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周總理批示最後一份臺灣文件,在名字後連寫4個“托”

  • 在〈1975年周總理批示最後一份臺灣文件,在名字後連寫4個“托”〉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33

陸遊故去前,傷懷未能見到九州大地重歸一統,遂殷切叮囑後代子孫,若是有朝一日,王師收復瞭中原,一定要“告訴”他一聲。

從來堅信“唯物主義”的周總理,在彌留之際有一個願望,即把他的骨灰放在人民大會堂臺灣廳一晚,讓未能見到華夏一統的他,可以再與“臺灣”待上一夜,以此來彌補他此生最大的缺憾。

南宋之於陸遊、臺灣之於周總理,皆是相同的“憾事”。時光流轉千年,留存在中國人心中那份對祖國一統的期許卻永遠不曾改變。

那麼,周總理在“收復臺灣”這件大事上究竟都做過哪些努力?

01,傾註心血:他數次公開強調“臺灣是中國領土”

1949年12月10日,眼見“江山”崩塌,再無力回天的蔣介石於成都鳳凰山機場乘坐專機倉皇逃到臺北,使得華夏大地自此“分裂”,海峽兩岸如同天塹,幾代中國人隻得抱著永遠無法緩解的鄉愁,遠遠眺望彼此。

1950年初,毛主席和周總理眼見蔣介石準備武裝割據臺灣,故同樣開始制定解放臺灣之政策,他們一共設定瞭3步計劃:

組建海空兩軍,迅速掌握海峽制空權及制海權;

東南沿岸島嶼的解放事宜必須馬上完成,待到外圍“危險”清掃幹凈後,即在此處建立攻打臺灣的前沿陣地;正式向臺灣發起全面作戰。

他們預想,此番計劃理應能在3年內完成,因為新中國成立後,中央就已著手佈置相關部署:成立以粟裕為總指揮的作戰前線指揮部;50萬人民解放軍戰士集結完畢,隨時都可加入對臺戰場。

怎奈,命運偏偏喜愛“捉弄”世人,正當一切蓄勢待發之際,朝鮮戰爭爆發瞭。美國人公然插手臺灣,肆意宣揚“臺灣地位未定論”。

同時,他們在蔣介石的“默認”下,把他們的第7艦隊駐紮到臺灣海峽,令原本僅是“中國內政”的問題一下子升級成瞭“國際問題”。

驟然復雜的局勢,是處於“百廢待興”建國初期階段的中國根本無法招架的,再加上朝鮮戰爭對華夏的影響,中央領導人們隻得咬咬牙,暫時放棄“攻臺”計劃,轉而實施“抗美援朝”部署。

不過,面對美國人的“張狂和無恥”,身為中國外交部長的周總理還是以強硬嚴肅的態度迅速回擊瞭。

他在當年6月28日發表一篇聲明,告訴全世界:臺灣屬於中國此一事實永遠不容更改,我們必定萬眾一心,將臺灣從美國侵略者的手中解放。

與此同時,本該披上“叛國者”外裳的蔣介石忽而“清醒”,不顧此時自身“位置”,也發表瞭一篇關於“擁護中國領土統一”、“臺灣是中國不可切割的一部分”的講話,令毛主席和周總理由衷為這位“老朋友”的大局觀感到欣慰。

1953年,抗美援朝戰爭結束;1954年4月至7月間,中、蘇、美等5國在日內瓦舉辦瞭一場商討朝鮮和平及印度支那和平問題的會議。

雖然美國最終沒有簽署那份協定與宣言,但美國人鄭重聲明瞭美方不會使用任何武力或武力威脅去妨礙此協議。

一直困擾中國和世界的問題就這樣“暫時”解決,中央領導人們又有瞭空隙來思考“臺灣問題”。

那年7月,周總理領導中央軍委制定“對臺作戰”方案。8月,他再度代表中國向世界宣告:

臺灣屬於中國,中國人民對解放臺灣的心是無比堅定的;臺灣乃中國“內政”問題,不容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幹涉。

隨後,中央軍委正式向駐紮在沿海地區的部隊下達“部署、解放東南沿海島嶼”的命令。

1955年2月末,浙江沿海島嶼全面解放,解放軍戰士進入福建,與福州部隊共同等待攻打金門、臺灣的時機到來。

然而,極具野心的美國人完全不願意舍棄臺灣“這塊肉”,他們與蔣介石簽訂瞭一份共同防禦的條約,意圖令大陸與臺灣的分裂問題變成固定局面。

但中央領導並未因此事“恐慌”,反倒一下子“揮散濃霧”,從中察覺到美國的真正目的:美國不願意卷入與中國的直接對抗中,他們隻是想借“臺灣戰略地位”來實現“兩個中國”的野望。

當前,中國已完成沿海作戰,實現部分戰略目標,如果繼續攻打金門等島嶼,或許就會引起中美武裝沖突。

此一結果,對剛剛結束抗美援朝戰爭的中國來說,實在有些不妥。再加上臺灣島局面漸漸歸於穩定,挑起戰爭隻會令兩岸人民痛苦,遂中央決定改變計劃,交由周總理尋找一個能和平解決臺灣的方法。

周總理非常重視此事,決定從2個方面著手:

一來,他時任中國外交部部長,職責中即有對外聯系等內容,故而他利用這個機會,在不同的外交場合公開“斥責”臺灣地位未定論,不斷強調“臺灣乃中國領土”、“中國堅持和平,不同美國打仗”。

並對蔣介石喊話:如果蔣介石願意把臺灣歸還祖國,那麼他就是中國功臣,中國人民會寬恕他;中共中央願意同蔣介石談判,可前提條件是蔣介石必須承認中央政府。

二來,周總理把目光放到臺灣人民身上,允諾臺灣人皆可到大陸探親會友、參觀學習,隻要堅持和平,哪怕他們曾經犯下“罪過”,中國也會既往不咎、寬容以待。

1956年3月中,周總理親自會見瞭即將前往臺灣的相關人員,請他們代替自己向蔣介石傳話,告訴蔣介石:中央政府從未“關”上和談“大門”,任何和談機會、擁護和談的人,中國全部歡迎。

那年6月,周總理首次公開表達瞭中共願意和蔣介石及國民黨進行第三次國共合作的真誠希冀。

7月,一個叫曹聚仁的文化人接受蔣介石委托,秘密抵達首都,同毛主席及周總理傳達瞭蔣介石對“國共第三次合作”的相同意願。

1958年,面對愈加緊張的國際局勢和越來越“猖狂”的美國,毛主席和周總理發動瞭一場對金門的作戰。

此戰由周總理擔任主要指揮,他迅速集結部隊至福建,於那年8月23日下午5點半正式朝金門炮攻。

蔣介石沒有因此事“憎恨”中共,他很清楚,中共會有此舉,意不再“震懾”臺灣,而是強迫美國恢復早就中斷的大使級會談,解決臺灣問題。

後來有人將此戰戲稱為“國共玩鬧戰”,理由是不僅周總理下令“單日打炮、雙日休戰”,而且臺灣亦遵循“規則”,隻把炮彈打向無人地帶,雙方“玩鬧般”作戰,簡直是“前無古人”之“神奇”。

就算美國看破“此中真意”,也來不及瞭,因為蔣介石拒絕他們從金門等島嶼撤兵,美國無後路可退,隻能繼續任由國共“聯手”粉碎他們的陰謀。

1959年,大陸開始陸續釋放“戰犯”。周總理一面親切接見每一位“戰犯”,一面竭力關心他們出獄後的生活,令臺灣當局深感觸動。

1960年,周總理委托張治中、傅作義等人致信蔣介石父子,轉達中共對臺政策。他又專門請人照拂蔣介石老傢,並拍攝瞭相關照片寄給蔣介石。從國共往來方面來看,似乎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誰知,變故再次發生瞭。

02,心系臺灣:千萬不能忘瞭在臺灣的朋友們

“特殊時期”在此時蔓延,蔣介石的祖墳慘遭破壞。聽聞此訊的蔣介石無比憤怒,對中共的信任一下子全部“清零”。

國共良好局面就這樣被“破壞”,深感無奈的周總理搖搖頭,還是竭盡全力派人重修蔣介石祖墳,把修復完成的墓地照片轉寄蔣介石,讓蔣介石非常動容。

可惜,哪怕此時蔣介石有心再度恢復國共第三次合作事宜,亦來不及瞭。年歲已高的他,於1975年初猝然亡故,獨留下未能實現華夏統一的遺憾飄蕩在海峽兩岸。

1975年9月,同樣纏綿病榻的周總理批示瞭自己此生最後一份關於臺灣問題的文件。

他看著《訪蔣經國舊部蔡省三》的內容,一邊命羅青長及錢嘉棟一定要瞭解透徹蔡省三的談話,找王昆侖等人問清楚真相;一邊用顫抖的手在自己名字後面連寫4個“托”字,以此來表示他對該文章的重視、對臺灣問題的關心。

1975年12月20日中午,高燒38度、無比虛弱的周總理強忍病痛,對身邊人吩咐道:“羅青長,我要見他……”

他的聲音含糊低微,警衛員隻能貼到他的嘴邊,請他再重復一遍,方才聽明白。但等警衛員千辛萬苦把正在忙碌的羅青長接到醫院時,總理卻因病弱陷入昏迷。

20分鐘後,羅青長走入病房,同樣將耳朵貼近總理的嘴巴,靜聽他老人傢的囑托。然而,幾分鐘後,一貫堅強的總理再不能忍受痛苦,面露歉意對羅青長說:“我有點兒累,需要休息一下……”

話未落,他便又一次失去意識。眼眶驟然濕潤的羅青長見狀,默默退出病房,等待周總理蘇醒。10分鐘過去瞭、20分鐘過去瞭……

一直等瞭將近半個小時的羅青長依舊沒能等到總理重新睜開雙眸,他看瞭看時間,又問瞭醫生,得知總理清醒的幾率不大後,隻得暫時離開瞭醫院。

總理到底對羅青長說瞭什麼?很久以後羅青長方才袒露,告訴世人,總理叮囑他“千萬不能忘記臺灣人民、不能忘記身在臺灣的朋友們……”

重情重義、心性善良的總理,在離開人世的前20天,還依舊牽掛著臺灣、牽掛著臺灣人民和曾經有過交往的臺灣朋友們,這份赤忱和真誠,如何不讓世人感動和傷懷?

自知命不久矣的總理非常清楚,他是真的看不到海峽兩岸重歸一統的那天瞭。

03,最後遺願:他想和“臺灣”再“共處”最後一晚

1976年的1月8日上午,敬愛的周總理懷著對祖國未能統一的遺憾,永遠閉上瞭雙眼。

他的夫人鄧穎超代替丈夫,鄭重向中央提出3點要求:不搞遺體告別、不開追悼會、不保留骨灰。

但中央領導們商討後,決定隻兌現總理的最後一個遺願。

1月11日下午,總理遺體告別儀式結束。百萬群眾聚集在長安街兩側,戴著黑紗白花,眼含熱淚地送別總理。

那天傍晚時分,黑沉沉的天幕下,承載總理遺體的靈車抵達八寶山。鄧穎超等人在小禮堂舉辦瞭一場簡單的送別儀式,看著工作人員把總理推走。

晚上11點,由鄧穎超親自抱著的骨灰盒被安置到勞動文化宮內設置的太廟靈堂中。

1月12日上午,吊唁周總理的活動正式開始。先是由部長守靈,接著外賓悼念、鄧穎超親自守靈。

群眾全部擁擠在太廟外,等待見總理最後一面。現場人數眾多,卻異常有序,似乎每個人都害怕吵擾瞭總理的安眠。

吊唁活動一共持續瞭3天。1月13日下午,工作人員提前到人民大會堂臺灣廳佈置靈堂,後由鄧穎超親捧骨灰盒,遵循總理遺願,讓他老人傢在此與“臺灣”最後“共處”一個晚上。

從未真正到過臺灣島的周總理,想要用這個方法來彌補他沒能親眼看到臺灣回歸祖國的遺憾。

次日追悼會結束後,郭玉峰、羅青長、張樹迎等人捧著總理的骨灰盒登上瞭一架原本潑灑農藥的飛機,依照總理最後的願望,將骨灰分別撒向北京、密雲水庫和海河等地,直至黃河入海口。

那是鄧穎超等人為周總理所做最後一件事,希望洶湧的海水能帶著總理去看一看他此生從沒有踏上、至死牽掛的臺灣島。

周總理的一生,無疑是偉大的、崇高的,他從來沒有違背自己昔日許下的諾言,始終為中華崛起而努力奮鬥著。

於周總理來說,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大抵就是沒能看到祖國一統,沒能看到臺灣重回華夏懷抱。

他如同陸遊一般,至死牽掛祖國大業、牽掛生活在那片島嶼上的中國人和舊故交,信奉“唯物主義”的他不相信“人有來生”,故而他希望能用特別方式來稍稍“彌補”他的一生缺憾,與“臺灣”和臺灣人民最後“相處”一夜。

這份對祖國一統的希冀,確實讓人無比動容。展望未來,期待臺灣回歸的那一天,能以此告慰無數留下“缺憾”的先輩英靈。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4月2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23342.html
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歷史

知否:細思極恐,原來林噙霜是被他們害死的,盛紘是個“背鍋俠”

舐犢情深,林噙霜如此惡毒,她都有一份保護孩子的心思,曾經她怎麼能忍心害死衛氏,留明蘭一個人?林噙霜越是如此,明蘭越是淡漠。都是有女兒的人,她林噙霜願意為瞭盛墨蘭苦苦哀求,當年怎麼不會惦記自己的小娘還有...
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歷史

解放軍出動一個連,花瞭五塊大洋,就搗毀敵軍一個兵團司令部

在解放戰爭中,我軍的戰士們英勇奮戰,創造瞭很多個世界軍事史上的經典戰例,在廣西圍殲張淦兵團就是其中一例。長途奔襲,五塊大洋帶路1949年10月,國民黨軍華中軍政長官白崇禧集團在湖南的衡寶戰役中受到重創...
張玉鳳升任機要秘書後不安,毛主席安慰:做我的秘書也難也不難 歷史

張玉鳳升任機要秘書後不安,毛主席安慰:做我的秘書也難也不難

在張玉鳳年過六旬的時候,依舊風采不減,她在武漢革命博物館參觀的路上,不斷有人誇贊他的氣質比較好,不過她始終保持著微笑,並不多說一句話。而她的一生,也是由不少巧合所構成的,特別是當她升任為毛主席的機要秘...
本拉登當初成功買到核武器,為何沒對美軍動手?美國:他沒那本事 歷史

本拉登當初成功買到核武器,為何沒對美軍動手?美國:他沒那本事

2001年11月12日,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在一場記者招待會上,發佈瞭一個令全世界都為之震驚的消息:美軍自10月7日開始對阿富汗塔利班展開軍事行動,進行瞭大范圍的空中轟炸,其中一些轟炸目標,很可能...
黑龍江小夥潛伏後官當太大,自己都有點慌,中央領導:大膽往上爬 歷史

黑龍江小夥潛伏後官當太大,自己都有點慌,中央領導:大膽往上爬

一天,地下黨員李時雨讓妻子孫靜雲代自己去跟上線何松亭(中國人民銀行創始人之一,與李時雨單線聯系,也是他把李時雨安排進日偽政府任職)匯報潛伏工作情況。並讓孫靜雲問問何松亭對他們今後的工作有什麼安排。孫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