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的幽禁歲月: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

  • 在〈張學良的幽禁歲月: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61

晚年的張學良曾坦言自己發動西安事變的動機,他說:

“我做那件事沒有私人利益在裡頭......假設我要自己的地位、利益,就沒有西安事變。”

誠如張學良所言,西安事變前,張學良的地位在國民政府內不言而喻,東北軍統帥,中華民國陸海空軍副司令,陸軍一級上將,蔣介石的拜把子兄弟......

圖|張學良

這一連串的頭銜無一例外都向世人彰顯出張學良當時的地位,那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如果張學良真的有私心,西安事變就不會爆發。

在事變過程中,張學良也沒有向蔣介石要錢,要地盤,隻是要求聯合我黨抗日,由此更可見張之赤誠。

當然,西安事變後,張學良未嘗沒有問過自己:“我犧牲自己,為什麼?”

為什麼?其實這個答案很簡單——為瞭國傢,為瞭民族的未來。

“不要打瞭!”在日寇悍然對中國發起侵略戰爭,並步步蠶食之下依然大舉向同胞舉起屠刀,是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兵諫蔣介石的主要原因。為此,在“西安事變”發生前,張學良就與蔣介石大吵瞭一架。

“這樣下去,你就等於投降啊!”張學良近乎歇斯底裡地朝著蔣介石怒吼。

張學良的質問,讓蔣介石也是怒不可遏,大聲怒斥道:

“漢卿(張學良字),你真是,你無恥,軍人從來沒有‘降’這個字。”

“你這樣做比投降還厲害,不戰而屈人之兵,上策也。你這樣讓日寇不戰就把我們中國一點點占去,你不就是比投降還不如嗎?”張學良也不甘示弱,頗有些“恨鐵不成鋼”意味的反駁道。

圖|西安事變

1990年,張學良重獲自由的那一年,90歲的張學良回憶起發動“西安事變”的動機時,這樣說道:“我真的發怒瞭,我的意思就是這麼一句話:‘你這個老頭子(蔣介石),我一定要教訓教訓你!’”

1936年12月12日5時,西安事變爆發。

12日5時,為挽救民族存亡、逼迫蔣介石同意停止內戰聯共抗日,張學良、楊虎城將軍毅然在西安臨潼對蔣介石實行“兵諫”,扣留來陜督戰的蔣介石,發動瞭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

12月25日,經我黨等多方斡旋,“西安事變”最終和平解決,蔣介石被迫接受“停止內戰、聯共抗日”等六項主張,而張學良、楊虎城將軍則同意釋放蔣介石回南京。

25日下午,張學良、楊虎城將軍護送蔣介石及宋美齡前往西安機場,同時為瞭“維護蔣介石的領袖威信”,張學良力排眾議亦登上專機,護送蔣介石回南京。

我到南京是預備被槍斃的......假設我的部下這樣,我一定會把他槍斃瞭。”張學良是抱著一去不回的決心去南京的,登上飛機的那刻,他就做好瞭十死無生的準備。

西安事變,對近代中國的意義十分重大,它促成以國共兩黨合作為基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拉開中國全面抗戰的序幕,起到瞭非常重要的作用。

西安事變是中國近現代歷史的轉折點,但對於張學良來說,卻也是他人生的轉折點。

圖|張學良、楊虎城

事變發生後,陪同蔣介石返回南京的張學良遭到無辜扣押,後在蔣介石的操縱下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判刑10年。雖然他經國民政府特赦不用進監獄,但從此之後便由“軍事委員會”管束,開始瞭漫長的幽禁生涯。

從1936年12月到1946年11月(這一年11月,張學良被秘密從重慶轉移到中國臺灣),在這近10年間,張學良在中國大陸被輾轉11個地方幽禁,足跡從南到北,從東到西,橫跨中國大陸數省十餘地。

幽禁地之一:南京宋、孔兩公館

1936年12月25日下午3時,張學良登上護送蔣介石前往南京的飛機,護送其返回南京。26日,蔣介石抵達南京,一下飛機,張學良就被送到宋子文的北極閣公館,因為蔣介石還沒想到怎麼處置張學良的緣故,最初幾天,張學良的行動沒有受到任何的限制,除瞭不能離開南京,到哪裡都是悉聽尊便。每日,張學良除瞭在宋子文公館打牌玩球、吃飯睡覺,剩下的時間就是坐著汽車逛逛繁榮的南京城。隻不過在他外出時,身後會跟著兩輛汽車通行,一輛汽車上坐著南京警務廳,另一輛汽車上坐著軍統特務人員。

圖|宋子文公館

這樣的日子,張學良度過瞭5天,這五天張學良沒有流露出任何的恐懼神色,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玩就玩,過得很是愜意。而在張學良在南京四處遊玩時,國民黨內部卻是暗流湧動,國民黨高層之間發生瞭激烈爭吵,部分高層認為因信守承諾,放張學良回去,但更多的人包括蔣介石,認為不應該放虎歸山。為此,國民黨中央黨部連日召開會議,討論到底該如何處置張學良。最終,在蔣介石的操縱下,張學良被交給軍事委員會“依法辦理”,說是“依法”,可明眼人都知道蔣介石隻是想“合法”卸磨殺驢。

圖|蔣介石

為瞭能夠“合法”處置張學良,蔣介石特意讓國民黨黨內元老李烈鈞負責審理張學良一事,擔任審判長。李烈鈞在國民黨內是元老級別的人物,參加過辛亥革命、二次革命、護法戰爭和北伐戰爭,很有威望,且當時眾所周知他是堅定的對日主戰派,主張對日抗戰一致禦侮。蔣介石讓李烈鈞去審理張學良一事,乍看之下很公平,甚至對張學良還有利,然而事實上卻並非如此,蔣介石的用心不可謂不險惡。

沒錯,李烈鈞是主張對日抗戰,但同時他也反對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西安事變”爆發後,李烈鈞就曾發電公開斥責張學良:“父仇未報更釀內亂,何以為子?以怨報德,威脅主帥,何以為將?天下重足而立,側目而視,何以為人?”用簡單一句話來說,李烈鈞思想很頑固,作為封建時代走過來的老人,他的心中仍然殘留著“忠君”的迂腐思想,認為凡時都應該聽統帥的,即使明知統帥有錯,也隻能苦口婆心勸諫,而不能對統帥動用武力。在李烈鈞看來,縱使蔣介石有千般錯,張學良也不能以下犯上。

試想,讓李烈鈞這麼一個本來就對張學良不滿,且滿腦子“忠君”思想的人去審理張學良一事,張學良能好過嗎?事實也的確如此。當時,宋子文去找李烈鈞打探消息時,李烈鈞隻說道:“我個人沒什麼意見,一切秉承中央黨部和國民政府的意志辦事。”之後,庭審僅僅隻是過去半天的時間,李烈鈞就草草結案,以“暴行脅迫罪”等莫須有罪名,判處張學良有期徒刑10年,根本就不跟張學良辯駁,及外界反應的機會。

值得一提的是,為瞭能讓李烈鈞這個對張學良很有意見的人審理,蔣介石還做出瞭一件頗讓人覺得可笑的事情。當時,國民政府的軍法會審要求審判長的軍銜不得低於被告,當時張學良是陸軍一級上將,按照這個規定審判長至少也應該是二級上將(國民政府時期的一級、二級上將在任職上沒啥區別)。

圖|李烈鈞

然而,李烈鈞雖然是北洋政府的桓威將軍、陸軍中將加上將銜,但在國民政府卻沒有正式銓敘,因此實質上李烈鈞在國民政府內是沒有任何軍銜的。為此,蔣介石為瞭讓李烈鈞能夠擔任審判長,趕在審判當天將李烈鈞任命為陸軍二級上將。蔣介石如此行徑,著實讓人覺得可笑至極。

在蔣介石的暗中操縱下,張學良被判瞭10年有期徒刑。隨後,張學良被送到已經被騰空的孔祥熙公館,自此開始瞭長達五十餘年的幽禁生涯。此時,蔣介石為瞭不被人說卸磨殺驢,還假仁假義說考慮到張學良認罪態度良好,且有悔悟之心,便特赦其不用進監獄,而是交由“軍事委員會”管束。

幽禁地之二:寧波奉化雪竇山

1937年1月,為瞭切斷張學良與外界的任何聯系,蔣介石秘密把他由南京遷到自己的故鄉浙江奉化幽禁,使外界再也不知道其蹤跡,讓其與世隔絕。

圖|張學良

初到奉化,張學良先住武嶺學校,2日後移居雪竇山中國旅行社招待所。之後,在宋美齡等人的勸說下,蔣介石同意張學良的夫人於鳳至和趙四小姐與他同住,陪伴張學良左右,稍稍緩解其鬱悶心情。蔣介石雖同意她們來陪伴張學良,但對張學良仍有恨意,所以隻同意她們之中一人陪在張學良左右,後來於鳳至和趙四小姐商量後,決定每月一替一換,淪落來此陪伴張學良。後來,趙四小姐因需要照顧她與張學良所生的孩子張閭琳,所以在之後,一直由於鳳至陪伴在張學良左右,照顧他日常生活起居。

在奉化期間,蔣介石派來一個姓步的前清進士來教導張學良讀儒傢典籍,每天跟他講一個半小時的《論語》、《中庸》。但是,因為張學良極其討厭這種迂腐的讀書人,從不願意跟這個姓步的老頭子講經論道,常常與他針鋒相對,所以步老頭子在山上待瞭沒多久就覺得無趣下山瞭。

1937年7月7日,“七七事變”爆發,揭開瞭全國抗日戰爭的序幕。此時,張學良獲悉此事,心中萬分憤慨,頓時生起一股殺敵報國的雄心,然而卻是不能實現,別說是帶兵殺敵,出奉化都不行。殺敵報國無門,張學良心情很是低落。中秋時節,為瞭發泄心中的鬱悶,他指名要到妙高臺過節。

監視他的特務征得上級同意後,準備瞭三桌酒席,張學良和趙四小姐、隊長、隊副一桌,憲兵特務們兩桌。席上,平時一向不喝酒的張學良難得喝酒,猛灌下一碗酒後,他激動地揮手說:“我帶你們帶日本鬼子去!”

幽禁地之三:安徽黃山

圖|張學良

1937年10月,一天上午九點鐘左右,張學良所住的中國旅行社招待所突然著火,招待所被焚燒殆盡。之後,張學良被轉移到安徽黃山,安置在段祺瑞為自己修建的準備退隱後的學佛談經之所。

原本張學良和看守人員都以為今後常住黃山。然而,僅僅隻是過去一天的時間,第二天一大早,蔣介石親自打來電話,命令看守人員押著張學良馬上離開黃山,轉移到江西萍鄉。為什麼蔣介石會突然下令把張學良轉移?因為當時有一部分張學良的老部下在安徽駐防,蔣介石擔心他們在得知張學良被幽禁在黃山,會在暗地武裝劫走張學良。所以在三天後,張學良就被緊急轉移到江西萍鄉。

幽禁地之四:江西萍鄉

在黃山的第四天,在幾十名特務和百餘名憲兵的押送下,張學良在幾天後來到瞭江西萍鄉。

因為是突然轉移的,萍鄉沒有給張學良安排住所,無奈之下張學良一行人隻能是找瞭一傢叫贛西飯店的大旅社暫時落腳,包下瞭整個二樓,張學良和於鳳至被安排在最中間的房間,特務則分散住在他們房間的兩邊,其餘憲兵則住在贛西飯店附近的一所學校裡。不久,特務給張學良在城內專員公署附近找瞭一間大院落居住,這間大院落在當地頗有名氣,當地人稱其為“絳園”。

幽禁地之五:湖南郴州蘇仙嶺

在絳園住瞭近一個月後,蔣介石又命令把張學良遷往湖南郴州。

1938年1月,張學良來到湖南郴州後,被安排到郴州蘇仙嶺的一座叫蘇仙廟居住。

圖|蘇仙嶺

原本蔣介石是想讓張學良在這裡久住的,但是因為當天發生的一件事,迫不得已隻能讓張學良再次轉移。當天,因為連日的舟車勞頓,張學良很是疲憊,就想著下山到城內洗個澡,照例有特務跟在他身後一同前往。行至途中,迎面走來一個國民黨炮兵中校,恰好中校也認識張學良,看到張學良後,他趕緊走過去恭敬地立正敬禮。張學良知道自己的處境,特務也不允許他與別人產生交集,所以他既沒有還禮,也沒有打招呼,直接若無其事地走瞭過去,仿佛是自己根本不是張學良一樣。

張學良不當回事,國民黨特務們可不敢不當回事,張學良的行蹤屬於絕密,蔣介石再三交代他們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張學良的下落。因此,當看到有軍官認識張學良,連澡都不讓他洗瞭,趕緊將張學良押回山上。

事後,他們趕緊把此事匯報給上級,經調查這個國民黨炮兵中校是剛剛由外地調來郴州的炮兵獨立旅中的一個炮兵團中校副團長,更讓人恐懼的是,這支炮兵獨立旅就是張學良東北軍舊部。

為以防萬一,上級趕緊命令他們轉移。第三天,張學良就被轉移到郴縣、永興交界的油榨圩的一所小學內。

幽禁地之六:湖南沅陵鳳凰山

在油榨圩待瞭不到一個月,蔣介石又命令特務將張學良遷往湖南沅陵。

到沅陵後,張學良被安排在位於沅江南岸的一座叫鳳凰山的山上,住在山上一明代修建的古剎——鳳凰寺。

圖|鳳凰寺

在這裡,因為抗戰形式日益嚴峻,蔣介石的重心都放在瞭前線,對張學良也不似以前那麼關註。蔣介石不關註,底下的人自然也不那麼重視張學良,畢竟張學良此時無權無勢,沒必要巴結他,因此張學良的生活待遇越來越差,遠遠不如以前。精神壓力,再加上待遇變差,張學良的心情越來越差,隻能靠釣魚消磨時光。

幽禁地之七:貴州修文陽明洞

1938年末,由於日寇節節進攻,中國軍隊戰線步步後撤,張學良被轉移到貴州修文縣。

到修文縣後,張學良被安排到陽明洞居住。

圖|陽明洞

貴州的天氣與南方相比實在是相差太多,整日陰沉沉、霧茫茫的,張學良對此很不適應,加之連年的輾轉,張學良的身體日漸消瘦,頭發脫落的已經禿頂。而陪伴在張學良左右的於鳳至身體也漸漸垮瞭下來,再也不能照顧張學良的生活,之後張學良向戴笠提出讓於鳳至出去治病,由趙四小姐來照顧自己的生活。

戴笠將張學良的要求上報蔣介石,蔣介石也沒有過多為難,直接批準瞭其要求。1940年冬,趙四小姐來到貴州修文陽明洞,陪伴在張學良左右。此後,趙四小姐再也沒有離開張學良,直至終老。

幽禁地之八:貴州貴陽麒麟洞

1941年5月,張學良因患急性闌尾炎急需手術,而修文縣沒有手術條件,經蔣介石批準,他被轉移至貴陽。

圖|麒麟洞

來到貴陽後,張學良被送入貴州中央醫院治療闌尾炎。闌尾炎原是一個小病,手術切除即可,但因張學良耽誤太久,致使闌尾化膿,形成局部性腹膜炎,所以隻能先開刀將膿引出,待恢復後才能開刀將闌尾切除。

為便於之後的闌尾手術,張學良向蔣介石提出留在貴陽的請求,蔣介石沒有多想,當即批準。就這樣,張學良又從修文來到貴陽,被安排住在緊靠貴陽市區的黔靈山麒麟洞尼姑庵。

尼姑庵在麒麟洞的背面,東西是一排平房,靠南邊三間就是張學良的居室,左邊房間是趙四小姐和她的女傭的居所,中間房間是張學良和趙四小姐的飯廳和會客廳,右邊房間是張學良的臥室。

幽禁地之九:貴州開陽劉育鄉

因為張學良在貴州中央醫院治病的原因,張學良在貴陽麒麟洞的行蹤被越來越多人所知曉。蔣介石得知此事大為不滿,立即叫來戴笠,大發雷霆命令戴笠把張學良轉移到更為偏僻的地方,絕不允許別人知曉他的行蹤,嚴令戴笠絕不能再讓張學良與外界產生聯系。就這樣,1942年2月,張學良又被轉移到開陽劉育鄉。

圖|開陽劉育鄉

劉育鄉在開陽縣城北約7公裡的黔北占道南側,是個極其閉塞、荒涼,幾乎是與世隔離的小山村。為瞭完成蔣介石不許張學良再與外人產生聯系的嚴令,在張學良還在貴陽養病時,戴笠就吩咐手下在周邊尋找可以隔絕外界的地方,最終戴笠確定瞭開陽縣劉育鄉這個與世隔絕的小山村。之後,戴笠命人在這裡修建瞭十幾間洋房,供張學良、趙四小姐和看管人員居住。

因為與世隔絕的原因,張學良搬來這裡後,為瞭打發漫長又難挨的歲月,就在房前開辟瞭一塊菜地,閑來無事時,就和趙四小姐在菜地裡勞動。除此,他還抽空養瞭不少雞鴨兔鵝魚等傢禽。

幽禁地之十:貴陽息烽集中營

劉育鄉的生活雖然苦悶,但對早已失去自由的張學良來說卻算是人間凈土,至少每天可以種種菜,養養傢禽,陶冶情操。然而,這樣寧靜的生活沒有過去多久,張學良就又被蔣介石轉移到臭名昭著的息烽集中營。

圖|息烽集中營牢房

息烽集中營,距離息烽縣城南6公裡,是抗戰期間國民黨反動派設立的專門關押共產黨人和愛國進步人士的秘密監獄。張學良在這裡被列為特別優待休養人,有自己的院落,趙四小姐也被允許陪伴在其身邊。

在息烽集中營,張雖被優待,卻也被嚴密監控著,除周圍的特務時刻監視著,軍統還派瞭一個人與他同住,名為照顧,實為監視。張學良被關期間,宋子文等曾來看望過他。

幽禁地之十一:貴州桐梓小西湖

1944年初冬,一小股日軍經常襲擾貴州黔南一帶,為以防萬一,蔣介石再次下令將張學良遷往桐梓。

桐梓這裡有一個四面環山的小西湖,戴笠先後來這裡調查過3次,認為這裡既隱蔽又安全,是囚禁張學良的理想處所。於是,經蔣介石批準後,戴笠在這裡修建瞭幾棟小洋房,周圍還拉瞭鐵絲網,附近山上又修建瞭3座碉堡,碉堡分別被置於三處,形成三角之勢,將張學良的住所拱衛在中央。

1945年8月,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中國軍民贏得瞭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張學良得知這個消息後,喜極而泣。此時,趙四小姐與張學良說道:“漢卿,你該給他(蔣介石)寫封信,提醒他一下,現在是釋放你的時候瞭。”然而,張學良寫的信,蔣介石收到瞭,但卻拒絕釋放他。

收到張學良的信後,蔣介石給張學良送去瞭兩件禮物:一本1936年的年歷和一雙繡花鞋。禮物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他還沒有忘記“西安事變”,他是不可能釋放張學良的。

1946年11月,張學良和趙四小姐被秘密從重慶轉移到中國臺灣,自此進入更秘密的幽禁歲月。

“西安事變”後被幽禁,張學良時年36歲。他的幽禁生涯,從南京、寧波奉化雪竇山、安徽黃山、江西萍鄉、湖南郴州蘇仙嶺、湖南沅陵鳳凰山、貴州修文陽明洞、貴陽麒麟洞、貴州開陽劉育鄉、貴陽息烽集中營、貴州桐梓小西湖,直到中國臺灣井上溫泉。期間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張學良不無遺憾地認為:“我的事情到36歲,以後就沒有瞭。從21歲到36歲,這就是我的生命。”

1990年,隨著蔣介石、蔣經國的離世,張學良終於全面恢復人身自身。在之前這五十餘年的幽禁生涯中,張學良對蔣介石的感情很復雜,既有恨,也有其他感情。晚年的張學良曾這樣評價蔣介石:“他是一個大略沒雄才的人。”或許在張學良的心裡,他對蔣介石沒有多少恨,隻是覺得他實在不應該幽禁自己這麼久。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500.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