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看透生死,離世前一日的護理日常曝光,內容讓人熱淚盈眶

  • 在〈毛主席看透生死,離世前一日的護理日常曝光,內容讓人熱淚盈眶〉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96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時42分,河北唐山發生瞭7.8級的強烈地震。天還沒亮,中央辦公廳的負責人便來到毛澤東的床頭,向毛澤東報告唐山地震情況。

此時的毛澤東,大多時間處在昏迷或者半昏迷狀態,但他聽到這場地震共造成24萬多人傷亡之後,老人傢傷心地哭瞭。

在場的醫護人員有不少人還是第一次見到毛澤東如此傷心地哭泣,一時間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

3天後,中央辦公廳將《關於唐山豐南一帶抗震救災的通報》遞到瞭毛澤東床頭。這份文件,也是毛澤東生前圈閱的最後一份文件。

毛澤東吃力地看完報告,馬上派人將主持政府工作的華國鋒叫到床前,語氣深沉地叮囑華國鋒:“要全力救災,這是最要緊的。”

不久後,華國鋒率領中央慰問團趕赴唐山,向受災群眾傳遞瞭毛澤東和黨中央對他們的關懷之情。

一、

唐山地震發生後,毛澤東的身體更加一天不如一天,但他仍以頑強的毅力同疾病進行著鬥爭。由於雙手顫抖得很厲害,他連吃飯都無法自理,無奈之下隻能由工作人員對他進行鼻飼喂飯。

每次鼻飼時,工作人員先把食物用磨碎機打成糊糊,再用大註射器連接胃管接頭下面的註食口,用手推著往毛澤東的胃中打入水和食物。

由於還患有肺心病,常常處於嚴重缺氧狀態,氣管裡被插入瞭氧氣管,所以即便是鼻飼的流質食物,毛澤東也常常一到嗓子口便嗆住而無法下咽,隻能通過胃管進食。

由於肺心病引起的缺氧,毛澤東經常在批閱文件時突然嘴唇發紫,被憋得渾身大汗淋淋,隨時都會陷入昏迷之中。即使躺在床上動不瞭,毛澤東仍然沒有停止工作。

在難得的清醒時候,毛澤東仍然會竭盡全力地思考著黨和國傢的大事,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著。

他自己拿不動文件,就由秘書幫他捧著;他不能親自讀書讀報,就由護士念給他聽。

1976年9月8日,是毛澤東去世的前一天。這天的的護理記錄上清楚地記載著:1時10分:看文件15分30秒;13時18分:看文件12分鐘;16時37分:看文件30分鐘……

通過這張護理記錄,我們仿佛看到瞭一幅偉人彌留時,仍然忘我工作的感人畫面。彼時的毛澤東,上下肢插滿瞭輸液導管,胸部安著心電監護導線,鼻子裡插著鼻飼管,仍然堅持讓工作人員捧著文件給他觀看。

在2小時50分鐘的時間裡,他一共斷斷續續地觀看文件11次,每一次都是看瞭一會便又陷入昏迷之中。

這天下午,毛澤東又一次從昏迷中醒過來,嘴發出瞭微弱的聲音。

工作人員連忙抓起筆和紙放到他的手中,毛澤東艱難地移動著鉛筆,費瞭很大的勁,在紙上慢慢地劃出瞭3道彎彎曲曲、歪歪扭扭的淺線,便再也沒有力氣瞭。

看到工作人員沒有理解這三條線的含義,毛澤東用盡瞭全身的力氣,緩緩地抬起手在床頭上敲瞭3下。

照顧毛澤東的工作人員想瞭一大會,才試探地問:“主席,您是不是要看有關日本首相三木的消息?”毛澤東見工作人員理解瞭自己的意思,這才用力點瞭點頭。

毛澤東關註的這位日本首相名叫三木武夫,曾在1972年4月訪華時公開聲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領土”,給中國人民留下瞭良好的印象。

當時的三木正在參加日本國內的大選,所以毛澤東對他的選舉十分關註,因為日本首相的立場,對東亞地區的和平和穩定,有著很重要的作用。

雖然三木武夫後來在這次選舉中輸給瞭福田赳夫,但他在得知毛澤東在彌留之際仍然關註自己時,仍然感到受寵若驚。

毛澤東逝世後,三木武夫也表示出瞭對毛澤東的無限景仰:“毛主席作為世界的大政治傢在歷史上留下瞭巨大的業績!”

二、

對於死亡,毛澤東一向看得很透徹。

40年代,毛澤東在參加中央警備團戰士張思德的追悼大會時,作瞭題為《為人民服務》的著名演講。

在演講中,毛澤東說:“人總是要死的,但死的意義有不同......為人民利益而死,就比泰山還重;替法西斯賣力,替剝削人民和壓迫人民的人去死,就比鴻毛還輕。張思德同志是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是比泰山還要重的。”

毛澤東生前多次談到過生死的問題。

1961年,他在暢遊長江之後,曾跟來訪的英國元帥蒙哥馬利談起過自己的生死問題,並開玩笑地對蒙哥馬利說:“我現在隻有一個5年計劃,到73歲去見上帝。我的上帝是馬克思,他也許要找我。”

蒙哥馬利顯然沒有預料到毛澤東會談這個問題,愣瞭一下之後說:“中國現在還有許多事情要做,很需要主席,你現在不能離開這艘船,放下不管。”

毛主席哈哈大笑:“我隨時準備滅亡。”

1964年,毛澤東在軍隊幹部會議上再一次談到死的問題。他對軍隊幹部們說:“原子彈下來,就一條路——見馬克思。人年紀大瞭也會死。人如果負擔太重,死是很好的解脫辦法。”

1976年他病重,尼克松的女兒來看他,毛澤東再一次說出瞭自己的生死觀:“一個人負擔太重,死是解脫。”

在毛澤東的一生中,對生死談得最徹底的一次,是在1963年12月羅榮桓元帥逝世時。

羅榮桓元帥逝世後不久,毛澤東曾和自己的護士長吳旭君有過一次聊天。在聊天中,他少見地向吳護士長聊起瞭自己的母親:“我母親是個善良的農村婦女,她為人很好,受人尊敬。她死的時候,來瞭好多人為她送殯,跟我父親死的時候不一樣。”

說完這些,毛澤東頓瞭一會兒,似乎是在想著什麼。過瞭一會,他告訴吳護士長:“我死的時候,你不要在我跟前。”

吳旭君感覺非常奇怪,作為主席的保健醫生,如果毛澤東真的病重瞭,她怎麼可能離開自己的工作崗位,不在毛澤東的身邊呢?

看到吳旭君大惑不解,毛澤東微笑瞭一下,繼續說下去:“為什麼我死的時候一定不要你在我跟前呢?我記得我母親臨死前,我和她說,我要離開一下,我想讓她給我留下一個美好的印象。

母親同意瞭。所以直到現在,我腦子裡的母親形象都是健康、美好的,像她活著時一樣。”

吳旭君聽瞭主席說出這樣的話,不知為什麼,一下子流出瞭眼淚。毛澤東沖她擺瞭擺手:“我死瞭,可以開個慶祝會。你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要興高采烈地參加慶祝會,然後你就大大方方地上臺去講話。”

毛澤東接著又說:“我設想過,我的死法不外乎有五種。第一,有人開槍把我打死;第二,外出乘火車翻車、撞車難免;第三,我每年都遊泳,可能會被水淹死;第四,就是讓小小的細菌把我鉆死;第五,飛機掉下來摔死。”

說到這裡,主席也笑瞭:“中央給我立瞭一條規矩,不許我坐飛機。我想,我以後還會坐。

總之,七十三、八十四,閻王不請自己去。如果不死人,從孔夫子到現在地球就裝不下瞭。

新陳代謝嘛,這是事物發展的規律。我在世時吃魚比較多,我死後把我火化,骨灰撒到長江裡喂魚。你就對魚說:他生前吃瞭你們,現在你們吃他吧,吃肥瞭你們好去為人民服務。這就叫物質不滅定律。”

看到吳旭君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毛澤東不再和她開玩笑瞭,他認真地說:“你在我身邊工作瞭這麼久,還不能理解我呀。我主張實行火葬,我在協議上簽瞭名的。留下我的遺體,會增加人民的負擔啊。”

吳旭君知道這份倡議書是毛澤東於1956年4月27日在中央一次會議上提出的,毛澤東也是第一個簽名的人,在他之後,共有136名中央高級幹部也在上面簽瞭名。

三、

雖然毛澤東把生死看得很透,但隨著年齡的增長,他的身體健康還是出瞭問題。

1971年冬天以後,毛澤東患上瞭大葉性肺炎。1972年1月13日,毛澤東的肺心病又一次發作,伴隨著高燒和嚴重缺氧,毛澤東甚至出現瞭突然休克的癥狀。搶救過來後,他的聽力逐年減退,繼而又雙腿浮腫、步履艱難。

1973年,毛澤東的眼睛又患上瞭白內障,視力急劇減退。從那以後,他開始討厭攝影時的閃光燈,所以中央做出規定,對毛澤東的攝影不得超過3分鐘。

毛澤東的身邊有好幾位護士,這些護士中,毛澤東最喜歡的是孟錦雲。小孟的一舉一動,他都看著順眼,小孟對他的一些提醒勸說,他都聽著中意。

毛澤東身邊還有個護士小李,是一位性格爽朗,心直口快的北方妹子,頗有點男孩子氣。在護理主席的過程中,有時就不如孟錦雲那麼細心。

一次,毛澤東正側躺在床上看書,小李看他出瞭很多汗,就想用毛巾給毛澤東擦擦背。她用毛巾上下擦瞭幾下,不知是因擦得太重,還是打攪瞭他讀書,毛澤東生氣瞭。

雖然沒有當面批評小李,但毛澤東用卷著的書向後一打,正打在小李的手背上。

小李知道毛澤東生氣瞭,於是對毛澤東的生活秘書張玉鳳訴苦:“我好心好意地去給主席擦背,他卻用書打我,他有意見就說嘛,幹嗎對我這樣。”張玉鳳給她解釋:可能你的動作太生硬瞭,弄疼主席瞭,你也不要介意。”

過瞭幾天,孟錦雲和張玉鳳在喂毛澤東吃芒果時,毛澤東剛吃瞭沒幾口,突然像想到瞭什麼似的,對張玉鳳說:“把這些留給小李吃吧。你再轉告小李,那天是我脾氣不好,請她原諒。”

1973年8月,黨的十大在北京召開,毛澤東抱病參加瞭這次大會。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大會開始前,毛澤東已從中南海搬到人民大會堂118廳暫住,其目的就是為瞭方便能夠在代表們進場之前,先把他扶到主席臺就座。

這次大會召開期間,毛澤東一直努力端坐在主席臺上,不讓外人看出他的健康出瞭問題。大會散會時,全體與會代表不約而同地起立鼓掌,想用掌聲歡送毛澤東離開人民大會堂,但毛澤東卻沒辦法在沒有人攙扶的情況下站起身子。

他隻好笑著對代表說:“你們不走,我也不好走......”最後,還是代表們聽從瞭毛澤東的話,一個個先行離開瞭會場。在代表們散去之後,毛澤東這才由人攙扶著回到住處。

四、

1974年冬天,毛澤東的吞咽開始變得越來越困難,有時需要別人的幫助才能進食。在1975年會見美國國務卿基辛格時,毛澤東便曾指著自己的頭告訴基辛格:“我的這部分很正常”。

接著又拍瞭拍自己的大腿,“這部分不大好使,走路時有些站不住,另外,肺也有點毛病。一句話,我的身體狀況不好……我與上帝有個約會,我很快就要去見上帝瞭!”

1976年8月26日,毛澤東心臟病又一次發作,經北京醫院、解放軍305醫院以及北京同仁醫院的專傢小組救治後,病情才有瞭一定的穩定。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還向工作人員索要宋代洪邁的《容齋隨筆》。

這段時間,在京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們也都輪流來到毛澤東的病房,看望毛澤東。當葉劍英站到毛澤東的病床前時,毛澤東的眼睛突然一亮,翕動嘴唇好像要對葉劍英說些什麼,但說不出來。

葉劍英緊握他的手,發現毛澤東在自己的手上寫瞭三條橫線,可自己卻又不明白毛澤東想表達的意思,隻好又急又悲地佇立良久方才離開瞭病房。

毛澤東的女兒李敏曾回憶說:毛澤東的醫療記錄顯示,1976年9月8日的上午,毛澤東的精神看上去還不錯,並主動向醫生提出自己要批閱文件和讀書。

這一天,毛澤東前後閱讀瞭11次,閱讀時間合計為兩小時50 分鐘。不過李敏解釋說,當時毛澤東的上下肢插著靜脈輸液管,胸部安有心電監護導線,鼻孔插著鼻飼管,這些文件和書都是由工作人員托著給他看或念給他聽的。

在毛澤東的最後時刻,負責照料他的護士孟錦雲,一直不離毛澤東的病床左右,細心地觀察毛澤東的病情,不停地給毛澤東量血壓、測脈搏、輸氧氣。

9月8日晚上7時10分,毛澤東的呼吸突然急促起來。孟錦雲趕緊上前彎下腰給毛主席按摩胸部,毛主席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說:“我很難受,叫醫生來。”說完這句話後,毛澤東再一次陷入瞭昏迷。

醫生們趕來之後,把一枚氧氣管小心地安放在毛澤東的鼻口處,幾分鐘後毛澤東的呼吸漸漸恢復正常,但人還是陷入昏迷中。

沒過多久,毛主席的呼吸突然停止,醫生們馬上開始瞭緊張的搶救。可是無論醫生們如何努力,毛澤東再也沒有醒來。9月9日零時10分,搶救停止,毛澤東就這樣永遠地離開瞭他深愛的人民,享年83歲。

毛澤東逝世後,根據全國人民的心願,中央為毛澤東修建瞭一座毛主席紀念堂。這雖然代表瞭全國人民的心聲,但卻並不符合毛澤東本人的心願。

毛澤東雖然沒有專門論述生死觀的著作,但對生死問題有著深刻的思考和理解。在湖南一師求學時所作的 《倫理學原理》批註中,毛澤東就曾系統地論述過生死問題,表達瞭自然主義的生死觀。

他認為生死是一種自然現象, “人類者,自然物之一也,受自然法則之支配,有生必有死,即自然物有成必有毀之法則”。

毛澤東善於用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看待生死問題,經常用輕松幽默的口氣,從辯證法的角度分析生死問題。

他總喜歡拿自己舉例子: “人都是要死的,毛澤東是人,所以 ‘毛澤東是會死的。”所以“人生的意義不在壽命之長短,為人民利益 而 死,就是重於泰山,永垂不朽。”

對於毛澤東的生死觀,鄧小平的理解是最深刻的。

1980年,鄧小平在會見意大利記者法拉奇時就說過:“建毛主席紀念堂應該說,是違背毛主席自己意願的,是從為瞭求得比較穩定的思想考慮。但是,紀念堂我不贊成把它拆掉。已經有瞭的把它改變,就不見得妥當。”

偉人已逝,但他在關於生與死的思考中,找到瞭人民這一最根本的依托,並在為人民服務的事業中超越瞭生死 。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354.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