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長陵遷葬突遇詭事:一丈多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

  • 在〈魏長陵遷葬突遇詭事:一丈多長的大蛇趴在棺上,蛇頭刻著“王”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

中國人自古對於喪葬一事向來比較講究,墳塋位置的選擇,是否傍山,是否臨水,都是需要細細選擇的。除瞭墳址,下葬的時辰也十分講究,絕不能隨隨便便就把人給埋瞭。

否則的話,驚擾瞭先人不說,還會影響後代子孫的命途。對於喪葬,普通百姓尚且如此慎重,更不用說那些帝王和王公貴族瞭。

一說起中國的陵墓,大傢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到很多盜墓的靈異故事,諸如《盜墓筆記》《鬼吹燈》之類的。除瞭這些盜墓小說之外,很多史書也記載瞭一些有關陵墓的詭事。

北魏時期,高氏後人在長陵遷葬時就遇見瞭一件詭異的事情,他們在打開文昭皇後高氏的陵墓時,在裡面遇見瞭一條一丈多長的大蛇,這條大蛇正趴在棺槨上,細細一看,蛇頭還刻著一個“王”字,堪稱詭異至極。

文昭皇後陵墓現詭事

在中國古代眾多帝王中,北魏孝文帝算得上是比較有名的一位帝王瞭,改革鮮卑舊制度,推行漢化,極大地改善瞭百姓的生活。但可惜的是,孝文帝隻活瞭33歲,後葬在瞭長陵這個地方。

長陵相當於現今的什麼地方,史學傢還未給出確切的答案,孝文帝的陵寢現在也未找到。但在尋找孝文帝陵寢的時候,考古學傢意外地發現瞭另一個人的陵墓,這人便是孝文帝的文昭皇後高氏。

文昭皇後高氏的墓穴是考古隊在邙山發現的,不過據史書記載,這位文昭皇後剛開始並不是葬在發現地的,她的墓穴是高氏後人從別處遷過來的。在遷葬的時候,陵墓中還發生瞭一件奇事。

文昭皇後薨逝時,她並沒有和孝文帝葬在一起。待高氏的孫子孝明帝元詡登上帝位後,為瞭提高高氏一族的地位,孝明帝便決定給高氏遷葬,讓她和孝文帝葬在一起。

孝明帝年紀雖小,但十分有孝心,他規劃瞭人力物力要給皇祖母高氏遷葬。不得寵後妃陵墓的選擇沒有皇帝那般講究,陵墓的地址好找不說,陪葬的物品也不甚復雜。當時孝明帝找來遷葬的能人異士都以為事情很快就能辦妥,但破土後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準呢。

遷葬的時候,高氏已去世多時,因無人守陵打掃,她的陵墓前早已長滿瞭雜草。負責遷葬的官員點瞭香,做瞭一場法事之後,便吩咐左右開始破土動工。

荒郊野嶺的,山間時不時傳來幾聲老鴰的叫聲,叫得人忍不住心裡發毛。破土的勞工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礙於有達官顯貴在場,他們也不敢小聲嘀咕。破土動墳,總歸是在打擾死去的人,更何況,聽說埋在這的,還是個冤死的主兒。

不管破土的人心裡如何揣測,動工的過程倒是挺順利,高氏的陵墓也漸漸地顯現在瞭人前。但大夥兒還未來得及擦把汗松口氣,就聽人群中突然爆發瞭一聲驚呼,“蛇,有蛇!”

墳地有蛇是什麼大驚小怪的事,有人不以為然,但當他定睛看清那蛇時,卻忍不住倒抽瞭一口冷氣。

隻見那是一條一丈多長的大蛇,通體發黑,靜靜地盤坐在高氏的棺槨上。那蛇身上的鱗片閃閃發亮,一雙眸子也泛著冷光,它靜默地盤旋在棺木上,即使聽到瞭眾人的驚呼,它也不驚不擾。

荒山野嶺,破土的墳塋,靜默的大蛇,這一幕,怎麼看怎麼詭異。短暫的驚呼後,眾人皆不由自主地屏住瞭呼吸,生怕驚擾瞭這尊大蛇。

良久之後,眾人見這條大蛇沒有要攻擊人的跡象,便悄然上前瞭幾步。這一上前,眾人看清那條蛇的蛇頭時,再次吃瞭一驚。

那條蛇和一般的蛇不同,它的頭部赫然刻著一“王”字。墓穴中出現一條三四米長的大蛇本來就已經很悚然瞭,再加上蛇頭上的“王”字,這一幕就顯得愈加詭譎瞭。

在古代,蛇本來就是一種玄之又玄的動物。還有古人認為蛇是龍的化身,又稱蛇為小龍。高氏墓穴中的這條蛇頭上還刻著一個“王”字,來歷定然不凡,輕易斬殺不得。

這種異象必然是要上報朝廷的,其他人也不敢輕舉妄動。最後經過商討決定,遷葬還是要繼續遷的,但那條大蛇絕不能驚動。

勞工們隻能小心翼翼地移開高氏的棺槨,把那尊大蛇原封不動地留在瞭原地。高氏的陵墓雖然被遷走瞭,但關於這條蛇的詭事卻流傳瞭下來,後來發現蛇的地方還被人起瞭個名字,“盤龍傢”。

“盤龍傢”三個字一聽就知道是個福水保地。高氏剛開始能被葬在此處,也算是幸事一件。但人死瞭就是死瞭,死後的葬身之地再怎麼祥瑞,它也改不瞭人活著時的命運。

那麼陵墓中出現大蛇的文昭皇後高氏,她在世時的命運又如何呢?既然高氏的謚號為“文昭皇後”,但她為何沒能和孝文帝合葬在一起呢?

深宮繚亂遭陷失性命

孝文帝雖隻活瞭33歲,但他後宮中的妃子是一個都不少。除瞭選秀進宮的妃子外,馮太後也親自做主給孝文帝物色瞭不少才貌雙全的女子,高氏便是其中一個。

機緣巧合之下,馮太後見到瞭13歲的高氏。花朵一樣的年紀,芙蓉花似的臉龐,再加上性格溫柔嫻雅,高氏一下便入瞭馮太後的眼。這樣好看柔順的姑娘,誰不喜歡。

就這樣,13歲的高氏便成為瞭孝文帝後宮中的一員。剛進宮,高氏便得瞭皇帝的寵愛。她人年輕,人又溫柔聽話,解語花似的,孝文帝很喜歡她。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基本都是由高氏來侍奉孝文帝的。

得瞭這麼多的寵,高氏的肚子也爭氣,先後生下瞭二子一女,即長子元恪,次子元懷,女兒元瑛,元瑛後來還被封為瞭長樂公主。

既有帝王的寵愛,又有子嗣傍身,按理說,高氏日後在宮中的生活必然是十分順遂的。但皇帝的寵愛就像六月的天,說變就變,說沒就沒。

整片北魏的天都是孝文帝的,更別說這天下的女人瞭。後宮妃嬪的受寵程度與子嗣的多少,往往與前朝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皇帝要想得到一個漂亮的女人,簡直是太容易瞭。漂亮的高氏能進宮,那麼其他好看的姑娘自然也能被送進去。

高氏失寵後,左昭儀榮獲盛寵。和溫婉和順的高氏相比,左昭儀就厲害多瞭。人長得好看不說,在後宮中還頗有手段,哄的孝文帝是心花怒放。

但可惜的是,左昭儀再怎麼受寵,可就是懷不上孩子。沒有孩子,就沒有穩固的地位。左昭儀心思一轉,把目光定在瞭高氏身上。她是沒有孩子,但高氏有啊,隻要高氏死瞭,她再和孝文帝吹吹枕邊風,孩子自然是手到擒來。

太和十八年,即公元494年,孝文帝把都城從平城遷到瞭洛陽,此舉是為瞭讓北魏更好更快地接受中原地區的先進文化,意義非凡。遷都洛陽是被寫在史書上的一大壯舉,後人閱之也覺得孝文帝十分有魄力。

壯舉是史學傢的事,但這一遷都,也改變瞭當時無數人的命運,其中就包括高氏。孝文帝一下令遷都,無論是舊都一眾官員,還是後宮的女人們,都紛紛忙活瞭起來。

改變有時意味著時機,這一亂,有人便動瞭心思。在遷都洛陽的途中,高氏突然去世瞭。高氏雖然早已失寵,但憑借著幾個子女傍身,她平常的生活還是不錯的。她本人的身體也沒什麼大恙,隻要她能堅守住寂寞,早晚也有出頭的一日。

但就是這樣的高氏,卻突然死瞭。那時眾人正在忙著遷都大事,加之死的又是一個失瞭寵的後妃,是以高氏的死並沒有引起多大的水花。負責此事的官員也是看上邊眼色辦事的,所以高氏沒能葬進皇陵不說,下葬事宜也是匆匆瞭事。

高氏生前雖然生育瞭三個皇嗣,但她本人的位份並不高,所以她僅僅是以貴人的身份下葬的。孝文帝正忙著遷都大業,也根本沒顧及到高氏的生死。就這樣,高氏悄無聲息地下瞭葬。

33歲那年,孝文帝駕崩,後傳位於兒子元恪,元恪即後來的宣武帝,元恪即是高氏所生。兒子登上瞭皇位,生母的位份自然是要提一提的。就這樣,死去多年的高氏被追封為瞭文昭皇後。

高氏人突然死去的時候,高氏一族尚人微言輕,不敢為高氏鳴不平。但後來高氏的兒子元恪繼承瞭大統,高氏一族的地位自然就水漲船高瞭起來。地位上升瞭,說話自然就硬氣多瞭。

這時便有高氏族人站出來說,高氏是被人害死的,害她的人就是當時孝文帝的寵妃左昭儀。左昭儀當時是否還活著,這誰也不知道。但即使活著,估計也沒什麼好日子過。

像有一種詛咒似的,元恪和孝文帝一樣,也隻活瞭三十來歲便駕崩瞭。元恪駕崩後,他的兒子元詡登上瞭帝位。

元詡幼年即位,朝政大權都握在瞭權臣們和胡太後手中。胡太後擅權亂政,把北魏禍害地一片烏煙瘴氣。

元詡手中沒權,隻能幹一些邊角料的事情,比如把他的祖母高氏的陵墓遷到孝文帝的旁邊,於是便出現瞭遷葬突遇大蛇的詭異之事。

高氏雖死的不明不白,但她的兒孫倒是有點福氣,皆順利地登上瞭帝位。但可惜的是,這份福氣並沒有綿延下去。元恪雖短命,但他好歹也活瞭三十多歲。最可憐的是元詡,光有皇帝的名頭,沒有皇帝的實權。更慘的是,在十九歲那年,元詡被胡太後的一杯毒酒送往瞭西天。

高氏不明不白地死瞭,她的兒孫也不長壽。有人便認為,是不是在給文昭皇後遷葬的時候,驚動瞭那條詭異的大蛇,由此給高氏的兒孫帶來瞭一連串的厄運。這種玄之又玄的說法雖屬於後人的揣測,但命運的事情,誰又能說得清呢?

我們不知道世上到底有沒有祥瑞厄運一說,但陵墓中出現大蛇,確實是詭事一件。

後來隨著盜墓賊的逐漸猖狂,文昭皇後遷葬後的墓穴被洗劫一空。而那條頭上刻著“王”字的大蛇,一千多年的時間,也早就不知哪裡去瞭。幸而有文字的記載,後人得以知曉當時的異狀。

文昭皇後的陵墓雖已被毀,但幸而她的墓志銘還在。考古學傢根據墓志上的文字,找到瞭她的墳址。而在她陵墓的不遠處,就是北魏孝文帝的陵寢。

兩個墳塚相隔百米,就如同在後宮中的距離,可能會遙見,但不可同穴相守。

結語

中國古代的王公貴族們生前享受極致奢靡的生活,死後也會為自己考量。精心選擇陵寢的位置,墳墓內的各色宮室一應俱全。陪葬的金銀器具無數,甚至有時也會用人來陪葬。他們就是死後,也不願放手紅塵世界的繁華富貴。

有時陵墓地址的選擇,陪葬品的無端遭竊,也會滋生很多用常理無法解釋的異象。北魏長陵遷葬文昭皇後的墓穴時,就遇見瞭一件詭事,棺槨現人前時,一丈多長的大蛇赫然靜默地盤坐在棺木上,頭上還刻著一個“王”字,實屬詭異至極。

類似“王”蛇異事的記載,幾千年下來不勝枚舉。但“王”蛇也好,孝文帝也好,文昭皇後也罷,他們早就與北邙的一抔黃土融合在瞭一起,隻留下瞭萋萋的草木見證一年又一年的風霜歲月。

歷史是一張張客觀冷靜的書頁,無論是顯赫的王公貴族,還是低賤的平民百姓,它都會冷眼旁觀,一筆一畫地記載著世事變遷。誰不會永遠被偏愛,但也沒有誰永遠被踐踏。

昔日繁華的都城,也會被雜草占據。昔日受苦受難的無辜百姓,也會迎來屬於自己的時代。

文章參考:

《魏書˙皇後列傳˙孝文昭皇後高氏》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2315.html
知否:元若最終還是辜負瞭明蘭另娶他人,明蘭情深不壽殉情廝守 歷史

知否:元若最終還是辜負瞭明蘭另娶他人,明蘭情深不壽殉情廝守

《知否》作為大型古裝宅鬥劇,人物豐滿,感情線豐富而多元。想來讓人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明蘭和元若的這段初戀,既酸澀,又苦痛。明蘭和小公爺這段還未開始就結束的感情,自然是許多觀眾心中的意未平,一個是盛府乖巧...
原外交部部長李肇星:送娘遠行 歷史

原外交部部長李肇星:送娘遠行

1995年6月18日,外交部長李肇星的母親病故時,李外長正在牙買加訪問,未能見母親最後一面。一個月後他寫瞭一首《送娘遠行》的長詩,抒發瞭他對母親的懷念。這首詩很長,節選其中一節,以饗讀者。娘去瞭,遠去...
90後尿毒癥小夥記錄的最後時光:比起拖累傢人,我寧願選擇死亡 歷史

90後尿毒癥小夥記錄的最後時光:比起拖累傢人,我寧願選擇死亡

疾病帶給一個人的傷害是莫大的,帶給一個原本幸福的傢庭的打擊更是莫大的。現代社會的人們害怕疾病,特別是重大疾病,因為它會發生在任何年齡段的人身上,這樣的重大疾病更是難以治愈,並且在治愈期間不可避免地要花...
袁天罡給3人看相,預言他們能當大官,3人走後袁天罡直嘆可惜 歷史

袁天罡給3人看相,預言他們能當大官,3人走後袁天罡直嘆可惜

前言在唐朝,袁天罡屬於一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奇人。他精通算術、天文、易學,尤其擅長為別人相面。他給許多著名人物相面,其中廣為流傳的當屬他為幼年時期的武則天相面。《唐書》中記載袁天罡看到襁褓中的嬰兒大...
二戰過後,在處決眾多美貌德國護士時,法官十分不忍心 歷史

二戰過後,在處決眾多美貌德國護士時,法官十分不忍心

1945年4月,德國戰敗已成定局。英軍解放瞭貝爾森集中營,女看守、護士伊爾瑪·格蕾澤(Irma Grese)被逮捕並關押。在關押期間,一位英國記者采訪瞭伊爾瑪·格蕾澤,質問她為什麼要犯下如此罪行。格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