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女兒來大陸,尋找45年前離傢的父親,才發現父親是榮氏大傢族

  • 在〈臺灣女兒來大陸,尋找45年前離傢的父親,才發現父親是榮氏大傢族〉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8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在餘光中寫下“鄉愁”的年代,曾經那個通訊和交通都不發達的年代,多少人被這彎淺淺的海峽隔斷瞭心中的思念,一生記掛。

但也有一些人,跨過高山與大海,始終追尋著內心所想。這其中悲歡離合,譜寫瞭一個個團圓的美滿,卻也造就瞭許多並非本意的遺憾。

有一個一心尋父的女孩,帶著綿綿不絕的牽掛,幾次三番跋山涉水尋找與自己從未謀面卻血脈相連的親情,她從未被現實擊垮,也未曾懼怕過流言蜚語。

這個執著而從不言棄的女孩,花瞭整整45年,終於追尋到瞭自己一直渴望的答案與遺失已久的親情。

【單親傢庭的模范生】

榮怡平在寶島臺灣出生並成長,跟很多的臺灣女孩一樣,她說話溫柔而甜美,總是淺笑盈盈輕聲細語,看起來斯文又乖巧。

然而,在這個柔軟女孩的內心深處,卻有一種超乎常人的堅毅與執著。她的靈魂裡似乎藏著一種與表現在外的“軟”所截然相反的“硬”。

從小,榮怡平就表現出瞭與其他孩子不一樣的勤奮和努力。她雖然很乖巧聽話,但對於自己認定的事物卻非常堅持。

這種與眾不同的韌性表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傢的時候,榮怡平很小就開始幫助長輩打理一些力所能及的傢務事,並且做得很不錯,常常讓照顧她的姥姥欣慰不已。

自從上學後,她更加表現出瞭學霸的潛質,極其優異的學習成績讓她始終坐穩全校第一的寶座,“我在任何方面都沒有拿過第二名”榮怡平淡然而堅定的微笑著。

在其他孩子都還在貪玩調皮的時候,她已經默默收起自己孩子的天性。她知道自己缺的是什麼,而渴望的又是什麼。

媽媽因為工作繁忙,除瞭節假日會陪伴小榮怡平之外,平日裡都是姥姥在照顧她。所有傢人都很愛她,她也非常懂事聽話。

從記事起開始,榮怡平就隱隱發覺瞭自己和其他孩子的不同。雖然媽媽和姥姥非常的愛自己,但自己的身邊從來沒有過“爸爸”的角色。

年幼的時候不懂,嘗試著問過幾次,卻沒有從傢人的嘴裡得到任何答案。即便小小的榮怡平很想知道關於父親的事情,但看到長輩們三緘其口的樣子,她也懂事的不再追問。

很多時候她都會望著天空出神,在心裡悄悄構築起一個父親的身影。

榮怡平不知道關於父親的一切,姓名、年齡、外表、職業,甚至不知道在母親的人生中,他曾經扮演瞭一個怎麼樣的角色。

在這個傢庭裡,似乎所有人之間都達成瞭一種默契。對於榮怡平的父親,沒有人會主動談起,這仿佛是一個傢族的禁忌,所有人都緘口不言。

五歲那年,在大年初二的晚上,一傢人熱熱鬧鬧地吃完飯,小表弟突然調皮地看著榮怡平,惡作劇般的詢問“我和其他小朋友都是跟爸爸媽媽住,你為什麼一直住在姥姥傢呀?”

小榮怡平一下子愣住瞭,她也很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但並不知道該去哪裡尋找。

此時她的內心五味雜陳,卻又強裝作沒有事情的樣子“因為姥姥喜歡我呀,姥姥對我這麼好,所以我才天天跟姥姥在一起。”

“哦,我知道瞭!小平姐姐沒有爸爸對不對?你是個沒有爸爸的小孩吧。”表弟哈哈大笑,言語間充滿瞭童言無忌的尖刺。

榮怡平被深深刺痛瞭,隻感到自己的腦袋裡轟轟作響。懂事的她知道不能在過年期間當著大人的面發脾氣,便強忍著情緒找借口回到瞭房間。

在自己的臥室裡,小榮怡平再也忍不住瞭,她長時間的委屈終於爆發出來,哇哇大哭。

年僅五歲的她真的不懂自己為什麼沒有爸爸,為什麼跟別的孩子不一樣,也不明白為什麼傢裡沒有一個人願意告訴她父親的真相。

此時,媽媽走進瞭臥室。她看著榮怡平淚流滿面的小臉,心疼地將她抱進懷裡。母女二人一起抱頭痛哭,像是一種壓抑已久的宣泄。

但是,淚如雨下的媽媽卻依然沒有多解釋一個字。小小的榮怡平在母親的懷抱中聽到瞭她心碎的啜泣,卻聽不到她悲傷的過往。

就是在一刻,五歲的榮怡平暗暗下定決心,自己一定要足夠優秀,隻有成為最厲害的那一個,才永遠不會被別人瞧不起。

雖然對大人的事情不瞭解,但是小榮怡平悄悄覺得,也許自己是一個不應該存在的“私生女”。而正因如此,這是媽媽不願意回首的悲慘往事,絕口不提。

在她的成長過程中,母親始終承擔著巨大的社會壓力。在六七十年代的臺灣,一個單身母親帶著解釋不瞭父親的女兒,是很容易被人用骯臟的眼光看待的。

倔強的榮怡平隻有更加努力地學習,一次次用第一名的學習成績證明自己並不比任何人差,每年都是學校的模范生。她心疼媽媽,媽媽也以她為驕傲。

隻是,爸爸究竟是誰?這個問題始終盤旋在她的心中,揮之不去。

【我有爸爸】

在一個悶熱潮濕的暑假,榮怡平正在姨姥姥傢饒有興致地四處打量,在一個不起眼角落裡的一本老相簿吸引瞭她的註意。

她興致勃勃地翻瞭起來,在每張照片裡細心辨認著年幼與年輕時的傢人們。最終,在相簿末頁一堆散落的相片裡,她看到瞭自己的媽媽與一位陌生男人的合影。

這張黑白照片裡,媽媽綻放著燦爛而嬌羞的笑容,身著潔白修身的美麗旗袍,蓬松的秀發上簪滿瞭絹花,披散著若隱若現的白紗。

媽媽的身邊站著一位高大而俊朗的年輕男子,身穿黑色的西裝,梳著一絲不茍發型,身姿挺拔,笑容溫柔和煦。

榮怡平睜大瞭眼睛,她從來沒見過這個男人。但是看著這張顯而易見的結婚照,心裡隱隱猜到瞭些什麼。

她拿著照片找到瞭姨姥姥“這個是媽媽,那媽媽身邊的是?”沒有一絲猶豫和拐彎抹角,年紀尚小的榮怡平直接丟出一個重磅炸彈。

這從來都是傢裡人避而不談的話題,沒成想被榮怡平無意間翻出瞭照片。無奈,孩子長大瞭總歸瞞不過去,姨姥姥便告訴瞭她爸爸的事情。

雖然關於爸爸的信息少的可憐。但是對於榮怡平來說,這已經足夠瞭。

她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爸爸叫榮郅隆。原來自己是有根的,是有爸爸的,不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野孩子,更不是媽媽被人欺負後被迫生下的私生女。

盡管傢裡人並沒有透露多少當年的細節,但從他們說起的隻言片語裡,榮怡平知道瞭當年的一部分真相。

父母結婚後一直定居在臺灣,兩人感情和睦,相敬如賓。

因為時代背景原因,前往臺灣後想要回到大陸看望親人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很多人都常年思念著傢鄉的親人,但始終難以團聚。

榮怡平的父母也是一樣,雖然生活簡單幸福,但每每提起自己出生成長的傢鄉和遠在海峽另一頭的親人,總是難免喚起濃濃的鄉愁。

很快,母親便懷孕瞭,夫妻二人喜出望外,都十分期待新生命的到來。

隨著肚子越來越大,母親對父親的依賴也逐漸變得更多,她每天都期望著這個幸福的小傢庭升級為一個快樂的三口之傢。

但就在某一天,毫無任何預兆的,父親從他們的生活中突然消失瞭。沒有任何先兆,也沒有留下隻言片語,父親這個人突然之間徹底失去瞭蹤影。

母親的世界頃刻間崩塌,她像瘋瞭一樣四處尋找,但沒有任何蛛絲馬跡。眼見著臨盆在即,她的丈夫卻突然人間蒸發瞭。

雖然母親也猜想過,平日裡丈夫時不時流露出對傢鄉的思念,也許是想辦法偷偷回瞭大陸。但是拋下即將生產的妻子與肚子裡的孩子徹底杳無音信,這是無法被原諒的事。

從這個時候開始,母親對這個男人恨之入骨。

榮怡平也不知道父親當年離開的理由,但是她在內心偷偷猜想,一定是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跟媽媽不同,她從小就能讀懂媽媽對父親的憎恨,但是她自己卻沒有這種感覺。

似乎是與生俱來對父愛的渴望,榮怡平並不憎恨自己的父親。

榮怡平知道瞭母親閉口不提的理由,也不願意去刻意喚起媽媽痛苦的回憶,於是便偷偷在心底埋下瞭一顆種子:總有一天,一定要去大陸尋找自己的父親。

【千裡尋父】

在榮怡平25歲這年,第一次前往大陸尋找自己的父親。

對於父親的個人信息,她僅僅知道父親名叫榮郅隆,祖籍是江蘇無錫,以及大致的生辰年月,除此之外一無所知。

來到大陸後,榮怡平有一種大海撈針的無力感。要在十幾億人口的大國尋找一個失蹤二十多年的人,這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原本沒有抱著多大的期望,隻是有一搭沒一搭的四處打聽著。但是令她喜出望外的是,她竟然在上海圖書館裡找到瞭父親的傢族族譜!

那一天,本來已經快要到瞭回程的日子。榮怡平聽說瞭圖書館的資料庫裡也許會有一些老戶籍資料,便前往想碰碰運氣。

圖書館的空氣中有著紙張與油墨的味道,她的心情非常平靜,正在細細掃視時突然發現,在飄散著細細灰塵的古老資料架間,赫然擺放著“榮氏傢族族譜”。

榮怡平感覺到自己的心開始狂跳,她迅速翻閱著每一頁,終於停留在瞭一行“郅隆”。

懷著巨大的欣喜,榮怡平把族譜復印下來帶回瞭臺灣。雖然除瞭族譜之外她也沒有找到更多的線索,但是她堅信這是成功的開始。

回臺後,一時沒有頭緒的她暫時擱置瞭尋找父親的計劃。榮怡平回歸瞭自己的傢庭,選擇平靜的生活,結婚生子。

正是自己懷孕生子的經歷,讓她突然間理解瞭母親的心情。在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那個最需要陪伴在側並分享喜悅的人,卻突然消失無蹤。

自己做媽媽後,她能夠與心中深埋著怨恨的母親共情,但還是始終不願怪罪父親。

身邊許多人都認為,當年父親不負責任的拋棄是一件無法原諒的事情,榮怡平也應該跟媽媽一樣怨恨父親才對。

但是在榮怡平心中,她似乎能夠體會到父親的難處“每個人的一生中都面臨許多的選擇,既然在那個時候他做瞭那樣的選擇,我相信就一定有他不得已的理由。”

“如果不是難以說出口的苦衷,無論如何他也應該看著我出生,至少看我一眼後再離去吧。我想,也許他是怕自己看過我之後就再也舍不得走瞭。”榮怡平總是這樣說。

幾十年間來來回回地打聽,事情卻始終沒有進展。

在榮怡平45歲這年,她知道自己怎樣也擱置不下對父親的惦記,於是再一次來到大陸尋找父親,這一次,她帶上瞭媽媽。

媽媽一開始自然是不願意的,但是母女倆相依為命的這麼多年,感情一直非常融洽,榮怡平十分的孝順,從小到大她都是媽媽的驕傲,媽媽也對她無限疼愛。

也許在媽媽內心深處,看到榮怡平始終放不下心中的記掛,也早已為瞭女兒收起瞭多年的怨恨,隻願陪伴她實現夙願。

這一次,終於功夫不負有心人。多番輾轉尋覓後,母女倆在父親的傢鄉找到瞭親人!

榮怡平在見到自己從未謀面的堂姐時,感覺到一陣說不出的親切。她們第一次見面便緊緊相擁,那是一種強烈的血緣感。

隻是母女倆怎麼也沒想到的是,眼前這個與榮怡平年紀相仿的堂姐流著淚帶來瞭一個噩耗:榮郅隆在1979年1月28日因病去世,至今已離去三十多年瞭。

聽到這個消息時,榮怡平五雷轟頂,她呆立在原地,眼淚奪眶而出。

雖然內心也有過最壞的預設,但這麼多年的期盼,怎麼也沒想到會是最不想看到的結果“怎麼會這樣,那個時候我才8歲啊!”榮怡平哭得痛徹心扉。

“我不知道這麼多年來,爸爸過得好不好,他有沒有再婚,他快不快樂,我都不知道。但是怎麼也沒想到他都沒有享過福,這麼年輕就離去瞭。”母女二人抱頭痛哭。

堂姐榮珩取出一張爸爸的單人照。這張清晰的照片中,榮郅隆相貌俊朗,神采奕奕,穿西裝打領帶,對著鏡頭微微笑著。

榮怡平一遍又一遍撫過這張照片“從小就聽說我的耳朵和爸爸一模一樣,原來姥姥說的是真的,你看”她撩起頭發,像堂姐展示父女倆如出一轍的耳廓,淚如雨下。

堂姐告訴母女倆,榮郅隆從未再娶,他當年不辭而別是為瞭去見自己的母親最後一面。在那個消息閉塞的年代,沒有任何辦法立刻聯系上傢人,他實在迫不得已。

隻可惜在長時間輾轉回到大陸後,母親早就已經離開瞭人世。

堂姐從小就知道榮郅隆有一個未曾謀面的女兒,因為這是他一直掛在嘴上的惦念。隻可惜天不遂人願,與親人短短相聚幾年後,還沒有找到返臺機會前,榮郅隆便因病驟然離世,這是一個時代的悲劇。

三人哭作一團,榮怡平將堂姐的手緊緊握住,她說“父親已經圓瞭他與親人團聚的夢,他應該沒有遺憾瞭。而我的遺憾,以後會靠姐姐幫我一起彌補,我們是失散太久的親人。”

榮珩動容地看著兩位海峽另一頭的親人“你爸爸最後的時光我也一直陪在他身邊,後事也是我和我父親操辦的,你們願意去看看他嗎。”

此時,一直在旁默默流淚的母親似乎也幡然醒悟,自己心中的恨其實早就已經放下瞭“原來這才是真正的遺憾,本想陪著女兒來看看你,卻沒想到成為瞭真正的永別。”

【遺憾的團聚】

在榮珩的帶領下,榮怡平和母親來到瞭南京普覺寺陵園。榮郅隆的墓碑幹凈整潔,顯然一直受到親人的悉心清掃。

榮怡平在父親的墓碑前獻上一束菊花,長跪不起。

“爸,我終於有機會在你面前喊你一聲爸爸。”榮怡平悲痛的不能自已,從來沒想到與父親的第一次見面已經是天人兩隔。

一旁的母親也悲從中來,一邊灑著花瓣,一邊喃喃的埋怨著如果再等幾年,就可以看到兩人的女兒是如此的優秀和孝順,而不是再相見隻剩一座冰冷的墓碑。

“我們的恨,到這裡就結束瞭。”母親的嘴角牽出一抹苦笑,眼裡透著無盡的遺憾。

祭拜結束後,榮怡平和媽媽一起回到瞭父親的老傢,與姐姐榮珩約定,隻要時間和條件允許,以後每隔幾年就會飛來相聚,彌補多年缺失的親情。

2022年,榮怡平一傢早已恢復瞭平靜安穩的生活。

從尋父回到臺灣之後,榮郅隆不再是一傢人不敢提起的名字。母親徹底放下的心中的怨恨,轉而代之的是壓抑在心底連綿不絕的回憶。

榮怡平低落瞭很長一段時間,尋找父親本就是她從小到大的夢想,而在人生的中途,這個夢想猝不及防的迎來瞭悲劇的結局。

很長一段時間裡,她的心底都盤旋著一陣陰霾。那個從小就構築起來的父親的身影,好像越來越清晰,但又越來越遠瞭。

不過,她最終走出瞭這種失落感,榮怡平相信未曾謀面的父親也一直在默默守護著她,指引她們找到瞭遠在大海另一頭的親人。

近幾年因為疫情的影響,前往大陸變得十分不便。母女二人都十分期望等待兩岸開放的那一天,重新回到南京為榮郅隆掃墓,與堂姐和親人們熱熱鬧鬧的再次相聚。

參考資料:

臺灣女孩榮怡平尋找45年前拋棄懷孕媽媽的爸爸,可惜父親已經去世;《等著我》2015.5.24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1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1758.html
1984年老山戰役,中方的“輪”字戰略,多年以後各國才恍然大悟 歷史

1984年老山戰役,中方的“輪”字戰略,多年以後各國才恍然大悟

我國的近代史是一部融於血淚的歷史,在經過瞭漫長的戰爭之後,我們才得以過上安穩的生活。但是總有人對我們虎視眈眈,在建國之後,為瞭保衛邊疆,先後爆發瞭多次著名的戰役,就比如在上個世紀七八十年代的對越反擊戰...
母親死前比劃兩個手指頭,林彪含淚寫下悼母詩,朱德看後哀聲長嘆 歷史

母親死前比劃兩個手指頭,林彪含淚寫下悼母詩,朱德看後哀聲長嘆

林彪是新中國十大元帥之一,他早年參加革命,與父母分別多年。林彪的父親林明卿和母親林陳氏,勤儉持傢,以織佈為生,直到國共合作抗日時期,才收到瞭林彪的訊息。為瞭躲避日寇,林傢一傢人變賣傢產,準備投奔延安的...
翟志剛的獨子翟天雄,28歲左右,一表人才!與父親長得的像嗎 歷史

翟志剛的獨子翟天雄,28歲左右,一表人才!與父親長得的像嗎

經歷瞭半年多的出差,神州十三號安全返航,平穩落在指定的區域,現場聚集著無數記者媒體,大傢都在見證著這一歷史性的時刻。三位航天英雄平安回傢,迎接他們的,是滿滿的榮譽和熱情的歡呼。分享傢庭的喜悅在中國第一...
王靜:我和聶衛平不得不說的往事 歷史

王靜:我和聶衛平不得不說的往事

中國圍棋歷史上,曾經誕生過不少知名的職業棋手。作為中國圍棋協會的副會長,聶衛平的職業圍棋生涯,可以用“棋聖”二個字概括。毫無疑問,聶衛平在圍棋領域頗有建樹,但是比起他這個人,他的感情生活,更為人津津樂...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歷史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要說盛傢最厲害的角色是誰,那必然是顯山不露水的祖母瞭。盛傢老太太,勇毅侯嫡女,性格堅毅,充滿瞭人生智慧。在盛傢,老太太雖然是“退休”的年紀,但卻還是能用自己的手段和智慧去指點江山,這才為盛傢避免瞭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