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年李井泉到北京開會,隨身舊睡衣被洗碎,愛人用舊桌佈做瞭一件

  • 在〈65年李井泉到北京開會,隨身舊睡衣被洗碎,愛人用舊桌佈做瞭一件〉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0

李井泉作為我國四川的省級領導,在1965年會見毛主席的時候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沒有,生活上面臨著缺少佈票的困難。

他的警衛員洗瞭以後發現褲子都碎瞭,當時的省委辦公廳也沒有佈票,誰傢都沒有多餘的。李井泉的妻子局想出來瞭一個辦法。

毛主席知道後跟他說:“隻知道大公無私,不知道大公有私。”

萬裡長征,追隨主席

1909年,在江西省臨川縣的一個農村傢庭中,李井泉出生瞭。他是傢中三兄弟的老大,也是孩子中主要的勞動力。他們傢的幾畝良田,從播種到收割,少不瞭李井泉的汗水。

李井泉小時候非常熱衷於讀書。他父親也上過幾年學,懂點文化,是村子裡少有的知識分子,父親經常把李井泉關在傢裡,讀四書、五經,等他年紀稍大後就送去學堂讀書。

1924年,恰逢新文化運動興起,學校到處洋溢著新思想。對李井泉影響最深的是他的國語老師章滌昌。

因此,李井泉還在北京參加瞭五四愛國運動。利用上課的空閑,他向同學們教授革命的先進思想,還將當時的進步書刊借給學生看。

為瞭不引人註目,李井泉和舒同共同組織瞭一個“讀書會”,明面上是談論課題、交流知識,實際上是閱讀馬克思主義的著作和研究中國革命問題。

李井泉在校學習期間經常給當地報紙投稿,甚至在部隊南下時讀報紙給戰士們聽。鑒於他積極的態度和思想,在恩師章滌昌的介紹下,1927年他加入瞭共產主義青年團,並跟隨朱德和賀龍參加瞭南昌起義。

當時,李井泉被派到第四軍第二十五師擔任宣傳員,有參加起義的老隊員回憶道:“李井泉在戰火紛飛的前線去給戰士們宣講革命精神,鼓舞瞭士氣,我們都堅定瞭自己的決心,要有必勝的信念,和敵人進行殊死搏鬥,隊伍南下取得瞭不小的勝利。

那個時候,李井泉還走到農村宣傳革命思想,動員農民參軍,讓他們幫助起義軍,給我們送吃的、抬擔架。”

起義失敗後,李井泉接受瞭東江委員會的指派,給中央紅四軍送信,還遇見瞭前委書記毛主席。

毛主席一見這個小夥子,就甚是喜歡,說到:“你還年輕,腦子也好使,也讀過書有文化,適合去做政治工作,希望你能努力學習馬列著作,運用到實際中來,和我們的戰士們同甘共苦,用自己的知識和能力改善工農大眾的生活。”

隨後,他就來到毛主席身邊擔任秘書,也就是紅一方面軍政委。在跟隨毛主席一年的時間裡,他深深地受到瞭影響。有身邊的人曾經這樣評價李井泉:“他對毛主席十分尊敬和擁護,一直堅定不移地相信毛主席,是毛主席忠誠的戰士。”在這一年,李井泉正式加入瞭中國共產黨。

1934年10月10日,李井泉和紅軍開始瞭萬裡長征的偉大征途。隨著時間的推移,紅軍的給養成瞭大問題,部隊經常好幾天吃不上一頓飯。

當時的部隊領導人就任命李井泉為中央縱隊沒收委員會主任,去籌集糧食。

李井泉跟收糧的幹部們講:我們隻沒收地主豪紳和官僚地痞的財產糧食,不能動正經商人的東西,更不能去收廣大群眾的一分一毫;遇到生活困難的勞苦大眾,還要將部隊的糧食分他們一些。

後來被授予少將軍銜的袁光回憶道:“李井泉他們先紅軍一兩天抵達,在李井泉的指導下,幹部們沒收瞭土豪官僚藏在遵義城外的糧食和財物,有一部分分給瞭當地百姓,人民群眾在紅軍到來後非常擁護我們。

這期間,他們嚴格遵守黨的紀律,反對胡亂打壓地主的現象,粉碎瞭國名黨反動派污蔑我軍是“匪寇”的謠言,正面宣傳瞭我軍的形象。”

長征途中紅一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會師後,兩軍部隊進行幹部交替,李井泉因出色的政治能力被調到紅四方面軍第九軍擔任政治協助員,準備糧草休整部隊。

8月,第九軍開拔,翻越瞭夢筆山、卡子山、格地山三座雪山。誰料,8月19日那天就有20名戰士因為惡劣的環境和疾病犧牲瞭。

從茫茫雪山中走出來後,是廣袤的草地和沼澤,這時李井泉跟隨朱德總司令工作,並準備繼續北上,但是當時紅軍總政委張國燾反對中央的方針,決定南下。

10月的一天,在卓克基一個大喇嘛廟,紅四方面軍組織瞭全體黨員大會,三十一軍的副參謀長李聚奎主動坐在瞭李井泉的身邊,悄聲說道:“黨中央決定北上,紅一方面軍也準備北上,我們這次南下是錯誤的!”

開會期間,有幹部站出來發言,希望朱總司令能夠表態反對毛主席的“聲明”。朱總司令慢慢地起身:“毛澤東、周恩來等同志所決定的北上,是黨中央的決定。至於反對毛澤東的聲明,這是怎麼都不可能的。”

朱總司令剛剛坐下,就有人圍攻他。劉伯承見形勢不對,就說:“現在是在開黨會,你們怎麼能這樣對待朱總司令。”

張國燾針對毛澤東的決策反駁說:“毛兒蓋會議是錯誤的,北上是行不通的,我們必須南下,建設天蘆雅根據地,借機向四川發展。”

在座的許多人都受到瞭張國燾的蒙蔽,他們開始質疑黨中央的決定。張國燾希望憑借老鄉的身份拉攏李井泉,李井泉並沒有改變立場,堅定不移地說道:“朱老總和劉參謀長都講話瞭,他們肯定比我想得遠,我贊成他們的決定。”

張國燾碰上瞭一顆“硬釘子”,一氣之下,把李井泉下調到瞭紅四方面軍紅軍大學任上級政治科教導員。

會議結束後,夜已經深瞭,李聚奎沒有返回三十一軍駐地,跟著李井泉在一個喇嘛廟中休息。兩人躺在枯草上,聽著外面的風聲,一夜未睡,都在為這隻部隊的前途擔憂。

張國燾不顧朱劉等人的反對,帶領部隊南下,想要在四川建立根據地。結果行動失敗,損失瞭我軍有生力量。李井泉雖然沒有辦法改變軍事決策,但是在努力地利用自己教導員的職務來對部隊學員進行正確的思想教育。

1936年7月,紅二方面軍和紅四方面軍會師,糾正瞭張國燾的錯誤路線,李井泉被調到瞭紅二方面軍第四師擔任政委。

黨中央對於李井泉的長征經歷做出瞭這樣的評價:“長征途中,李井泉同志先後在一、二、四方面軍工作,他兩次過草地,歷盡艱辛,始終維護黨的團結和統一,維護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新的黨中央的正確領導。”

主席下令,帶領支隊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舉國震驚。8月25日,紅軍主力改編為第八路軍,編入國軍戰鬥序列。李井泉擔任120師358旅副旅長,之後被任命為政委。

此時日軍已攻占包頭,平綏鐵路也落入敵軍手中。八路軍針對性地成立瞭晉綏察、晉察冀、晉冀豫和晉西南四個軍區,其中“以晉西北、察西、綏東為晉綏察軍區”,由120師經營。

大青山地處陰山山脈中段,連綿350公裡,北面是廣袤的草原,地勢平坦,無險可據。

毛澤東一眼就看出瞭大青山重要的戰略意義,並電告八路軍總部與120師:“我軍是否可以建立一個遊擊性質的騎兵支隊?如可能則該支隊西走新疆邊境,東迄滿洲,整個內外蒙交界區域均可為其遊擊地區,亦盼考慮見告。”

其實早在一個月之前,毛主席就考慮到瞭大青山。日軍攻下徐州後一是可能會沿平漢鐵路抵達武漢,二是沿隴海鐵路直逼西安,而大青山是毛澤東計劃之中的四個戰略支點之一。

1938年5月,徐州失守已然不可阻擋,毛澤東判斷日軍會將武漢作為下一個目標中心,他給120師發電:“在大青山組建我軍的革命根據地十分重要,你們要迅速商議此事。”

毛澤東還指出,部隊須選精幹者,領導人須政治軍事皆能對付,且能機警耐苦,而有決心在該地創立根據地者。

經過八路軍總部多次談論,朱德和彭德懷決定從第一二零師挑選戰士,主要為第三五八旅第七一五團,由李井泉帶領前往大青山,這支部隊被人稱為“李支隊”。

9月初,李井泉帶著大青山支隊的2300多人北上,從晉北抵達綏遠。大青山地區地勢起伏不平,人煙稀少,騎兵相較於步兵更加的機動靈活。於是黨中央下達指令,大青山支隊必須“化步為騎”,迅速適合地區戰鬥需要,轉化為大青山騎兵支隊。

為瞭盡快完成黨交給的任務,李井泉和姚喆帶領支隊一邊打擊周邊的偽軍和匪寇繳獲戰馬,一邊向支持抗日的地主和紳士募捐,收集到瞭許多優質的馬匹,組建瞭一支軍事素質過硬的騎兵支隊。

大青山當地的情況十分復雜,土匪甚多,不僅影響當地百姓的生活,也幹擾抗戰,許多土匪最後都成瞭漢奸。1938年12月起,“李支隊”一步步開始剿滅土匪,幾個月的時間,“李支隊”六戰六捷,清除匪患,嚴懲罪大惡極的漢奸,維護瞭社會秩序。

進入大青山一年時間裡,李井泉帶隊經歷瞭大大小小的戰鬥上百次,成功突破瞭日軍15次大規模的包圍和掃蕩,消滅日軍上千人,繳獲槍支500多支,建立瞭穩固的大青山革命根據地。

和他一起的老戰友這樣贊揚李井泉:“1938年秋,你帶領著我們穿過日軍嚴密的封鎖線,突破敵人的圍追堵截,深入大青山開展遊擊戰,你為大青山根據地的建立付出瞭無數的心血,是我們的榜樣。”

一身破衣,會見主席

1949年4月21日,毛澤東、朱德下達瞭《向全國進軍的命令》。根據指示,賀龍與李井泉於冬天帶領第十八兵團進駐四川,一心專註於四川的發展和建設。李井泉曾任四川省政府主席、西南局第一書記等,為四川發展嘔心瀝血。

毛主席曾說過:“水利是農業的命脈,要想大力發展農業生產,就必須搞好水利建設。”李井泉根據毛主席的指示,采用水利和機電提灌相結合的方法,重新修建都江堰,農業灌溉面積得到瞭很大提升,給後人留下瞭巨大的財富。

毛主席視察都江堰時,不停地感嘆:“你做的好啊,這是為四川人民造福啊!”

在第一個五年計劃期間,中央開始在四川投資項目,當地工業逐漸發展起來,城鄉糧食需要大幅上升,遠遠大於糧食增長速度。李井泉認為如果農業生產上不去,必然將影響工業發展。

“必須克服盲目急躁,腳踏實地,一步一步去做。”這是李井泉經常說的一句話,也是他做事的標準。

他常常到鄉下農村考察,找當地的幹部和群眾座談,明白農民想做什麼,需要什麼。憑借著合理的政策和鼓勵,從1950年開始糧食產出量以6.6%的速度平穩增長。

毛主席表揚李井泉說:“不是蠻好的嘛!”

六十年代的時候,我國經濟出現瞭巨大問題,中央要求四川調出300億斤糧食支援其他省,李井泉當時出任中央主管糧食工作的副總理,講話中提到:“各糧食調出省份要顧全大局……不要算小賬。”

李井泉當時去會見毛主席的時候身上的衣服都破爛不堪,一洗就碎瞭,他的警衛員就反映給李井泉的妻子,說:“給首長再做一件吧。”可那一年連省委辦公廳都沒有多餘的佈票,誰傢能擠出來給他做這個褲子啊。

李井泉的妻子想出瞭辦法,說:“那個省委不用的舊桌佈,就那個白的,先給他做一個吧。”

後來毛主席這樣說道:“隻知道大公無私,不知道大公有私。”

晚年傢鄉,一心修橋

1974年2月的一天,65歲的李井泉踏上瞭回鄉的路途,他透過車窗,凝望著道路兩旁的行人,不禁心情激動,多麼熟悉的景象。闊別瞭40年的故鄉,終於回來瞭!

李井泉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和幹部們看一看傢鄉的基礎建設,他望見村子四周的植被稀少,要求村委改善環境,多搞植樹造林;看到荒廢的池塘,要求村裡多養些魚,增加村民收入。他對幹部們說:“我們黨的幹部就是要多為老百姓著想,為他們辦實事。”

在幹部座談會上,隊長李其祥的父親李開修鼓起勇氣將一件許多年的心事端瞭出來:“井泉啊,這幾年咱們村子裡條件好多瞭,就是東鄉河上的萬年橋塌瞭好多年瞭,一直過河都不容易,你看,想個辦法……”

李井泉想瞭想,說道:“這個橋應該修,萬年橋能夠方便交通,也能促進生產。怎麼樣都要修!”

話音剛落,他叫來陪同的省、地、縣、社級負責人,共同商議建橋的問題。初步談論後,省、地、縣單位出10萬元,當地的公社也出一點,共同修好萬年橋。

後來,李井泉和江西省副省長張國震再度回到傢鄉。他問起萬年橋的修建情況,張國震無奈回答,萬年橋的資金缺口還是不小,一直未能開工。李井泉思考瞭良久,決定親自去看一看萬年橋舊址。

李井泉坐著船看到瞭對面大片的荒地,激動地說道:“那千畝的荒田如果能開發出來,會增加許多農民的收入。看來這萬年橋必須要修啊,而且要盡快!”

回到村裡,省裡的領導和李井泉一起進行商討,當場決定拿出36萬元,下個月立即開工。

李井泉笑得合不攏嘴,連連拱手道:“謝謝你們,謝謝你們!”他還親自為萬年橋題瞭詞,寫著“發展經濟,方便交通”八個大字。

1989年,李井泉在北京逝世。

結語

李井泉的高風亮節詮釋瞭他的墓聯:“豐功偉績,澤被西南;高風亮節,光耀中華。”

李井泉是毛主席的得力幹將,主席說上哪,李井泉二話不說就去哪。毛主席曾經這樣評價李井泉:“他算得上是最瞭解我想法的人瞭,可以做我肚子裡的‘蛔蟲’。”

參考文獻

[1]楊曉哲.李井泉率部開辟大青山抗日根據地[J].黨史博覽,2020(09):45-50.

[2]熊維中.李井泉的長征之路[J].黨史文匯,2016(12):62-64.

[3]雙石.雪山草地中的李井泉[J].黨史文苑,2014(03):26-28.

[4]羅曉紅.李井泉四川調糧真相:代價無奈 大愛無疆[J].黨史文苑,2011(15):23-27.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2441.html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歷史

《知否》盛老太:看似勇敢其實是糊塗,仰望的背後是悲慘的一生

要說盛傢最厲害的角色是誰,那必然是顯山不露水的祖母瞭。盛傢老太太,勇毅侯嫡女,性格堅毅,充滿瞭人生智慧。在盛傢,老太太雖然是“退休”的年紀,但卻還是能用自己的手段和智慧去指點江山,這才為盛傢避免瞭許多...
蘇聯前後僅用瞭4分鐘,動用16枚洲際導彈,美航母也不敢輕舉妄動 歷史

蘇聯前後僅用瞭4分鐘,動用16枚洲際導彈,美航母也不敢輕舉妄動

1946年,美國以Hyman G. Rickover(中文稱海曼·喬治·裡科弗)為首的一些科學傢研發出瞭世界上第一艘核潛艇——“鸚鵡螺”號。1952年,“鸚鵡螺”號開工建造,並於一年半後的1954年1...
康熙傳位遺詔亮相,揭開瞭雍正奪位之謎,“傳位於四子”不可能 歷史

康熙傳位遺詔亮相,揭開瞭雍正奪位之謎,“傳位於四子”不可能

康熙晚年時期,他的諸多兒子圍繞皇位發生瞭慘烈的鬥爭,最終康熙去世後,由雍正繼位,但關於他的繼位,民間一直流傳著諸多說法。最有市場的說法,是四阿哥雍正篡改瞭康熙的傳位遺詔,將“傳位十四子”中的“十”字改...
薩達姆被執行死刑的最後一刻,唯有這個人想給他最後的尊嚴 歷史

薩達姆被執行死刑的最後一刻,唯有這個人想給他最後的尊嚴

2006年12月30日凌晨,無數伊拉克傢庭早早守在電視機面前,等待著他們的前總統薩達姆被執行死刑的那一刻。行刑室位於巴格達底格裡斯河河畔的卡迪米亞伊軍基地。薩達姆頭戴舊式的毛線帽,身穿白襯衫和黑色的短...
張學良的幽禁歲月: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 歷史

張學良的幽禁歲月: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

晚年的張學良曾坦言自己發動西安事變的動機,他說:“我做那件事沒有私人利益在裡頭......假設我要自己的地位、利益,就沒有西安事變。”誠如張學良所言,西安事變前,張學良的地位在國民政府內不言而喻,東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