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道來:賀子珍堅信他是毛主席失散的兒子,他卻坦承自己不夠誠實

  • 在〈朱道來:賀子珍堅信他是毛主席失散的兒子,他卻坦承自己不夠誠實〉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0

1971 年 12 月,一位名叫朱道來的中年男人,因肝癌搶救無效,在南京一所醫院病故。

遠在上海的賀子珍在得知這一消息後,悲痛欲絕,嘴裡喃喃地說道:“我的毛毛不在瞭,我的毛毛不在瞭......”

最像毛澤東的“毛毛”

賀子珍口中的“毛毛”,是她和毛澤東生育的兒子毛岸紅。

毛澤東一生前後有十個兒女,除瞭毛岸英、毛岸青、李敏、李訥這四個兒女之外,其餘六個子女都在解放前先後夭折或者失落民間。

這六個夭折的孩子中隻有毛岸龍是楊開慧所生,其餘五個均為賀子珍所生。在毛澤東與賀子珍生育的六個子女中,活下來的隻有李敏一個。

五個沒有活下來的孩子中,有四個可以確定都是在戰爭年代險惡環境中去世的,隻有小名“毛毛”的毛岸紅是死是活,一直是個謎。

這個1932年11月在福建長汀出生的孩子,長得端端正正,眼睛很大,特別像父親。毛毛是毛澤東與賀子珍所生的六個孩子中,惟一一個在兩人身邊長大的,所以毛澤東對這個孩子也是特別疼愛。

毛毛剛出生的那段時間,毛澤東幾乎每天都會在百忙中抽出時間,到醫院看望賀子珍和毛毛母子。

每次來醫院,他都要從奶媽手裡把小毛毛抱過來,總是抱不夠。毛澤東總是樂呵呵說,毛毛比我有出息,我才一個毛,他比我多一個毛。

1933年9月,蔣介石調集100萬兵力,對中央蘇區進行第五次"圍剿"。由於當時王明"左"傾教條主義在紅軍中占據瞭統治地位,紅軍遭受重大損失,不得不開始進行長征。

長征前,小毛毛隻有兩歲多。很顯然,毛澤東和賀子珍是無法帶著這麼小的孩子去長征的。

作為母親,賀子珍舍不得丟下孩子。她想起瞭毛毛的姐姐毛金花,就是在交給一戶老百姓撫養後,染病去世的。

有瞭這個前車之鑒,賀子珍不放心把毛毛交給不熟悉的人。經過商量,毛澤東決定把毛毛交給留在蘇區的毛澤覃和賀怡夫婦撫養。

兩人一個是孩子的叔叔,另一個則是孩子的阿姨,把孩子交給,可以說是最好的選擇。

毛毛走的前一天晚上,賀子珍剪開瞭自己的一件灰佈軍裝,又想辦法弄來瞭一些棉花,在昏暗的油燈下,一針一線地給毛毛縫制瞭一件小棉袍……

“毛毛的下落打聽到瞭!”

主力紅軍長征後,中央蘇區很快落入敵人之手。為瞭毛毛的安全,毛澤覃把毛毛秘密轉移到瞭瑞金一個安全的地方,想打算等形勢好轉時,再來把毛毛接走。

1935年4月25日下午,毛澤覃率領部分紅軍突破敵人的包圍圈,來到瑞金縣一個名叫"黃田坑"的村子裡。毛澤覃和戰士們在這個村裡過瞭一夜。沒想到第二天拂曉,敵人包圍瞭這個村子。

毛澤覃端起一挺機槍,主動掩護戰友們撤退。在擊斃瞭數名敵人之後,被敵人一顆罪惡的子彈穿透瞭胸膛,壯烈犧牲,年僅30歲。

之前由於為瞭保密,毛澤覃安置好毛毛後,並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他犧牲後,小毛毛的下落便成瞭一個迷。

雖然失去瞭小毛毛的音訊,但賀子珍始終堅信,孩子還活著。她的理由很簡單:敵人並不知道毛毛的真實身份,所以孩子是有很大希望虎口脫險的。

如果敵人真的抓到或者殺害瞭毛毛,肯定會大肆慶祝,不至於一點痕跡也沒有。隻不過是毛澤覃犧牲瞭,孩子的下落暫時難以查到而已。

和賀子珍持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她的妹妹賀怡。1949年,賀怡擔任中共江西省吉安地委組織部副部長後,便產生瞭尋找毛毛下落的念頭。

為瞭尋找毛毛,賀怡踏遍瞭永新、瑞金等當年毛澤覃戰鬥過的老區,又轉赴贛南各地尋找毛毛。1949年11月,她告訴古柏同志的夫人曾碧漪:“毛毛的下落打聽到瞭!”於是便拉著曾碧漪,乘坐一輛吉普車,向瑞金飛馳而去。

在經過江西泰和縣澄江鎮橋頭村的豐塘橋時,吉普車翻到溝裡瞭,坐在車上的賀怡當場犧牲。曾碧漪在向中央匯報這起車禍時,也把賀怡的這句話給匯報瞭中央。她相信賀怡既然說瞭毛毛的下落打聽到瞭,那就表明,毛毛還活著!

隻要毛毛還活著,就一定能找到

賀怡去世三年後的1953年3月, 江西省長邵式平接到一份中央組織部部長安子文發來的加急電報:

1934年10月中央蘇區的紅軍長征前夕,有一些負責幹部和紅軍將士將他們的子女寄養在瑞金等地的群眾傢裡,中央委托江西幫助尋找這些紅軍留下的孩子們,特別是要註意找到毛澤東主席的孩子毛毛……

邵省長放下電報,從抽屜裡拿出瞭一封信。那是前不久住在上海的賀子珍也給他寫來的,信中說她和毛澤東的兒子毛毛,在長征之前被毛澤覃寄養在群眾傢,後來一直沒有找到。

毛毛是毛澤東最為疼愛的孩子,拜托邵省長千萬千萬幫助找到這個孩子……

邵式平把尋找毛毛的任務,交給瞭省民政廳長朱開銓,以及民政廳局優撫處的王傢珍。

王傢珍和賀子珍也算是半個老鄉,他小的時候,就聽過這位女遊擊隊長的許多傳奇故事,對賀子珍是打心眼裡敬佩。

特別是當他得知賀子珍現在孤身一人,對她思念孩子的心情更是感同身受。如果自己能完成這一任務,賀大姐一定會開心極瞭!

王傢珍的第一站,是當年中央蘇區的首都瑞金——一塊在中國革命史上占有獨特地位的紅色土地。

瑞金縣委、縣政府在得知王傢珍的來意後,隻對他說瞭九個字:“無條件支持,全力協助”。

縣裡專門召開瞭多場老紅軍、老幹部座談會,當年的老紅軍們紛紛打開記憶的匣子,竭力回憶長征紅軍中的各個細節,想通過每個人碎片化的回憶,發掘出有用的線索。

紅軍長征後,國民黨在蘇區殺害瞭不少紅軍戰士以及擁護紅軍的老百姓,連未成年的孩子也不放過。許多紅軍後代就是在這個時候被敵人殺害的。

他們死後,甚至連葬在哪裡都無人知曉,要想找到毛毛的下落,難度之大是可以想象的。

一晃一個多月過去瞭,王傢珍等人不知道走訪過瞭多少村子,仍然找不到一點線索。

個別同志認為毛毛肯定早已不在人世瞭,王傢珍拿出一本在瑞金縣檔案館收藏的1934年《瑞金縣志》給這個同志看,隻見上面赫然印著一句話:“共黨魁首毛賊澤東, 生有一子寄留瑞邑! ”

這段文字雖然不長,但王傢珍堅信,毛毛當年就是被毛澤覃寄養在瑞金某戶農傢!隻要毛毛還活著,就一定能找到他!

發現毛毛的線索

一天,王傢珍在葉坪鄉朱坊村走訪時,得到一個消息:村裡有個叫朱盛苔的農民,當年收養過一個紅軍的孩子,據說孩子的父親還是一位紅軍的大幹部!

事不宜遲,王傢珍馬上趕到朱盛苔的傢。及其妻子黃月英。朱盛苔告訴王傢珍,自己確實收養過一個紅軍孩子,現在這個孩子早已長大,名叫朱道來。

那是1934年農歷九月底,朱盛苔一傢人正在吃飯,一個鄉蘇維埃幹部領著一個手中抱著孩子的紅軍來到瞭他的傢。

紅軍對朱盛苔說:“老鄉, 這孩子的父親是紅軍幹部,要離開蘇區去打遊擊,想請你們幫助撫養一下孩子,可以嗎? ”

朱盛苔的妻子黃月英見孩子隻有兩歲左右, 長得方方正正,皮膚又紅又嫩,特別可愛,於是一把把孩子抱瞭過來,表示沒有問題。

兩名紅軍向他深深地鞠瞭一躬:“大嫂,孩子就托付給你們瞭,你們一定要保護好他,等他的父母來接他! ”

從那以後,這個紅軍的孩子有瞭一個新名字——“朱道來”,意思為半道上撿來的。

盡管日子過得艱辛,但朱盛苔夫婦對朱道來視如己出,甚至比對自己的親兒子還好。

朱道來在朱傢生活瞭整整19年,朱盛苔勒緊褲帶,供他讀瞭小學、中學。他的心裡隻有一個樸素的想法:道來是紅軍的後代,我一定要好好撫養他,將來他的父母來接他時,我可以問心無愧地告訴他們:俺沒有虧待道來!

王傢珍感覺心臟都快跳出來瞭,連忙追問道:“朱道來人呢?快喊來讓我看看!”

朱盛苔卻告訴王傢珍:“道來被他媽媽接去南京瞭......”

原來兩個月前,一個手持南京軍區介紹信、名叫朱月倩的中年婦女,在瑞金縣民政部門的陪同下找到朱傢,說朱道來是她和霍步青烈士的兒子霍小青,這次來,就是來接朱道來的。

朱盛苔夫婦當然不會反對,他們在收養道來時,早就做好瞭有朝一日道來的親生父母來接走道來的準備。再說,讓道來跟著他的媽媽去南京, 肯定比在瑞金鄉下有前途,就算是為瞭道來的前途考慮,他們也不會阻攔。

王傢珍聽完事情的原委後,並沒有馬上做出結論,而是讓朱盛苔拿來一張朱道來的照片認真地端詳起來。王傢珍越看越驚喜,因為朱道來與年輕時的毛澤東長得太像瞭!

“他就是我的毛毛!”

這時,朱盛苔又仿佛想起瞭什麼,連忙拿出一封朱道來前幾天寄回來的信,交給瞭王傢珍。

朱道來在信中告訴朱盛苔,到南京後自己過得並不愉快,朱月倩對自己也沒有多麼好,有時還嫌他土裡土氣,所以他很想回來。

王傢珍看完信後,感覺不太對勁。按常理說,一個與失散多年的兒子團圓的母親,疼死瞭都來不及,怎麼會嫌棄兒子呢?莫非是她也發現,朱道來不是她的孩子?

王傢珍馬上返回南昌,向朱開銓廳長和邵式平省長作瞭匯報。經江西省委請示,中組部同意由王傢珍和黃月英一道,把朱道來接到上海,讓賀子珍辨認。

賀子珍當時住在上海四川北路一座小院裡。雖然條件不錯,但卻不能打消她對失散的毛毛的牽掛。找到毛毛,成瞭她最大的心願。

當朱道來出現在賀子珍面前時,賀子珍的眼裡猛地溢出淚水,她用顫抖的聲音自言自語:“是毛毛,他就是我的毛毛! ”

為瞭保險起見,黃月英拿出瞭朱道來被送到朱傢時穿的那件襖子。 賀子珍瞄瞭一眼,馬上肯定地說:這件小棉襖,正是20年前自己在燈下親手用千針萬線縫制的, 絕對沒錯!

聽說找到瞭毛毛,賀子珍的哥哥賀敏學與嫂子李立英也趕瞭過來。在看過朱道來後,都說這孩子就是毛毛,絕對錯不瞭!為瞭表示感謝,賀敏學還把黃月英、王傢珍請到自己傢裡做客,盛情款待瞭兩人。

半個月後的一天,中組部發來一份通知:請朱道來、黃月英、王傢珍來北京一趟。賀子珍還特意囑咐朱道來:見到爸爸後,記得代媽媽向爸爸問好!

朱道來等人被接到瞭北京後,正在北京讀書的李敏,以及周恩來、朱德、鄧穎超、康克清等領導都來看望過他,大傢都為賀子珍感到高興:這下可好瞭,終於可以母子團圓瞭!

黃月英在北京住瞭些天後,提出要回傢瞭,傢裡還有不少農活等著自己呢!這位善良的農傢婦女,打心眼裡為朱道來感到高興,更為自己撫養過毛澤東的兒子而感到自豪。組織上問她有什麼要求,黃月英說什麼要求也沒有。

“不管是誰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後代”

誰也沒有想到,就在這時,半路上殺出來個“程咬金”,改變瞭朱道來的命運。原來第一個接走朱道來的朱月倩,此時也來到瞭北京。她一口咬定朱道來是她的孩子,還在中組部大哭大鬧,說誰要是搶她的孩子,她就死給誰看。

這件事很快報告到瞭毛澤東的手裡。毛澤東果斷的做出瞭一個決定:“不管是誰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後代,就把他交給人民,交給組織吧!”

從那以後,朱道來既沒有返回南京,也沒有回到賀子珍身邊,而是留在北京由中組部副部長帥孟奇負責照顧。帥孟奇將朱道來送進瞭北京師大南二附中讀書。

後來,朱道來被分配到南京工藝裝備制造廠工作,以一個普通人的身份過完瞭一生。1971年12月,39歲的朱道來因肝癌病故。

組織上決定朱道來由帥孟奇照顧之後,賀子珍就再也沒有見過朱道來。所以朱道來去世很長一段時間之後,賀子珍才得知這一消息。

她一直把朱道來當做是自己的毛毛,所以朱道來的去世,對賀子珍的打擊很大。或許在這個時候,她有想起當年把毛毛留在蘇區時毛澤東說過的那句話:“我們幹革命是造福下一代,而為瞭革命,又不得不丟下自己的下一代”吧!

朱道來到底是不是毛毛?

由於當年沒有DNA鑒定技術,加上朱道來去世多年,所以對他是不是毛毛的問題,至今沒有一個確切的定論。

但是毛主席的外孫女孔東梅在《翻開我傢老影集——我心中的外公毛澤東》一書中透露過一個細節:“外公看瞭(朱道來)的照片和材料後說:不像毛毛。”

雖然孔東梅沒有明說,但結合毛澤東對朱道來的態度,很大可能是他發現瞭朱道來與毛毛之間的一些差別,所以才沒有和朱道來相認,最終指示:“不管他是誰的孩子,都是革命的後代,就把他交給人民,交給組織吧!”

1988年3月,朱月倩在一次采訪中說,朱道來得知賀子珍認為他是毛毛後,覺得當朱月倩的兒子不如當主席的兒子,所以對自己當年去北京“攪局”十分不滿,母子倆的關系一直比較僵,也一直拒絕使用自己給他取的原名“霍小青”。

朱月倩還告訴記者,1964年,朱道來在“四清”運動中寫過的一“自我思想檢查”,說自己知道自己是朱月倩的孩子,但總覺得當一個烈士的兒子不如當主席的兒子赫赫有名。

在這份檢查中,朱道來向組織上檢討瞭自己的“不誠實”。不過這份檢查現在找不到瞭,所以朱道來到底有沒有寫過這份檢查,也是一個迷。

2011年2月,江西省黨史辦的劉曉農因為工作上的需要,由瑞金縣中央革命根據地紀念館總支書記賴軍陪同,來到朱坊村後,才得知朱盛苔已於1973年病故,黃月英媽媽也在1980年去世。

劉曉農又采訪瞭朱盛苔的鄰居朱榮發。朱榮發說自己比朱道來小3歲,從小就天天在一起玩。1953年,來瞭個女幹部把朱道來接走後,他才曉得朱道來不是朱盛苔的親生兒子。

至於朱道來像不像毛主席的問題,朱榮發說是有點像,但不是很像。朱道來的個頭挺高,比他們這些人都要高不少。

朱榮發還說:“朱道來被接走後,村上的人都說盛苔叔竟然收養瞭紅軍大幹部的孩子,如果道來真是毛主席的兒子,那可不得瞭!”

朱榮發還告訴劉曉農,黃月英告訴過他:朱道來在文革中在南京被人打死瞭!黃月英還說:“早曉得這樣,我就不讓他留在北京, 帶回到咱們朱坊,總留得到一條命吧。 ”

劉曉農還查訪過朱月倩的信息,得知她的丈夫霍步清曾任中央巡視員、紅軍學校宣傳部長等職,1933年犧牲。但有關朱道來的資料卻很難查到,所以他到底是不是毛毛,確實存在很多疑問。

由於時間已過去半個多世紀,加上當年檔案材料不很全面,很多原始資料遺失甚至根本就沒有資料,不少信息隻能通過當事人的口口相傳,所以有些遺留問題直到今天也沒有定論,這也許就是歷史的一種遺憾吧!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1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1759.html
《知否》被逼死的衛小娘:看似膽小怕事,其實是盛傢段位最高的 歷史

《知否》被逼死的衛小娘:看似膽小怕事,其實是盛傢段位最高的

《知否》中一直有一個存在感不強,但是影響極其深遠的人物,這個人便是明蘭的親小娘,衛氏。其實提起衛小娘,我們總能想起那個白衣勝雪的姑娘,那個時候的她挽著一頭青絲,挺著半大的肚子,站在院子裡,清冷卻不失風...
虛竹死後,為啥無人敢去靈鷲宮搶秘籍,你看下一任宮主是誰? 歷史

虛竹死後,為啥無人敢去靈鷲宮搶秘籍,你看下一任宮主是誰?

引言2018年10月,文學界傳來一個震驚所有人的消息——著名武俠小說作傢金庸先生與世長辭。有人說他是去往他所創造的那個快意恩仇的武俠世界,當一個絕世高手去瞭;有人說還沒看過金庸小說的人是幸運的,因為還...
58年農民撬開劉文彩墓,將其屍骨扔荒野,4天後守墓人也隨他而去 歷史

58年農民撬開劉文彩墓,將其屍骨扔荒野,4天後守墓人也隨他而去

說起舊社會的大地主,人們最熟悉的莫過於《紅色娘子軍》怙惡不悛的南霸天、《半夜雞叫》惡貫滿盈的周扒皮和《白毛女》無惡不作的黃世仁。而除瞭這三位,最知名的莫過於民國時期川西地區著名的大地主劉文彩。劉文彩、...
杜月笙女兒再遊上海,九旬老人提起陳年舊事,掩面而泣 歷史

杜月笙女兒再遊上海,九旬老人提起陳年舊事,掩面而泣

2017年年底,一對耄耋之年的老年夫婦,正坐在上海石庫門裡的一間菜館裡品嘗上海本幫菜。這對老人的桌邊,站著七八個手持長槍短炮攝影器材的記者,正圍著兩人不停地拍照。這對老夫婦的臉上一點也沒有厭煩的表情,...
她是大清朝的格格,改名換姓活到2014年,臨終前含淚講出皇室醜聞 歷史

她是大清朝的格格,改名換姓活到2014年,臨終前含淚講出皇室醜聞

隨著清朝的落幕,我國的封建時代也已經徹底成為瞭歷史,所有曾經生活在皇宮裡面的人都被送瞭出來,而曾經的皇帝,王爺,格格,也在一夜之間成瞭平民,作為大清朝最小的格格,愛新覺羅.顯琦,也一直改名換姓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