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過後,在處決眾多美貌德國護士時,法官十分不忍心

  • 在〈二戰過後,在處決眾多美貌德國護士時,法官十分不忍心〉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25

1945年4月,德國戰敗已成定局。

英軍解放瞭貝爾森集中營,女看守、護士伊爾瑪·格蕾澤(Irma Grese)被逮捕並關押。

在關押期間,一位英國記者采訪瞭伊爾瑪·格蕾澤,質問她為什麼要犯下如此罪行。格蕾澤毫不羞愧地回答道:“這是我們的職責,隻有消滅瞭這些對社會無用的人,德國的未來才有保障。”

在接受英國調查官員的審訊,她依舊毫無悔改之意,再次堅定地表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

她是二戰期間眾多助紂為虐的女納粹黨員的典型代表。

白衣天使 淪為惡魔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大量無辜平民慘死在納粹屠刀之下,其中包括上百萬猶太人、波蘭人、吉普賽人。

然而很少有人註意到,這些犯下滔天罪行的希特勒信徒中有相當一部分人是女性。

希特勒上臺後,數以百萬計的德國婦女加入瞭納粹黨,她們主要分佈在希特勒主義青年團、德國少女聯盟等形形色色的法西斯團體中。

這些女人身穿褐色的黨衛軍制服,佩戴萬字符袖章,活躍在納粹建立的各個集中營和滅絕營中,擔任女看守、醫生、護士、科學傢等職務。

專門研究德國制造的大屠殺行動的歷史學傢溫迪·羅沃教授在其著作《希特勒的復仇女神:納粹屠場上的德國女人》一書中指出,女納粹黨員參與瞭至少導致600萬猶太人死亡的行動,德國女性在二戰中的參與度遠遠高於公眾想象。

二戰期間,希特勒為瞭鼓吹雅利安血統的高貴和與眾不同,下達命令要求“消滅一切沒有生存價值的生命”,史稱“T-4行動”(德語:Aktion T4)。

希特勒親自選定負責人,並用全新的方式進行秘密屠殺,對象擴展到瞭包括精神病人、殘疾人在內的德國人。在這些人被秘密處死並火化後,納粹會欺騙死者傢屬他們死於諸如肺炎一類的傳染病。

具體執行該計劃的護士被稱為“T-4護士組”。

據溫迪·羅沃教授披露,當時許多德國醫院的女護士為瞭響應希特勒“種族凈化”的號召,會將嗎啡等藥物註射進殘障人士體內;還有某些女助產士,會將許多身體有缺陷的新生兒處以安樂死。

比如在德國南部格拉芬尼克堡一傢醫院中,一名名為保林·科尼斯勒的女護士每天要會親自挑選出70名“病人”,並將他們處死。

戰爭後期,為瞭加速“清洗”節奏,T4護士組會協助黨衛軍將療養院、精神病院、集中營診所封閉起來,然後使用毒氣快速奪走大量生命。

在這項行動裡,大量無辜的精神病人和智障人士死於非命。

這些本應該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們,在被種族主義洗腦後,變成瞭最恐怖的殺人機器,註射器、灌腸器等等就是她們的殺人武器。

在這些人之中,有幾個臭名昭著的代表人物,被人們稱為“納粹女惡魔”,當時的猶太人甚至是一部分德國人,聽到她們的名字就毛骨悚然。

外表美麗 蛇蠍心腸

伊爾瑪·格蕾澤出生於1923年,她的傢境並不富裕。和當時大部分底層德國貧民一樣,格蕾澤自小就對納粹思想極為狂熱,是忠實的希特勒追隨者。

格蕾澤所學的專業是護理學,畢業後在奧斯威辛-比克瑙集中營工作,而後輾轉於拉芬斯佈呂克、貝爾森等多個集中營。

因為在虐待和折磨猶太女囚方面的突出表現,她年紀輕輕就獲得瞭鐵十字勛章,令同事們羨慕不已。

伊爾瑪·格蕾澤外表美麗,內心卻毒如蛇蠍。她不僅兇狠殘忍,言語粗暴,而且嫉妒心極強,最難忍受看見比自己美貌的女囚。一旦發現集中營中出現美女,她就會想方設法、千方百計地把她們折磨死。

由於生性開放,格蕾澤的私生活極其混亂,她與集中營內不少納粹男性都保持著情人關系,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惡魔醫生”——約瑟夫·門格勒。

門格勒在集中營的主要任務是將身體健壯、有勞動能力的猶太人和身殘體弱的猶太人區分開來。前者會被拉去充當勞力,後者會被直接送進毒氣室。

他和伊爾瑪·格蕾澤可謂是狼狽為奸。

有一次,集中營裡來瞭一批新女囚,門格勒正在挑選之時,一個美麗的猶太少女突然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他救救自己。

很顯然,這個少女知道沒被挑中的結果就是立即迎來死亡。門格勒被她的美貌吸引,打算將她列入“生存名單”。

然而,這一幕很快被格蕾澤的眼線匯報瞭上去。格蕾澤拿著皮鞭沖瞭過來,瘋狂抽打猶太少女的臉,然後鞭打她的身體。打累瞭之後,格蕾澤掏出手槍一槍結束瞭這位少女年輕的生命。

這種事情對於伊爾瑪·格蕾澤來說可謂司空見慣。在當時的比克瑙分營囚中,流傳著這樣一句話:“美麗的女人見到格蕾澤,難逃一死。”

如果格蕾澤發現某個女囚懷孕,就會立刻親自上陣,朝孕婦的腹部拳打腳踢,直到將對方折磨到流產或者死亡。對於那些衰老、幹瘦的女囚,格蕾澤會將她們交給副看守長哈斯女士,再由後者將這些人送進毒氣室。

1945年3月,伊爾瑪·格蕾澤來到瞭貝爾森集中營,由於她的殘忍和冷酷,囚犯們為她起瞭一個綽號——“貝爾森野獸”。

除瞭殺人之外,格蕾澤還有一種令人發指的癖好——用有紋身的人皮制作工藝品或是皮革包等物品。她的殘忍和冷酷,一度讓集中營裡的囚犯甚至德國守衛聞風喪膽。

然而,不止是格蕾澤;為虎作倀的,還有女護士薇拉·莎爾弗。

為虎作倀 泯滅人性

薇拉·莎爾弗誇特原本是一個普通的醫護人員,她的丈夫是猶太人。

因為丈夫猶太人的身份,薇拉·莎爾弗誇特被醫院院長告知她無法獲得升職資格。這個消息讓薇拉無法接受,並將憤怒的情緒轉移到瞭猶太丈夫和所有猶太人身上。

T-4行動開始不久,薇拉就因為職業關系知曉瞭這起秘密行動。她假意帶著患有輕微精神病的小姑去看病,親手將自己的親人送上瞭黃泉路。但這並沒有為她換來職業生涯的升遷。

離婚後,薇拉·莎爾弗誇特因為遭人誣告暗中接濟猶太人,被送進集中營進行“思想教育”。

作為德國女人,她的生活要比集中營裡的猶太女人優越得多。比如她不用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可以留長發,每天有充足的時間沐浴和洗衣服,可以隨時去廁所,幹活可以戴手套,吃飯時能夠得到香腸等肉制品。

但是薇拉不甘心被關在此處,為瞭能夠早日脫離囚犯的身份,她選擇瞭最無恥的道路——告密。此後,薇拉開始留意女囚們的一言一行,一旦後者有越軌行為,她便悄悄地密報給看守長。這些被告密的女囚,無一不受到瞭嚴厲的懲罰。

薇拉的作風受到看守長多蘿塞亞·賓茲的賞識。為瞭表示對她的獎勵,她被調去瞭青年集中營衛生所當護士。

上班第一天,薇拉就用註射的方式殺死瞭三個猶太女人。

一天傍晚,230名斯洛伐克猶太婦女被送到瞭薇拉所在的集中營。薇拉發現這些人絕大多數是老婦人、孕婦和殘疾婦女。為瞭進一步取得上級的信任和賞識,她決定結束這些在自己看來沒有勞動能力和生存價值的生命。

薇拉帶著幾個黨衛軍護士走進這些猶太婦女的營地,編造瞭一個看起來十分合理的謊言:“現在正流行霍亂,為瞭保障你們的健康,請你們去診所服用預防藥。”

這些人信以為真,溫順地排隊到診所去服藥,她們不知道自己吞下的,是致命的氰化鉀粉末。半天以後,這230名猶太婦女的屍體就被送到瞭焚屍場。

這次謀殺讓薇拉被提拔為診所的負責人,自此開始她更加肆無忌憚地殺害猶太婦女。

對於生病的猶太女囚,薇拉會直接將她們帶到註射室,為她們註射致命藥物。

有一次,一個年輕女囚在註射藥物後沒有立刻死去,而是痛苦地喊叫、哀嚎,咒罵薇拉是殺人犯。薇拉惱羞成怒,把一塊抹佈塞進她嘴裡,活活將她悶死。

在短短兩年時間裡,經薇拉親手殺害或由她監督著被殺害的猶太女囚有500人之多。

戰敗伏誅 罪有應得

德國戰敗後,這些為虎作倀的女護士自然迎來瞭滅頂之災。

1945年6月,伊爾瑪·格蕾澤與其他40多名警衛被起訴,罪名是謀殺和虐待貝爾森和奧斯維辛的囚犯。

被押上被告席的那一刻,格蕾澤終於體會到瞭那些死在自己手下的女人無助、驚恐的感覺。

格蕾澤等人大喊冤枉,狡辯自己的所作所為都是按上級的指令執行的,她企圖引起人們的憐憫,形容自己僅僅是一個“22歲的女孩”;為瞭不被判處極刑,她甚至悄悄對一個英國老法官表示自己願意當他的女仆,為他做任何事。

但是,這一切都無濟於事。

所有參與案件審判的人員都覺得格蕾澤十惡不赦。那位老法官對年輕的格蕾澤等人抱有一絲憐憫之心,但是依舊按照法律的規定下達瞭死刑判決。他用復雜的眼神看著格蕾澤,說道:“我無法幫助你,你犯下的罪孽實在太深重瞭。在你心中,到底還有沒有上帝?”

1945年12月13日,伊爾瑪·格蕾澤在哈默恩監獄被執行死刑。她走上絞刑架,留下的最後遺言是分別用德語和英語說的“快點!”時年22歲的她,是被絞死的最年輕的納粹戰犯。

薇拉·莎爾弗誇特也同樣沒逃過審判。

在蘇聯紅軍解放瞭拉芬斯佈呂克集中營後,薇拉試圖逃跑未果,憤怒的女囚一擁而上毆打她,發泄這幾年的恐懼與仇恨。如果不是蘇聯士兵的阻止,她很可能會死在這些昔日俘虜的拳頭下。

而當薇拉站在戰犯法庭的被告席上的時候,她和伊爾瑪·格蕾澤一樣,用女性身份作為擋箭牌,甚至不斷強調自己是猶太人的妻子,試圖將自己洗白成受害者。

然而集中營的女囚們先後出庭作證,親口控訴薇拉的諸多罪行,並一致要求法庭將她處以死刑。

1946年,瑪伊達奈克集中營案在波蘭宣判,薇拉·莎爾弗誇特被宣判死刑,並在不久以後執行絞決,終年未滿35歲。

格蕾澤和薇拉最終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瞭代價,然而令人遺憾的是,很多“T-4護士”因為殺人手法的隱蔽性和保密性,在戰後都逃脫瞭懲罰。有些“納粹女魔”在被捕並接受訊問後,要麼被立即釋放,要麼被法庭判無罪釋放。

對於那些在大屠殺中死去的苦難者來說,他們並未等到所謂的正義。

結語

“白衣天使”、“救死扶傷”,這些美好的詞語寄托瞭人們對護士這個行業的期望和贊美。

但是這些本該救人於危難的的女性,卻在這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工業化大屠殺裡,泯滅瞭與生俱來的母性與人性。

在短短幾年時間裡,她們殺害瞭至少十萬名重殘病人,近萬名兒童,還有無數的猶太人、吉普賽人,最終也將自己送上瞭末路。

戰爭總能喚醒人性中最惡的那一面,正因如此,人類對二戰的反思永遠不應停止。

參考資料

[1]歷史學傢:50萬德國女性曾見證和參與納粹屠殺.新華網.2013.9.30

[2]馮存誠.全球追捕審判納粹戰犯史鑒.中國海關出版社.2008.10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4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749.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