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入歧途的審美:中國的腳,歐洲的腰,日本的黑牙短眉毛

  • 在〈誤入歧途的審美:中國的腳,歐洲的腰,日本的黑牙短眉毛〉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30

雕塑傢認為,存在於人軀體上的每一個部分,都是“美”的來源,這與風景之美不同,人體之美在於和生命力,和一顰一笑,一舉一動的結合,是世界上最為靈動的美感。

可是,在人類數千年的發展史中,對於美貌的追求卻往往陷入瞭極端的怪圈,從亞洲之東,到地中海以西,似乎所有的民族在追求美麗的道路上都有過“誤入歧途”的經歷。

一、中國的纏足

說到對於美麗的錯誤追求,很多人立刻能想起在中國歷史久遠的一個習俗——纏足。纏足所對應的那種美被稱作三寸金蓮,小小的腳掌塞在繡花鞋裡,還沒有一個孩子的手掌大,蓮步緩緩,在古時候還是大傢閨秀的評判標準。

纏足的起源說法不一,史料顯示大約出現於晚唐,流行於宋代,到民國才被頒佈法令廢除,但實際上纏足真正消失應該至少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裹腳的方式非常殘忍,越是富貴人傢,女兒裹腳的年齡就越小,裹腳時將整個腳掌翻折到腳背上,用佈條緊緊纏住,人為地造成一種畸形狀態

從年輕到老,裹腳佈基本上不能放開,因為當時有這樣的記錄,說有已經嫁人的女子因為戰亂逃難放瞭腳,後來腳居然又恢復瞭。

人體具有自我修正的功能,但纏足的習俗不允許進行這種修正。古代女子的唯一出路是嫁人,若是長著一雙大腳,便覺得不是“閨秀”,在婆傢是要遭受冷眼的。

有個習俗是“下轎先看腳”,嫁過來的媳婦蒙著紅蓋頭,男方會偷偷觀察未來妻子的三寸金蓮。博物館中經常會展示這些小腳女人的繡花鞋,手工藝的確非常精美,但一想到繡花鞋裡的腳是那樣一雙奇形怪狀的腳,現代人便很難欣賞

從學術方面來看,小腳小到瞭變態的程度,完全不符合人體的美學,可在許多年前,無論女子和男子都已經經過瞭近千年的洗腦,所以不會覺得不對

人類對於美感的建立,往往來自於周圍世界的灌輸,當全世界都以小腳為美,裹腳也就不得不為之。

可即便三寸金蓮纏成,女子付出的代價也很殘酷,第一個生死關是在裹腳的那一刻,骨科劇烈而極速的變形很容易引發感染,加之醫療條件差,很多女孩子年紀又小,於是直接因裹腳而死。

即便挺過瞭這一關,一個裹小腳的女子從此也必然行動不便,無論是日常的生產勞動,還是戰亂時期的逃生,她們都有著極大的劣勢。所以當年解放婦女時,廢除纏足是很重要的一步,廢除這種以損害身體為代價的美麗,女子才能夠實現自立。

二、歐洲的束腰

在中國纏足之風盛行的同時,中世紀的歐洲也刮起瞭一股奇怪的潮流,束腰。顧名思義,中國的女子束縛腳,歐洲的女子束縛腰,同樣也是以畸形作為代價。

我們看許多十五六世紀的畫像,會發現女人們的腰細得可怕,因為在華麗的裙裝裡,她們帶著由鯨骨、象牙等材料制作而成的“束腰”,稍貧窮一點的女子會選用木板。

為瞭讓自己的腰顯得不盈一握,女士們會把束腰穿在最裡頭,想一下自己的腰上帶著七八根不會打彎的木頭過日子會是什麼效果。

束腰起初從法國王室流傳開來,貴婦人們在穿裙子時苦於身材不夠完美,於是發明瞭束腰這種工具,帶上束腰會逼迫身體呈現“S”形曲線,非常迷人,於是民間也紛紛效仿

可是隨著時間流逝,束腰的尺寸越來越小,女士們為瞭細腰不惜死命勒,《亂世佳人》之中,女主角穿戴束腰時,黑奴如同拔河一樣把束腰帶子拼命往後拉,才能保證女主角穿上為細腰美人設計的裙子。然而女主角已經是個典型的瘦子瞭。

過度束腰導致女士們常年備著嗅鹽提神,不然很容易因為喘不過氣昏倒。在西方文學著作中我們經常看到女主角受一點刺激就倒在地上,事實上不是女士們心理過分脆弱,而是束腰導致她們呼吸困難

在長期束腰下,腹中內臟容易發生移位,導致性命之危。更大的鬼門關出現在分娩之時,女人生孩子本來就是九死一生,而束腰把這一線生機也變得非常渺茫。

束腰所束縛的部位正是胎兒生長發育的位置。然而為瞭不被嘲笑,許多女子就算懷瞭孕也不敢脫下束腰,歐洲當時流產和畸形兒的現象尤為普遍

就算熬到瞭生產的時刻,因為骨盆被束腰壓迫變形,胎兒根本沒辦法順利生產,生下死胎已經不是最糟的結果,事實上大部分時候是母子俱亡。

束腰的死亡率遠高於纏足,也很好理解,人斷瞭雙足,還能存活,可要是內臟受損,基本九死一生。歐洲當時的女子有一種很慘烈的死亡方式——肋骨斷裂,刺入內臟而亡,肋骨斷裂的原因,正是因為承受不瞭束腰的壓迫。

女人們如此痛苦,可她們離不開束腰,因為在當時掌權的男性手裡,隻有束腰的女子才是美麗的,市面上提供給她們的服裝全是窄腰款,隻有睡衣是寬松的,可你不能要求一個16世紀的女人穿著睡衣上街。

最終一部分女性團結起來開始反抗,經過百年的鬥爭,束腰終於在20世紀初被扔進瞭歷史的垃圾堆。

很多人可能意識不到,無論是中國還是歐洲女子,脫離這種畸形的審美都不足百年,審美的解放,任重而道遠。

三、日本的黑齒

與束腰、裹腳比起來,日本女子的黑齒短眉好像溫和多瞭,歷史也是最久的一個。

據考證,日本平安時代,黑齒就成為瞭貴族女子的標配,在成年之後,女子都會用特殊的顏料把牙齒染黑,然後把眉毛尾部拔除,隻留眉峰及周邊一點,而且也要用畫眉的染料盡量塗成越黑越好。這樣的妝容有些類似於如今的藝伎,顏色對比鮮明,隻是現代人看來,效果隻有驚悚。

短眉據考證可能與唐朝的審美有關,唐朝仕女圖中出現過類似的短眉,稱之為“小山眉”或“蛾翅眉”,當時的日本仰慕唐朝文化,所以從上到下一派唐風,出現相似的眉型不奇怪。

不過這裡有個不同是,唐朝考證出的女子眉型多達幾十種,除瞭“蛾翅眉”之外,也有很多較為符合現代審美的眉型,唐代女子的眉型也往往是隨意變換的,不知為什麼日本隻學瞭一個過去,而且成為瞭一個必須要有的眉型,否則便不能稱作是“貴族小姐”,而與平民無異

眉毛起源於唐朝,“黑齒”之風到底怎麼回事說法不一,反正絕對不是中國傳過去的,中國對美人的審美向來都是“明眸皓齒”

唯一的黑齒記錄隻有上古時代的《山海經》,《山海經》裡記載瞭一個黑齒國,國民都長著一嘴黑色的牙齒。因為這一點,很多學者認為,所謂“黑齒國”就是古日本,隻是上古時代的先民辨認不出他們的牙齒是天生的還是染的。

根據日本某些學者的說法,日本人的確在原始時期就有瞭染黑齒的習俗,一開始是男女都染,在流傳的過程中變成瞭女子的專利。

從比較現實的角度考慮,古代人沒有牙科,牙齒基本都是泛黃,有齲齒,黑色塗料可以視作一種遮掩,隻不過呈現出來的效果比天然的牙齒還要奇怪,所以自從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女子就開始學習西方潮流,黑齒短眉逐漸絕跡

美麗本無罪,可是畸形的美會造成一些歷史的傷痛,比如那些因纏足、束腰而死的女子,她們不理智,但也不過是時代裹挾下的犧牲品。從哲學的角度講,美麗是沒有對錯之分的,然而對美麗的追求,應當與“強制”和“壓迫”無關,能夠自由選擇的美麗,才具有價值。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2月1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2721.html
1998年,王光美率子女給楊尚昆拜年,氣氛溫馨融洽 歷史

1998年,王光美率子女給楊尚昆拜年,氣氛溫馨融洽

若要評出我國近代經歷最傳奇的女人,王光美必在其中。她是名門之後,還是劉少奇的夫人,曾經是我國的“第一夫人”。她與劉少奇相伴一生,無論輝煌還是落魄,她都未曾離開過。晚年時,她熱心於公益,幫助瞭許多陷入困...
汶川大地震,一筆五千美元的捐款令國人矚目,因為捐款者叫馬繼援 歷史

汶川大地震,一筆五千美元的捐款令國人矚目,因為捐款者叫馬繼援

中國解放戰爭結束後,國民黨這一組織被徹底瓦解,他們有的逃去國外,有的跟隨蔣介石逃到臺灣。他們大多數都懺悔終身。有這樣一位國軍軍長,解放戰爭失敗後漂泊他鄉,汶川大地震爆發後,為贖罪向汶川捐贈五千美元,此...
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歷史

汪精衛後人:兩名子女被判漢奸罪,次子77歲歸祭,見父母跪像痛哭

對於汪精衛的子女們來說,1944年11月10日這天是十分沉痛的一天,就在這一天,在日本的名古屋,已經患病多日卻救治無效的汪精衛,結束瞭他的彌留,咽下瞭最後一口氣。對於千千萬萬的中國人來說,這位“中國頭...
西北三馬之一的馬鴻賓,1949年9月發動起義,他後來怎麼樣瞭? 歷史

西北三馬之一的馬鴻賓,1949年9月發動起義,他後來怎麼樣瞭?

在甘肅和寧夏的老輩人裡頭,不知道馬鴻賓的人應屬寥寥。同為聲名鵲起的臨夏州“西北三馬”軍閥之一,馬鴻賓不像馬步芳那樣陰毒狠辣,也不似馬鴻逵一般老奸巨猾。他給大多數甘寧兩省的人的印象是“儒將”,甚至是“馬...
蔡元培長女:生育6孩,35歲死於貧困,今故居起拍價1.2億 歷史

蔡元培長女:生育6孩,35歲死於貧困,今故居起拍價1.2億

最近,位於杭州西湖附近的一處危房被掛在阿裡平臺預告拍賣,起拍價格為1.2億元人民幣,將於11月開拍。據悉,該房屋早已在2008年就被明確為危房,2019年的起拍價格為1.5億,如今直降3000萬,仍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