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秘書稱劉少奇“委員長”,劉:除這3人,其餘互稱同志

  • 在〈1954年秘書稱劉少奇“委員長”,劉:除這3人,其餘互稱同志〉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481

眾生生於世,常常會感慨造化弄人,仔細想想,確實如此。命運宛如一雙看不見痕跡的大手,於無形中推動著每一個人朝著既定的方向而去,以至於身處當下的我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來會遭遇什麼,隻能盡量“在其位謀其職”,求一個問心無愧罷瞭。

劉少奇是我國開國領袖之一,曾在革命年代為華夏立下無數功勛,奈何晚年時一場災難波及到他的身上,致使這位已風燭殘年的老人憾然離開人間。後人多習慣惋惜、同情他的遭遇,卻鮮少會關註他本人。

其實,他遠比人們以為的更加正直和堅韌。

01,正直:其他人一律互相稱同志

1954年9月15日,一場各界代表齊聚的盛會在中南海的懷仁堂正式召開。也是這一場會議,把劉少奇推到瞭我國第一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位置上

那是這個新生的國度中從沒有出現過的職務,亦是一個足以影響國傢大政方針、法律頒佈以及領導班子選取等工作的職務,具有一定奠基和開拓性質。

劉少奇沒有因為這份前所未有的“榮譽”驕傲自滿,一如既往保持謙遜和謹慎。反倒是在他身邊工作的工作人員不約而同“多想”瞭,他們覺得,以前直呼上司為“同志”,一是上司擔任的職務“不夠格”,二是劉少奇親自要求的,工作人員皆不好違抗。但如今劉少奇“升級”國傢“正職”領導人,身份地位提高,稱呼是不是也應當“正規”一些?

於是某一天,劉少奇的秘書楊俊當瞭“探路者”,他進入劉少奇的辦公室,輕聲喚瞭句:“委員長。”

正在埋首工作的劉少奇沒有回應,楊俊以為他沒有聽見,稍稍提高聲音再喚道:“委員長!”

劉少奇依舊沒有搭理他。楊俊不明就裡,第三次開口呼喚。

這一回,劉少奇有反應瞭,他的面色非常嚴肅,口氣相當“惱火”地問楊俊:“你為什麼突然換瞭稱呼,不覺得別扭嗎?”楊俊一怔,半晌無語。

正巧路過此處的王光美聽瞭全程,她笑著走進來,為楊俊解圍道:“少奇沒有別的意思,委員長是對外的,咱們在傢裡,還是喊少奇同志更舒坦,不是嗎?

劉少奇立刻補充:“以後照舊,別叫委員長,同志順口。

事後,從楊俊口中得知工作人員“誤會”的劉少奇把他們全部叫到跟前,語氣嚴肅對他們聲明:“在咱們黨內部,隻有3個人的稱呼是大傢習慣的,不需要更改,他們是毛主席、周總理和朱總司令,至於其他人,包括我,一律互稱同志,明白嗎?

自此,劉少奇身邊的工作人員再不敢“擅自做主”改稱呼瞭,因為他們知道,劉少奇的個性不僅正直,而且固執,他決定的事情基本無人能動搖。

漸漸地,不隻劉少奇的工作人員這般稱呼他,中央領導、部門幹部和普通黨員亦開始喚他“少奇同志”。

劉少奇自己同樣一直堅持這個習慣,不準別人叫他的職務,亦不以別人的職務稱呼對方。彼時的他並不知曉,一場巨大的風暴正緩緩而來,哪怕他確實“身正影直”,也無法“幸免於難”。

02,堅定:領會精神實質更重要

1964年冬天的某個下午,一通電話打到劉少奇辦公室,他的秘書接起電話,聽到那頭的江青問劉少奇在不在,她有事要匯報。秘書不敢耽擱,直接詢問劉少奇,劉少奇回答讓她現在就來,又叮囑秘書到門口迎接。

沒有人知道江青和劉少奇談瞭什麼,但就是這一次談話,把劉少奇推向瞭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

2年後,一張名叫《炮打司令部》的大字報出現在大眾視野,隨後江青開始到處宣揚:“認識需要過程,我是在1964年認識劉少奇同志的,我向他匯報文藝界的污糟事,他卻沒表態。

她所說的匯報,即是1964年的那一次,因為那一年江青隻找瞭劉少奇一回。

1967年初,一張大字報被公然張貼在中南海,文中引用瞭江青針對劉少奇的話,斥責劉少奇在推行修正主義路線。

劉少奇聽聞此消息,十分惱怒,可那時候的他不曉得,這對他來說,僅僅是個開頭而已。

當年1月6日,劉少奇的衛士突然接到一個自稱北醫科附屬醫院的電話,說劉少奇的女兒路遇車禍,需要截肢,請傢長速到醫院。

所有人皆被這個消息嚇呆瞭,因劉少奇和王光美出入中南海不便,隻得吩咐劉少奇的小兒子和另一女兒先趕去處理。

誰知兩個孩子一去便沒瞭音訊,醫院又打電話催促,擔心女兒的劉少奇不顧阻攔,頂著違背周總理“不準出中南海”命令的風險和王光美去瞭所謂的“醫院”,這才發現原來一切都是騙局,對方扣住2個孩子,就是打著騙來王光美、再把她抓走的主意。

王光美無所畏懼,直接走上前換回孩子們。對方又想趁機抓劉少奇,幸而警衛員及時護住他和孩子們,方讓他們逃過一劫。

回到中南海,劉少奇確認3個孩子皆平安無事後,略帶無奈地說瞭一句:“是我的錯,與你們無關啊!

6天後,麻煩再度“升級”,一群喊著口號的“造反派”沖入劉少奇的居所,與警衛員起瞭沖突。此後,“批判”、“質問”成瞭常事,可劉少奇從未受其影響,他沉默著、靜靜註視著亂局,仿佛在醞釀著什麼。

幾天後,“造反派”又一次沖入劉少奇居所,把他拉到院子裡。劉少奇從口袋中拿出偉人語錄,絲毫不懼地反駁那群要求他背誦內容的“造反派”,可“造反派”怎會聽他的解釋,他們口口聲聲指責劉少奇,鬧瞭小半天才漸漸散去。

敏感察覺到時局越來越混亂的劉少奇漸漸開始不安,他想要結束這種局面,卻無能為力,隻得繼續堅定思想,等待“曙光”降臨。

03,無畏:我永遠都不會反偉人

然而漫長的“黑夜”豈是簡簡單單便能度過的?

有一天,“造反派”不知第幾次“光臨”劉少奇的居所,他們趁著漆黑夜晚把劉少奇推到院子中,你一言、我一句地圍攻劉少奇

面對對方的質問,一直保持沉默的劉少奇猛然抬頭,雙眸透出一股堅毅光芒:“我無數次說過,我不會反偉人,過去不會,現在不會,未來亦不會。我永遠都不會反偉人!

他的話似乎稍稍震懾瞭那群人,現場倏忽安靜一瞬,王光美見狀,急忙勸道:“天寒,讓少奇同志先回去吧,你們有什麼意見,可以稍後向他一一提出。

不料,反駁不瞭劉少奇的那群人像是找到什麼“臺階”一樣,立刻把矛頭轉向瞭王光美。他們照常鬧瞭大半天,才慢慢散去。

1月17日,“造反派”闖入劉少奇的辦公室,聲稱要拔掉這裡的電話線,劉少奇阻攔瞭他們。次日,前一天無功而返的那群人又沖瞭進來,這一回,他們沒有被劉少奇的話語嚇退,直接上手扯斷電話線,切斷瞭劉少奇和中央的所有聯系

4月中,長期飽受各種“折磨”的劉少奇似乎生出什麼不好預感,他對孩子們袒露瞭遺願,讓孩子們把他的骨灰撒入大海,並告訴孩子們,他絕對不會輕言放棄生命。

9月13日,幾個尚未離開父母的劉傢孩子們被迫搬出中南海,他們沒有來得及和爸媽說一句道別。當天晚上,王光美也被強行關至監獄,至此劉少奇的身邊再無一個親屬。

1968年的夏天比以往更顯漫長,因大夫敷衍治療,劉少奇的高燒轉成肺炎,引起並發癥,命在旦夕,十分危急。但“造反派”依舊不肯放過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他們在劉少奇70壽辰當天,對外公佈開除其黨籍的決議,又在次年10月不顧老人生命安危把他送到開封。

那年11月,孑然一身的劉少奇在寂寥中走完一生。他的死訊,直至1972年才被劉傢孩子們知曉。1976年,劉少奇的兒女費盡艱辛混入八寶山找到一個無名骨灰盒,他們無法確定那是不是父親的,卻還是遵循劉少奇遺願,抓瞭一把骨灰撒入金水河。

1980年,在王光美和劉傢孩子們的不懈努力下,蒙冤十餘年的劉少奇終於得到平反。那一刻,歷經種種苦難的他們再也忍不住感傷的淚水,紛紛潸然淚下。

縱觀劉少奇的一生,不可否認的是他的骨子中確實有著革命先輩特有的堅毅和無畏,哪怕命運給予再多磨難,他也能夠憑借一股正直心氣兒咬牙堅持下來,從不向苦痛卑躬屈膝。

劉少奇對共產主義理想的捍衛、對組織的忠誠、對國傢和人民的付出,皆是華夏後人應當永遠銘記和敬重他的理由。

在他的故事中,我們能領悟一個道理:歷史不會掩蓋任何真相,正義“雖遲但到”,相信祖國、相信黨,也相信時間,一切“冤屈”都將迎來該得的“平反”!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3月1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19126.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