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 在〈《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78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的女主盛明蘭卻是大傢族中一個卑微不起眼的庶女。

盛明蘭和甄嬛一樣,都活到瞭老年,而且,在她們這一生中,不僅有一份感情。

齊傢小公爺曾經愛慕過盛明蘭,但明蘭沒有選擇小公爺,而是嫁給瞭顧廷燁。

但是到瞭老年,曾經差點迎娶明蘭為妻子的賀弘文,終於是後悔瞭。

封建大傢庭下的小小庶女:盛明蘭的一生

江南官宦盛傢,是個傢大業大的傢族,明蘭在傢中次序第六,別人又叫她“盛小六”或者“六妹妹”。

因為是衛小娘所生,再加上衛小娘不擅爭寵,所以明蘭在偌大的盛府裡面,活得像是一個無人問津的透明人。

衛小娘性格懦弱,她不知道“小娘強,兒則強”,在她的影響下,明蘭也活得戰戰兢兢,飽受別人欺辱眼光。

後來,衛小娘再度有孕,可是她卻遭到瞭林小娘的算計,年幼的明蘭看著母親即將臨盆卻沒有人幫忙,絕境之下,明蘭跌跌撞撞地沖出盛傢,這時候,她遇見瞭顧廷燁。

明蘭絕不會想到,自己小時候遇見的這個人,未來會成為她遮風避雨的倚靠。

衛小娘難產,臨終之前,她氣若遊絲地告訴明蘭:“凡事不要出頭冒尖”,因為這句話,往後十幾年的日子,明蘭一直如履薄冰,活得小心翼翼。

衛小娘一屍兩命,而害她難產離世的兇手林小娘卻僥幸逃脫,彼時的明蘭太過年幼,無法與林小娘抗衡,也無法給母親伸冤,衛小娘死後,隻剩明蘭一個人長大。

可最糟糕的是,想要在盛府這樣的環境下活下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明蘭聰慧,她知道自己不受父親重視,所以隻做“平庸”二字,凡事從不掐尖要強,她知道隻有扮出一副天真不諳世事的蠢笨模樣,才能在盛傢謀一條出路。

明蘭的孤苦無依,被盛老太太看在眼裡,盛老太太垂憐明蘭幼年喪母又不受父親盛紘的待見,親自將明蘭接到瞭自己身邊養育,在盛老太太身邊,明蘭享受到瞭久違的親人關懷,而且,盛老太太是個很有智謀的人,在她身邊,明蘭學會瞭隱忍,學會走一步算十步。

在滿是刀光劍影的盛府中,借著盛老太太的庇佑,再加上自己年少老成知進退懂世故,明蘭終於平平安安地長大瞭。

作為一個小小庶女,明蘭地位低,沒有話語權,平時還要被自己的幾個姐姐擠兌,傢中好吃的好玩的從來落不到她頭上,但是一出瞭事兒,第一個被推出去頂包的肯定是明蘭。

明蘭挨瞭打,父親盛紘也明白過來,他問這個從來沒有正眼瞧過的女兒:“你可否覺得委屈?”

明蘭就算心裡有千萬委屈,她也不會顯露出來,而是恭恭敬敬地回答:“有錯便罰,女兒不覺得委屈。”

盛紘想起自己平時對明蘭的諸多倏忽略,再想起早逝的衛小娘來,難免有幾分動容,盛紘便對明蘭說道:“以後若是受瞭委屈,大可以來找父親說。”

但是對於盛紘晚來的父愛,明蘭沒有借著機會往上爬,而是本本分分地扮演一個不受寵愛的庶女,她知道,父親肯定是靠不住的,若不然,當年就不會讓衛小娘含冤而死瞭。

隨著年月漸長,明蘭漸漸長大瞭,她生性乖巧,和自傢姊妹在一起時,從不是出風頭的那一個,她一直明哲保身,絕對不會輕易引火上身。

可明蘭沒有想到,就是這樣泰然處之的態度,吸引瞭另一個人的眼光。

盛明蘭的三段感情

在《知否》這部電視劇當中,明蘭和齊小公爺無疾而終的感情,成為瞭許多觀眾的意難平。

齊衡出生在齊國公府,父親是齊國公,母親是平寧郡主,他自少時開始,就是錦衣玉食,千尊萬貴,這一點和悲苦長大的明蘭,大相徑庭。

因為在盛府的私塾念書,所以齊衡很早就和盛傢姐妹認識瞭,但是在盛傢這群小姑娘當中,齊衡註意的從來不是嫡次女如蘭,而是溫馴乖巧的明蘭。

他送一支十分名貴的紫毫筆給明蘭,可明蘭轉頭就送瞭別人,從這一點來看,明蘭是十分清楚明白自己與小公爺雲泥之別的身份地位。

齊衡是國公之子,從小就在花團錦簇中成長,他性格單純,善良溫柔,對待別人沒有心機,最是坦蕩磊落的一個人;喜歡明蘭,就如實告訴明蘭,甚至不惜以絕食來抗議母親,他想要將明蘭明媒正娶地迎為正妻,但是在那個封建年代下,想要一個庶女成為正妻,比登天還難。

明蘭也知道自己身份低微,一而再再而三地回絕小公爺,可小公爺是個實心的人,他認定瞭明蘭,就非明蘭不娶。

誠然來說,小公爺確實是一個可堪托付的對象,可是他沒有讀懂明蘭,明蘭從小生活在水深火熱的環境當中,若不是盛老太太護著她,隻怕明蘭早就和衛小娘一樣,早早被陷害。

盛老太太對明蘭說:“齊大非偶”,意思是齊小公爺那樣的人傢,我們不要高攀。

明蘭心裡也清楚,縱然她對齊衡真的有情意,可是礙於兩人身份,明蘭是絕不會跨出這一步的。

以庶女身份成為齊小公爺的正妻,以後要走的路,恐怕不會比在盛府還要簡單,齊衡隻覺得能把明蘭娶回傢就萬事大吉,卻沒有想到明蘭嫁到齊國公府後,還要面對來自婆母的刁難,妾室的折磨。

初戀總是最動人,也最難忘,和明蘭沒有結果的感情,成為瞭齊衡的一生之憾。

後來,齊衡娶瞭嘉成縣主,盡管已經成婚,可這樁婚姻並不是齊衡心中所求,他雖然盡力做到一個丈夫的職責,但是心中仍然時不時地惦記明蘭。

明蘭之於齊衡,就像是心口的朱砂痣,天邊的白月光,不管時隔多久,他還是為瞭失去明蘭而感到心痛。

齊衡埋頭苦讀,終於中舉,中舉之後,他再次央求自己母親到盛傢提親。

沒想到,時不待他,齊衡沒有等來明蘭的好消息,而是等來瞭明蘭即將嫁給顧廷燁的消息。

明蘭與顧廷燁的相識,遠比齊衡要早得多。

與溫潤守禮的齊衡不同,顧廷燁同為世傢公子,他卻一身陋習,年紀輕輕流連秦樓楚館,還有外室和兒女,這樣一個浪蕩子,對於明蘭來說,實非良人。

但是顧廷燁懂明蘭,他知道她在盛府裡生活的諸多不如意,知道她做小伏低以此保全自己,知道她想要復仇,更知道在她乖覺無害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七竅玲瓏心。

顧廷燁和明蘭一樣,他雖然是侯府嫡出公子,但是他在傢中,備受欺負和打壓,這一點,顧廷燁就和溫室花朵的齊衡不同;齊衡不能懂明蘭的苦楚,但是顧廷燁可以懂,因為他們兩個人都有相似的人生。

顧廷燁曾經說過:“你不知道明蘭,明蘭的日子過得很不容易,很艱難。”

作為顧廷燁的妻子,絕不能是一個任人搓揉捏扁的傻白甜,而盛明蘭,恰好就是一個有手段有計謀的聰慧女子,雖然他們一開始並非是真心相愛,而是一場交易,但是往後的相處當中,明蘭漸漸瞭解到顧廷燁這個人的可取之處。

為瞭不讓別人看低明蘭,顧廷燁風光大娶,讓明蘭以嫡女的身份出嫁,從這一點來看,顧廷燁已經強過齊衡百倍。

盛老太太對明蘭說:“一個人肯這樣費盡心思地來找我,那他心中,多少也是存瞭情意的。”

但是,在盛老太太心中,無論是齊小公爺,還是顧廷燁,都不是她心裡最屬意的人選,對老太太來說,賀傢哥兒,才是她最早替明蘭相中的良人。

為瞭表妹放棄明蘭,賀弘文終於後悔

賀弘文是盛老太太手帕交賀傢的嫡孫,盛老太太和賀傢關系親密,她認為賀傢會是明蘭不錯的歸宿,而賀傢也有意讓賀弘文迎娶盛明蘭。

賀弘文自幼學習醫術,長相清秀斯文,待人接物寬和有禮,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因病去世瞭,傢裡隻剩母親臥病在床,傢中變故頗多,使得賀弘文很會照顧人。

盛老太太之所以覺得賀弘文會是明蘭的良配,其實有幾個方面的原因。

若論個人前程,賀弘文隻是一個大夫,一輩子的晉升空間有限,不像顧廷燁和齊小公爺還有繼續往上爬的機會。

若論傢世,賀傢算不上什麼名門世族,和盛府更是差得遠瞭;若論經濟方面,賀傢也沒有富裕到傢財萬貫的地步。

但是盛老太太會替明蘭選擇賀弘文,是因為對方的傢庭簡單。

賀老太太和盛老太太小時候就認識瞭,兩人知根知底,以後等明蘭嫁過去瞭,賀老太太會看在手帕交的份上,不會過分為難苛責明蘭,甚至會體貼明蘭。

而賀弘文的母親又是個纏綿病榻的人,想來不會像其他婆母一樣折騰兒媳婦。

再加上明蘭懂事能幹,一定能夠很好地在賀傢生活下來。

而明蘭本人也覺得賀傢表哥不錯,她自己出生在盛府這種復雜的龍潭虎穴當中,就格外渴望賀傢那種簡單的傢庭環境。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盛老太太為明蘭籌謀瞭這麼妥帖的一樁婚事,最終還是敗給瞭賀弘文的一個遠房表妹。

正當兩傢議親之時,賀弘文一個姓曹的表妹忽然找瞭上門,聲淚俱下的要給賀弘文做妾。

在那個封建時代,三妻四妾是常有的事情,就算賀弘文想要在婚後納妾,明蘭也絕不會說什麼,可他千不該萬不該,在兩傢人商議結婚之時,出瞭曹表妹的岔子。

賀弘文醫者心善,根本受不瞭女子在他面前哭哭啼啼,更何況這個人不是別人,是自己的表妹,試想一下,一個初戀對象,上門來求你做妾,恐怕是個男人,都很難拒絕。

其實,對於明蘭來說,她以後是要做正妻的,給賀弘文納妾,甚至納好幾個妾,都不在話下,可偏偏曹表妹的出現,讓明蘭看見瞭賀弘文的不足之處。

面對曹表妹的請求,賀弘文沒有一口回絕,也沒有一口答應,而是和稀泥一般,把爛攤子推到瞭明蘭這個姑娘傢身上。

他對明蘭說:“我對曹表妹沒有感情,留下她隻因為我可憐她;你若是不喜歡她,我以後不會讓她來煩你。”

對於賀弘文的保證,明蘭是一個字也不帶信的,等到曹表妹真的做瞭賀弘文的妾,到時候仗著自己表妹身份作威作福,賀弘文又要幫誰才好?

賀弘文放不下柔弱的表妹,又舍不得聰慧的明蘭,所以他幹脆不說話,不做事,就等著明蘭去做選擇,他期待明蘭可以同意曹表妹的過門,但是對於明蘭來說,這是賀弘文根本不重視她的舉動。

後來明蘭和顧廷燁成婚以後,她曾經對顧廷燁說過一句話:“你護著我,我心裡清楚,可從前我在弘文哥哥和曹表妹面前,他總是不說話,任憑我是對的,在她面前也是錯的。”

在賀弘文和曹表妹身上,明蘭看見瞭自己未來的生活,今天曹表妹可以讓賀弘文在明蘭還沒有過門時就納她為妾,明天就可以爬到明蘭頭上作威作福,未來更可以哄得賀弘文寵妾滅妻。

明蘭自小失去母親,父親又不疼愛她,她對於婚姻,本來就不抱有任何積極態度,隻想著嫁一個安分守己的人,平平淡淡地過完這一生就可以瞭。

賀弘文太過軟弱,沒有擔當,傷瞭明蘭的心,明蘭從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她快刀斬亂麻,幹脆斷瞭自己和賀弘文的緣分。

明蘭對賀弘文說:“如果心裡最要緊的那個人不是我,那我寧可一輩子不嫁。”

等這緣分一斷,賀弘文又好像清醒過來,他對明蘭說自己不要曹表妹,要明蘭,可是在此之前,賀弘文一而再再而三的沉默,早已經讓明蘭和盛老太太失去耐心。

其實,賀弘文還比不上齊衡,至少齊衡敢和自己母親抗爭,但是賀弘文根本就是把爛攤子扔給明蘭,就算明蘭真的嫁給瞭賀弘文,兩人的婚後結局也不會太好。

明蘭嫁給顧廷燁以後,賀弘文雖然後悔,但已經於事無補,在賀老太太的介紹下,賀弘文娶瞭一個武官傢的女兒。

這個女孩兒和明蘭不同,她性情直爽潑辣,兩個人結婚以後,雖然沒有夫妻恩愛,但也算舉案齊眉,後來還和賀弘文生育瞭一兒一女。

沒過幾年,賀弘文纏綿病榻的母親去世瞭,他母親一去世,曹表妹的靠山也就跟著沒有瞭,為瞭在賀傢穩住地位,不能懷孕的曹表妹居然給賀弘文下藥,然後讓自己的丫鬟去爬床。

好在曹表妹的小伎倆被賀老太太識破,眼看事情敗露瞭,曹表妹隻穿著一件肚兜去找賀弘文,哭求賀弘文給她看病,賀弘文的妻子看不下去曹表妹這幅矯揉做作的模樣,她把曹表妹從床上趕下來,一邊罵她,一邊打她。

看著曹表妹狼狽的樣子,賀弘文根本想不明白,為什麼當年會為瞭這個女人放棄明蘭。

在賀弘文心裡,他一直沒有忘記明蘭,就算如今他和妻子已經結婚幾十年,兩個人也孕育瞭一雙兒女,但是他和妻子沒有感情,平日隻是像客人一樣以禮相待。

賀弘文平時不怎麼關心京城裡的事情,但是每當妻子說起顧府如何如何,他總是聽得格外用心。

聽說顧府的大姑娘要出嫁瞭,賀弘文便關心,許的是哪戶人傢,人品如何,值不值得托付終生。

聽說顧府的小世子年少有為,聰明伶俐,賀弘文竟然能在那小世子身上,想起明蘭的一二分模樣來。

賀弘文妻子說得起興,但是賀弘文卻越聽越傷心,他心裡想,如果當初能夠堅定地選擇明蘭,或許現在一切都會不同。

後來,明蘭活到七十歲因病過世,賀弘文聽說顧廷燁哭得非常心痛,可見他們夫妻恩愛一世,顧廷燁對明蘭不僅僅有敬,還有更多的愛。

縱然兒女雙全,夫妻和睦又如何?賀弘文失去瞭自己年少時喜歡的白月光,按照父母之命娶瞭一個妻子,相敬如賓地過瞭一輩子,臨到頭來,他最想念的,還是很多年前,溫溫柔柔喚他賀傢哥哥的少女。

可惜,時間回不去,賀弘文也無法挽回明蘭瞭,他對明蘭,隻能永遠懷著遺憾和後悔。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2年7月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04310.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
毛主席和周總理同時身患重病,毛主席問周總理:江山要誰來守? 歷史

毛主席和周總理同時身患重病,毛主席問周總理:江山要誰來守?

1972年5月的一天,79歲的毛澤東坐在中南海菊香書屋中,正在逐字逐句地審閱著一份報告。隻見他老人傢的眉頭緊鎖,臉上呈現出一種少見的嚴肅。良久之後,毛澤東緩緩的將報告放在書桌上,點起瞭一根煙,陷入瞭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