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

  • 在〈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侯耀華吻侄女泯恩仇,墓地百萬給自己留位置〉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9

2011年3月23日,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傢候耀文的骨灰,在時隔3年9個月之後得以入土為安。

葬禮上的擁抱

當天,侯耀文的女兒候瓚身穿一身黑風衣,在男友的陪同下,早早來到父親的告別現場。隨同她一起到場的,還有她14歲的妹妹妞妞。

在對著父親的銅像深鞠瞭三個躬之後,妞妞把她寫給父親的一封信放進瞭父親的骨灰盒裡,這封信將會和侯耀文的骨灰一起安葬在天壽陵園。

九點左右,侯耀文的二哥侯耀華趕到陵園。在與各位親友打過招呼之後,侯耀華一把把妞妞摟在懷中,還頻頻親吻小侄女的臉頰,兩人相擁著哭成瞭一團。

當天自發趕來給候耀文送行的曲藝圈大咖很多。

他們中有中國曲藝傢協會主席劉蘭芳、秘書長刁惠香,有北京曲協主席李金鬥,中鐵文工團團長劉際,以及侯耀文的生前好友石富寬、師勝傑等等,四五百人將寬敞的昌平天壽陵園告別廳擠得滿滿當當。

在常貴田宣佈骨灰安放儀式開始之後,劉蘭芳代表中國曲藝傢協會稱侯耀文“是一位桃李滿天下相聲表演藝術傢”,並祝願侯耀文的在天之靈安息,他的徒弟們能用更多更好的作品展示師父的風采。

緊接著,侯耀文的老搭檔石富寬和師弟師勝傑作為來賓代表,也上臺表達瞭對侯耀文去世的悼念。

石富寬說:“我與耀文相識於上個世紀60年代,在 40多年時間裡一同並肩走過。耀文熱愛相聲藝術,為人正直,無論對同事、對朋友以誠相待。耀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師勝傑則在發言中稱:“三哥離開我們已經快四年的時間瞭,今天終於入十為安,這瞭卻瞭侯氏宗親的心願,同時也瞭卻瞭相聲界同仁和全國觀眾的一份牽掛。”

儀式的最後,侯耀華帶著兒子侯軍、侄女侯瓚和妞妞一起上臺致謝親友。

侯耀華在發言中說:“耀文離開這4年裡我一直不能平復,我寬慰自己的隻有一句話:人在做,天在看。今天侯耀文的後事到此全部完成瞭,我向報道的媒體、到場的朋友表示感謝。”

說完,侯耀華又給瞭站在身邊的大侄女侯瓚一個大大的擁抱。

看著這一對曾因遺產糾紛鬧上法庭的伯伯和侄女,到場的來賓不由得發出由衷的感慨:“還是親情最可貴!”

“侯門恩怨”

2007年夏,59歲的侯耀文突發心源性心臟病去世,享年 59 歲。

侯耀文的去世,也引發瞭一場曠日持久的遺產分配官司。

在打官司的兩年多時間裡,侯耀文的骨灰被冷冷清清地放在八寶山殯儀館內無法入土,讓人十分痛心。

對這件事,就連一向以“大嘴”著稱的侯耀文的弟子郭德綱也隻能在接受采訪時說:“肯定有不適合說的原因,但我未必是最合適說此事的人。”

郭德綱口中的“不適合說的原因”,指的就是侯耀文身後的遺產處理問題。

侯耀文去世時,兩個女兒侯瓚與侯懿珊年紀尚小,所以作為兄長的侯耀華,主動承擔起瞭料理弟弟後事的重任。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以侯傢的人脈,侯耀文的葬禮一定會辦得既體面又風光。

但是作為侯耀文的女兒,侯瓚卻發覺父親去世後,作為第一繼承人的自己,卻連父親的任何遺產都沒有得到,連父親那套位於玫瑰園的房產,也面臨著被銀行收回的命運。

侯瓚雖然不知道父親有多少錢,但她也不相信,紅瞭一輩子的父親居然一點遺產也沒有。作為侯耀文的得意弟子的郭德綱,卻知道師父侯耀文的傢底。

郭德綱記得,“師父的書房裡有幾個抽屜,裡面都是價值不菲的羊脂玉和翡翠。師父最愛收藏手表,傢裡的名表就有幾十塊,每塊都價值幾十萬。”

按郭德綱的說法,侯耀文的傢產有“兩三千萬差不多”。

可就在侯耀文死後,他的玫瑰園別墅裡東西很快便被搬得幹幹凈凈,連放在墻角的水晶吊燈都不翼而飛,地上滿是玻璃碎片……

侯耀文的遺產去瞭哪裡?侯瓚查到,父親死後,侯耀文名下的存款被他的生前好友牛成志分數次取走,最高一筆達 120 萬元。玫瑰園內的物品,則是被父親的徒弟郭曉小與其妻劉一分幾次搬走的。

牛成志承認侯耀文名下的存款是被他取走的,但他辯解說,取款是在“侯耀文傢人同意的情況下取走的,用來處理侯耀文的後事和部分欠款。”

牛成志和郭曉小都透露,侯耀文剩餘的存款和遺物,他們都交給瞭侯耀文的二哥侯耀華保管,自己絕沒有貪污一分錢。

令侯瓚感到奇怪的是,父親的遺產既然在二伯手上,可侯耀華為何卻隻字不提,也從未邀請她和妹妹去清點遺產,更沒有提出過這些遺產如何分配。

為瞭奪回父親的遺產,侯瓚於是聯合妹妹侯懿珊將伯父侯耀華以及牛成志、郭曉小夫妻共 4 人告上法庭,要求返還父親的存款及物品。

侯耀文的遺產到底有多少?

由於侯耀文和侯耀華都是公眾人物,所以這場“侯門恩怨”引發瞭社會極大的關註。

對於外界的質疑,侯耀華沒有正面回應,隻用一句“以心做事,上天會看到”來打發記者。

不過侯耀華的律師倒是解釋過侯耀華不分配遺產的原因:按照侯傢的規矩,必須要等侯耀文去世一年後,再對他的遺產進行分割。

現在弟弟還沒有下葬,所以他不願意在這個時候分割弟弟的遺產。也就是說,侯耀華並不想侵占弟弟的遺產,而隻是替弟弟“保管”。

“侯耀文遺產事件”被曝光後,不少人認為侯耀華有侵占侯耀文遺產之嫌。甚至有人認為,侯爆文剛一去世,侯耀華便在第一時間趕到侯耀文居住的玫瑰花園主持料理後事,說明他就對弟弟的遺產早就處心積慮,想占為己有瞭。

這種論調雖然有些偏激,但也不是一點道理沒有。雖然從中國的傳統來看,弟弟過世後,哥哥出面料理後事的情況並不罕見,但侯耀華從沒主動邀請兩位侄女清點過侯耀文的遺產,也沒有將這些遺產分配給兩位侄女的意圖,人們出現質疑也就不奇怪瞭。

侯耀文生前有過兩次失敗的婚姻,他同女兒們的關系可能也並不融洽,但這並不影響侯瓚姐妹的繼承權。所以侯瓚對二伯的這種“保管”並不認可,認為二伯是有意侵占,也是情理之中。

侯耀華的行為到底是保管還是侵占?奇怪的是,侯耀文的弟子們對這個問題大多保持沉默,甚至還有極個別弟子幫侯耀華說話的。

這個弟子說因為侯耀文欠瞭銀行的錢,他去世後,銀行要收回玫瑰花園的房子,所以侯耀華就租瞭天通苑一處的房子專門存放侯耀文的遺物,為此侯耀華每個月還要搭進去 3000塊錢的房租。

法院在受理侯瓚的訴訟後,對侯耀文的遺產也進行瞭調查。經調查:侯耀文去世時,其名下存款僅有 130 多萬元。

侯耀文去世後,其好友牛成志曾多次取走侯耀文名下的銀行巨額存款,其中最大一筆是一次性提走瞭120 萬元。此外,郭曉小夫妻二人曾雇傭搬傢公司,將侯耀文玫瑰園傢中的財物幾乎全部拉走。

牛成志則辯解:“我不是私下取款,也不可能背著他們取錢。這些錢是我在侯耀文傢人同意的情況下取走的,用來處理侯耀文的後事和部分欠款。”

好吧,就算牛成志說的是真的,侯耀文遺產中的一部分錢,被用來處理後事和歸還之前的欠款瞭,那麼侯耀文餘下的財產上哪去瞭呢?

就在侯瓚不知所措之際,郭德綱站瞭出來:“我願意支持妹妹侯瓚,需要的話我可以作證。”

郭德綱說的作證,是他願意證明師父侯耀文的玫瑰園傢裡,有許多價值不菲的羊脂玉、翡翠、名表,“有人說他傢產有8000 萬元,那不可能,但兩三千萬差不多。”

所以郭德綱替侯瓚發問:“師父的萬貫傢財哪兒去瞭?玫瑰園中最後連燈泡都被摘瞭,為什麼?”

正在公眾對侯耀文的遺產到底有多少而充滿好奇之時,2009 年7月17日,銀行以侯耀文的玫瑰園別墅斷供一年多不還為由,將玫瑰園收瞭回去。

被逼急瞭的侯瓚,於是在2009 年 7 月與妹妹妞妞一起,將侯耀華等人告上瞭法庭,認為侯耀華等人未經自己和妹妹同意,擅自處分父親的遺產,侵害瞭她們的財產繼承權,請求法院責令侯耀華等人返還侯耀文的遺產,並承擔侵權責任。

北京市西城區法院在受理此案後,侯耀華的代理律師向法院提出瞭管轄權異議。律師認為侯耀文的遺產范圍尚未確定,即使侵權,也應該由主要遺產所在地的法院管轄,所以西城法院對本案不具有管轄權。

管轄權異議被駁回後,這起備受關註的侯耀文遺產案終於在2010 年 6 月 4 日在北京市西城區人民法院開庭審理。開庭之時,法庭內座無虛席,幾十名人大代表、幾十傢媒體記者均到庭旁聽。

對簿公堂又神奇和解

法庭上,原、被告圍繞著侯耀文遺產進行瞭激烈的爭論。

法庭經過調查和審理,確認侯耀文在中國工商銀行有存款 126 萬餘元,在中國交通銀行存款 8800 餘元,這些存款都是被牛成志取走的。牛成志則在法庭上稱,他是受侯耀華之托取走這些存款的。

侯耀華的律師在法庭上稱,這些錢是用來給侯耀文辦後事的,且委托牛成志取錢時,侯瓚是知情的,所以侯耀華並未侵占侯耀文的財產。

侯耀華的律師還在法庭上出示瞭一份存款去向清單。

清單顯示,在拿到這些存款後,侯耀華幫侯耀文繳納瞭52 萬餘元的房屋貸款、10萬元的物業費 ,以及幫侯耀文償還瞭向他人的借款 20 萬元,還退還瞭有關單位的演出費 8 萬元、廣告代言費 20 萬元。

至於侯耀文玫瑰園中的物品,侯耀華表示是因為考慮玫瑰園長期無人居住,安全存在問題,所以才將玫瑰園的財物搬走,準備等侯耀文的喪事辦完再分配。

侯耀華還解釋瞭他這麼做的原因:侯耀文去世後,在他的遺產處理上,考慮到侯耀文有兩個女兒,所以分遺產得兩邊一塊兒來談。

他還強調,自己“以心做事,上天會看到。”同時他還表示,“如果能夠證明在搬運中丟失瞭物品,我願意照價賠償。”

法院並沒有當天就侯耀文的遺產案進行宣判。

走出法庭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侯傢朋友告訴記者:“侯耀華不分遺產,主要是出於弟弟侯耀文去世不久就分遺產,有違侯傢的傢規。還有一點,侯耀華擔心倉促之下分配這筆遺產,有可能造成傢庭成員更深的矛盾,有辱父親侯寶林的名望。”

2010年8月20日,這起全國人民關註的案件迎來瞭轉機:侯耀華與侯瓚就侯耀文骨灰安葬、遺產處理等問題達成一致,於該日在西城法院正式簽字和解。

這份調解書的具體詳細內容,侯傢一直沒有向外界透露。不過據侯耀華的律師稱:“這個案子最終能以和解方式結案,是親情和理性最終平息瞭這場風波。如今雙方達成和解,侯耀文遺產官司算是告一段落。”

一笑泯恩仇

在與侄女侯瓚的芥蒂解除之後,侯耀華便開始張羅侯耀文落葬之事。他在北京昌平天壽陵園為弟弟選瞭一塊40多平方的豪華墓地。

昌平天壽陵園中,安息著眾多故去的名人。侯耀文的墓地緊靠著和平寺西殿,位置算是天壽陵園最好的地段之一,周圍楊柳依依,草色碧綠,溪流潺潺,墓地價值上百萬元。

據墓地的業務員介紹,除瞭買地之外,侯耀華還為弟弟做瞭個雕像,雕像的價格大約需要15萬元。

這筆錢基本上都是侯耀華一個人出的,在“侯門恩怨”和解後,侯耀華似乎想用這種方式向人們證明:他並不是一個貪財的哥哥。

不僅如此,侯耀華還在弟弟的墓地不遠處,給自己也買瞭塊地,等將來自己百年之後,可以和弟弟葬在附近。

由於侯寶林夫婦的墓位於八寶山革命公墓,幾乎不可能遷到天壽陵園,因此侯耀文的墓地隻是其個人墓地,而不是傳聞中的侯氏“傢族墓地”。

所以侯耀華在此給自己預留一塊墓地,選擇與弟弟為鄰,似乎是想向世人證明,在弟弟遺產處置一事上,他並不像外界傳聞的那樣,是一個想占有弟弟遺產的哥哥。

值得每一個喜歡侯耀文的觀眾開心的是,因遺產分配問題,骨灰一直未能入土安葬的侯耀文,終於等來瞭自己入土為安的那一天。

在經歷瞭遺產風波之後,侯耀華和侯瓚一傢人能盡釋前嫌,這也許對逝去的侯耀文來說,才是最大的告慰。

在侯耀文骨灰安放儀式上,侯瓚動情地說:“爸爸去世三年九個月瞭,從他去世那天起對我、對很多人都是一大缺失。我想替父親說一句他沒來得及說的話,就是感謝觀眾,感謝所有幫助和支持過我們的人。”

在侯耀華的帶領下,侯瓚和妞妞抱著父親的骨灰輕輕放入墓穴,三人一起向侯耀文的墓穴撒上瞭一捧黃土,寄托瞭一傢人無盡的哀思。

作為侯耀文徒弟,郭德綱卻沒有參加師父的骨灰安放儀式,這也引起瞭人們的強烈好奇。不過就在當天下午,郭德綱發瞭一條微博稱“恩師入土,心願終遂”,同時表示自己將會在清明節帶德雲全體人員前去祭拜師父。

微博的最後,郭德綱附上瞭自己寫的一首詩道:“花經夜雨香猶在,月被雲遮光怎迷。先生浩氣垂千古,南北山頭獵獵旗。三尺土埋師徒義,兩段情緣死不渝。冷觀霄小空嘁嘁,羞與他人共典儀。”

對於郭德綱的這首詩,網友們的解讀也是各不相同。

有網友說這首詩展示瞭郭德綱和恩師的感情,但更多的網友則抓住詩中的“冷觀霄小空嘁嘁,羞與他人共典儀”一句,認為郭德綱這是在含沙射影,用“霄小”一詞諷刺想占有他師父遺產的那些人。

在這起“侯門恩怨”中,郭德綱的表現得到瞭許多人的力挺。在侯耀文遺產案還在審理時,郭德綱便告訴媒體,他會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幫助侯瓚這個小師妹。

隨著這起案件的塵埃落地,郭德綱的“特別方式”也被曝光:原來郭德綱為瞭幫助侯瓚還清玫瑰園別墅拖欠銀行的巨額貸款,偷偷買下瞭這棟別墅。

根據侯瓚與銀行及開發商達成的協議,銀行將玫瑰園別墅還給退還給開發商,待售出該房後將原購房款將退給侯傢姐妹。

郭德綱買下這棟別墅後,侯瓚姐妹便可以得到當年父親購買這棟別墅時的購房款800萬元。

雖然郭德綱自嘲自己“沒有朋友”,但不得不說,侯耀文收瞭他這個徒弟,的確沒有走眼。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160.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