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衛平到陳老總傢北冰洋喝到醉!1毛5一瓶敞開喝,回傢遭父親痛揍

  • 在〈聶衛平到陳老總傢北冰洋喝到醉!1毛5一瓶敞開喝,回傢遭父親痛揍〉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1

1960年五六月間,日本圍棋訪華代表團應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陳毅之邀,來華進行友好訪問比賽。

代表團在北京、上海和杭州三地與中國圍棋選手進行瞭總共30局的正式比賽,中方的成績可以說是慘不忍睹,總共隻取得瞭2勝1和27負的戰績。

比分如此懸殊,讓陳毅憂心如焚。他和主管體育工作的的賀老總商量之後,決定召集全國的新老棋手開一次座談會,研究如何盡快提高水平,培養新生力量等問題。

“國運盛,圍棋盛”

陳老總幼年時期,在父親的影響下學會瞭下圍棋,這個愛好也陪伴瞭他一生。

參加革命後,不管條件多麼惡劣,陳老總也總是將圍棋帶在身邊,一有空閑便拿出來和人對弈一盤。新四軍的很多同志,都在陳老總的影響下,也學會瞭下棋。

四十年代,新四軍在黃橋決戰頑固派韓德勤部時,陳老總佈置好手下將士們的任務之後,便在指揮部中擺上棋盤,氣定神閑地與司令部的同志們下起棋來。

一局終瞭,前方傳來捷報:新四軍殲敵逾萬,獲得大勝!這出“品棋待捷”的雅事,也成瞭陳老總“儒帥”風格的一個極好的寫照。

1960年6月28日,陳毅、賀龍接見瞭在北京的圍棋、象棋和國際象棋的部分名手。

他對大傢說:“今天,我同賀副總理都來瞭,和在座的諸位談談下棋這件事怎麼辦。中國象棋有成千上萬人下,國際象棋還不普遍,圍棋有幾萬人下。黨和政府很關心下棋,這是個高尚的文化活動,要好好開展。”

說到這裡,陳毅的口氣開始嚴肅起來:“日本人下圍棋,所向無敵,很驕傲。我陳毅和賀老總在這裡拜托各位瞭!我國的圍棋,從乾隆以後一蹶不振。國運衰,棋運也衰瞭。現在,我們國運盛,棋運也該盛。我們的圍棋,要以日本為目標,1962年下平,1965年戰勝!”

賀老總也接著說:“我們的乒乓球得瞭世界冠軍以後,在世界上爭取瞭很多人。中國圍棋雖然目前不能成為國際比賽項目,但我們也不能置之不理。這是我代表黨中央和國務院宣佈的對棋藝的政策!”

兩位老帥的話擲地有聲,令棋手們激動不已。陳毅提出的“國運盛,棋運也該盛”的論斷,更使棋手們銘記不忘。兩位元帥提出的“要在未來的幾年內戰勝日本”的殷切期望,也深深地打動瞭每一位中國圍棋人的心。

這次會議之後,中國圍棋協會成立,陳毅被推選為名譽主席。

陳毅又親自點將,將陳祖德、王汝南、華以剛、羅建文等一批年輕棋手調進瞭國傢隊,陳毅親筆為這些年輕棋手題詞:“圍棋易學難精,愈精則趣味愈濃。欲精此業,非做專門研究不可,業餘努力進步必有限。”從這時開始,中國圍棋開始瞭"趕超日本"的艱難歷程。

“10年內戰勝日本九段棋手”

當選圍棋協會名譽主席後,陳毅元帥特別關心"後來者"的培養和成長。在中國圍棋史上有著重要地位的"棋聖"聶衛平,就是在陳毅元帥的親切關懷下成長起來的。

1961年,北京中山公園楓葉正紅,公園內的棋藝室迎來瞭一批特殊的客人。原來陳毅聽說北京出現瞭一個剛滿9歲的“圍棋神童”名叫聶衛平,實力特別強,很多成年棋手都不是他的對手。

為瞭驗證這位神童的水平,陳毅特意把聶衛平邀到中山公園陪自己下棋,看看這位神童到底是吹出來的,還是真的有水平。

陳老總雖然沒見過聶衛平,但他卻認識聶衛平的父親聶春榮。1911年出生在河北深縣的聶春榮,是國內有名的化學專傢,中國生產出來的第一批化肥中,便有聶春榮的一份功勞。

“七七事變”後,聶春榮不願當亡國奴,輾轉到達延安,投身革命。解放戰爭期間,聶春榮任東北工業局局長,為四野解放東北立下汗馬功勞。

新中國成立後,他先後出任一機部二局局長及全國科協黨組書記等職。1950年,毛澤東率中國代表團赴莫斯科簽訂中蘇友好條約,隨行有一支龐大的技術人員隊伍,聶春榮就是成員之一。

在老棋手過惕生、過惕初等人的觀戰下,聶衛平初生牛犢不怕虎,輕而易舉地戰勝陳老總。

兩人在對弈時還發生過一件趣事:當時陳老總下錯瞭一步棋,想拿回棋子重走,聶衛平卻緊緊地按住陳老總的手,不許他悔棋。

棋雖然輸瞭,但陳毅卻十分開心。

他摸著聶衛平的頭,語重心長地對眼前的這個孩子說:“圍棋是中國的絕技,現在日本青出於藍而勝於藍,我國棋手同他們對局,被讓兩子還不能勝,這同我們的國際地位很不相稱。你說,我們該不該超過日本呀?”

衛平信心十足地說:“應該超過,一定會超過!我一定好好學習,為國爭光!”

陳毅元帥的話在小衛平心中留下瞭不可磨滅的印象。為此,聶衛平立下瞭攀登弈藝高峰的雄心壯志,決心在 10年內戰勝日本九段棋手。

聶衛平曾多次公開承認:“要說對我影響最大的人,可能還是陳老總。”

1964年,中國成功地進行核試驗後,陳毅對12歲的聶衛平說,原子彈相當於圍棋的"九段",中國有瞭原子彈,也就是有瞭"九段",而圍棋目前還沒有九段,你們將來要打敗日本的九段。

這些話讓聶衛平懂得瞭一個道理:下圍棋並不是單純的娛樂,而是和民族榮譽、為國爭光聯系在一起的。

喝汽水喝醉的少年聶衛平

陳毅經常關心聶衛平的進步,為瞭使聶衛平的棋藝進步得更快,他特地請日本來華訪問的九段棋手瀨越憲作捎來多種圍棋著作和日本棋手的棋譜,供聶衛平學習。

得到這些珍貴的資料後,聶衛平反復研究日本棋手的用兵佈陣,棋藝很快突飛猛進,一躍成為全國少年冠軍。

1965年10月,陳毅元帥在北京飯店接見日本圍棋代表團時,興奮地拉著聶衛平的手,將聶衛平介紹給那些日本圍棋高段選手,並半打趣半當真地對日本棋手說:“你們莫小看這個孩子,再過幾年,他要勝過你們嘍!”

陳毅非常喜歡聶衛平,經常在工作之餘,邀請聶衛平到自己傢做客,陪自己下棋。當然,做為交換,陳老總每次都會為聶衛平準備好許多好吃的。

他告訴聶衛平,隻要贏瞭自己,這些好吃的就都是你的,盡管吃!

1962年夏天,陳老總又一次請聶衛平到自己傢作客,和自己下棋。由於當時天氣很熱,所以陳老總讓夫人張茜準備瞭好幾瓶“北冰洋”牌汽水,提前放在冰箱裡。

那一天,10歲的聶衛平在棋盤上把陳老總殺瞭個“片甲不留”,陳老總隻得兌現獎勵,讓夫人打開冰箱,讓聶衛平喝個夠。

在那個年代,汽水也算是個比較稀罕的物件,聶衛平在傢也很少有機會喝。

陳老總為他準備的“北冰洋”牌汽水在當時的售價要一角五分錢一瓶,也算是汽水中比較貴的一種,所以聶衛平一喝之下,感覺比自己以前喝過的汽水都要好喝得多,於是一瓶接一瓶地大快朵頤,一下子就喝瞭三四瓶。

也不知道是這汽水裡有什麼萬分,聶衛平喝瞭三四瓶之後,感覺自己就像喝醉瞭酒一樣,頭暈眼花的,喝完後坐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的,連張茜給他準備好的擔擔面都沒有胃口吃瞭。

迷迷糊糊中,他聽到陳老總詢問瞭自己一句:“擔擔面還吃不吃?”於是便搖瞭搖頭,便趴在沙發上睡瞭過去。

就在半夢半醒之間,他隱隱約約還聽到陳老總埋怨張茜:“我就說這個汽水孩子不能多喝,你看這孩子都喝醉瞭,以後不許給他這麼多瞭!”

過瞭兩個多小時後,聶衛平這才醒瞭過來。陳老總便讓人將聶衛平送回瞭傢。

到傢之後,聶衛平把今天的事告訴瞭父親聶春榮,沒想到父親聽完後勃然大怒,操起一根笤帚,對著聶衛平的屁股狠狠地打瞭幾下。

聶春榮發火的原因是:他並不是說反對聶衛平喝汽水,也不是認為聶衛平喝多瞭汽水丟人,而是認為聶衛平今天逮著好東西一次性喝個沒夠,有點“愛占小便宜”的嫌疑。

如果真的讓兒子形成瞭這種性格,那聶衛平的棋藝將會受到極大的局限。

作為聶衛平圍棋的啟蒙老師,聶春榮的圍棋水平雖然不是太高,但他也知道一個圍棋手,在棋盤上面對對手時,一定不能有“愛占小便宜”的心理。

圍棋雖然是一項“錙銖必較”的智力運動,但作為一個優秀的棋手,一定要有大局觀,不能計較一城一池之得失,更不能在棋盤上隻喜歡占小便宜。要知道很多看上去的“小便宜”,其實正是對手設下的陷阱。

熟悉圍棋的人都知道,聶衛平的棋風是佈局方向感極強,氣勢磅礴、大局觀強、柔中有剛,剛柔相濟、暗藏殺機,總能在紛繁復雜的局面中找到正確的步驟,全局都在他控制之中。聶衛平自己也承認,愛占小便宜的棋手,是養不成這種棋風的。

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父親的這一頓打,對聶衛平圍棋的道路也起到瞭很大的作用。

陳老總對新中國圍棋事業的關心

正是在陳毅元帥的關心和鼓勵下,聶衛平對趕超日本的信心從沒有動搖過。他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帶著陳毅元帥贈予的圍棋和棋譜,每天堅持打譜研究,精心鉆研棋藝。

十年磨一劍,已可試鋒芒。1976年櫻花爛漫的時節,24歲的聶衛平作為中國圍棋代表團的一員首次訪日,七戰六勝,連克天元冠軍藤澤秀行九段等人,在日本棋界刮起瞭一陣"聶旋風"。

雖然此時陳毅元帥已經作古,沒不能目睹這一切,但是聶衛平深信,在九泉之下的陳老總如果能聽到這個消息,一定會倍感欣慰。

2006年2月,聶衛平在接受北京電視臺《往事》欄目采訪時,曾對記者說過:“如果沒有陳毅,根本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就不可能坐在這兒說三道四的。”

聶衛平告訴記者:“我為什麼跟其他人不一樣呢?後來其他人就沒有我下得好呢?就因為陳老總對我很關心,專門給我找老師,到我學校去給我上課,經常對我灌輸要打敗日本,為國爭光的信念。

在陳老總的不斷教導下,我才有打敗日本人的這種信心和樹立這種觀念。剛才我說的一點都不錯,如果沒有陳老總就沒有我。如果他能活到現在,我就應該到現在都一直陪著他下棋。”

聶衛平並不是陳老總關心過的唯一一位棋手。新中國成立後,陳老總雖然日理萬機,但他一直關心我國圍棋事業的發展。

1950年,在時任上海市長的陳毅的關心下,一批解放前馳騁棋壇的老棋手如顧水如、劉棣懷、王幼宸、魏海鴻等人,均被上海市聘為文史館館員,讓他們能潛心鉆研棋藝,發揚國粹。

1951年,陳毅找到過惕生等人,商量籌備成立北京棋社事宜。不久,過惕生等人籌建瞭北京棋社,培養瞭一批年輕的棋手陳祖德、吳淞笙、王汝南、沈果孫、羅建文等一大批優秀的棋手。

1960年,陳毅提出"圍棋要趕超日本"的口號,支持成立上海棋社,並在棋社中試行職稱制,顧水如、劉棣懷、王幼宸、魏海鴻等被聘為研究員或副研究員,成為新中國第一代職業棋手。

國傢體委也在同時成立瞭國傢圍棋隊,陳毅親自點將,將陳祖德、王汝南、華以剛、羅建文等一批年輕棋手進入國傢隊,新中國的圍棋事業從此開始走上復興的艱難歷程。

1962年11月,中國圍棋協會成立,陳毅被推選為名譽主席。

在他的關心下,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圍棋刊物——《圍棋》月刊於 1964年創刊,陳毅親自為其題詞∶"圍棋易學難精,愈精則趣味愈濃。欲精此業,非做專門研究不可,業餘努力進步必有限。"

陳毅的"圍棋外交"

作為新中國出色的外交傢,陳毅元帥采用文化交流、圍棋先行的策略,用他的"圍棋外交",為促進中日邦交正常化做瞭大量工作。

1960年,在一次會見日本訪華代表團時,陳毅元帥向團長松村謙三提出瞭一條建議; "圍棋、乒乓球、書法、蘭花,都可以交流。

不談政治,隻談友好。"在中、日雙方的努力下,該年6月,日本圍棋代表團第一次訪問中國;兩年後,中國圍棋代表團又實現瞭首次訪日。

兩國圍棋代表團的互訪,揭開瞭中日圍棋交流的新篇章,同時在無形中播下瞭中日友好的種子,增進瞭兩國人民的友誼。

日本圍棋界友好人士對陳毅元帥也是十分尊敬,1963年9月,日本棋院及日本關西棋院為瞭感謝陳毅對中日圍棋界做出的貢獻,特贈給陳毅"名譽七段"的稱號,並在北京舉行瞭隆重的授段儀式。

這也是日本圍棋界第一次授予日本以外的人士這樣的榮譽。

在陳毅元帥的影響下,日本29位圍棋高手代表日本 800 萬棋手發出呼籲,要求中日邦交早日恢復正常化。

在這些高手的影響下,日本有超過3000萬人在呼籲書上簽名,這些圍棋界人士的努力,對中日邦交正常化起到瞭很大的促進作用。

正當中日圍棋交流開展得如火如茶的時候,陳毅元帥卻於1972 年1月不幸逝世,沒有看到中、日兩國圍棋界大規模交流的那一天。

不過可以告慰陳毅元帥的是,在陳老總逝世後,中日邦交實現瞭正常化,中、日兩國圍棋界的交流越來越廣泛。

1984年10月,籌備已久的中日圍棋擂臺賽正式開賽。

這個比賽是一種由中國圍棋隊與日本圍棋隊各派若幹名棋手,以擂臺制形式舉行的圍棋團體賽,由中國圍棋協會、日本棋院和中國《新體育》雜志社聯合舉辦,從1984年開始至1996年停辦共進行瞭11屆,中國隊以7比4的總比分獲勝。

該賽事對中國圍棋甚至世界圍棋發展產生瞭很大影響,被認為是現代圍棋最成功的比賽之一。

中日圍棋擂臺賽上,聶衛平帶領中國隊獲得瞭“三連勝”的佳績,讓聶衛平的名字一下子傳遍瞭全中國。

憑著在擂臺賽上的11連勝,聶衛平在國內刮起瞭一股"聶旋風",他本人也在1988年獲得瞭國傢體委和中國圍棋協會授予的"棋聖"稱號。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中央電視臺舉辦瞭一次“冠軍采訪冠軍”的節目。

在這個節目中, 主持人“乒乓女皇”鄧亞萍的采訪,“棋聖”聶衛平動情地說:“當年陳老總一直認為我是將來最有前途的棋手,說我是他見的不可多得的天才。我能有今天,可以說陳老總是我的恩人!”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4167.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