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 在〈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4

舐犢情深,林噙霜如此惡毒,她都有一份保護孩子的心思,曾經她怎麼能忍心害死衛氏,留明蘭一個人?林噙霜越是如此,明蘭越是淡漠。都是有女兒的人,她林噙霜願意為瞭盛墨蘭苦苦哀求,當年怎麼不會惦記自己的小娘還有一個孩子,對她留有餘地呢?林噙霜沒有,那就別怪今天的明蘭不留情面,一報還一報。

作為女兒,明蘭和衛小娘的緣分不深。明蘭六七歲時,衛小娘就被林噙霜陷害,懷孕期間吃瞭流水般的補品,最終因子大難產而死。臨終前,衛小娘白著一張臉,小明蘭跪在床頭,一聲一聲哭著喊娘,衛氏卻一字一句糾正她,要喊小娘。而後明蘭磕瞭幾個響頭後,衛小娘也撒手人寰,從此之後,明蘭就成為瞭這盛傢唯一的浮萍,沒人管,更沒有人疼。倘若不是因為祖母,明蘭在盛傢就沒有瞭依靠,哪怕頂著六小姐的名號,但沒有父母照管的孩子,在這個吃人的院子裡怎麼活得下去?

基於此,祖母確實給瞭明蘭第二條生命。但在明蘭的人生觀中,衛小娘雖然隻是短短存在瞭幾年,但她對自己仍有著不可取代的地位。衛小娘去世的時候,恰好是盛傢逆風翻盤的階段,那個時候的盛傢舉傢搬遷到京城,明蘭她爹升瞭大官,一傢子都有瞭好盼頭。但是在全員喜悅的氛圍中,沒有人關註到明蘭的痛苦。她跟整個盛傢都格格不入,全傢都在奔赴更好也更美的生活,唯獨她的親生母親剛剛去世,自己在這世上再也沒有瞭最親的傢人。盛竑雖然是自己的爹,但是他不僅沒有為自己的妾室主持公道,還讓真兇逍遙法外。

盛竑有太多的孩子瞭,她明蘭根本算不上什麼,這些事,小明蘭真的不懂嗎?或許林噙霜說的是對的,那個時候的明蘭已經大瞭。她雖然是一個女孩子,但這不代表她分不清黑白。盛竑偏袒林噙霜,自己的小娘連一盆像樣的炭火都沒有,這些看似不重要的事兒,折射進明蘭的眼裡,都是殺死母親的真實細節。明蘭怨過,也恨過,她也曾對自己的小娘子說,為什麼不把爹爹留下來?為什麼小娘不跟爹爹說自己吃不飽,也穿不暖?為什麼小娘子不讓自己去請爹爹來看看,聽聽這些年的委屈?

可衛氏什麼都沒說,她隻是溫柔地告訴自己的女兒,娘親什麼都沒有,既沒有娘傢,也沒有寵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這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幾乎可以貫穿明蘭的一生。明蘭不理解,但是她卻遵循瞭母親的話。在盛傢這些年,明蘭慣用的就是守己藏拙,她從不跟墨蘭爭辯,也不跟如蘭較勁,她總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穩妥,低調,幸福地在這個盛府活下去。活下去是明蘭唯一的目的,她知道自己有祖母疼,可也正因為知道有這一份庇佑,她才格外珍惜。

明蘭復仇可以說是《知否》最為精彩的故事情節,我們也很難想象那個站在哥哥姐姐背後隻會癡癡傻笑的女孩子,竟然有這樣的心思和手段,步步為營,引得林噙霜入局,永世無法翻身。曾幾何時,小明蘭穿著雪白的衣袍,她縮在祖母的懷裡,連哭都不敢大聲,但後來,明蘭能夠貼著一張臉,冷冷看著林噙霜,打開瞭那幅墨蘭送給自己的《舐犢情深》。當年林噙霜借著這幅畫警告暫管盛傢管傢權的明蘭,她不過是小小孤女,沒有父母,沒有依靠,哪怕是有瞭權力,也不過是眨眼的幸福。

而明蘭看著殺人兇手如此囂張,她卻並沒有表露出半分的情緒,反倒是默默念叨著“我一定要記住,往後可不能忘瞭”。是啊,不能忘瞭什麼,忘瞭曾經的林噙霜殺死瞭自己的母親,忘瞭她為瞭墨蘭三番兩次的欺辱,忘瞭她為瞭個人的利益甚至要害死自己。明蘭一筆一筆都記著,等到這一天,等到林噙霜終於被盛竑趕出傢門的這一天,明蘭看著眼前這個風韻猶存的林噙霜,看著她扯著嗓子大罵她賤人,明蘭隻是淡淡得把這幅畫放在她的面前。

聰明人的對話總是那樣簡單,明蘭無疑是打蛇七寸,一方面她直接告訴林噙霜,自己知道當年林噙霜害死生母的真相,而另一個方面,舐犢情深,死瞭一個林噙霜,不是還有墨蘭嗎?明蘭一句話都不說,卻三番兩次激起瞭林噙霜的恐懼,她狼狽地從床上爬下來,用淒慘的聲音叫喚著:別傷害我的墨兒,她是無辜的,你有什麼沖我來!

明蘭看似復仇成功瞭,但卻又好像沒有得到真正的快樂。是啊,林噙霜已死,可她死瞭又如何呢,自己的小娘子是再也回不來瞭。明蘭似乎總是記得自己小娘的模樣,她穿著潔白的衣裳,幹幹凈凈的,站在自己的面前喊自己明兒。那個時候她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衛小娘不為他們兩個人爭取,她總是想要做些什麼,哪怕衛小娘臨盆,將盛府圍瞭個密不透風,小明蘭也還是能拼瞭命沖出去給母親找接生婆,但她還是太小瞭,她根本攔不住林噙霜那一雙殺人的手。

如今,明蘭長大瞭,她終於能為自己做一些事,為自己那個枉死的娘親做一些事,但一切都太晚瞭。人死不能復生,明蘭過往的那些年,也不可能重來。那些隻有祖母相依為命的日子,那些看著墨蘭如蘭都能依靠在娘親懷裡撒嬌的日子,那些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一步都不敢走錯的日子,這些都成為瞭明蘭的人生。明蘭跪著向自己的祖母攤牌,全數透露瞭自己如何殺死林噙霜的計劃和安排時,她十分委屈,替自己委屈,更替自己的小娘委屈。

可明蘭仍然不後悔。作為女兒,哪怕是死瞭,她也要為自己的母親主持公道,盛竑不能做的,盛傢不能做的,她自己拼死也要完成。也不枉她們娘倆,在這個世間相識一場。明蘭愛衛小娘,從出生起,就註定瞭將會愛她一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6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262.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