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 在〈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3

在解放戰爭中,我軍的戰士們英勇奮戰,創造瞭很多個世界軍事史上的經典戰例,在廣西圍殲張淦兵團就是其中一例。

長途奔襲,五塊大洋帶路

1949年10月,國民黨軍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集團在湖南的衡寶戰役中受到重創後,由湖南省退入廣西省(今廣西壯族自治區)。

白崇禧屬於桂系軍閥,廣西是桂系經營多年的老巢,白崇禧準備在廣西整合桂系現有資本,依據廣西老巢,與解放軍作一死戰,如果勝利可以收拾廣西、貴州、雲南的三省殘局,如果失敗瞭,就退往海南島保存實力。

桂系反動軍隊在人民解放戰爭中和我軍正面對抗較少,保存瞭較為完整的軍事實力,桂系軍閥在其廣西老巢有20 多年的統治經驗,又面臨著死亡前的最後掙紮,因此解放廣西是我國大陸上全殲殘敵中的最後一次激烈戰鬥。

退回廣西後,白崇禧糾集瞭二十萬大軍,在他的軍事部署中,張淦所率領的第三兵團是其中的重要一環。

張淦是廣西桂林人,早期畢業於廣西陸軍速成學堂,長期在桂系軍隊中任職,深受白崇禧的器重和賞識。

張淦率領的第三兵團駐紮在廉江和陸川周邊地區,這一帶是廣西通往海南島的通道,如果張淦兵團牢牢占住該地,那麼解放軍就難以在大陸圍殲白崇禧的二十萬大軍,這支部隊假如真的能退到海南島上,那就後患無窮。

最終為聚殲張淦兵團立下大功的,是四野第43軍128師382團,他們長途奔襲,用五塊大洋就讓敵人為我們帶路,一個連就打掉瞭敵軍的一個軍團司令部。

四野第43軍128師382團在解放廣州不久後,就接到瞭上級要求趕赴廣東和廣西邊境、參與圍殲白崇禧部的命令。

382團來到廣西的蘇立圩,正在修整時,就接到瞭一個重要任務,要求他們趕緊奔襲離蘇立圩有幾十公裡的博白城。

原來在博白城中,逃出來一個中學教師,他告訴我們的部隊,國民黨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兼第三兵團中將司令官張淦,在前一天的下午剛剛到瞭博白縣城。

這個消息我軍還通過一個剛抓來的俘虜驗證過,張淦隻帶瞭兵團部一個特務營和一個炮兵營,還有幾個連,總共2000多人。

眼看機不可失,382團的首長們,緊急部署瞭軍事任務,要求戰士們輕裝強行軍奔襲博白縣城,活捉張淦,全殲敵三兵團這個指揮部,這一路上,我們的戰士們要用兩條腿趕上敵人的汽車輪子。

這次奔襲作戰雖然倉促,但依然制定瞭詳細周全的作戰計劃,三營七連是前衛,由三營營長帶領打頭陣,團部緊隨在七連後面跟進。

團首長命令三營不管丟下多少人,一定要在2小時內趕到博白,如果路上遇到敵人,就說是十一兵團來給張淦司令官送信的,以此來麻痹敵人,爭取盡快抓住張淦,隻要成功,就是三營的大功一件。

二營的任務則是在趕到博白縣城後,迅速由城北迂回到城東占領城外的一片小高地,構築對內對外陣地,一面警戒,一面註意城內動向,假如聽到三營的槍聲時就向城內進攻,不準放出一個敵人。

一營的任務則是直奔博白縣城南5裡的鴉山圩,主要對付可能增援的敵人軍隊,警衛連則作為預備隊。

為瞭快速行軍,團裡各營的副教導員都帶領後勤去拉運物資,整隻部隊立刻飛奔起來。

此時戰士們的心情都是急迫無比,大傢爭先恐後,都想搶先到博白去抓張淦,隊列一開始是一路縱隊,後來所有的戰士們都爭著往前沖,一路縱隊變成四路縱隊,又變成八路縱隊,最後誰也不肯讓誰,行軍的隊列就像趕羊群一樣小跑著往前沖。

雖然戰士們急著前進,但都不想一個戰友掉隊,在高強度的急行軍中,各連都展開瞭互助的活動,體質好的幫助體質弱的,體質強的幫助體質差的,武器輕的幫助武器重的。

大傢手拉手,肩並肩,齊心協力向前進,在這樣的幫助下,有些戰士們腳上起瞭水泡,甚至有人扭傷瞭筋,但都咬緊牙關,跟上瞭部隊前進的步伐。

奔襲打前站的三營七連,隻用瞭2個小時的急行軍,就行程20多公裡,像一把鋒利的尖刀,直插博白縣城。

此時已經是半夜瞭,整個博白縣城都處於安靜的黑暗之中,絕大多數敵人都還在睡夢之中,根本沒想到我們的戰士們會神兵天降。

三營七連的尖兵班摸近縣城北門時,駐紮在此的國民黨第三兵團炮兵營還做著春秋大夢,哨兵們以為我們的戰士是跟他們一樣潰散過來的國民黨軍隊,就大大咧咧地質問道:“你們退到這裡來幹什麼?”

三營七連的戰士們按事先定好的計劃,假裝成是十一兵團,號稱是來協助張淦軍隊的,敵人們沒有懷疑,就讓他們進瞭城。

進城後,三營七連的副連長盧福山靈機一動,心想縣城也不小,我們又不熟悉當地的地理,一時之間不容易找到張淦,不如想辦法讓敵人為我們帶路。

想到這裡,盧福山就裝作有緊急軍情要匯報,大聲問這些敵人:“弟兄們快告訴我,張司令官在哪?”

此時的敵人士兵們都還想回去睡覺,誰也不想接這個跑腿的差事,眼看沒人應聲,盧福山又大聲說,誰給他帶路,他就賞他5塊大洋。

這一下子敵人們馬上踴躍起來瞭,好幾個國民黨士兵都爭著要帶路,盧福山挑瞭一個自稱是最熟悉張淦駐地的小個子士兵,說這位兄弟既然這麼熟悉,就勞你大駕吧。

其他國民黨士兵爭著也要去,盧福山又答應說賞錢大傢平分,他們才不再爭執。

就這樣,我們的戰士們隻花瞭五塊大洋,就端著槍支,在敵人的帶路下,飛快地向張淦的司令部直沖而去。

活捉張淦

當時張淦的司令部設在縣城的圖書館中,來到圖書館門前時,站崗的哨兵喝問盧福山等人是哪一部分的,隻聽盧福山鎮定自若地回答:“兄弟是十一兵團團部通信兵,有急事要報告張司令官。”

敵人的哨兵一開始並沒有懷疑,就讓他們等一下,等通報一聲後再進去,但因為我們的戰士比正常的報信士兵要多很多,引起瞭敵人的警覺。

本來就已經是驚弓之鳥的國民黨士兵,發現情況不對,就大聲叫嚷起來,紛紛喊著不好啦,解放軍進城啦。

這時,聽到聲音的國民黨第三兵團作戰處長從裡面跑瞭出來,他還以為是外面的士兵在大驚小怪,就呵斥他們不要胡說,解放軍難道還能從天上飛下來,現在過來的肯定是自己的兄弟,不要誤會。

沒等這個處長的話音落下,離他最近的幾個戰士們一個箭步沖到他跟前,下瞭他的槍,並逼著他帶路去抓張淦。

與此同時,其他戰士們一擁而上,不費一槍一彈,三下五除二便俘虜瞭敵第三兵團司令部大部份官兵。

此時,圖書館內的國民黨士兵們趕緊把大門關上瞭,並組織人員猛烈開槍向我們射擊,企圖阻止我軍進院。

前面的響動也驚動瞭住在後院的張淦,他此時依然十分不解,對身邊的參謀說我們有四個軍在前面守著,離這裡最近的共軍也在90公裡以外,怎麼會突然冒出一支共產黨的軍隊,因此他分析肯定是國民黨的58軍找過來,讓手下們不要誤會。

此時,大門外的三營七連將士們,已經在組織強攻瞭,邊打還邊在院墻外高喊:“國民黨的官兵們,請你們趕快放下武器!不要再替蔣介石賣命!繳槍不殺,解放軍優待俘虜!”

張淦這才清醒過來,知道外面真的是共產黨的軍隊,他連忙下令,組織所有人員,集中所有火力,堅守圖書館,妄圖阻止我軍進攻。

敵人固守在圖書館的大門後面,抵抗十分頑強,雙方激戰瞭一個小時,我們的戰士們還沒能突破陣地。

這時,團長給三營下瞭死命令,要不惜一切代價,速戰速決,否則敵人的援軍過來的話,情況就變復雜瞭。

在這種情況下,三營趕緊調來瞭兩具火箭筒,對著院內中心大樓和大門打瞭4發炮彈,將大門炸的粉碎,戰士們趁著煙霧沖進瞭大樓。

外面在激戰的時候,張淦心裡十分慌亂,他拼命打電報讓國民黨的第7軍、126軍速來解圍,他還病急亂投醫,躲在房間裡卜卦求神,祈求今天能躲過一劫,等聽到外面解放軍攻進來的聲音後,他像鴕鳥一樣躲到瞭床底下。

此時在外面,圖書館的中心大樓已經被我軍占領,解放軍清點俘虜後,共抓獲瞭國民黨軍官、士兵、還有他們的傢眷大大小小300多人,其中有張淦的女婿和侄兒,但就是沒有兵團司令官張淦。

盧福山心思十分細膩,他跟三營的教導員一起,到各個廂房中仔細查看,果然在一張雙人床底下,看到瞭露出的兩隻皮鞋,盧福山一把把他拖瞭出來,隻見他生得又肥又大,身穿呢子軍裝,像個大官樣子,正是張淦。

張淦被俘後,嚇得魂不守舍,全身如篩糠一樣抖個不停,他被押下來後,不顧自己沒帶著軍帽,向趕過來的團首長敬瞭個舉手禮,然後哀求道:“長官,兄弟有罪,請長官寬大饒恕!”

他為瞭求條活路,還搬出瞭周總理來,說自己跟周恩來先生熟悉,把他送到總理那裡去就好瞭。

解放軍的政策是優待俘虜,因此並沒有人為難張淦,解放軍戰士告訴他,我軍對放下武器的國民黨官兵,不管官職大小一律寬待,大傢還給張淦找來軍醫包紮傷口,讓他坐在凳子上休息。

張淦這才放下心來,他見到我們的部隊行動如此迅速,不禁欽佩不已,他原以為共軍三天之內都不會趕到,沒想到一夜之間就兵臨城下瞭,這個當瞭38年士兵和18年中將的老軍閥, 連聲驚嘆:“沒有估計到貴軍挺進這樣快。”

正在張淦感嘆的時候,解放軍找到瞭張淦的女兒,把她送瞭過來,張淦的女兒看到父親,就沖過來抱著他放聲大哭。

張淦看到自己的女兒安然無恙,更感受到解放軍的誠意,他連聲稱贊解放軍,還讓女兒跪下來磕個頭表示感謝,我們的將士們連阻止都來不及。

這時,張淦主動表示,要將功贖罪,為解放軍效勞,張淦在廣西一帶的桂系軍隊中有一定的影響力,如果有他的協助,可以讓我軍解放廣西的攻勢更順利一些,因此,我軍的首長也跟他介紹瞭當時的政策,告訴他如果戴罪立功,會論功行賞,給他更加寬大的處理。

張淦把廣西桂系軍隊的佈置和盤托出,他說白崇禧把廣西的三個兵團司令官比作車馬炮,自己就是白崇禧的車,會下棋的人都知道,車是骨幹,因此隻要張淦這隻車沒瞭,這棋就沒法下瞭,白崇禧的部署也就落空瞭。

張淦主動提出,他立即命令自己兵團所屬的各個軍,馬上放下武器向解放軍投降,很快,他的命令就以電報的形式發給瞭他所部的第七軍、第四十八軍和第一二六軍。

張淦所部的上述各個軍正與解放軍對峙,張淦的電報發到瞭,進一步瓦解瞭敵人的鬥志,敵人很快就降的降,逃的逃,頑固不化的也無心戀戰,讓我軍順利聚殲瞭張淦兵團。

聚殲瞭張淦兵團,白崇禧部逃去海南島和我長期對抗的陰謀也就破滅瞭。

剿滅張淦軍團的這次追殲戰,四野第43軍128師382團歷時30多天,轉戰數千裡,進行大小戰鬥10餘次,活捉瞭敵中將兵團司令官張淦,搗毀瞭白崇禧的指揮中樞,殲敵8000餘人,完成瞭參與粵桂邊圍殲戰的光榮任務。

參考文獻:

《解放廣西:歷史與輝煌》,《文史春秋》,2009年10月

《進軍粵桂邊博白捉張淦》,《廣西黨史》,2000年12月

《“飛鷹”抓“山雞”——第382團活捉國民黨中將司令官張淦的回憶》,《政協玉林市委員會文史學習委員會編. 玉林文史 第2輯 玉林解放與剿匪史料》,2000年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227.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