孔繼寧與母親李敏成立瞭民族精神與中國發展研究中心,研究中心的主要資金就來源於孔繼寧經營公司所得。

這個研究中心的目的就是宣傳毛澤東思想和弘揚革命精神,其多次舉辦現實問題的研討會,並經常資助研究毛澤東思想的專傢著書立說。

而對於宣傳毛澤東思想和弘揚革命精神,孔繼寧一直都有著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一不宣傳個人,二拒絕把這個當做生意去做,隻把重點放在“傳承、發展和指導”上。

正如孔繼寧接受采訪時所說:

“普及毛澤東和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傢思想和宣傳革命歷史,是寶塔尖上的理論研究,可能很多人對此還比較陌生,也並不一定感興趣,但是這一塊不能丟,因為它關系到我們國傢和民族的生死和興衰。”

孔繼寧希望通過自己和大傢的努力,一起將毛澤東思想傳承下去,造福人類。

而自2006年,孔繼寧就與中青基金會合作,成立東方昆侖公益基金,推出的第一個項目就是“希望醫院——鄉鎮衛生院救助行動”,為改善鄉村醫療條件貢獻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1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1046.html
1975年蔣介石邀請毛主席訪臺,毛主席:小平同志代替我去臺灣 歷史

1975年蔣介石邀請毛主席訪臺,毛主席:小平同志代替我去臺灣

1949年,蔣介石率領國民黨殘部敗退臺灣後,仍念念不忘他“反攻復國”的夢想。1951年,蔣介石在視察金門時,在金門太武山上題寫瞭 “毋忘在莒”四個大字。“莒”是戰國時期齊國的一座城池,在燕國率領五國聯...
李大釗兒子,當省委書記一年就把親戚得罪光,老百姓卻稱之李青天 歷史

李大釗兒子,當省委書記一年就把親戚得罪光,老百姓卻稱之李青天

任何一個熟悉中國黨史的人,都不會忘記李大釗這個名字,他是中國最早的馬列主義導師,也是毛主席的馬列啟蒙老師,他在1921年和戰友們一同創立瞭中國共產黨,是中國革命事業開天辟地的先驅者。1927年,年僅3...
奇醜無比的李蓮英,為何能獨受慈禧恩寵和信賴?靠的就是這8個字 歷史

奇醜無比的李蓮英,為何能獨受慈禧恩寵和信賴?靠的就是這8個字

晚清時期,掌權近半個世紀的慈禧,身邊的奴仆換瞭一茬又一茬,鮮有人能陪伴她到老,李蓮英卻是其中極少數能陪她到老的奴仆,可以說是獨受慈禧恩寵和信賴。自同治三年(1864年)調到長春宮慈禧跟前,至光緒三十四...
哈爾濱航校一教員想要走後門,領導開門見山:你快去北京找你叔叔 歷史

哈爾濱航校一教員想要走後門,領導開門見山:你快去北京找你叔叔

1974年的一天,哈爾濱空軍航校教師宿舍樓裡,一個中年男人正愁眉不展地坐在椅子上,聽著老婆的數落。這名男人名叫徐雙九,是哈爾濱空軍航校教師的一名教師。此刻,他的愛人正在沖著他不停地數落著:“是你的面子...
62歲鄭介民抵達臺中後隨即暴亡,蔣介石:他若不死,必逃往美國 歷史

62歲鄭介民抵達臺中後隨即暴亡,蔣介石:他若不死,必逃往美國

引言1949年,蔣介石兵敗遁走臺灣,與他一同離開大陸的,還有白崇禧,閻錫山和陳誠等人。到達臺灣後,蔣介石一改往日的做事風格,開始著力培養蔣經國做自己的接班人,對於白崇禧這些“老人”,他的態度也較往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