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 在〈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389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

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忽略,他們就是那些航天員的傢屬,在宇航員翱翔藍天的時候,正是他們在宇航員的身後,撐起瞭另一片藍天……

偉大航天事業背後的女人

每一位宇航員都有自己的傢庭,許多人傢庭美滿,關系和睦,他們在事業成功的同時,也擁有瞭令人艷羨的傢庭,而在其中,翟志剛和他的妻子張淑靜的故事,更是被許多人羨慕不已。

他們的故事也有一個平凡而浪漫的開頭。

許多年以前,翟志剛和星辰宇宙還有不少的距離,那時他還隻是空軍某部門試訓中心某團飛行員的教練,那時的翟志剛意氣風發,除瞭專業技術十分過硬以外,對琴棋書畫、詩詞歌賦也有著些許見解,是一個內外兼修的人。

但是唯有在婚事上,翟志剛總是讓傢人感到憂心,他似乎沒有成傢的願望,一直以來都孤孤單單一個人,基地的軍嫂們發動各種關系給翟志剛介紹對象,可是他總是興致缺缺。

彼時的張淑靜遠在千裡之外的哈爾濱,她出生於一個飛行員傢庭。

張淑靜生的十分標志,是軍營中有名的美女,但是她對戀愛結婚這件事情也沒有多大的興趣,親友同事們反復地給她介紹對象,可她連見面的機會也不願意給別人,問她擇偶的要求是什麼,她也隻是搖搖頭,笑而不語。

許多事情是冥冥註定瞭,有一天,有人看見瞭回基地辦事的翟志剛,而坐在他身旁的正是大美女張淑靜,二人以老鄉的名義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笑意盈盈地聊著天。

他們一個人抬頭仰望著如水一般明凈的天空,一個低頭撫弄著河邊的芳草,這樣的情景也落到瞭紅娘的眼中,她一拍腦袋:怎麼就把這兩個人忘瞭!

於是她立刻上前想要給二人牽線,翟志剛的回答更是令她大吃一驚,他說:“我們已經在談朋友瞭。”

原來,他們都是黑龍江人,並且兩人是同一批參加的空軍,在新兵連的時候二人就認識,後來一個分到瞭飛行隊,一個分到瞭後勤部門,因此才被調往瞭不同的地方,但是雙方一直保持著通訊聯系。

他們相隔千裡,卻又是如此相似,也難怪最後會走到一起。

在二人的親友看來,二人突然確定的關系簡直像一個驚雷一樣,都是千年的鐵樹開瞭花,並且以二人的條件看來,一切也都剛剛好,親朋好友也就此放瞭心。

1993年,翟志剛和張淑靜成為瞭一對夫妻,他們也組建瞭一個平凡而幸福的傢庭。

現實與浪漫向來有些出入,婚後的張淑靜跟隨丈夫調到瞭試訓中心,從繁華的都市來到瞭窮鄉僻壤,這裡人煙稀少,氣候無常,很多時候連個新鮮水果都吃不上,如果不是每天都能看到呼嘯而過的戰機,張淑靜甚至以為自己來到瞭原始社會。

身為傢裡如珠似寶的對待著的女兒,一開始張淑靜也十分不適應這樣的生活,她感到心裡有些不平衡,有一次她嫌飯菜難吃,就扔下筷子不吃瞭。

一旁的翟志剛見狀,想起老兵傳授的“吃飽瞭不想傢”的經驗,就想方設法地給妻子淘來瞭一壇醃好的酸菜,沒有飛行任務的時候就變著花樣地給妻子做菜吃,酸菜粉絲、酸菜白肉……吃上瞭傢鄉口味的菜,張淑靜心裡好受瞭許多。

雖然鬧瞭一些小脾氣,但是在生活中的大多數時候,張淑靜都是翟志剛避風的港灣。

1995年5月5日,翟志剛駕駛著一架教練機在1000米的高空飛翔,飛到中途天氣發生瞭變化,突然烏雲密佈、大雨淋漓,好在,最後翟志剛憑借著自己老練的經驗和技術有驚無險地順利降落。

這樣的消息傳入瞭張淑靜的耳中,立刻將她嚇出瞭一身冷汗,她憂心無比,也在這個時候,她突然發現,丈夫翟志剛在自己的心中是如此重要,某種程度上,這份重要甚至超過瞭她自己。

此後,當翟志剛要出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張淑靜都要給他一個深情的擁抱,每個晚上,丈夫準時敲開傢中的房門時,她的心中才會感到平靜,正是有瞭這份傢庭的牽掛,才讓孤身一人在外的翟志剛感受到瞭許多溫暖,讓他有力量在這個艱難的崗位上支撐下去。

1996年,一個機會來到瞭翟志剛的眼前:參加航天員初選體檢。

翟志剛擁有專業的駕駛技術和過硬的心理素質,這兩點條件就註定他會走得更遠,他對此事也早有預料,但是在聽到消息的這一刻,他還是感到瞭欣喜若狂,要知道,成為航天員是每一位飛行員最大的夢想啊。

張淑靜也知道瞭這件事,她同樣為丈夫感到瞭高興,但是參加航天員初選離成為航天員還差瞭十萬八萬千裡的距離,層層的體檢就變成瞭擺在二人面前的第一道關卡。

在臨床體檢過關之後,還要對人體大大小小的器官進行逐一檢查,幾輪體檢下來,1000多名初選入圍者已經所剩無幾,在幾輪選拔過後,便是深奧枯燥的理論學習,十幾門課程一下壓在身上,翟志剛像要參加高考那樣,每天都得從早上學習到深夜。

在順利地通過瞭文化課考試過後,翟志剛終於進入瞭最後20人的篩選名單中,這時距離成功隻有一步之遙瞭,最後一道關口自然而然地擺在瞭面前:對候選人的傢屬進行檢測。

也就是說,如果航天員的傢庭成員達不到要求,他也會遭到淘汰,知道瞭這個消息,張淑靜非常擔心,她想不到,丈夫的前途竟然還掌握在瞭自己手中。

在等待結果的日子中,二人都有些心神不定,張淑靜想瞭想,對丈夫說:“如果因為我的身體原因而影響到你,那我寧願離婚,哪怕離婚,也不能影響你的前途!”

這個時候,張淑靜已經沒有再將目光僅僅放在自己的小傢,因為這份愛,她懂得瞭丈夫的事業,還有丈夫身後的大傢,從這個時候開始,張淑靜也開始從一個追求小情小愛的小媳婦轉變為瞭丈夫身後的一片天。

好在,好消息傳瞭過來,翟志剛如願成為瞭中國第一代航天飛行員,他將與其它幾名航天員一道奔赴西北,為未來的星辰遨遊做好準備。

張淑靜也立馬動身,跟隨丈夫的腳步,她在航天食品科研所工作,夫妻雙雙都成為瞭“航天人”。

幸福美滿的傢庭,細水長流的愛情

從萬裡藍天到日月星辰,翟志剛的事業邁出瞭一大步,而張淑靜在他的身後默默拉扯,經營起瞭一個溫馨幸福的傢庭。

張淑靜對丈夫說:“你以後就是國傢的瑰寶瞭,傢裡的事就不用管瞭。”於是就這樣接過瞭傢庭的擔子。

事業和傢庭是人們最難解決的兩個問題,張淑靜一句話接過的擔子,顯然不是那麼輕松的,他們剛把傢庭安頓好,張淑靜想著要不要給丈夫做一點好吃的時候,一份冷冰冰的《航天員管理暫行規定》擺在瞭她的面前。

張淑靜一看,上面明確地寫著一日三餐都要有營養醫師制定食譜,並且每次的食物還要留樣保存,采購食物還要到專供商店,如果想購買蔬菜,就要到京郊的綠色蔬菜基地,航天員絕對不能像一般人那樣想吃什麼吃什麼。

張淑靜愣住瞭,航天員果然都是“熊貓”。

僅僅是吃飯就已經到瞭這個程度,而隨後的生活更加超出瞭張淑靜的預期:她無論什麼時候和翟志剛出去,身後都有隨行人員跟著,哪怕在外面擠公交車,也有人上來幫忙,張淑靜有急事的時候想讓翟志剛騎摩托車送自己,但是組織上有規定,翟志剛不能騎摩托……

這樣的事情還有很多,讓張淑靜一開始也有些不適,她感覺她像是一個集中營的犯人,但是一想到這樣做對丈夫和自己也有好處,比如不讓抽煙喝酒,就在無形之中約束瞭丈夫的生活習慣,不準騎摩托車,也減少瞭許多潛在的風險,調整過心態後,張淑靜便接受瞭這個事實。

1999年,二人的寶貝兒子出生瞭,新添的小生命讓這個傢庭變得熱鬧而忙碌,張淑靜本來還擔心孩子會吵到翟志剛,就想把孩子帶回老傢去,但是翟志剛說:“宇航員也是人,怎麼能剝奪我做父親的權利呢?”隻要在傢的日子,翟志剛都在盡力地照顧孩子。

新成員的到來不但沒有讓二人感到煩惱,還讓翟志剛在事業之路上變得更加從容。

2003年,翟志剛和楊利偉、聶海勝同時成為瞭“神五”的備選宇航員,翟志剛信心滿滿地投入瞭封閉訓練中,就在這個時候,一場變故悄然降臨在瞭他的傢庭上。

張淑靜接到瞭婆婆病重的消息。

對翟志剛來說,母親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的父親長年有病,傢裡的孩子全是靠著母親一個人賣炒瓜子養大的,這位偉大的母親還把幾個孩子培養成瞭材,都讀瞭高中以上的學業,可以說,沒有母親也就沒有今天進入航天局的翟志剛。

可是,如果現在把這個消息告訴翟志剛,多多少少都會影響丈夫的訓練,可是如果瞞著,也害怕給丈夫帶來終生的遺憾,張淑靜猶豫瞭。

這時,大義的婆婆打來電話,說怕影響翟志剛的訓練,請她幫忙隱瞞這個消息,張淑靜隻得含淚答應,而在這段時間裡,張淑靜必須自己撐起這份傷痛,此後,她隨時和婆婆保持聯系,一有空就往回傢趕,還買瞭好多藥品寄回去。

張淑靜想得很多,她要求自己照顧好婆婆,還要求自己盡到丈夫的孝心,為瞭丈夫的狀態,婆媳二人一直隱瞞著這個消息,盡管婆婆一直在積極地治療,可惜天不遂人願,婆婆還是在2004年病逝瞭。

當時的翟志剛還在訓練狀態,張淑靜一個人趕回老傢,費盡心力地給婆婆操辦瞭後事,2005年的飛天選擇瞭楊利偉,火箭順利升空後,翟志剛才獲得瞭回傢探親的機會,當他風塵仆仆的回到老傢之後,映入眼簾的卻隻是母親的墳墓,這時他才明白究竟發生瞭什麼。

男兒有淚不輕彈的他在母親的墓前淚流滿面,這是張淑靜第一次看到丈夫流淚,站在他的身後,一邊為他悲傷,一邊也更加理解瞭丈夫的航天事業。

命運捉弄瞭一下翟志剛,“神五”的時候沒能見到母親最後一面,“神五”也落選瞭,結果之後的“神六”還是落選瞭,他的隊友聶海勝、費俊龍飛上瞭太空,這時翟志剛的心裡難免失落。

心灰意冷的翟志剛苦笑著問妻子:“我還有機會嗎?”

身為妻子的張淑靜在生活的磨礪中逐漸堅強瞭起來,這一次,她反過來安慰丈夫:“你正處於宇航員的黃金年齡,你還有機會,婆婆的遺願就是讓你飛上太空,你怎麼能放棄呢?”

在妻子的反復開導下,翟志剛還是振作精神,很快,“神七”飛天計劃開始實施,翟志剛再一次入選瞭宇航員梯隊,這一次他終於如願,以極佳的體能和放松的精神輕松上陣。

是金子就總會發光,翟志剛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2008年9月25日晚上6點,中國航天再次誕生瞭3名宇航員,27日16時40分,翟志剛打開神舟七號載人飛船軌道艙艙門,首度實施空間出艙活動。

茫茫太空中,第一次留下瞭中國人的足跡。

這一刻,翟志剛成為瞭世界矚目的焦點,而張淑靜在屏幕上,看著丈夫邁出瞭劃時代的太空漫步,這一刻她的心中除瞭難以言喻的激動,還有無盡的揪心和擔憂。

好在,一切都來得剛剛好。

翟志剛夫妻二三事

在歡迎航天員返回的儀式上,其他兩位航天員妻子送上的是一大束玫瑰花,唯獨張淑靜給丈夫帶來瞭一束百合,百合中間插著一朵粉色的玫瑰,顯得分外醒目。

有記者看到瞭,便十分好奇地問:“為什麼隻選一朵玫瑰呢?”

張淑靜打趣道:“原先我準備買99朵玫瑰,但是昨天聽電視臺一位主持人說,有許多女孩子為志剛傾倒,我就改變瞭想法,決定隻買一朵玫瑰花,隻要有這一朵,其他的玫瑰花就插不進來瞭!”

說完,張淑靜哈哈大笑,一旁的翟志剛則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對妻子說:“嘿,我今生隻要這一朵啊。”

一枝玫瑰,象征一心一意的愛情;一束百合,象征百年好合的情意。

回到傢裡的翟志剛就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模范丈夫,功成名就之後,他總覺得欠妻兒太多,總想著為妻子多分擔一點,洗衣做飯、拖地洗碗,隻要他在傢中,他總是搶過妻子手邊的事物,埋頭苦幹起來。

有熟識的人曾經好奇地問:“怎麼就看不到你們倆有什麼愁緒呢?”

張淑靜僅僅用瞭三句話回答這個問題:“溫情的丈夫、可愛的父親、孝順的兒子。”

而說起張淑靜,認識她的人都會翹起大拇哥,朋友們都會誇她好看,翟志剛經常會炫耀自己妻子的美麗,但其實在他心中,自己妻子的美,是由內自外,不可掩蓋的光芒。

一路前行,翟志剛從未忘卻自己的航天夢,而作為妻子,張淑靜始終理解並支持著丈夫的選擇。

終於,翟志剛再次迎來瞭登上太空的機會——神舟十三號。

2021年10月16日,神舟十三號發射成功。

2022年4月16日,翟志剛圓滿完成瞭自己“神舟十三號”的任務,順利返回地球。

在翟志剛下飛機的時候,他和手捧鮮花,挺拔英俊的兒子相擁的一幕,感動瞭無數人。

2022年6月28日,在翟志剛等三位航天員返回地球74天後,在北京航天城內首次正式在公眾面前露面。

在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翟志剛表示,整個返回過程很刺激,而說這些話的時候,其神采奕奕的表情,足以說明他對航天事業的熱愛。

翟志剛光榮成就的背後,是張淑靜這個賢妻良母無私的付出和犧牲,她始終堅定自己的選擇,追隨著丈夫的腳步,不離不棄。

參考文獻

[1] 《溫情漢子翟志剛》;讀秀網;2004年

[2] 《航天員背後的妻子們》;讀秀網;2015年

[3] 《胡頡頏兮共翱翔》;讀秀網;2014年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4309.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毛主席和周總理同時身患重病,毛主席問周總理:江山要誰來守? 歷史

毛主席和周總理同時身患重病,毛主席問周總理:江山要誰來守?

1972年5月的一天,79歲的毛澤東坐在中南海菊香書屋中,正在逐字逐句地審閱著一份報告。隻見他老人傢的眉頭緊鎖,臉上呈現出一種少見的嚴肅。良久之後,毛澤東緩緩的將報告放在書桌上,點起瞭一根煙,陷入瞭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