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韓復榘之子韓子華參加志願軍,一度感嘆:戰士們太老實瞭

  • 在〈1950年,韓復榘之子韓子華參加志願軍,一度感嘆:戰士們太老實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

1950深秋的一天晚上,一群志願軍戰士在夜幕的掩護下摸到瞭敵人控制的一塊封鎖區附近。

他們的任務是:在敵人陣地前的鐵絲網上貼上一些策反傳單,以瓦解敵人,特別是南朝鮮軍的軍心。

一、

敵人控制的封鎖區前面,有一塊長約100多米的開闊地,隻有通過這塊開闊地,才能接近敵人的鐵絲網。

由於這塊開闊地處於敵我雙方的前沿,所以每天晚上敵人的防備都很嚴,美軍不但埋瞭許多地雷,每天晚上,他們的探照燈每過幾分鐘便會對著這塊開闊地晃來晃去。

我們的戰士們要是一旦被敵人發現,肯定會引來敵人猛烈的炮火和子彈。所以這項任務看似簡單,實則非常艱巨。

當時的朝鮮戰場上,美軍掌握制空權,經常用他們的飛機向我方陣地撒傳單,想動搖我志願軍的軍心。

美國陸軍部長弗蘭克·佩斯認為,向我方陣地撒傳單是一種“用紙張埋葬敵人”的高級心理戰法,能夠瓦解中朝軍隊的戰鬥力,並且有效降低聯合國軍的傷亡人數。

看到紛紛揚揚、從天而降的敵人的傳單,戰士們氣不過,紛紛向首長提出:咱們不能讓美軍這麼猖狂啊,咱們也得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雖然咱們沒有飛機,但咱們可以利用夜色的掩護,也把咱們的傳單掛到敵人的鐵絲網上,讓美國佬知道知道,咱們也不是好欺負的!

志願軍首長經過認真研究,認為戰士們的建議很有道理,於是把這項工作交給瞭志願軍政治部宣傳科。宣傳科連忙趕印瞭一批傳單,宣傳幹事韓子華主動請纓,接過瞭這項艱巨的任務。

這天晚上,韓子華和戰友們帶著傳單,利用夜色的掩護,向敵人陣地摸去。他們神不知鬼不覺地摸到瞭敵人陣地前的那片開闊地,見沒有被敵人發現,於是又向前匍匐前進,沖著敵人的鐵絲網爬去。

戰士們爬瞭大約30多米時,敵人的按照燈掃射瞭過來。一位戰士在隱蔽時動作稍稍大瞭一點,不小心碰到瞭陣地上一個敵人吃過的空罐頭盒,那個罐頭盒發出瞭聲響。

敵人的探照燈馬上朝著發出聲響的位置掃瞭過來,敵人對著這個位置便是一陣掃射。

韓子華當時的位置,距離這位戰友並不遠。他親眼看到這位戰友被敵人的子彈擊中,犧牲在自己的面前。

雖然心裡充滿瞭憤怒,但韓子華隻能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因為他知道,隻要自己有任何動作,一旦被敵人發現,很可能便和這位戰友一樣,犧牲在這片開闊地上。

敵人的機槍掃瞭一陣之後,見開闊地上並沒有什麼異常,於是又放松瞭警惕。

韓子華見敵人陣地前的鐵絲網離自己隻有不到100米,尋思著自己平時的百米速度很快,自己一口氣來個急加速,不就到達鐵絲網跟前瞭嗎?

韓子華雖然勇敢,但畢竟實戰經驗不足,低估瞭敵人。他剛跑出沒幾步,就被敵人發現瞭,敵人的機槍沖著他前進的方向掃射瞭過來。

幸好韓子華機靈,趕緊趴到一個被炮火炸出來的淺坑裡。這個淺坑由於前幾天下雨,裡面有關坑水,韓子華什麼也顧不得瞭,將整個身子都泡入瞭水中。

敵人掃射瞭一陣,發現目標消失,槍聲漸漸停瞭下來。韓子華和戰友們就這樣慢慢地朝前爬,終於通過瞭這片開闊地,勝利地完成任務。

回去的路上,他一想起第二天敵人看見鐵絲網上掛滿瞭策反傳單的狼狽樣子,就忍不住想笑。

韓子華後來回憶說:這是我在朝鮮戰場上離死神最近的一次,要是當時我的面前沒有那個炸出來的淺坑,我可能早就犧牲瞭。要知道那天晚上執行任務的戰友們,有近一半都犧牲瞭!

二、

這位在朝鮮戰場上將自己生死置之度外的志願軍戰士韓子華,卻有一位在戰場上貪生怕死、不戰而逃的父親,他的父親也因此被蔣介石下令槍斃,成為抗戰中被處決的最高軍銜的國民黨將領。

他的父親,就是抗戰時的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韓復榘。

1937年11月中旬,日軍逼近黃河北岸,身為第五戰區副司令長官兼第三集團軍總司令的韓復榘為保存實力,下令拆毀黃河大鐵橋,率十幾萬人放棄濟南南逃,使得日軍長驅直進,不戰而得濟南,大半個山東就此淪陷。

韓復渠不戰而逃,致使山東淪陷的消息,引起瞭國人的公憤。蔣介石決定嚴厲查辦韓復渠,借此鼓勵人心士氣。

1938年1月11日,蔣介石電令韓復渠來開封參加軍事會議,趁機將韓復渠逮捕,用火車送往武漢關押。1月24日,國民黨高等軍事法庭以“違抗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判處韓復榘死刑,對韓復榘執行瞭槍決。

韓復榘死後,留下瞭一位正房夫人、兩個姨太太和五個子女。兩位姨太太不久後便帶著金銀細軟不辭而別,把五個孩子留給瞭韓復榘的夫人高藝珍。

韓子華是韓復榘的次子,1922 年生於北京。韓復榘被槍斃時,他還不到16歲,正在濟南一所私立教會學校——齊魯中學就讀。

韓復榘死後,韓子華和兄弟姐妹們跟著母親逃難去瞭西安。在西安待瞭幾個月後,又輾轉來到上海法租界,在上海交通模范中學讀完瞭高中。1942 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人占領瞭租界,一傢人又跑到西安避難。

韓子華對這段歷史記憶深刻,他後來回憶說:“那幾年,我們在前面跑,日本人在後面追。我們都不願給日本人當‘順民’,我們都知道,當亡國奴的滋味不好受。”

1945年初,韓子華和傢人輾轉來到四川樂山,進入當時遷到此地的武漢大學讀書。1947 年,武漢大學從樂山搬回武昌時,韓子華恰好從武漢大學畢業,於是一傢人搬去瞭北平。

三、

1948 年,我黨發動瞭平津戰役,北平被解放軍團團包圍。高藝珍和韓子華商量,想去臺灣或者美國生活。韓子華執意不肯,對母親說:“我們還是留下來吧!”

可是高藝珍還是很有顧慮,她擔心共產黨會秋後算賬,畢竟韓復榘曾擔任過國民黨的高官,也殺過共產黨人。

韓子華對母親說:“父親是被蔣介石殺死的,我們幹嗎還要再跟著蔣介石呢?國民黨裡的那些高官去臺灣、去美國,人傢有錢,到哪裡都能過得很好,咱們去能幹嘛?”

事實證明,韓子華是對的。北平和平解放後,共產黨人根本沒有對韓傢人進行什麼“秋後算賬”,韓子華反而被招進瞭吳玉章任校長的華北大學,被編入瞭培養地方幹部的第 48 班。

經過三個月的學習後,學校動員第 48 班的學生參加解放軍。韓子華考慮到自己的出身,心裡有點顧慮。

班主任知道後,開導他說:“出身無法選擇,但革命的道路是可以選擇的。正因為你是軍閥傢庭出身,你才更應該報名打軍閥、打蔣介石,這樣才能和你的傢庭出身徹底劃清界限啊!”

班主任的這番話,讓韓子華如夢方醒,於是報名參瞭軍。之後,他隨部隊開赴山西、寧夏,參加瞭解放大西北的一系列戰鬥。

四、

1950年,韓子華作為一名普通的志願軍戰士隨部隊進駐朝鮮,參加瞭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由於他的文化水平高,所以被組織上分配到志願軍政治部宣傳科做對敵宣傳工作。

作為一名對敵宣傳工作的宣傳幹事,韓子華在朝鮮的主要任務,是管理被我軍俘虜的“聯合國軍”戰俘。

當時被我軍俘虜的美國兵很多,韓子華會英語,可以毫無壓力地和這些俘虜交流,所以對這些美國俘虜進行管理,成瞭韓子華最主要的工作。

在韓子華的印象中,美國大兵似乎有一種天生的傲慢和自私,即使成瞭戰俘後,這種天性依然不改,所以管理起來難度很大。

由於當時土耳其也派瞭一個旅到朝鮮參戰,所以我軍的俘虜中,也有一部分土耳其人。

這些土耳其兵身上穿得很單薄,在朝鮮寒冷的冬天一個個凍得瑟瑟發抖。而我軍當時正剛剛入朝不久,後勤保障工作尚不完備,志願軍戰士自己禦寒的衣物都不夠,哪裡有多的給土耳其人?

韓子華發現,自己管理的那些美國戰俘的保暖衣服很多,許多美國戰俘的衣服都穿不完,而土耳其戰俘卻沒有衣物過冬,於是就動員美國戰俘發揚風格,把多餘的衣物送給土耳其戰俘穿,以解燃眉之急。

不料美國戰俘卻一個個聳著肩膀說:“土耳其人什麼都有,我們才不幫他們呢!”

韓子華不信,於是打開土耳其兵的行李檢查,發現果真如美國兵所說的那樣,裡面不但有毛衣、毛背心,甚至還有沒有穿過的內衣和襪子。

韓子華詳細詢問之後才知道,原來這些土耳其戰俘在當兵前大多都是貧苦農民,把當兵後部隊發的衣物都當成寶貝收集起來,就算挨凍也舍不得拿出來穿。韓子華問他們原因,他們說,這些都是好東西,要留著帶回國給傢裡人穿。

管理戰俘的工作十分瑣碎,所有的俘虜送到戰俘營後,韓子華等管理人員都要對他們進行逐一登記,之後是檢查身體,有傷有病的要馬上送去治療。

俘虜的個人隨身物品比如手表、鋼筆、美金之類,可以在登記之後發還給戰俘本人保管。

美國軍人有個傳統,他們在上戰場前,一般都有隨身帶著妻子或者孩子照片的習慣。

他們在被俘送到戰俘管理所後,都要換上管理所的服裝,很多美軍新戰俘剛到這裡時,不敢向管理所提條件,所以換下來的舊軍裝裡的那些照片,很多都沒有被取出來,仍然一直放在他們的舊軍裝裡。

韓子華發現這個情況時,很多戰俘的舊軍裝都被送進瞭專門的保管室。

為瞭讓美軍戰俘們配合管理工作,韓子華便帶著幾個戰士將這些舊軍裝口袋中的照片取出來,並一一核對後交給戰俘本人,戰俘們對他的這個做法都很感激,對抗的心理也得到瞭很大的緩解。

我軍後勤補給方面稍有好轉之後,戰俘管理所決定給每個俘虜發一件棉大禦寒,讓他們渡過朝鮮寒冷的冬天。

發衣服那天,志願軍司令部政治部派瞭兩個同志來拍照,管理所便把俘虜全體集中到一起,準備發新大衣。

美軍戰俘見把他們集中起來,以為要槍斃他們,十分緊張,不少戰俘開始躁動起來,現場一度十分混亂。司令部政治部的兩位同志也很緊張,可兩人都不會英語,隻能拼命朝美軍戰俘打手勢比畫,可他們的手勢沒有一個戰俘能看懂。

其他會英語的管理人員拼命對戰俘們解釋,但在那種亂哄哄的環境下,戰俘們都不相信。

看到場面快要失控,韓子華急中生智,用英語對戰俘們喊道:“大傢安靜一下!我們今天是要拍一部電影,把你們當作電影明星,希望大傢都配合一下!”

許多美國戰俘都喜歡看電影,不少俘虜心中甚至都有一個“明星夢”,也許這是美國人的天性。戰俘們一聽說是要拍電影,又聽說自己有希望當上電影明星,一個個都高興得手舞足蹈,很快便平靜瞭下來。

他們按照韓子華的口令,一個個在鏡頭面前高興地穿上大衣,不少戰俘還對著鏡頭擺上瞭“POSS”,邊拍照邊咧著嘴笑,一場有可能爆發的沖突,就這樣被韓子華三言兩語消彌於無形之中。

這幾件事之後,不少美軍俘虜對韓子華都有瞭好感,甚至有不少戰俘還和韓子華成瞭朋友。有一次管理所為戰俘們加餐,讓戰俘們吃瞭一頓中國的餃子。

飯後,一名俘虜找到正在吃飯的韓子華,很認真地說:“今天給我們吃的東西是什麼?太好吃瞭,以後我們要天天吃這個東西!”

韓子華拿著自己盛著炒面的飯盒,笑著告訴俘虜說:“那個東西叫餃子,是不少中國老百姓過年才吃得上的東西,你看看我碗裡吃的是什麼?給你們加餐,我們管理員都吃不上餃子,我們吃的都是炒面!”

這位美國戰俘看著韓子華碗裡的炒面,羞愧地說:“還是你們對俘虜的政策好,這要是在美國軍隊,管俘虜的人是不可能吃得比俘虜差的,共產黨的軍隊真的不一樣!”

五、

戰俘營裡的大多數戰俘,對我軍優待俘虜的政策都很感激,但也有極少數美軍戰俘頑固不化,有意無意之間,總想找點事為難我們的戰士的。

這些戰俘當然不敢明著對抗管理,但是暗地裡卻時常對我們的戰士下絆子。有一次,一個美軍俘虜被一名年輕的管理員找去談心,那名戰士比較年輕,說起美軍在朝鮮犯的罪行時比較激動,訓斥瞭美軍俘虜幾句。

這名美軍俘虜居然趁這名戰士不註意時,用穿著軍靴的腳踢瞭戰士一腳,把戰士的腳都踢青瞭。

這位年輕的戰士雖然憤怒,但我軍有著嚴格的紀律,不能隨意體罰俘虜,所以隻能把這名美軍的靴子脫瞭下來,跑來向管理所的領導匯報。

領導在批評瞭美軍戰俘後,轉過頭又批評瞭這位戰士一頓,說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脫俘虜的鞋子,這麼冷的天,萬一把俘虜的腳凍壞瞭,那可是違反紀律的,因為不許虐待俘虜,是我軍對待戰俘的一貫原則。

那名戰士也意識到瞭自己的行為不妥,於是把靴子還給瞭美軍戰俘,還主動地給那位戰俘道瞭歉。

韓子華得知這件事後,心裡生出瞭無限感慨。他回想起自己少年時,也曾看到過父親的手下是怎樣對待俘虜的,根本就沒有把俘虜當人看待。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感慨地說:“咱們的戰士就是老實,挨瞭踢還給人穿鞋。”

韓子華本人在管理戰俘的一年多時間裡,隻挨過一次批評。有一次,一名剛到戰俘營的美國兵吃飯時故意搗亂,韓子華於是讓這名俘虜罰站。後來領導知道後,狠狠地批評瞭韓子華一頓,韓子華也主動向這名俘虜進行瞭道歉。

那名美軍俘虜見我軍這麼寬大,不由得感動得流瞭眼淚。從那以後,他不但積極參加學習改造,還主動承擔瞭協助韓子華管理俘虜的不少工作。戰爭結束後,這位戰俘被釋放回國,後來也成瞭韓子華的朋友。

抗美援朝結束後,韓子華帶著一枚三等軍功章,轉業到蘭州電力局工作。從此他和傢人一直在蘭州這座西北城市生活,八十年代在民革甘肅省委員會任秘書長的位置上退休。

2013年,韓子華因病去世,享年90歲。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1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1484.html
1984年老山戰役,中方的“輪”字戰略,多年以後各國才恍然大悟 歷史

1984年老山戰役,中方的“輪”字戰略,多年以後各國才恍然大悟

我國的近代史是一部融於血淚的歷史,在經過瞭漫長的戰爭之後,我們才得以過上安穩的生活。但是總有人對我們虎視眈眈,在建國之後,為瞭保衛邊疆,先後爆發瞭多次著名的戰役,就比如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對越反擊戰...
母親死前比劃兩個手指頭,林彪含淚寫下悼母詩,朱德看後哀聲長嘆 歷史

母親死前比劃兩個手指頭,林彪含淚寫下悼母詩,朱德看後哀聲長嘆

林彪是新中國十大元帥之一,他早年參加革命,與父母分別多年。林彪的父親林明卿和母親林陳氏,勤儉持傢,以織佈為生,直到國共合作抗日時期,才收到瞭林彪的訊息。為瞭躲避日寇,林傢一傢人變賣傢產,準備投奔延安的...
翟志剛的獨子翟天雄,28歲左右,一表人才!與父親長得的像嗎 歷史

翟志剛的獨子翟天雄,28歲左右,一表人才!與父親長得的像嗎

經歷瞭半年多的出差,神州十三號安全返航,平穩落在指定的區域,現場聚集著無數記者媒體,大傢都在見證著這一歷史性的時刻。三位航天英雄平安回傢,迎接他們的,是滿滿的榮譽和熱情的歡呼。分享傢庭的喜悅在中國第一...
王靜:我和聶衛平不得不說的往事 歷史

王靜:我和聶衛平不得不說的往事

中國圍棋歷史上,曾經誕生過不少知名的職業棋手。作為中國圍棋協會的副會長,聶衛平的職業圍棋生涯,可以用“棋聖”二個字概括。毫無疑問,聶衛平在圍棋領域頗有建樹,但是比起他這個人,他的感情生活,更為人津津樂...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歷史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要說盛傢最厲害的角色是誰,那必然是顯山不露水的祖母瞭。盛傢老太太,勇毅侯嫡女,性格堅毅,充滿瞭人生智慧。在盛傢,老太太雖然是“退休”的年紀,但卻還是能用自己的手段和智慧去指點江山,這才為盛傢避免瞭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