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志剛的獨子翟天雄,28歲左右,一表人才!與父親長得的像嗎

  • 在〈翟志剛的獨子翟天雄,28歲左右,一表人才!與父親長得的像嗎〉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70

經歷瞭半年多的出差,神州十三號安全返航,平穩落在指定的區域,現場聚集著無數記者媒體,大傢都在見證著這一歷史性的時刻。

三位航天英雄平安回傢,迎接他們的,是滿滿的榮譽和熱情的歡呼。

分享傢庭的喜悅

在中國第一代航天員走進航天城的時候,那會的航天城也處於一個剛剛興建的時期,很多航天員,都是跟隨著航天城一起長大的。

早年在航天城中的采訪,許多在裡面工作的人員提起某位航天員都感覺到非常激動,在他們的眼裡,這些人就像是他們的孩子。

首批航天員梯隊中的航天員,大傢的評價是:“楊利偉是‘最穩’的,性格內向的聶海勝給人留下瞭非常溫和的形象,而翟志剛是14個航天員當中‘最帥’的。”

在航天城的東南方向,有一個非常安靜的角落,蓋著一座深色的二層小樓,這就是航天員的公寓。

毫不誇張的說,這裡航天員們的生活,是全國乃至世界上很多媒體所關註的重點。

當時的申大隊長對記者說:“航天員實行的是封閉管理,除瞭有外出的訓練和療養之外,這些航天員必須在每周五回傢,周日要必須返回,他們的傢就在航天城裡面,距離訓練基地也就一公裡多的位置,出於他們的健康考慮,在雙休日的兩天時間裡,他們也不能到外面去就餐。”

楊利偉孩子楊寧康上到小學三年級的時候,他都沒有親自接送過一次,都是張玉梅一個人在管理。

孩子若是生病瞭,他自己吃瞭藥就在傢中休息,那會,楊利偉兩個孩子的學習成績都比較好,作文也寫得不錯。

楊寧康和翟志剛的兒子翟天雄是同班同學,兩人的關系非常要好,總是在一起快樂的玩耍。

有一次,翟志剛的兒子出門沒有帶傘,翟志剛的妻子非常著急,張玉梅就告訴她:“你不要心急,楊寧康肯定會把翟天雄給送回傢的。”

和楊利偉類似的是,在兒子的成長過程中,翟志剛也很少能夠參與,這也是因為平時的訓練任務實在太過繁忙。

在2008年9月,新京報報道瞭航天員子女的動態,那年舉行過一個名叫《天地對話》的節目,劉伯明的女兒劉倩婷和翟志剛的兒子翟天雄都來瞭,他們都沒有透露具體的內容。

當有人問他們:“當你們的父親回來時,你們最想送給他們什麼?”

劉倩婷的回答是:“當父親安全返回的時候,我想給父親一個擁抱。”

那會,面對鏡頭有點害羞的翟天雄並沒有說太多的事情,他說自己也沒有想好想要送給父親什麼。

翟天雄也有著非常有趣的一面,當大傢談起航天指揮中心觀看神七發射的情景時,翟天雄指著劉倩婷說:“大傢當時都非常激動,她都哭瞭。”

神舟七號發射的時候,翟天雄才上初二,那會,他和自己的母親一起來到航天指揮控制中心觀看瞭神七升天的全過程,在火箭正式沖向太空的時候,整個指揮中心都一片沸騰。

翟天雄當時也很激動,他深深被那樣的氣氛所感染瞭,因此,他說:“我非常開心,為自己的父親感到高興。”

重新返回校園的時候,大傢都知道他的父親是剛剛飛到天上的宇航員,其他同學也都為他感到高興,還將一張貼著心願大海報的大賀卡送給瞭翟天雄,那是全體同學對他發自內心的祝福。

大傢告訴翟天雄:“這是我們全體同學送給你的,希望你能在未來轉交給你的父親。”

海報上寫下瞭大傢的心願,而翟天雄也寫下瞭這樣一句話:“老爸,你真棒,我為你感到自豪,我的心和你一起遨遊太空。”

在那會,翟志剛也隨著他的一飛沖天而成為瞭傢喻戶曉的大人物,他的兒子翟天雄也深深為自己的父親感到自豪。

他說:“父親是我最為敬佩的人,他教我打CS,一起玩遊戲,他做什麼都很厲害,因為他能帶我打通關。”

年僅初二的翟天雄,早已深刻理解瞭自己名字中的含義,他說:“父親給我取名為‘天雄’,是希望我成為一個飛天的英雄,他有一個夢想,就是讓我成為一名航天的幕後工作者。”

隻要能提到自己的父親,翟天雄更是變成瞭“小話癆”,他說:“我父親就是一個純東北人,他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還教我玩CS。”

通過此前對翟志剛的采訪,由於他和神五、神六擦肩而過,他那段時間更加努力。

孩子似乎是他的開心果,翟天雄那會就說:“本來也沒想讓他上,他知道他也上不去!”

他還跟記者們分享過過去的一些事,當時還在讀小學的翟天雄非常癡迷於收藏打火機,他有整整兩箱子,不過大傢也不太懂他收集打火機的目的是什麼。

在問及未來的職業規劃時,翟天雄則表現得非常隨意:“能當什麼就當什麼,以前看動畫片,看到瞭什麼我喜歡的,我就想當什麼。”

記者采訪瞭翟天雄的班主任關京竹,老師這樣告訴記者:“這個孩子得知父親出征後母親的壓力很大,因此自己跑去瞭中關村的圖書大廈,用零花錢給母親買瞭一本畫冊,裡面都是各種各樣貓的圖案,因為母親非常喜歡養貓。”

記者又拐過頭來問翟天雄,翟天雄說:“我整瞭本跟我老媽興趣愛好有關的書。”

凱旋歸來,兒子迎接

翟志剛的性格非常好,他兒子翟天雄身上流露出來的,也是滿滿的豪爽感。

2022年,《環球人物》的記者也去過翟天雄姑姑傢中做客,他的姑姑和姑父都非常好客,兩人和記者講述瞭很多關於翟志剛過去的故事,兩人從傍晚一直聊到瞭11點多,記者才和他們依依揮別。

而且,就這次短暫的聊天,翟天雄的姑姑還和記者成瞭朋友。

隨著神州十三號平安歸來,他們終於看到瞭心心念念的“小剛”從返回艙當中走瞭出來,重新回到瞭祖國。

《環球人物》的記者和老朋友通瞭電話,她們如釋重負地說:“翟志剛落地瞭,我們的心也跟著落地瞭。”

在翟志剛妹妹的傢中,掛瞭半年的“熱烈祝賀神州十三號載人飛船發射成功”如今也能夠換成“熱烈祝賀神州十三號載人飛船勝利返航。”

市委領導和軍區的領導來到瞭傢裡,陪他們共同見證英雄的凱旋。

市政府還特別送過來瞭“英雄航天員之傢”的大型剪紙藝術作品,翟志剛的妹妹將這幅作品放到瞭傢中最醒目的位置上去。

“在返回艙降落傘打開的那一剎那,我們所有人的心都放瞭下來。”

看到返回艙立得穩穩當當,全傢人都忍不住熱情歡呼。

大傢也在現場直播的過程中,也看到瞭侄子翟天雄,此時的翟天雄,也是28歲左右。

這次現場直播,吸引瞭全國多地的觀眾觀看,現場一位年輕的帥小夥吸引瞭大傢的註意力,父子之間半年多的時間裡,還從來沒有如此近距離地接觸過。

就在翟志剛揮舞著雙手給大傢打招呼的時候,一位豎著小背頭的男青年突然手捧鮮花出現在翟志剛的面前,通過翟志剛的表情來看,他顯然是沒料到自己的兒子會出現在自己面前的。

不出所料的是,翟天雄再一次成為廣大網友關註的焦點。

單從長相上來看,28歲的翟天雄更加帥氣,和自己的父親長得不是很像。

雖然戴著口罩,也不難觀察翟天雄的表情,在滿滿的驕傲同時,也帶著一絲心疼。

翟志剛摸瞭摸翟天雄的額頭,表達瞭一位父親對兒子的寵溺。

翟天雄的側臉非常俊俏、棱角分明,在場的人紛紛故鼓掌,見證瞭英雄的歸來。

這次,翟天雄雖然沒有在現場說話,可從十幾年前的采訪來看,這孩子應該繼承瞭他父親的性格特點。

翟志剛有東北人的幽默,在書法上也同樣很有造詣,這次在宇航員在太空過年,翟志剛的對聯堪稱一絕,可以稱為“航天員書法”。

在自媒體時代,翟天雄將自己保護的也很好,從來不願意在太多公共場合露面,也從來沒有以“航天員的兒子”自居,他做著什麼不得而知,不過從他成熟穩重的動作來看,他的工作狀態應該還是不錯。

在翟志剛的老傢,他更是傢喻戶曉,一個縣城能出一個這麼大的英雄人物,確實值得讓全縣都為之自豪。

學校也專門組織起師生觀看他的返回盛典,這對所有的學子來說,都是一次極大的觸動。

通過這種教育方式,也能激勵學生們好好學習,將來成為國傢的棟梁之材。

翟傢已經是人才濟濟,早在神六發射的時候,翟志剛二哥的兒子翟利劍就參與瞭發射過程,他是一位幕後工作者。

一傢子能有兩個人參與到宇航員事業中,這已經非常令人驕傲瞭。

人們都說寒門難出貴子,可翟志剛卻用自己一步一個腳印的行動打破瞭這則定律,他不僅是翟傢的貴子,對於整個航天領域來說,他都是一個重要的人物。

順利返回後,翟志剛也有時間和闊別已久的親人們在一起瞭,這樣的感覺,翟傢人也不是第一次體驗瞭。

而如今一表人才的翟天雄,一直都以自己的父親為驕傲。

參考

留個小“包袱” 抖給爸爸聽 北京晨報

航天城與航天員 三聯生活周刊

翟志剛親屬:我們的心也跟著落地瞭! 上觀新聞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630.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