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裡的墨蘭:從盛傢嬌嬌女,到梁傢毒婦,到底有多可怕

  • 在〈《知否》裡的墨蘭:從盛傢嬌嬌女,到梁傢毒婦,到底有多可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5

墨蘭早期的目標其實是小公爺。由此,我們不難發現,墨蘭雖然優秀,性情高傲,但是她的眼界卻極淺。這種認知度如果放到明蘭身上,人傢明蘭可能都活不到前三集。但墨蘭卻可以活得很滋潤,她蠢而不自知,這恰恰是因為林噙霜的教育和她的疼愛成為瞭墨蘭的屏障,她沒有真正面對過困難,也沒有真正瞭解過這個世界的運轉邏輯,身份尊貴都是其次,真正想要實現階級跨越,靠的是自身的本事,而並非是夫傢的榮耀。

“一傢姐妹,一個受罪,其他幾個都無法幸免於難”的道理,為的就是讓墨蘭明白,獨善其身是絕瞭自己的後路,而為瞭所謂表面的光鮮榮耀,殘害他人,那就是在貶低自己。在墨蘭略有所思的片刻,林噙霜再次出來攪局,她告訴墨蘭,人不為瞭自己著想,又該為誰著想,他們盛傢永遠都是其次,隻有自身的利益才是核心。這就是墨蘭劍走偏鋒的根本原因。

“依仗”,最終成為瞭孤傢寡人,這既是墨蘭的結局,也是墨蘭的悲劇。

《知否》作為經典宅鬥劇,人物形象都十分立體且具有爭議性。故事中最值得探討的角色就是盛墨蘭,這個盛傢四小姐,雖然沒有生在大娘子的肚子裡,但她卻有個手段狠辣的小娘林噙霜,處處為她爭,為她搶,這也就導致瞭墨蘭雖然是庶女,但她卻成為瞭盛竑最寵愛的孩子。對於墨蘭來說,嫡庶之分顯然已經不是核心競爭問題,她從小就因為父母得力,受最好的教育,得最好的照顧,待遇堪比盛華蘭。這樣的墨蘭本該長成另一個嫡女模樣,盛華蘭在袁傢可是妥妥的活字招牌,但墨蘭卻嫁給瞭永昌侯府梁晗,最後被他遺棄,成為瞭一個棄婦。

分析墨蘭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爛,還是要分析到人物行事作風的底層邏輯。墨蘭手上所有的好資源,都是靠著自己的小娘林噙霜一點一點為她攢來的。林噙霜的作風想來大傢都清楚,她早些年傢道中落,後來靠著懷孕的身子嫁進瞭盛傢,成為瞭貴妾。林噙霜一點都不愛盛竑,但是為瞭自己的孩子們,她又要懸著心跟盛竑周旋,哄得盛竑將最鋪的田地都給她,還要把墨蘭和長楓當成心頭肉才行。林噙霜固然是愛墨蘭的,甚至在整個盛傢,林噙霜也最愛墨蘭。林噙霜生下一兒一女,長楓雖然是男兒,但他卻比不上墨蘭聰慧,基於此,林噙霜才會費盡心思給墨蘭最好的資源,因為那也是她最看得起的孩子。

在故事中,我們也時常看到林噙霜對長楓多有嫌棄,但是對墨蘭卻總是像寶貝一樣哄著寵著。或許,這也正是因為林噙霜是一個女人,她更懂得在那個時代作為女人的艱辛,因此她願意給墨蘭更多的關愛和照顧。但遺憾的是,林噙霜想要為墨蘭好,卻帶她上瞭更遠的歧途。早些年的墨蘭在林噙霜的教導下,雖然才情尚可,但鮮少有風骨。那個時代的女人多半還是要依仗自己的丈夫,林噙霜教給墨蘭的就是自己成功的路數,也就是如何去魅惑男人,讓他們低頭,讓他們為自己耕耘。

這固然是一條較為輕松的道路。就拿林噙霜自己來說,她就可以靠著這種小聰明,在盛傢過得無比滋潤。要知道她的傢庭破散後,林噙霜是要賣到青樓做娼妓的,但她能夠靠著自己的手段到盛傢,成為瞭盛竑的小老婆,那日子就可以說是天翻地覆瞭。而墨蘭的起點本就比林噙霜還高,她雖然是盛傢的庶女,但好歹是清清白白出身,加上從小就受到極好的教育,詩詞歌賦,多少都會點,那自然是要靠著這種“捷徑”跨到更高的臺階。因此,墨蘭早期的目標其實是小公爺。

那個時候盛傢開瞭書墅,幾傢公子都上門學習,唯獨小公爺的身份最為尊貴。墨蘭喜歡小公爺,就是喜歡這一層“最尊貴“。由此,我們不難發現,墨蘭雖然優秀,性情高傲,但是她的眼界卻極淺。這種認知度如果放到明蘭身上,人傢明蘭可能都活不到前三集。但墨蘭卻可以活得很滋潤,她蠢而不自知,這恰恰是因為林噙霜的教育和她的疼愛成為瞭墨蘭的屏障,她沒有真正面對過困難,也沒有真正瞭解過這個世界的運轉邏輯,身份尊貴都是其次,真正想要實現階級跨越,靠的是自身的本事,而並非是夫傢的榮耀。

沒有人教墨蘭這個道理,更沒有人引導她去認清自己。在故事中,孔嬤嬤給三姐妹上課時,曾試圖引導過墨蘭“一傢姐妹,一個受罪,其他幾個都無法幸免於難”的道理,為的就是讓墨蘭明白,獨善其身是絕瞭自己的後路,而為瞭所謂表面的光鮮榮耀,殘害他人,那就是在貶低自己。在墨蘭略有所思的片刻,林噙霜再次出來攪局,她告訴墨蘭,人不為瞭自己著想,又該為誰著想,他們盛傢永遠都是其次,隻有自身的利益才是核心。這就是墨蘭劍走偏鋒的根本原因。

墨蘭與梁晗的相遇,可以說是為墨蘭的人生推上瞭戲劇性的高潮。梁晗背後是永昌侯府,論傢世背景,那絕對是比姐姐華蘭的夫傢更為尊貴。墨蘭和梁晗在馬球場相遇,兩個人談笑風生。彼時的梁晗就像是發瞭情的孔雀,到處招蜂引蝶。梁晗的母親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娶到盛傢那個最聰明最厲害的明蘭,可梁晗是廣撒網,他根本不會在乎釣的女人是誰,反正隻要是一個漂亮女人,他都能接受。墨蘭就是在這樣的光環下,中瞭梁晗的圈套。

要論墨蘭是否喜歡梁晗,那倒也未必。對於墨蘭來說,梁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卻未必是她鐘情的對象。換句話說,隻要是永昌侯府,別說梁晗,王晗李晗林晗,她都能接受。但女子嫁人本就是一輩子的事兒,墨蘭再怎麼愚蠢,也該多加考慮。後來廟外偶遇。再到私相相授,墨蘭這幾部路走得太急,也太快,這也是墨蘭陷入婚姻困局的另一個導火索。墨蘭聽瞭林噙霜的話,盲目地認為梁晗就是最好的男子,也是最適合自己的丈夫,隻要嫁進瞭侯府成為嫡出的娘子,那她就實現瞭階級跨越。

先是利用盛傢,再是逼迫王若弗和祖母,最後拿著盛傢明蘭和如蘭的名譽去搏,墨蘭贏瞭。跪在宗祠面前的墨蘭,摸著自己的肚子,喜滋滋嫁給瞭梁晗,縱使傷瞭盛傢又如何,失去瞭盛竑又如何,墨蘭得到瞭自己想要的,回到自己的房間,小娘給她地契,給她這些年博來的資產,林噙霜是真的怕她到瞭夫傢沒底氣,也是真的開心,自己的女兒竟嫁給瞭這樣的好人傢,成為瞭侯府的嫡出娘子。林噙霜縱然再貪圖利益,但對於墨蘭,她總是柔軟的,想要給女兒最好的,也值得最好的。

墨蘭嫁給瞭梁晗,出嫁那一天她穿上瞭正室才能穿的綠色衣裳,鳳冠霞帔,含淚走出盛傢。盛傢的所有人都漠著一張臉,他們都知道這個四小姐的婚事是怎麼來的,他們所有人都避之唯恐不及,連那個平常疼愛自己的爹爹,也隻是淡淡得告訴她,不要後悔自己選擇的路。是啊,墨蘭怎麼能後悔呢,她但凡後悔,那就是怨懟自己的小娘,也否認瞭自己所有的努力和選擇。這比受苦受罪,更難以讓墨蘭接受。她不能容忍自己的失敗,或者說,她不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

而這一切,既是墨蘭的選擇,更是林噙霜的指引。東窗事發後,墨蘭哭著求梁晗留下,她不明白為什麼小娘告訴自己的是錯的,卻根本沒有考慮過,這條路,從一開始就是沼澤之地。墨蘭失去瞭盛傢,更失去瞭所謂的“依仗”,最終成為瞭孤傢寡人,這既是墨蘭的結局,也是墨蘭的悲劇。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2341.html
《知否》被逼死的衛小娘:看似膽小怕事,其實是盛傢段位最高的 歷史

《知否》被逼死的衛小娘:看似膽小怕事,其實是盛傢段位最高的

《知否》中一直有一個存在感不強,但是影響極其深遠的人物,這個人便是明蘭的親小娘,衛氏。其實提起衛小娘,我們總能想起那個白衣勝雪的姑娘,那個時候的她挽著一頭青絲,挺著半大的肚子,站在院子裡,清冷卻不失風...
虛竹死後,為啥無人敢去靈鷲宮搶秘籍,你看下一任宮主是誰? 歷史

虛竹死後,為啥無人敢去靈鷲宮搶秘籍,你看下一任宮主是誰?

引言2018年10月,文學界傳來一個震驚所有人的消息——著名武俠小說作傢金庸先生與世長辭。有人說他是去往他所創造的那個快意恩仇的武俠世界,當一個絕世高手去瞭;有人說還沒看過金庸小說的人是幸運的,因為還...
58年農民撬開劉文彩墓,將其屍骨扔荒野,4天後守墓人也隨他而去 歷史

58年農民撬開劉文彩墓,將其屍骨扔荒野,4天後守墓人也隨他而去

說起舊社會的大地主,人們最熟悉的莫過於《紅色娘子軍》怙惡不悛的南霸天、《半夜雞叫》惡貫滿盈的周扒皮和《白毛女》無惡不作的黃世仁。而除瞭這三位,最知名的莫過於民國時期川西地區著名的大地主劉文彩。劉文彩、...
杜月笙女兒再遊上海,九旬老人提起陳年舊事,掩面而泣 歷史

杜月笙女兒再遊上海,九旬老人提起陳年舊事,掩面而泣

2017年年底,一對耄耋之年的老年夫婦,正坐在上海石庫門裡的一間菜館裡品嘗上海本幫菜。這對老人的桌邊,站著七八個手持長槍短炮攝影器材的記者,正圍著兩人不停地拍照。這對老夫婦的臉上一點也沒有厭煩的表情,...
她是大清朝的格格,改名換姓活到2014年,臨終前含淚講出皇室醜聞 歷史

她是大清朝的格格,改名換姓活到2014年,臨終前含淚講出皇室醜聞

隨著清朝的落幕,我國的封建時代也已經徹底成為瞭歷史,所有曾經生活在皇宮裡面的人都被送瞭出來,而曾經的皇帝,王爺,格格,也在一夜之間成瞭平民,作為大清朝最小的格格,愛新覺羅.顯琦,也一直改名換姓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