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藩下令招募三千兵勇,王錱拼盡全力招瞭一萬,曾:此人不能留

  • 在〈曾國藩下令招募三千兵勇,王錱拼盡全力招瞭一萬,曾:此人不能留〉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54

晚清時期,湘鄉人王鑫是一個極愛出風頭的人,他的口才也確實不俗,很愛發表各式各樣的議論,在爭論的時候也總是能夠蓋過別人,無論做什麼事情,他都喜歡成為眾人眼中的焦點。

可是,他卻經常覺得自己生不逢時,因為自己和湘軍那些元老比起來,資歷確實要淺一些。

王鑫的自負

王鑫小的時候就給自己確立瞭極為遠大的目標,在道光11年,省城長沙舉行瞭鄉試,而王鑫的傢鄉有人中舉。

父親看到這樣的情況,便對王鑫說:“人傢中舉瞭,你是否羨慕呢?”

六歲的王鑫一句話就把父親驚呆瞭:“能不能中舉是很難強求的,我的目標是造福於天下。”

而從14歲的時候開始,王鑫也明顯展露出瞭自己的志向,他想讓自己以拯救萬民出水火為己任,因此,很多豪言壯語都從他的口中被說出。

比如“人生一息尚存,即當以天下萬世為念。”

積累瞭很多年的想法,一直從20歲的時候便開始付諸於實踐。

那個時候,他最初在傢鄉積極投身於社會的公益事業,助人為樂,非常喜歡打抱不平,而他的人生,則一直都沉浸於“助人為樂”的理想信念當中,作為最年輕並且熱心於公益事業的慈善傢,他早已是聲名在外。

1850年,廣西會黨有人鬧事,天下從這個時候開始就漸漸走向變亂的趨勢。

此時,剛剛上任的湘鄉知縣到任後,聽說瞭王鑫很有能耐,於是就馬上派人將他給請瞭過來,希望他出面來恢復社會的秩序。

1852年,太平軍來到瞭湖南境內,知縣趕緊調人來保護自己,王鑫猛然間發現:表現自己的機會到瞭。

兩人很快一拍即合,開始大辦團練,有瞭官府的支持,王鑫的路子走得越來越通常瞭。

在此階段,王鑫為瞭招兵買馬,自己都跑到瞭縣衙門口招募勇士,這足以看出他的雄心壯志,明明隻是一介書生,可做起事情來要比武將還要賣力。

當時,還有很多人覺得,這個年輕人可能隻是腦袋發熱才匆匆作出瞭決定,可王鑫始終能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一切。

很快,王鑫等人的湘鄉團練達到瞭高潮,很多鄉勇慕名而來,熟悉陣法和戰技的人越來越多,甚至一度增加到瞭十萬人。

有瞭湘鄉地區開創的先河,湖南各地也紛紛效仿瞭起來,包括寶慶、瀏陽在內的多處也搞起瞭團練。

咸豐二年,曾國藩領瞭聖旨,去湖南幫辦團練。

他本來就是湘鄉人,因此,他能想到的自然是要借助於老鄉的力量來擴大自己的實力。

王鑫現在早已搖身一變,成為瞭當地的一個小頭目,再加上他自持清高的性格,對曾國藩這樣的大臣,似乎也並不願意放在眼裡。

當年,一些團練的骨幹一起議論曾國藩的時候,王鑫說:“這個人在北京當官當久瞭,動不動就是一紙公文下來,喜歡打官腔,我是非常看不慣他。”

曾國藩也對當地的情況做瞭一些調查,覺得王鑫是可塑之才,因此提出收他當自己的弟子。

可在王鑫的眼裡,他一下就看出,這是曾國藩收買自己的手段,因此並不願意接受。

可在聽說曾國藩要組建湘軍的時候,王鑫就來瞭興致,他也覺得,這是一次能夠揚名立萬的好機會。

在湘軍組建的過程中,王鑫也開始積極幫助曾國藩,並且講述一些自己在平日裡練兵的方法。

曾國藩知道王鑫在想著什麼,於是幹脆投桃報李,在外面到處吹噓王鑫的實力,說他志存高遠,能力非凡。

在誇贊到位瞭之後,曾國藩必然要將王鑫給徹底利用起來瞭。

他多次將王鑫派到各地去剿滅太平軍,王鑫表現得也十分賣力,鎮壓瞭包括衡山、桂東在內的多地起義軍。

湘軍作戰異常勇猛,在他們漸漸成名之後,王鑫和曾國藩的關系又疏遠瞭起來,這和王鑫內心的很多心理活動分不開關系。

咸豐三年夏天,太平軍向江西一路高歌猛進。

曾國藩命令羅澤南帶著湘軍趕緊前去支援,結果這支部隊來到南昌就打瞭敗仗,死傷的狀況非常慘烈。

王鑫聽說之後,也是氣不打一處來,他提出:要給廣大湘人報仇。

於是,他將自己擴軍的想法羅列好並且上書給曾國藩。

此時的曾國藩也有過同樣的想法,他也想著擴軍,不過人數要控制,這和朝廷發放的軍餉有著直接的關系,若是銀兩不到位,那麼想要擴軍,並不是一件好處理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下,兩人一拍即合。

其實,曾國藩必然還考慮過另一個問題,誰招募來的士兵,理論上對誰的依賴就更大一些,他也知道王鑫志存高遠,因此,還是需要一定的提防。這年9月,兩人在衡陽地區商議,由王鑫招募三千勇士。

而且,曾國藩這邊說的也非常明白瞭,人是不需要多招的,以二營為范例,所招募的人數不應該多過二營。

可是,王鑫這個人的志向非常高遠,他並沒有聽從曾國藩的意見,而是直接去瞭省城要錢。

當時的太平軍已經緊逼湖北瞭,漢口和漢陽接連失守,長沙地區也大為震動。

湘省的巡撫駱秉璋想讓王鑫回來防守。

王鑫因此就趁機回到湘鄉去募勇,人數一下就達到瞭一萬人,超出瞭曾國藩所要求的數量,並且,他還擺出瞭官勢,十分張揚。

其實,王鑫這些舉動的內核也很簡單,無非就是伸手要錢。

曾國藩對王鑫請餉這件事非常驚訝,覺得他四處擴軍並且到處張揚,並不是一件合理的事情。

在武昌被包圍後,駱秉璋想要王鑫趕緊回來支援,此時的王鑫就寫信給曾國藩,向他索要二萬兩白銀,預支口糧。

可這樣的要求,曾國藩又不是吃素的,自然不會答應他,讓他自己去想辦法去,兩人的芥蒂越來越大,可在共同的敵人面前,曾國藩也不好直接翻臉。

他內心中也漸漸有瞭明確的感覺,這個人不能重用。

曾國藩的“報復”

王鑫這次去瞭一趟長沙,不但將軍餉給拿到手上瞭,同樣還和省中的大吏掛上瞭鉤。

他得到瞭另一位清朝大員的關註,那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左宗棠

左宗棠對王鑫大為贊賞,覺得他非常能夠吃苦耐勞,而且有俠肝義膽。

駱秉璋從這件事中,也對王鑫刮目相看,認為他非常有本事。

這樣一來,王鑫和省中的府吏關系越來越好,自然也就和曾國藩漸漸疏遠瞭,他的野心,漸漸顯露瞭出來。

曾國藩是何等聰明之人,見到王鑫如此精明,不斷找著“梯子”向上爬,他的內心,其實也有一絲恐懼。

在未來一片不確定的情況下,曾國藩自然是害怕大權旁落的,更不願意讓王鑫來染指他的湘軍。

因此,他就開始走向瞭打擊和孤立王鑫的道路。

在決定行動後,曾國藩開始大肆散播輿論,說王鑫不可以倚重,並在湖廣總督等人的面前大肆詆毀王鑫,說他“才器不夠,難以服眾”。

其實,按照王鑫那一套,在自己的老傢混出點名望還是極有可能的,可在曾國藩面前,他還是弱瞭太多。

很多人雖然對王鑫沒有那麼壞的看法,可大傢都得罪不起曾國藩這位寵臣,紛紛都疏遠瞭王鑫。

這樣一來,王鑫就漸漸被孤立瞭,有瞭這一步,曾國藩決定繼續削弱他的軍事力量,那樣才能對他形成最為致命的打擊。

武昌解圍之後,王鑫也感覺到事情不對勁,因此就開始停止援鄂。

曾國藩馬上以“招募過濫”為名,要求王鑫裁軍,頂多隻能保留個三千人。

咸豐四年春天,曾國藩進一步要求王鑫按照此前的要求來改編自己的部隊,而且那些營不能由王鑫一個人來指揮,分立成各個小營,全部都由曾國藩親自來管控。

省中的府吏明白瞭情況,特別是駱秉璋等人,都在暗中幫助王鑫。

王鑫的自大,在這個階段又表現瞭出來,他覺得有人幫助,自己此前也積累瞭不少名望和人脈,就更不把曾國藩放在眼裡。

曾國藩擔心這樣下去,王鑫連表面的面子都不願意給瞭,到時候會威脅到他的統帥地位。

他幹脆直接攤牌,並向王鑫發去瞭最後通牒。

王鑫置之不理,兩人的關系徹底走向瞭破裂。

王鑫在和曾國藩決裂後,直接投入到駱秉璋的門下,自己去搞部隊,號稱“老湘營”,這樣的稱呼,既能展現部隊是作戰勇猛的湘軍,同樣還能和曾國藩的部隊挑明不同。

老湘軍的產生,也徹底標志著湘軍的內部走向瞭分裂。

在王鑫的門下,老湘軍的訓練也更加具備特色。

他們早上教授陣法,下午練習跳躍技藝,在陣法的訓練中,王鑫更是親力親為,甚至自己編寫瞭一本《陣法新編》作為訓練教材。

在這個方面,他還確實是一個天才。

他創造性地將士兵的技能訓練和內在素養結合在一起,關註到瞭士兵心中所想,這些舉措,都大大加強瞭軍隊的戰鬥力。

有的時候,他還知道如何“守”住士兵的心理防線,所用的內容,和太平天國沒有什麼太大區別。

他經常向士兵灌輸封建迷信的思想,並且請些當地的“大儒”來束縛士兵。

這種訓練方式,也得到瞭封建地主階級的大力追捧。

此外,老湘軍中的約束也比較嚴,王鑫嚴禁自己的部下賭博、酗酒等。

為瞭樹立起軍紀,他本人的親外孫因為違反瞭軍紀,被他當眾斬首。

由於王鑫的治軍的獨到之處,因此老湘軍的士兵都非常兇狠殘暴,打起仗來也絕不含糊,胡林翼都評論過,他們是“湘軍中之最雄”,左宗棠也發出瞭自己的感嘆。

不過,在太平軍再度進攻武昌的時候,前鋒部隊一路逼近長沙。

駱秉璋就連忙派出瞭老湘軍前去迎擊,王鑫所率領的部隊來到前線和太平軍激戰。

可是他因為盲目自大不聽旁人的勸告,最終坐困在嶽州,死傷十分慘重。

畢竟,他們都是清政府麾下的人馬,為瞭共同的敵人,曾國藩的水師也前來救援,王鑫本人和九百多人才最終得以逃脫,其他的則全部被殲滅。

老湘軍這次和太平軍的第一次正面交鋒,就差點落得個全軍覆沒的下場。

在駱秉璋和左宗棠的保護下,朝廷並沒有對王鑫這次打敗仗的事情深究。

此後,駱秉璋又命令他重新募勇,重新組建起老湘軍,去打擊各地的起義軍。

咸豐六年,石達開的部隊進攻江西,曾國藩自己都在江西身陷囹圄,第二年年初,駱秉璋讓重新組建起來的老湘軍去救援,因此,王鑫就帶著一萬人一路出發,因為他手段格外毒辣,再加上和太平軍本就有深仇大恨,這次他也聲名大噪,還多瞭個“王老虎”的外號。

可是,王鑫的故事並沒有持續太久,這次征戰後不久,他就病死瞭。

在王鑫死之後,老湘軍在劉松山等人的統領下去跟瞭左宗棠,繼續鎮壓太平天國的部隊,還遠征過西北。

也就是在左宗棠的麾下,他們也漸漸退出瞭歷史舞臺。

老湘軍的兩面性,是由近代中國社會的兩大矛盾所決定的,對他們的評價,也是兩面性的。

而王鑫的志存高遠,也確實在某種意義上實現瞭,對於左宗棠來說,王鑫的離去是一大損失,他非常希望自己身邊還有無數個王鑫。

曾國藩也確實承認過王鑫的才華,可他又必須要考慮自己的地位,因此對於王鑫,才有瞭這麼復雜的態度。

對於曾國藩而言,王鑫才華如何,都不能越過他的權利,一切在他能掌控下的才幹,才叫人才,不然,都是不能留的隱患,畢竟沒有人會喜歡被威脅地位的感覺。

參考

太平天國時期的羅澤南集團 賈熟村 湘南學院學報

王鑫與老湘軍 楊齊福 淮陰師專學報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3873.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