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長張萬年直插越南,汽車16個彈洞:軍長,戰場還能帶條令?

  • 在〈師長張萬年直插越南,汽車16個彈洞:軍長,戰場還能帶條令?〉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0

2000年10月23日,中央軍委副主席張萬年在北京會見瞭來訪的越南人民軍總參謀長黎文勇一行。

張萬年向黎文勇回顧瞭在抗美援越戰爭年代同越南軍民並肩戰鬥和生活的情景,並指出中越建交50年來,雖然兩國之間發生過一些不愉快,但睦鄰友好一直是中越關系的主流。

進一步增進中越友誼不僅符合兩國和兩國人民的利益和願望,也有利於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

作為張萬年當年戰場上的對手,黎文勇自然聽得懂張萬年的言外之意。

在1979年的那場自衛反擊戰中,時任越南第四軍團第九師團副參謀長的黎文勇,親眼見證過張萬年副主席當年在戰場上的雄風。所以在會談中,黎文勇對張萬年充滿瞭尊敬。

“小朋友不聽話,該打打屁股瞭!”

1979年1月 28日,鄧小平在訪問美國時告訴美國人:“南邊有個小朋友不聽話,該打打屁股瞭!”

在訪問美國前,鄧小平曾和新加坡總統李光耀進行過一次會談。

鄧小平告訴李光耀,中國為什麼必須采取行動切斷對越南的援助,這是因為越南一直有一個成立“中南半島聯邦”的美夢,並把中國視為實現這一美夢的最大障礙。

鄧小平說,越南一旦成功控制整個中南半島,許多亞洲國傢將失去掩蔽。中南半島聯邦會逐漸擴大影響力, 成為蘇聯南下進軍印度洋的環球戰略的一步棋。中國接下來怎麼做, 就要看越南這一步走多遠。

越南當局卻不顧中國人民的反對,不惜鋌而走險,在國內發動多起排華活動,又侵吞瞭南沙群島許多屬於中國的島嶼;還派軍隊還在兩國邊境地區制造混亂,打死打傷瞭無數我國邊民。

在多次警告無效的情況下,在中國邊疆的和平、安定和人民的生命財產受到嚴重威脅的情況下,中國不得不對侵犯中國領土的越南進行一場自衛還擊作戰。

越南的盲目自信,來自於在越南戰爭中,他們憑借熱帶雨林的地利與美軍開展遊擊戰爭,讓不可一世的美軍陷入瞭泥潭,傷亡慘重,不得不狼狽地撤軍,越南也乘機完成瞭統一。

1979年初,在中越邊境準備替鄧小平打出那一巴掌的解放軍部隊中,就有張萬年師長率領的127師。在美軍都曾慘敗的越南叢林,20年沒打過大仗的解放軍,能打贏這場戰爭嗎?

“再不能打仗就沒道理瞭!”

在張萬年的字典裡,從來沒有“不行”這兩個字。

這位出生於1928年8月的老兵,參加過抗日戰爭,在解放戰爭中又從東北打到嶺南,有過一個人對一個國民黨排發起反沖鋒、帶領20多個人俘虜敵人一個1500人的保安團的傳奇經歷。

身經百戰的他,對這場戰爭的勝利充滿瞭信心。

兩個月前,正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學院學習的張萬年接到一紙命令:他被中央軍委任命為43軍副軍長,但仍兼任自己帶瞭十年的老部隊——127師的師長。

命令還通知他提前離校,率領稱為"鐵軍師"的127師秘密開赴廣西前線。

127師的戰士,絕大多數都是沒有上過戰場的年輕人。對於這支鐵軍能否完成中央軍委交給的任務,在越南戰場狠狠地打一下越南人的屁股,有些同志是有疑慮的。

1978年12月18日,張萬年回到"鐵軍師"後,召開瞭一場全師官兵參加的戰前動員會。用師參謀長王福海的話說,“張萬年一回到鐵軍師,全師上下一片歡騰,軍心大振。 ”

參加過這次動員會的武漢軍區工作組總結道:“雖然127師剛剛被抽調走瞭一批骨幹支援兄弟部隊,給他們補充的3000名士兵大多都是新兵。

但張萬年依然在極短的時間內做好瞭針對性安排,連叢林行軍時鞋帶怎麼系、褲腳怎麼紮,夜間行軍如何避免槍刺、水壺和腰帶上的鐵環在月光下反光暴露目標等細節都考慮到瞭。

張萬年還事先派出瞭幾批偵察兵,搜集瞭大量一手敵情和地形資料。“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張萬年這兩條都做到瞭。”

張萬年在戰前訓練可謂事無巨細,特別是針對越軍擅長偷襲的特點做瞭專門部署。

連43軍軍長褚傳禹在視察127師時對官兵們都說:“張副軍長把你們練到這個樣子瞭,要是再不能打仗就沒有道理瞭!”

“為避免嚇跑越軍,127師暫時停止戰鬥!”

1979年2月16日晚,127師借助夜色,從距離友誼關92公裡的愛店進入瞭越南邊境。

按照事先制定的計劃,127師的任務是進攻支馬和龍頭地區,打通通往祿平的口子,從側翼保護55軍進攻諒山。

守衛支馬和龍頭兩個地方的越軍兵力並不多,隻有兩個營的兵力,但張萬年卻“小題大作”,用瞭7個步兵營和1個偵察連作為主攻,同時讓全師的7個炮兵營和2個坦克連作為輔助。

他之所以如此重視這一伏,甚至殺雞用上牛刀,是因為他知道,這是全師進入越南後的第一仗,這一仗對全師的信心和士氣尤為重要,隻能勝,不能敗。

凌晨6點40分,我炮兵的炮火對越軍陣地進行瞭長達40分鐘的炮火打擊,將越軍防守的陣地打瞭個稀爛。

隨後張萬年命令部隊發起總攻,很快便全殲瞭越軍1個營的守軍。一名被俘虜的越軍軍官苦笑著說,他們原來有信心在這裡守上半年,結果一天不到,就全成瞭解放軍的俘虜。

拿下支馬和龍頭地區之後,張萬年率領的127師提前完成瞭預定的戰鬥任務,打開瞭進逼祿平的大門。

由於127師進展太快,打亂瞭許世友司令員戰前的部署,許司令不得不電令張萬年:“鑒於正面部隊仍在激戰,為避免嚇跑越軍,127師暫時停止戰鬥!”

為瞭避免嚇跑敵人而被司令部要求暫停攻擊,在越南戰場上,127師是獨一份。這也充分說明這支鐵血之師在張萬年的指揮下,戰鬥力有多麼的強悍!

“打仗哪還能帶上條令呢?”

1979年3月3日傍晚,張萬年接到軍首長的命令:因正面進攻的部隊尚未趕到指定位置,讓正準備渡河的127師停止渡奇窮河。

在接到這個命令時,兵貴神速的127師已有兩個營已經渡過奇窮河去,要是現在讓後面的部隊停止渡河,那麼已經過河的兩個營成瞭孤軍。

如果越軍的大部隊利用夜間向這兩個營發起攻擊,這兩個在背水作戰的情況下,有被敵人吃掉的危險。

但是,如果按照軍首長的命令停止渡河,越軍一旦在第二天之前趕到對岸,建立起防禦陣地,那我軍的渡河將肯定會付出很大的傷亡。

是撤還是不撤?張萬年一直下不瞭決心。原本不太抽煙的他,一支接著一支地抽著煙,大腦也在急速運轉著。

在反復考慮之後,張萬年上報軍首長:127師決心以攻為守,以炮兵和步兵相結合,向敵人開展多方向的佯攻,搞亂對方的神經,讓敵人無暇對我過河部隊展開攻擊。

張萬年的這個作戰方案十分大膽,但也充滿瞭勇氣和智慧。

周世忠副司令員對張萬年的這一方案十分欣賞,他轉告張萬年:“你們一定沉住氣,炮火要猛烈,打得要像真的一樣,讓敵人整夜都處在驚慌失措之中。隻要堅持到天亮,你們就勝利瞭!”

事實證明,張萬年這個以攻為守、搞亂對方的方案非常有效,越軍被我軍炮兵和步兵的佯攻迷惑瞭,不知道我軍的意圖,隻得躲在陣地上盲目開槍防守,根本顧不上與我軍爭奪奇窮河渡口。

張萬年終於可以舒口氣瞭。要知道他的這個計劃,可是冒著很大的風險的。如果敵人識破瞭他計劃,真的用重兵吃掉我軍已過河的兩個營,後果將不堪設想。

松瞭口氣的張萬年走出瞭設在河邊的臨時指揮所,正準備呼吸一下新鮮空氣時,突然背後他的指揮車所在的方向傳來瞭一陣激烈的槍聲。

正在這時,作戰參謀張金秋快步跑來報告:原來剛才有幾名越南的特工,朝後方張萬年的指揮車打瞭幾梭子子彈,車子被打出16個彈洞,留在車上的譯電員不幸犧牲。這幾名特工隨後被我軍全部擊斃。

張萬年感到很納悶:難道越南人會認為我這個師長在指揮部隊時,會躲在遠離前沿的指揮車裡指揮?這未免太小看我們中國軍人瞭吧?

這時,設在指揮帳蓬裡的電話鈴突然響瞭起來。參謀長王福海拿起電話,原來是軍長諸傳禹打來點名找張萬年的。

張萬年接過電話,聽到電話那頭諸軍長口氣嚴厲地詢問:“你是張萬年嗎?”張萬年回答:“軍長,我是張萬年!”諸軍長說:“越南的電臺說他們的特工隊偷襲瞭127師的師部,還說把你活捉瞭,正在押送途中,到底是怎麼回事?”

張萬年一聽就樂瞭:“軍長,這是敵人胡說八道的,哪有這事?我不是好好的嗎?”

諸軍長還不放心,要張萬年說出自己的位置。張萬年報告說自己就在奇窮河邊,離前沿大約100米的地方。諸軍長一聽便火瞭:“張副軍長,你看看條令,你的指揮所應當在什麼位置?”

張萬年知道這是軍長關心自己的安危,於是涎著臉皮和軍長打起瞭哈哈:“軍長你知道的,上戰場打仗,哪還能帶上條令呢?在這種叢林地區作戰,指揮不靠前哪行?”

諸軍長知道張萬年的脾氣,隻好提醒他:“張副軍長,你要註意安全,越南人可是打出瞭口號,說要‘打垮一二七,活捉張萬年’的呢!”

張萬年哈哈一笑:“敵人的情報工作做的不錯嘛,知道我們師最能打。不過想活捉我張萬年,要看看越南人有沒有這個本事!”

越南人的“老師”

越軍之所以會喊出“打垮一二七,活捉張萬年”的口號,除瞭知道127師是解放軍的王牌部隊之外,另一個重要原因是越軍的很多將領都是張萬年的“學生”,對於這個老師,他們是非常忌憚的。

1968 年,時任廣州軍區作戰部作戰科長的張萬年接到瞭一個絕密任務:赴越南學習抗美戰爭經驗。帶著這個任務,他繞道老撾、柬埔寨,沿著“胡志明小道”,到達瞭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總部所在地西原。

在越南的一年中,張萬年以顧問身份參加過溪山戰役、東河戰役等重要戰役,並根據越南的地形和氣候特點,為越南軍隊制定瞭一套利用熱帶叢特殊地理氣候條件,打擊美軍的戰略戰術,並將我軍在抗美援朝中總結出來的美軍作戰特點和編制裝備、後勤保障情況,一股腦地傳給瞭越南軍隊。

在越南,張萬年還培訓瞭一批越軍指揮官,而這些“學生”在今天卻成瞭他的對手。深知張萬年厲害的這些越南軍官們,喊出瞭“消滅一二七,活捉張萬年”的口號,無非是給自己壯膽罷瞭。

對於“活捉張萬年”這樣的口號,張萬年並不陌生。實際上他在當年援助越南人時,就曾被美軍盯上過,連美國人都抓不住張萬年,越南人又哪有這個本事?

1998年,已是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張萬年在訪問美國,參觀本寧堡陸軍基地時,被美國陸軍司令沙利一把抱住。

當著無數記者的面,這位美國陸軍司令激動地大喊:“張先生,我可算是把你抓到瞭!”弄得記者們面面相覷,不知道司令先生為何突然做出這樣的舉動。

原來這位美國陸軍司令也是一名參加過越戰的老兵,1968 年張萬年在越南南方考察溪山戰役時,沙利和其他幾名美國偵察兵曾奉命去“活捉”張萬年,但這個任務失敗瞭。

所以沙利在三十年後,用這種特殊的方式,“圓”瞭自己“活捉張萬年的夢想。

張萬年在越南指導培訓越軍的過程中,對越南的地形以及越軍的戰法也進行瞭深入的研究,這些經驗在對他在對越作戰中的用兵,也起到瞭很好的幫助作用。

“打得漂亮,撤得利索”

1979年3月5日,在取得瞭既定戰果後,解放軍做出瞭回撤的決定。越軍發現解放軍撤退瞭,感覺機會來瞭,於是便想渾水摸魚,對撤退中的解放軍窮追不舍,想打贏幾仗,挽回一點“世界第三軍事強國”的面子。

可張萬年不會給越南人這種面子的。他率領127師,在撤退途中接連殺瞭幾個回馬槍,連續在途中設伏,殲滅瞭尾隨在127師身後的幾股越軍。

被打怕的越軍隻好呆在奇窮河南岸,眼睜睜地看著解放軍揚長而去,一個個恨得牙直癢癢,可沒一個敢繼續追擊的。

在撤退途中,張萬年命令127師全體官兵:“一件武器、一名傷員、一具烈士遺體都不能落下,全部要帶回國!”

看到越軍不敢追過來,可張萬年還想給他們來點“臨別禮物”。看到奇窮河南岸集結的越軍人數越來越多,張萬年命令炮兵集中全師的大炮,向越軍的集結地開火,還風趣地說:“和越軍打瞭這麼久,臨走前也該向他們告個別!”

在對越自衛反擊戰中,張萬年靠前指揮、出奇制勝、四戰四捷、威震敵膽,為保衛邊疆立下瞭赫赫戰功,所屬部隊兩次受到前指通令表彰。

127師在他的指揮下,在22天的作戰裡,張萬年率127師全殲敵軍4個營又1個連,重創敵軍3個營,合計2125人。連廣州軍區司令員、身經百戰的開國上將許世友都稱贊127師“打得漂亮,撤得利索”。

1979年5月12日,《解放軍報》刊登瞭一篇對張萬年的長篇訪談——《殺雞用牛刀:師長張萬年談集中兵力打殲滅戰問題》,文章中對張萬年在戰場上集中兵力、超常用兵的做法給予瞭高度肯定。

鄧小平也看到瞭這篇文章,並在之後不久親切地接見瞭張萬年。從那以後,“張萬年”這個名字便留在瞭鄧小平的心裡。

1987年11月,張萬年升任廣州軍區司令員。為做好應對隨時可能爆發的沖突和局部戰爭的準備,他組織廣州戰區三軍首長機關協同作戰演習,提高瞭組織指揮方面軍抗登陸戰役能力和三軍協同作戰能力。

針對廣州戰區處於“戰區”和“特區”的特殊情況,加強部隊教育管理,進一步探索總結瞭“四個知道、一個跟上”帶兵經驗,培養瞭一大批愛兵、知兵、會帶兵的人才,使部隊全面建設邁上瞭新的臺階。

1992年10月,張萬年出任中央軍委委員、總參謀長後,積極制定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把軍事鬥爭準備的基點由準備應付一般條件下的局部戰爭轉到打贏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上來。

1995年9月,張萬年出任中央軍委副主席,並主持軍委日常工作。

他堅決貫徹鄧小平新時期軍隊建設思想,以新時期軍事戰略方針為統攬,實施科技強軍和質量建軍戰略,推動“兩個根本性轉變”,深化中國特色軍事變革,堅持走中國特色的精兵之路和強軍之路。

2015年1月14日,一代戰神張萬年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他的逝世,是黨、國傢和軍隊的重大損失,他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為國防和軍隊建設改革事業所建立的豐功偉績,必將永載史冊!

參考資料:

宋柄軍:《張萬年在1979》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2040.html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歷史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葬禮上的擁抱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
庸俗淺薄的王若弗:與親姐搶夫婿,卻從人人羨慕的夫妻到一個笑話 歷史

庸俗淺薄的王若弗:與親姐搶夫婿,卻從人人羨慕的夫妻到一個笑話

看過《知否》的朋友們或許都記得故事裡面那個大大咧咧的盛傢大娘子王若弗,故事中的王若弗和盛竑兩個人同框就極具人物張力,像極瞭沒頭腦和不高興。對於王若弗,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評價,有的人覺得她愚蠢,明明是大娘...
為躲避納粹搜捕,猶太女孩安妮和傢人藏身密室2年,可惜功敗垂成 歷史

為躲避納粹搜捕,猶太女孩安妮和傢人藏身密室2年,可惜功敗垂成

1942年6月至1944年8月,在過瞭兩年零一個月的密室生活後,德籍猶太人安妮·弗蘭克一傢遭人背叛並被送往瞭集中營。一傢人中,隻有她父親奧托·弗蘭克活瞭下來。而安妮於1945年在貝爾根·貝爾森集中營死...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歷史

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葬禮上的擁抱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
清朝皇帝的一天怎麼過的?3點起床,7點上朝,9點請安,14點晚膳 歷史

清朝皇帝的一天怎麼過的?3點起床,7點上朝,9點請安,14點晚膳

現今討論清朝皇帝,多數讀者都會說:“清朝無昏君!”的確,清朝十二位皇帝沒有出現一位傳統認知上的昏君。清朝十二位皇帝,有好大喜功的乾隆,有庸庸碌碌的道光,有淪為傀儡的光緒......唯獨沒有出現昏君。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