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靜:我和聶衛平不得不說的往事

  • 在〈王靜:我和聶衛平不得不說的往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07

中國圍棋歷史上,曾經誕生過不少知名的職業棋手。

作為中國圍棋協會的副會長,聶衛平的職業圍棋生涯,可以用“棋聖”二個字概括。

毫無疑問,聶衛平在圍棋領域頗有建樹,但是比起他這個人,他的感情生活,更為人津津樂道。

聶衛平的事業與婚姻

在成為世界矚目的職業棋手之前,聶衛平的出身很平常,他出生在河北省深州市,因為父親的原因,很小的時候,聶衛平就對圍棋產生瞭極大的興趣。

難得的是,小小年紀的聶衛平,竟然很有圍棋天賦。

在父親的鼓勵下,隻要得瞭空閑時間,聶衛平就埋頭在棋盤裡,刻苦鉆研棋局;之後,聶衛平父親又為他請瞭好幾位圍棋聖手教導他,在大師們的幫助下,聶衛平的棋藝突飛猛進,10歲那一年,他就在北京市主辦的少年圍棋大賽上榮獲冠軍。

工作以後,聶衛平感覺自己最放不下的一件事情還是圍棋,為瞭實現自己的抱負,聶衛平加入瞭國傢圍棋集訓隊,然後以極其優異的成績幫助中國隊連續拿下好幾個冠軍。

不過,人生沒有事事順遂,到瞭1995年,聶衛平的棋藝好像進入瞭瓶頸期,無論再怎麼下,都沒有再度捧起冠軍的獎杯。

好在瓶頸期沒有困擾聶衛平很久,1997年,聶衛平獲得瞭CCTV舉辦的圍棋大賽冠軍,雖然該比賽的含金量比起過去的世界大賽,或許是要輕瞭一些,但是對於彼時的聶衛平來說,這個冠軍很好地幫助他走出低谷。

聶衛平的圍棋事業起起伏伏,感情之路也不大順利,他的第一任妻子,同是圍棋棋手,她就是擁有圍棋八段的孔祥明。

孔祥明是圍棋界的女中豪傑,她八歲學棋,之後便一直奮鬥在圍棋這條路上,又有“中國圍棋女子第一人”的榮譽。

很多人不知道,其實聶衛平和孔祥明認識的特別早,一個十三歲,一個十歲,還是少年棋手的時候,兩個人就已經互相成為朋友瞭。

後來,兩個人都成為小有名氣的圍棋手,在各種國際國內大賽上時常會碰面,彼時的孔祥明年輕可愛,聶衛平也清秀斯文。

年輕人總是容易因為一點小事就走到一起,孔祥明和聶衛平也不例外,有時候兩人交流下棋心得,常常一說就是一整夜。

他們的結合,被稱為圍棋界的郎才女貌,1979年的秋天,聶衛平和孔祥明正式辦理瞭結婚登記手續,雖然說新婚是一件值得被慶祝的事情,但是他們兩個人卻沒有那麼多時間花前月下,更多的時間,都放在瞭鉆研棋藝上面。

雖然兩個人都是職業圍棋選手,但是孔祥明卻覺得自己始終要比聶衛平差一點兒,所以結婚以後,她漸漸把重點從事業上面,轉移到傢庭來,那幾年的孔祥明,她的生活幾乎隻有聶衛平。

婚後沒多久,聶衛平的兒子出生瞭,小夫妻為孩子取名為聶雲驄,但是隨著孩子的出生,這個傢的裂痕,逐漸顯露瞭出來。

無休止的爭吵和謾罵以後,聶衛平和孔祥明的感情終於走到瞭盡頭,1991年,兩人辦理瞭離婚手續,唯一的兒子聶雲驄跟瞭孔祥明,並且改名為孔令文。

關於聶衛平的第一段婚姻,或許會有人將其歸結為沒有感情,但是導致沒有感情的導火索,卻是聶衛平的“移情別戀”。

1991年,聶衛平和孔祥明離婚;同年,聶衛平就和另外一個女性步入婚姻殿堂;成為聶衛平孔祥明離婚的關鍵因素,正是王靜。

王靜和聶衛平之間不得不說的二三事

作為聶衛平和孔祥明之間的“第三人”,王靜一直都不好受,更何況,她的身份並非是“素人”,而是知名演員王剛的妹妹。

拋去王剛妹妹的身份,王靜她也是一位國傢一級演員,而且,她還是一位女高音歌唱傢,任職於總政歌劇團。

因為嘹亮幹凈的唱腔,王靜還被人譽為“軍中的夜鶯”。

王靜從小就喜歡唱歌,成為一名優秀的歌唱傢,一直是她人生藍圖的一部分,還有另一部分,就是希望能夠在合適的年齡,覓得一位如意郎君。

在這個時候,王靜還沒有認識聶衛平,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和這樣一個和她本人工作八竿子也打不著的圍棋棋手談婚論嫁。

時間追溯到1990年的春節,湖南電視臺想要邀請一些知名人員參加春節聯歡晚會,在電視臺的邀請名單中,就有王靜和聶衛平的名字。

如果不是這一次的機會,工作職業天南地北的兩個人,絕對沒有機會認識。

而且,當時聶衛平的身份地位已經很高,他根本不願意拋頭露面參加這種節目,雖然他一再拒絕,卻架不住有人出面邀請他,最後,盛情難卻之下的聶衛平,還是松口答應參加。

二月份的天氣非常冷,原本是有專車來接送聶衛平,但是臨門一腳,卻忽然讓他自己走到訓練局的門口上車,往日都有專車接送聶衛平,冷不丁讓他走過去自己上車,這讓聶衛平心裡很不爽。

工作人員告訴聶衛平說:“等晚一點的時候,總政會來一個女演員和您同行,咱們要在大門口等她。”

聽完這句話後,聶衛平滿心牢騷,但是左等右等,也沒有等到這個女演員,眼看時間不能繼續耽擱,於是聶衛平一行人先行開車來到機場。

到瞭機場以後,又有工作人員給聶衛平說:“總政來的女演員已經在那邊等著瞭,您要不要過去見一下?”

隔著機場來來往往的人群,聶衛平順著工作人員給他指點的方向看過去,果然看見一個女人的身影,隻不過距離太遠,沒有看太清楚她長什麼模樣,隻知道身材很高挑,穿著很時髦。

聶衛平本來就對她的“爽約”感到很不痛快,現在人傢又叫他主動去和王靜打招呼,聶衛平心中不屑:王靜是誰?剛剛我已經等瞭她那麼久,憑什麼現在還要我去等她?

心高氣傲的聶衛平就這麼回復工作人員:“她要是想和我一起走,那就讓她過來見我,不願意就算瞭。”

沒想到,王靜那一邊的情況,竟然和聶衛平這邊如出一轍。

王靜的名氣雖然沒有聶衛平大,但也好歹也總政有名氣的女演員女歌唱傢,她心想:憑什麼要我去見他?是他要和我走,難道不是他來見我?

這一年,王靜年輕美麗,而聶衛平和孔祥明的婚姻已經逐漸走到盡頭,但是,他們兩個人的初次見面,並沒有羅曼蒂克的浪漫氛圍。

就這樣,兩個人還沒有真真正正的見到面,矛盾的種子就已經在彼此的心裡種下來。

下瞭飛機以後,主辦方居然把聶衛平和王靜安排到同一輛車裡,聶衛平先上瞭車,結果司機不開車,告訴他說還要再等一個人。

他們要等的人就是王靜,這一回的王靜又是姍姍來遲,她行李很多,大包小包的過來,看見聶衛平以後,王靜也沒有和他說話。

兩人一路沉默,來到瞭吃飯的地方,沒想到,主辦方這一回又將兩個人安排到一起。

王靜比聶衛平小瞭不少,她年輕又漂亮,而且性格很好,沒有那種扭捏拿喬的模樣,對誰都是一副笑意盈盈的模樣。

但是轉頭看見聶衛平的時候,又冷不防地想起在機場的時候,這個男人的狂妄言語,所以王靜對聶衛平的第一印象,絕沒有那麼好。

聶衛平看著身側這個嬌俏可人的美女,心裡頭想的卻是機場時候,她“耍大牌”的模樣,當即心念一轉,起瞭一個壞念頭。

出於禮貌,兩個人言簡意賅地交談瞭幾句話,很快,飯局上的人輪流來給王靜和聶衛平敬酒,讓聶衛平意外的是,王靜的酒量居然不錯。

而聶衛平向來自詡是個海量,於是想借著飯局這個機會,好好給王靜一點“下馬威”,他準備灌醉王靜,讓她在大傢面前出醜。

很快,第一輪敬酒開始,第二輪敬酒結束......隨著一杯又一杯酒的下肚,王靜除瞭臉色潮紅以外,沒有一點醉酒的模樣。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互相敬酒,慢慢地,話匣子就打開瞭,不過,他們已經喝瞭許多,可王靜還是一點醉酒的意思都沒有。

這下子,連聶衛平都稍感意外,他問王靜道:“你那麼能喝酒?”

王靜笑瞭笑:“還行吧,你也很不賴。”

勝負欲升起來瞭,聶衛平不知道在想什麼,居然對王靜說:“晚上你有活動嗎?如果沒有的話,我們要不要換個地方繼續喝?”

王靜詫異地看瞭一眼聶衛平,在她心裡,或許聶衛平是那種比較古板的人,沒想到會對自己提出喝酒的邀請。

她想瞭想,爽朗地一口答應下來:“好啊,沒有問題。”

飯局結束後,聶衛平喊上幾個朋友,王靜也叫瞭幾個朋友,他們轉場到另外一個地方繼續喝酒。

回來的時候,因為沒有飛機,所以他們一行人搭乘的是火車,當時大傢都坐在同一個軟臥包廂裡,因為無聊,幾個人就湊在一起聊天,一來二去的,王靜和聶衛平逐漸熟稔開來。

王靜性格爽朗,她提出要和聶衛平交換聯系方式,聶衛平沒有反對,他們還約定好,回到北京,再出來聚一聚。

隨著兩人的交流,他們對彼此也有瞭一個初步的印象,兩人之間的情愫,就這麼不知不覺地種下瞭。

回到北京以後,王靜給聶衛平打電話,約他來卡拉OK唱歌。

其實,那時候的聶衛平還是有婦之夫的身份,但是在他心中,他和孔祥明的感情已經走到盡頭,所以他沒有多想,一口答應瞭王靜。

來到王靜安排的包廂後,裡面成群結隊地坐瞭好多人,王靜沒有唱歌,聶衛平也沒有唱歌,兩個人就在一個角落裡,一邊喝點小酒,一邊聊天。

聶衛平很明顯地感覺出來,王靜對他是很有好感的,而聶衛平,在一段隨時隨地要破裂的婚姻關系中,他已經不想再繼續維持他和孔祥明的感情。

聶衛平在自己的書中表示:就算當時靠近他的人不是王靜,他也會接受她。

沒過多久,聶衛平的朋友開瞭一個派對,朋友不僅邀請瞭聶衛平夫婦,還邀請瞭王靜,在派對上,雖然他和王靜沒有互動,但是出於女人敏銳的第六感,孔祥明直覺聶衛平和王靜之間有過點什麼。

毫無疑問,王靜是喜歡聶衛平的,她當時年輕氣盛,再加上又從聶衛平聽說瞭他要和孔祥明離婚的消息,於是更加肆無忌憚地到體委去找聶衛平。

反觀聶衛平,在和王靜的相處當中,總是畏手畏腳,生怕別人看出來他們兩個有什麼。

可王靜總是大搖大擺的來,然後又大搖大擺的離開,根本不在乎別人異樣的目光。

久而久之,就連要知道避嫌的聶衛平也被王靜那種大無畏的狀態給傳染瞭。

外面對王靜和聶衛平的緋聞越傳越多,越傳越烈,甚至都傳到瞭聶衛平妻子孔祥明那裡去,孔祥明不是沒有質問過聶衛平和王靜的關系,可每逢說起王靜,聶衛平都免不瞭要和孔祥明吵一場架。

後來,聶衛平在采訪裡說:“可能是因為我這個人的逆反心理比較重吧,那個時候,經常有人議論我和王靜,議論的多瞭,我也聽多瞭,居然慢慢不在乎,心裡想著,他們愛說什麼,就讓他們說去吧,反正事已至此,我也不用辯解瞭。”

聶衛平和王靜的感情就如同一場龍卷風,他們迅速墜入愛河,愛的密不可分。

為瞭給心愛女人一個傢,也為瞭平定外面的風言風語,聶衛平找到孔祥明,並把自己離婚的決心告訴瞭她。

孔祥明當然悲傷又絕望,兩人結婚十年,沒想到會因為這個分開,盡管孔祥明苦苦挽留,但聶衛平還是選擇瞭王靜。

然而在王靜那一邊,大傢對她的評論卻不那麼好。

盡管王靜和聶衛平真正開展關系是在他和孔祥明離婚之後,可看熱鬧的人並不會在乎那麼多,在大傢心裡,導致孔祥明和聶衛平離婚的“罪魁禍首”,就是王靜。

和孔祥明辦完離婚手續以後,聶衛平轉頭就給王靜求婚瞭。

王靜欣喜若狂,不顧傢人朋友的勸阻,毅然決然地嫁給瞭聶衛平。

兩人的婚禮雖然匆忙,但卻面面俱到,結婚不久,王靜給聶衛平生下他的第二個兒子,這個時候,大傢才知道,原來聶衛平那麼迅速要和王靜結婚,是因為彼時的王靜已經懷孕瞭。

對待自己的第二段婚姻,聶衛平很珍惜也很滿足,妻子年輕漂亮,兒子懂事乖巧,再也沒有比這更幸福的事情。

但是好景不長,兩個人倉促的認識、倉促的戀愛和結婚,終於還是為這一段婚姻埋下隱患。

一地雞毛的婚姻,最終以離婚慘淡收場

兒子出生後,聶衛平給兒子取名為聶雲青,雖然他在這個孩子身上傾註瞭很多心血,但是小時候的聶雲青卻沒有聶雲驄聰明,為瞭孩子的教育,夫妻兩總是發生口角。

王靜責怪聶衛平沒有好好教孩子,聶衛平卻表示自己根本教不來孩子。

後來,聶雲青考上瞭北京市的一所小學,雖然聶衛平沒有因為孩子的升學找過任何一個人“走後門”,但是學校的招生辦多多少少因為聶雲青是聶衛平的兒子,從而給他“亮綠燈”。

在聶衛平的第二段婚姻中,除瞭照顧孩子以外,他和王靜的感情,一直很平淡。

王靜是歌唱傢,聶衛平是職業圍棋手,兩個人的工作根本沒有重疊的地方,有時候王靜要演出,而聶衛平要參賽,兩個人真正在一起的時間非常少,慢慢的,感情也就不如剛認識那時候火熱瞭。

兩人的性格也有很大差別,聶衛平屬於“依賴型”,而王靜屬於“獨立型”;王靜從來不會幫聶衛平收拾要出差的行李,對於他的比賽結果,她也能做到不聞不問。

有時候,聶衛平要去參加活動,王靜從來不會跟著他去;而王靜要演出,也不會讓聶衛平去,久而久之,夫妻之間的關系越來越遠。

對於這段婚姻,聶衛平認為他已經做瞭所有能做的事情,1991年的時候,王靜想要開一場獨立音樂會,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和人脈,聶衛平聽說以後,二話不說給瞭她六十萬元,除瞭金錢方面的贊助,聶衛平還邀請瞭很多體育界有頭有臉的人物出席王靜的演唱會。

但是,聶衛平的第二段感情,也隻維持瞭短短幾年的時間。

越到後面,聶衛平越是無法和王靜和平共處,在和苗野的訪談中,聶衛平直言不諱道:

“和王靜的認識,到結婚,根本就是一個錯誤,如果那個時候她沒有懷孕,又不肯打掉小孩,我是絕對不會和她結婚的。”

但是出於對生命的負責,最終聶衛平還是和王靜結婚瞭,但是這段草草開始的婚姻最終也沒有得到一個好結局,而是再度以離婚收場。

或許對於聶衛平來說,他的第二段婚姻很糟糕,但是對於王靜來說,何嘗不是同一個結果。

在王靜的回憶中,她和聶衛平的婚姻不僅不美滿,而且充滿瞭一地雞毛。

那個時候,聶衛平是很有名氣的職業圍棋選手,除此之外,他的經濟條件,也遠遠要大於王靜,王靜結婚以後,是奔著和聶衛平好好過日子來的,她嘗試當一個模范太太,每天從舞臺下來後,她就為丈夫和孩子洗手作羹湯。

但是王靜本身是個比較嬌氣的女孩子,這種生活一久,她逐漸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於是慢慢就冷落瞭下來,再加上兒子的出生,兩個人總是因為各種大事小事而吵架,王靜的內心居然產生瞭一種空洞,好像整個人生都跌進瞭谷底。

這時候,恰逢聶衛平遇上職業生涯的瓶頸期,他的賽事成績不再好,傢裡也總是雞飛狗跳,王靜顧不好傢庭和個人感情,聶衛平同樣如此。

屋漏偏逢連夜雨,外界把聶衛平的狀態下滑歸結於王靜身上,他們認為,都是因為王靜整天讓聶衛平泡在卡拉OK裡面,才讓聶衛平輸棋。

結婚四年以後,王靜再也忍受不瞭傢庭主婦的生活,她毅然決然地選擇回到舞臺,不管這個決定是否會傷害到聶衛平。

2000年,聶衛平和王靜的婚姻關系已經看不到未來,為瞭讓彼此都好,他們選擇好聚好散,就這樣,“棋聖”的第二任婚姻,畫上瞭句號。

和王靜離婚以後,聶衛平又娶瞭第三任妻子,她整整比聶衛平小瞭23歲,結婚不久,兩人孕育瞭一個女兒。

現在,聶衛平已經70歲瞭,雖然已經步入老年,但是聶衛平沒有停下自己對圍棋的熱愛,2021年,聶衛平還受邀參加瞭一場世界圍棋錦標賽,最終和搭檔輕松贏下日本隊。

2022年3月21日,人民網發佈瞭關於聶衛平的最新消息,他與張璇的組合不敵日本父女檔,中日之間的雙人友好圍棋夢想對決在線上收官,比賽共計四輪紀念對局,中國對以三比一勝出。

4月6日,新華社又發佈瞭聶衛平圍棋道場打造線上對弈平臺的消息。

由此可見,聶衛平依舊活躍在圍棋圈內。

作為一位職業圍棋手,聶衛平無疑是成功的;但是作為一位丈夫,聶衛平還有瑕疵,不過,如今他的兒子已經成傢立業,他也有瞭孫子,如今傢庭和睦,已經是人生贏傢瞭。

來源:

聶衛平《圍棋人生》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3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631.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