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艦隊首次環球航行:過蘇伊士運河時,居然被美軍艦強行插隊

  • 在〈中國艦隊首次環球航行:過蘇伊士運河時,居然被美軍艦強行插隊〉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70

自1588年,西班牙的無敵艦隊被英國皇傢海軍擊敗之後,英國就依靠海上霸主地位穩穩地維系住瞭自己日不落帝國的稱號。

英國的例子也證明瞭在近代之後,海權對於國傢發展和國傢安全的重要作用。

2002年,中國在強海權道路上邁出瞭跨越性的一步。

然而這一步卻異常艱難,在途經蘇伊士運河時候就上演瞭一出被美軍“插隊”的突發事件,讓人民海軍深感震驚。

一、突如其來地插隊

2002年5月15日,中國海軍“青島”號導彈驅逐艦和“太倉”號綜合補給艦在青島港解纜啟航,人民海軍在這裡拉開歷史上首次環球遠航的序幕。

從5月15日開始,由“青島”號和“太倉”號組成的編隊先後跨越瞭印度洋、大西洋、太平洋和亞洲、非洲、歐洲、南美洲、大洋洲等五大洲,途徑15個海峽和水道,先後穿越瞭蘇伊士、巴拿馬兩條世界著名運河,總共跨越68個維度,132天裡總航程達到瞭3.3萬海裡。

可以說,這是人民海軍走向世界的“第一步”。

值得註意的是,“青島”號驅逐艦,是中國第一艘真正意義上的現代化多用途戰鬥艦艇,它具備有全方位的水面打擊、空中防禦和反潛能力,同時也是中國海軍第一艘配備有復雜西方設計的武器系統和傳感器系統。

“太倉”級補給艦設有4個油水補給站和2個幹貨補給站,其艦艇尾部設有直升機起降平臺,為垂直補給提供瞭可能。

“太倉”級補給艦一次可攜帶燃料10550噸,輕柴油1000噸,補給水200噸,飲用水200噸以及冷藏食品50噸,同時還裝備有4座76式雙聯37毫米高炮,完全具有遠洋補給的能力。

“青島”號驅逐艦和“太倉”號綜合補給艦的共同編隊航行,讓全球都看到瞭中國海軍的“實力”。

但是,中國海軍的第一次“旅行”就遇到瞭不小的麻煩,這個問題出在蘇伊士運河之上。

當編隊抵達埃及時,為瞭能降低航行成本,同時也是為瞭檢驗海軍在運河的通過能力,增強人民海軍在復雜地段的戰鬥力及通行能力,編隊選擇通過蘇伊士運河來前往下一個航行點。

蘇伊士運河,是位於埃及,修築於1869年的航道,是溝通地中海與紅海的重要海運通道,它每年都為歐洲至印度洋和西太平洋附近土地提供最近航線,同時它也是重要的石油及大宗貨物商運通道。

世界海運貿易額的7%都是通過蘇伊士運河,其中35%的份額是紅海和波斯灣沿岸港口,20%是印度和東南亞港口,39%是遠東地區。

可以說,蘇伊士運河是連通歐洲、非洲乃至亞洲海權的重要戰略通道,人民海軍選擇在蘇伊士運河通行,除瞭對編隊綜合能力進行檢測之外,更重要的也是在向世界展示自身的實力,搭建對外溝通的“橋梁”。

軍艦通行蘇伊士運河,需要繳納高昂的通行費,這是為瞭保證軍艦“優先權”的必備條件。

在海上通道方面,具有強大戰鬥力的軍艦是維系航運通道的保證,因此,務必要留給軍艦一定的優先權。

與此同時,各國也希望自己國傢的軍艦,在共同水道通行的時候,能得到額外的照顧,以保障自己海軍能快速、高效地到達演習區域或者作戰區域。

當然,維持這一切都必須要“交錢”。

“青島”號及“太倉”號編隊抵達蘇伊士運河前,中國海軍就已經和埃及方面達成瞭共識,為瞭能保證編隊的高效通行,中國方面向埃及繳納瞭高額的通行費,因此,在原訂計劃中,中國海軍的環球艦艇編隊被安排在瞭第一序列通過。

但是意外還是出現瞭。

正當海軍編隊準備進入蘇伊士運河的時候,不速之客出現瞭。

美國艦隊突然“出現”在中國海軍編隊面前,大搖大擺地“插隊”進入瞭蘇伊士運河。

這種場景讓現場的中國海軍編隊感到非常詫異,更為讓人感到震驚的是,美國艦隊的周圍還有埃及海軍編隊的護航,這就意味著,這是在埃及海軍的擁護和支持下完成的插隊行為。

海上航線的插隊是一個非常沒有禮貌及危險的行為,這意味著其他共同航行艦隊的不尊重,也帶著滿滿的挑釁味道。

然而事情還沒完,正當中國海軍編隊想隨後進入蘇伊士運河時,埃及方面把位於蘇伊士運河上的跨河大橋進行瞭全封閉,理由竟然是要防止“意外出現”,埃及方面這是把美艦的方方面面都照顧到瞭。

為瞭能讓美國軍艦順利、單獨地通過蘇伊士運河,埃及方面可謂是無所不用。

事實上,美國軍艦選擇插隊中國海軍編隊,本質上就是一種赤裸裸的挑釁。

隨著中國海軍在進入21世紀後的日益壯大,美國方面感到瞭威脅。

在中國海軍宣佈進行環球航行的時候,白宮就已經坐不住瞭,他們認為,一旦中國海軍開始瞭環球航行,便會走到和美國抗衡的道路上來,而擁有環球航行能力的中國海軍,也必將會嚴重威脅到美國在海上的絕對霸權。

以白宮的做法,不搞點事情是不可能罷休的。

搞事情用主動攻擊的方式是不可能的,那就隻能選擇用惡心人的方式來進行瞭。

因此,美國瞅準瞭在有通行先後序列的運河下手,而他們又選擇瞭對於歐洲、非洲以及亞洲都很重要的蘇伊士運河來下手,真的是別有用意。

在美國和埃及方面的共同努力下,他們違背國傢海洋公約及有關規定,強行在中國海軍面前上演瞭一出“夫唱婦隨”,企圖用小小的伎倆來“惡心”中國海軍編隊,以展示其對海上霸權的控制力。

為何美軍能在蘇伊士運河那麼任性呢?

二、背後的“幹擾”

美國的任性來源於它對蘇伊士運河的“強話語權”。

蘇伊士運河是控制歐洲、非洲及亞洲的重要通道,從英國的日不落帝國時代開始,對於蘇伊士歸屬權和使用權的鬥爭一直延續不止。

1956年,英國在埃及的統治宣告結束,在二戰後不斷失勢的老牌帝國,很不甘心地撤離瞭占領瞭74年之久的埃及,讓他們更戀戀不舍的,是位於埃及的蘇伊士運河。

時任英國首相麥克唐納曾經明確地指出:“蘇伊士運河是大英帝國整個國防計劃的中心”,蘇伊士運河是維系整個英國殖民地和英國本土的重要通道,是實現英國武力威懾的重要軍事戰略要道,麥克唐納認為,英國必須要全力維護蘇伊士運河,並且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放棄。

埃及總統納賽爾在1956年突然宣佈收回蘇伊士運河,引起英法等國強烈不滿,這就觸及瞭英國人在中東和北非的利益底線,在英法等國的支持下,第二次中東戰爭爆發。

隨著戰火的蔓延,英國人和法國人也迫不及待地加入瞭戰場。

在大西洋的另一邊,美國人早就對蘇伊士運河有著“非分之想”,他們既不想讓英國人控制蘇伊士運河這個“生命線”,又想能通過蘇伊士運河控制中東和北非地區。

蘇伊士運河戰爭為他們提供瞭這樣一個機會,在和蘇聯的“聯手”之下,英法被迫撤出瞭埃及,這也間接解除瞭蘇伊士的危機。

通過這一次事件,美國成功地拿到瞭在北非和中東地區的話語權,而也是這一次事件,讓美國看到瞭蘇伊士運河的絕對價值。

在隨後的歲月裡,美國不斷地加強在蘇伊士運河周邊的活動,更為重要的是在歷次修繕蘇伊士運河的過程中,美國都會親切地給予“財主”一般的“關愛”,美國官方及民間對蘇伊士運河的投資也確實能做到“大手筆”。

在這樣的投資背景下,蘇伊士運河盡管是屬於埃及所控制,但是耐不住“金主爸爸”的金錢攻勢,蘇伊士運河管理局總是能給美國方面提供盡可能多的便利,畢竟美國“實在是給得太多瞭”。

通過這個背景來看,中美軍艦在蘇伊士運河的“事件”,事實上是美國早就有所預謀的。

之所以選擇在蘇伊士運河,而不是在巴拿馬運河,是因為蘇伊士運河遠離北美,美國需要這樣的遠距離操作來避嫌,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蘇伊士運河確實是給夠美國的面子,讓美國有餘地來施展自己的“演技”。

更為重要的是,從地緣上來看,美國對於埃及的安全維護支持能力是非同一般的,為瞭能更好地獲得中東地區的利益,美國需要埃及這樣一個戰略後方來維持行動所需,不管是後方補給還是背後的安全問題,美國都不會放棄埃及的戰略地位。

因此,美國歷來對於埃及的“感情投入”“政治投入”“金錢投入”都非常之多,就埃及來看,有瞭美國的投入,他可以更多地參與到世界各國的對話中去,而且並借著蘇伊士運河這個籌碼,他可以從美國身上獲取更多的好處和利益,這是一個用政治和國傢安全獲取利益的例子。

回到事件上來看,埃及方面對於美國的“奉承”事實上,也是對於美國強海權的屈服,更為重要的是在美國強大海上實力的震懾之下,埃及更願意屈服於美國,而非和中國的平等對話,畸形的海權交互模式,讓國際航運規則變為瞭空談。

不過幸運的是,這一次交鋒並未影響到中國海軍的首次環球之旅,在這一次環球之旅中,中國海軍獲得瞭全球的關註,也讓世界各國看到瞭一個更為開放、共贏的中國風采。

從此,中國強海權的道路也走上瞭正軌。

三、強海權,強未來

看到差距的同時,不斷努力,才是進步之道。

20世紀80年代,《聯合國海洋公約》的通過,掀起瞭爭奪海權的浪潮,人類社會從陸地爭奪戰來到瞭海洋爭奪戰,過去的寸土必爭變成瞭寸海必爭。

到瞭2008年,中國的海洋戰略路線獲得瞭初步成功,中國海軍開始走向世界上站穩瞭腳跟,“近海防禦”轉變為“近海防禦+遠海防衛”。

戰略思維的轉變,是中國海軍在向海而興上作出的努力。

從2002年第一次環球航行開始,中國海軍在裝備建設,日常訓練上都進行瞭劃時代的改革,從過去的屈指可數的艦艇,到現在的日常“下餃子”,從沒有航母到現在擁有三艘航母,中國海軍的實力正在逐步趕上西方國傢的實力,甚至有瞭超越的趨勢。

向海而興的關鍵是獲得更多的生存空間和話語權,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我們需要更多的國際合作平臺,而擁有保護海上利益,擁有維系海上安全的海軍,是穩定這一切的重要前提之一。

在新時代之下,中國海軍的外交形式不同於西方國傢的“強權外交”,給予合作共贏的思想,中國海軍的外交更具有溫和、共存、合作、共贏的意義。

當前,中國海軍外交形成瞭以軍艦訪問為主、多種形式靈活運用的海軍外交模式,其中還包含著非常具有中國特色的“醫院船訪問+醫療援助”外交模式,不具有威懾性,增強互相合作是中國海軍外交的重要信號。

隨著海軍建設的不斷提升,也隨著中國海軍外交的不斷延伸,海軍的對外交流已經成為實現國傢總體外交目標的重要途徑。

在20年前,我們曾經在蘇伊士運河遭遇到的事件,放到今日不會再次重演,因為我們已經擁有瞭足夠的海上軍事實力,也擁有瞭足夠強大的底氣,在面對外部威脅的時候,在面對不公平待遇的時候,我們有能力從實力出發和對方對話,和對方提要求。

那個在海上架起堅船利炮就可以征服我們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瞭,現在的我們在面對類似的問題時,已經不會再有人向我們發難,也不會再有人對我們指手畫腳。

在中國海軍的努力下,強海權,必定會有一個強未來,有一個合作共贏開放的世界格局。

參考文獻:

1.《20年前的今天,人民海軍開啟首次環球航行》;《環球網》;2022-05-15

2.《友好合作還是力量展示——新時代中國海軍外交特點研究》;作者:翟大宇;《大連海事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21年第5期;

3.《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海軍戰略轉型研究》;作者:周於蘭、殷昭魯;《理論觀察》;2021年第7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352.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