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外交部部長李肇星:送娘遠行

  • 在〈原外交部部長李肇星:送娘遠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08

1995年6月18日,外交部長李肇星的母親病故時,李外長正在牙買加訪問,未能見母親最後一面。一個月後他寫瞭一首《送娘遠行》的長詩,抒發瞭他對母親的懷念。

這首詩很長,節選其中一節,以饗讀者。

娘去瞭,遠去瞭,永遠地去瞭……

在50多歲上失去娘,和許多人相比,我是幸福的;在50多歲上成為沒娘的孩子,痛苦更加刻骨銘心。

山重?海深?都無法與半個多世紀的母子情相比。

多少年來,經常浮現在我眼前的,是日寇入侵時娘拉著我在玉米地裡逃難的情景,是娘用村邊池塘裡的泥巴當顏料為八路軍戰士染軍裝的情景,是娘不舍得的一個雞蛋,而去換一兩分錢讓我帶著去上學的情景……

娘是6月18日清晨在膠南醫院病逝的。據說,娘彌留之際很平靜。她不識字,沒留下現代式的遺囑。 她最後的話隻有3個字:“要回傢。”

是的,該回傢瞭。

這些年,我走過不少地方,可最愛去的還是娘所居住的那方土地;參加過不少宴會,可最愛吃的還是娘給熬的米湯;聽過不少豪言,可最愛聽的還是娘那些傢常話。

對經常外出的我來說,娘是偉大祖國最可愛的一部分,是我心頭最敏感的一部分。可現在娘要遠行瞭。她來自傢鄉的土地,現在又回到那裡去瞭。

最苦的是,已不能說再見,隻能祈求娘在深深的地下繼續護佑我,滋育我。

回去看看母親吧

2004年8月初,李肇星外長去甘肅出差。通常到這種離北京比較遠的地方出差,他都會帶上秘書張昆生。但是這一次,李肇星卻安排瞭另一位秘書與自己同行,而讓張昆生休假,回故鄉昆明看看。

張昆生聽完李肇星的安排,感覺有些猶豫,於是找到李外長說說:“您出差,我這個秘書反而休假,是不是不太合適呀?”

李肇星反問道:“聽說你的母親正在昆明住院,有沒有這回事?這次放你的假,就是讓你回昆明看看你的母親。就這樣定瞭!”

張昆生是個非常敬業的秘書,總感覺因為自己的私事而耽誤瞭工作不太合適,還想分辯幾句。

李肇星很瞭解自己的這個秘書,擺擺手讓他不要再說瞭:“你跟瞭我這麼多年,應該知道,我父母健在時,我因為工作忙,總是抽不出時間回傢看看他們。

如今父母都不在瞭,我後悔晚矣。現在想想,當時要是真的想去看看兩位老人的話,還是擠得出時間的。我不希望你將來會重復我的這個遺憾,回去看看母親吧!”

說完,李肇星打開辦公廳桌的抽屜,拿出早已準備好的一盒人參和一瓶維生素,以及一張便箋交給張昆生:“這點補品是給你母親補身子的,請代問他們好。”

張昆生低頭看瞭看那張便箋,看到上面寫著幾個大字:“昆生,感謝辛勤工作,祝父母大好。李肇星。2004年8月3日北京。”他的眼眶突然濕潤瞭。

作為李肇星的貼身秘書,張昆生自然知道李肇星對母親的感情,也知道李肇星的母親去世時,李肇星因為工作的關系未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這也成瞭李肇星心中一個永遠的遺憾。

後來,李肇星寫瞭那首《送娘遠行》的長詩,借以抒發對母親的懷念。

少年李肇星

1940年,李肇星出生在青島膠南大珠山鎮王傢村的一個普通農民傢庭。出生不久,父親就外出參加抗日鬥爭瞭。

父親走後,本不富裕的李傢,生活過得更加艱難。但李肇星還是傾全傢之所有,供李肇星上學讀書。因為王傢村沒有學校,李肇星隻得去姥姥傢所在的瓦屋村上學。

窮人的孩子懂事早,看著一傢人在地裡辛苦勞作,把汗珠摔八瓣掙來的一點點錢供自己上學,李肇星非常珍惜自己來之不易的讀書機會。

有一次,媽媽讓少年李肇星和自己去挖一塊地。幹瞭一晌午,媽媽怕李肇星太累吃不消,於是便讓李肇星休息一下。

過瞭一會,媽媽回頭並沒有看到李肇星,以為他躲在哪裡偷懶去瞭,於是便生氣地四下尋找,結果發現李肇星一個人坐在不遠處一個幹涸的小溝裡,正如癡如迷地看書。

王傢村的村口有一棵槐樹,李肇星最喜歡拿著書本,坐在樹蔭下用功。盡管傢裡很窮,沒有什麼好吃的,但爺爺總會讓奶奶炒一點花生,或者從菜園子裡摘個黃瓜,給李肇星當點心。

在王傢村,李肇星讀書癡迷是出瞭名的。妹妹李肇菊記得,一日三餐哥哥都是拿著書本上飯桌的。

有時候剛吃完飯,她調皮地問哥哥剛才吃的是啥菜,李肇星總是答不上來,因為李肇星吃飯時,眼睛總是盯著書本,隻會用筷子夾著飯菜機械地送進嘴裡,哪裡管吃的是什麼菜?

小學畢業後,在爺爺和媽媽的支持下,李肇星背著幹糧,來到膠南縣城一中求學。

當時膠南一中沒有學生宿舍,李肇星的媽媽便說盡瞭好話,讓自己娘傢的一位遠親騰出瞭一間破柴屋,讓李肇星寄宿。

過瞭一個多月,李肇星的母親進城去看兒子。一走進李肇星寄宿的那戶人傢,那傢的房東老太太便神神秘秘地把李肇星的母親拉到一邊問道:“你兒子是不是有點傻啊?他住在我傢裡個把月,我就琢磨出來你兒子身上有好多和別的孩子不一樣的地方,真是特別奇怪。

別的孩子都關心每天吃什麼,他卻從不過問夥食,我做什麼他吃什麼,吃瞭飯要麼趕著上學,要麼就坐在什麼地方看書,從沒看他出去玩過!”

房東老太太說的話也不完全對,因為在膠南上學期間,李肇星並不是從來不出去,實際上,縣裡的圖書館是李肇星經常光顧的地方。

圖書館的每一位管理員,都對李肇星這個老實憨厚、好學上進的學子有著特別深的印象,因為每個周日,李肇星都會在圖書館一坐便是一天,隻有當夕陽西下,暮色降臨之時,李肇星才戀戀不舍地最後一個離開圖書館。

李肇星的同學們,都記得上學時的李肇星少言寡語,見瞭老師或者同學,咧嘴一笑就算是打瞭招呼瞭,全然不像後來他當外交部發言人時那樣口若懸河。

但有一點例外,隻要是爭論起學習上的問題,李肇星卻總是講得頭頭是道,寸步不讓。

媽媽吃瞭太多的苦

1959年,高中畢業的李肇星報考瞭北京大學。高考結束後,一些同學陸陸續續接到瞭大學錄取通知書,隻有李肇星一點消息也沒有。

母親雖然也著急,但看到兒子整天坐立不安,於是便安慰李肇星,這次考試考不上沒關系,媽媽讓你再復讀一年,來年再好好考,一定能考上大學的!

李肇星雖然估的分數很高,但對於能不能考上北大,心裡也沒有底。那段時間,他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坐立不安,心裡一直懸著一塊大石頭。因為他知道,為瞭自己讀書,媽媽吃瞭太多的苦瞭!

幾天後,一個村幹部滿面春風地跑進李傢,給李肇星的媽媽報喜:李肇星被北京大學錄取瞭,成瞭建國後膠南縣第一個考上北京大學的考生!

接過錄取通知書,李肇星哭瞭。他沖著含辛茹苦支持自己求學的母親深深地鞠瞭一個躬,母親也摟著他,流下瞭幸福的淚水。

是啊,對於這個生瞭好幾個孩子,卻隻有李肇星一個活瞭下來的母親來說,這些年為瞭李肇星上學的費用,媽媽吃瞭太多的苦瞭!

李肇星在北京上學期間,母親更是無時不在牽掛著她的這個寶貝兒子。有一年,傢鄉有人去北京,母親托人傢給李肇星捎去瞭幾根傢鄉的大蔥。

收到母親的禮物,李肇星感動得流出瞭淚,他握著粗粗的、白根綠葉的傢鄉大蔥,感慨地對同學們說,這是我母親從千裡之外給我捎來的呀!

窮人的孩子早當傢,在北大求學期間,“一心苦讀、不講吃穿”是所有同學對李肇星的評價。

當時李肇星的傢裡每月隻能給他寄 15元錢當作生活費,李肇星竟能從這15元錢中,每月省出3元錢資助正在傢鄉讀書的表妹。

李肇星的妹妹李肇菊,至今還對哥哥當年上大學時的一件事記憶猶新。李肇星讀大二的那年寒假,李肇星從北京回膠南過年,李肇菊於是提前趕到汽車站去接哥哥。

當看到風塵仆仆的李肇星,穿著一條兩個膝蓋破得露出瞭棉絮的棉褲,腳上的一雙佈鞋前面也磨破瞭,一雙大腳趾都露在外面時,李肇菊鼻子一酸,忍不住掉下瞭眼淚。

李肇星樂呵呵的一把摟住妹妹:“傻妹子,學生就要學習爭第一,其他的有什麼關系,你哭個啥?”

“你選他,選對瞭”

在北京大學念書期間,李肇星雖然年紀比班上同學都小,卻是成績最好的一個。

大學的第一個學期期末考試前,班上還有幾名同學擔心通不過考試,李肇星主動停下自己的復習,用瞭兩個通宵的時間幫且這些同學補習,最終全班同學都通過瞭考試。

在第二個學期改選班幹部時,他也因此被全班同學全票選為班長。

李肇星的熱心、善良和責任感,打動瞭他的同學秦小梅。秦小梅是在北京長大的外交官的女兒,她的父親秦力真是新中國第一代外交傢。

而李肇星隻是山東膠南縣山腳下的一位普通的農傢孩子。但秦小梅卻看中瞭李肇星,不顧周圍人異樣的眼光,與李肇星相愛瞭。

1967年4月,李肇星與秦小梅在北京舉辦瞭簡樸的婚禮。

他們的婚姻起初並不被人看好,有不少人認為秦小梅是一時被愛情蒙住瞭雙眼,將來會後悔的。面對這些質疑,秦小梅後來回憶說:“我和李肇星談戀愛時,有人勸我說,‘你們之間不般配’。不過,我的父母並不這樣看,他們鼓勵我選對人最重要。”

秦小梅並沒有選錯人。結婚後,她和李肇星與自己的父母在同一屋簷下生活瞭28年,一傢人朝夕相處,生活得很融洽。

李肇星對自己的嶽父母十分孝順,每天下班回傢,都會和嶽父秦力真聊工作上的事情,聊國傢的發展,聊老百姓身邊的事情,也聊外交戰線上發生的一些趣事。

2001年到2005年期間,秦力真生病住院,李肇星盡管工作十分繁忙,但隻要有時間,就會去醫院看望、陪伴嶽父,並鼓勵嶽父戰勝病魔。

秦小梅也問過李肇星,為什麼會對自己的嶽父這麼孝順?李肇星回答說:“我很感激當年你的父母對我們婚姻的支持,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感恩。”

盡管全力治療,秦小梅的父親還是在2005年因病去世瞭。

臨終前,他拉著女兒的手說:“我參加革命工作五十多年,見到幹部無數,肇星是我見到的最誠實、最勤奮,最不想自己、也是最懂人情的幹部。你選他,選對瞭!”

秦力真去世前有個心願,就是他的老傢冀縣還比較貧困,自己當年上過的小學還很簡陋。所以他一直想募集一些資金,為這裡的孩子修一棟教學樓。

秦力真去世後,李肇星和秦小梅多方籌集到37萬元善款,在冀縣父親當年讀過的小學裡,為孩子們修瞭一棟嶄新的兩圖書館,被當地政府命名為“力真圖書館”。

李肇星辛勞一輩子的母親去世時,李肇星因為工作的原因,沒有機會趕回傢見母親最後一面。

母親去世後,他的對已步入耄耋之年的父親李瑞甫更加孝順,論公務多麼繁忙,李肇星總是擠出時間看望年邁的父親。

在父親的眼裡,李肇星不是什麼身居要職的外交官,而是那個還和當年一樣,是個有著拳拳摯愛之心的孝子。

李肇星小時候,由於母親缺少奶水,所以他是喝著奶娘的乳汁長大的。每次回膠南老傢看望父親時,他總會去奶娘傢,探望過這位哺育自己長大的老太太。

有一次回鄉,正好奶娘剛剛生過一場大病。李肇星撫著奶娘幹瘦、冰涼的手,打量著奶娘佈滿皺紋的臉,為奶娘生病自己沒有時間親自照顧而發出瞭真誠的自責。

奶娘也是個通情達理的老人,知道李肇星公務繁忙,幹的都是大事,非但沒有一句埋怨,還慈愛地笑著勸慰他: “我身體很好,不用擔心,我比你媽福氣多瞭,你每個月都給列寄錢,我現在是既不愁吃,又不愁穿,有啥埋怨的?你幹的都是為父老鄉親們爭光的大事,奶娘高興都來不及呢!”

詩人外交傢

李肇星不但是一位活躍在國際舞臺上的外交傢,還是一位詩人。1999年,他便出版瞭詩集《青春中國》和散文集《遠行的詩情》、《彩色的土地》等,這些詩集如今是一版再版,深受讀者的喜愛。

著名作傢馮驥才是李肇星的“詩友”。

談起李肇星的詩,馮驥才是這樣評價的:“外交傢們應該慶幸,因為他們之中有一位詩人,他們獨特的生活才得以光彩地展示給世人;詩人們應該慶幸,因為他們之中有一位外交傢,詩的天地才出現如此高貴和迷人的空間。”

馮驥才很喜歡李肇星的詩,他認為在李肇星的詩裡,“我們看到的是中國外交傢特有的精神,那便是一種面對世界的博大胸懷、正義感以及無所不在的愛心”。

母親去世後不久,李肇星曾應美國前駐華大使尚慕傑之邀,去尚慕傑的傢裡做客。在尚慕傑的傢裡,他見到瞭尚慕傑85歲的母親,倆人相談甚悅。這讓李肇星一下子想起瞭自己的母親。

從尚慕傑傢裡回去後,李肇星寫瞭題為《老人河,美國的母親—在孟菲斯與薩瑟大使的媽媽談心》的詩,詩中不僅贊美瞭像尚慕傑的母親這樣為增進中美人民友誼努力的母親,也抒發瞭對自己母親的懷念之情。

李肇星的詩,始終如一地貫穿著對母親的愛和對祖國母親的思念。

他時刻牽掛著母親的冷暖安康,關註著母親身邊的細微變化;時刻想把自己的所見、所聞、所感,都一一向母親傾訴。

熟悉李肇星的人,都說他是一位真誠的人,樸實的人,一位情感豐富的人。

他寫過很多關於自己的故鄉、母親以及朋友們的詩,他不僅是一個胸懷世界風雲的外交傢,還是一個和普通人有著一樣的情懷的普通人。

在詩中,他永遠懷念當過石匠、木匠和鄉村醫生的爺爺;永遠記著姥姥傢鮮美甜嫩的櫻桃;永遠記著故鄉的母親。

他寫過一首回憶母親的詩:“撫著你幹瘦、冰涼的手,我為什麼有些慌張?我搬進瞭現代商樓,你還住簡陋的矮房;我用上瞭VCD和電腦,你沒聽過電話鈴響。

你的炕席怎麼又粗又硬,電燈隻有油燈的光亮。我的親娘啊,你不再豐滿的身軀竟還如此寬宏、頑強,還在為你的兒子,灌註報國的力量!”

國運昌,文運昌。李肇星的心願,是願外交傢中能出現更多的詩人,和全國各行各業的勞動者一起,歌頌中華民族的盛世,迎接祖國更加美好的明天。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747.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