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鄧小平同志逝世前後的那些故事

  • 在〈1997年,鄧小平同志逝世前後的那些故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92

1997年2月20日,中央電視臺與中央人民廣播電臺、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全文播發瞭《告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書》,播音員用及其沉重的聲音公佈瞭鄧小平同志逝世的消息。那個改變中華民族歷史進程的老人離開瞭,一時間,中華大江南北,都沉浸在瞭巨大的悲痛之中。

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掌舵者”,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一生鞠躬盡瘁,蠟炬成灰的小平同志。一直到生命的尾聲,也是念念不忘祖國的統一大業:鄧公生前表示,香港回歸祖國時,哪怕是坐著輪椅,也要去親眼看一看。

然而,他終究是沒等到這一天,當時距離香港回歸隻有不到5個月的時間……讓我們重新回顧那段令人激動而又心酸的歷史,共同感受那位傳奇老者的卓著功勛和拳拳愛國之情。以及在1997年,鄧小平同志逝世前後的那些故事。

一、老人最後的時刻

1996年12月12日清晨,鄧公因為呼吸不暢住進瞭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此時的他已經與被稱為不死癌癥的“帕金森綜合征”,輾轉鬥爭瞭十餘年。這一次,意志強如鋼鐵,但年老體衰的鄧小平同志,沒能再次戰勝病魔。

後來,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女士哀痛地回憶道,她都沒想到,老爺子一走就再也沒能回來。

“帕金森”是一種神經中樞系統病變,常常伴隨著肺炎、骨折等一系列並發癥,發展到後期會表現為較為嚴重的運動障礙,出現運動啟動、轉變困難和速度減慢,嚴重時還會引發吞咽困難。

鄧公這次住院就是因為劇烈咳嗽引發的吞咽困難,原本固定的鍛煉動作一個也無法完成。當時,他的肺部感染已經非常嚴重,據醫學專傢吳蔚然回憶說,

“他的心臟並沒有什麼厲害的病,他肝臟也好,也沒有糖尿病,就是後來神經系統不太好。由於帕金森病影響他咳嗽,影響他吃東西,後來隻能吞咽,也影響他活動。他患帕金森癥的時間也長,治瞭十幾年,到後來情況越來越差,再後來就是呼吸的問題瞭。”

回憶起老人最後的日子,與他朝夕相伴的醫護人員提得最多的就是他的堅強和毅力。郭勤英在接受專訪時紅著眼眶對記者說,老人的病房總是很安靜,從未因為痛苦而發出呻吟,進去的人如果不註意還以為房間裡沒有病人,更從來沒有跟醫護人員提過什麼要求。

在最後的日子裡,老人的血管很不好找,郭勤英回憶稱,“常常紮好幾針才找到(血管),首長也不說什麼,從沒提出要換一個人。我們很心痛,也很佩服老人的毅力,以及他對疾病的態度。”

除夕夜當天,鄧公的病情還算平穩,警衛戰士們特意寫瞭一副對聯——上聯是“同吃同住同歡樂同在一個空間”,下聯是“愛國愛傢愛事業共為一個心願”,橫批是“一切為瞭首長”;醫護人員和其他工作人員一起吃年夜飯的時候還發自真心地祝願小平同志早日康復。

當時,誰都沒有想到,或者說,誰也不願相信,那位精神矍鑠的老人真的就要離開瞭。

1997年2月19日,鄧公出現呼吸功能衰竭,隻能借助機器來呼吸。當天下午,他病情再次出現變化,開始新一輪的搶救。這種情況出現很多次瞭,老人都挺瞭過來,大傢以為這次也能化險為夷。

但到瞭晚上9點08分,醫療組組長、阜外心血管醫院院長陶壽淇與301醫院副院長牟善初正式宣佈“停止搶救”——這一次,首長真的離開瞭,許多醫護人員當場崩潰,忍不住嚎啕大哭。

當時,老人的大部分傢屬都在現場,他們經歷過幾次搶救,早有瞭心理準備,但至親離世畢竟是巨大的打擊。卓琳帶著全傢人來向他告別,呼喚著:“老爺子,我在喊你!你聽見瞭沒有!”,可是他再也聽不見瞭。

她知道這一天終究要來,早在4天前,她就寫信將“鄧小平的囑托”轉告瞭當時的領導人:不搞遺體告別儀式,不設靈堂,解剖遺體,留下角膜供醫學研究,把骨灰撒入大海。

老人兩袖清風地走瞭,除瞭身後歷史的煙塵,似乎什麼都沒留下——他的衣物盡數焚化,其中還有穿出窟窿的內衣。但是,他卻給中國人民留下瞭一筆無法估量的財富,為中華民族開啟瞭一扇通往繁榮富強的大門,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親眼見到香港的回歸。

二、“小平同志,我們永遠懷念您”

當天深夜,新華社發佈瞭鄧小平同志逝世的訃告,全國各族人民都陷入瞭無盡的哀思。次日清晨,天安門廣場降半旗為老人的逝世致哀。而在兩千多公裡以外的深圳市民自發地來到鄧小平畫像前,哀悼這位老人的離去。

“鄧小平在深圳”宣傳畫前擺滿瞭鮮花,人們對著畫像中的鄧公深情呼喚:“您永遠活在我們心中”。鄧公是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深圳則是改革開放的最前沿,鄧公與深圳之間淵源深厚。

1978年12月13日,鄧公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發表瞭《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主題講話,為隨後召開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奠定瞭基調,一周之後,十一屆三中全會做出瞭改革開放的重大決策;

隨後,國傢批準對廣東、福建等地的對外經濟活動實行"特殊政策、靈活措施",深圳被選為 經濟特區試驗點;1980年8月26日,深圳經濟特區正式成立——深圳自此開啟瞭從“小漁村”向“大都市”的轉變過程。

1984年,鄧公第一次視察深圳,留下瞭“深圳的發展和經驗證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的題詞。

1992年鄧小平第二次南巡,再次視察深圳,並發表重要講話明確瞭“計劃和市場不是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本質區別”“特區姓‘社’,不姓‘資’”等重要問題。

當時恰逢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的重要時刻,西方資本主義勢力大肆鼓吹“共產主義大潰敗”,我們國內也不可避免地出現瞭一些關於改革開放的爭論。在這關鍵時刻,鄧公作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力排眾議,為我們引導瞭正確的發展方向。

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沒有鄧公,就沒有深圳的今天。

在與深圳一江之隔的香港,各大報紙、電臺、電視臺也不約而同地發佈瞭鄧小平同志逝世的消息,各大媒體出版瞭鄧小平特輯,使用瞭大量老人生前的照片並配以文字來介紹老人生平,相關社論無一不是在頌揚他的歷史功績,在香港市民中間引發瞭強烈反響。

當時,距離香港回歸還有不到半年的時間,如果說老人在臨走之前還有什麼掛念的話,一定是香港問題。

1974年,毛主席在接見英國前首相愛德華·希斯時談到香港問題時,表示雙方應該暫時擱置爭議,“到時候怎麼辦,我們再商量吧。”毛主席指著在場的小平同志等人說:“具體事情由他們年輕人去辦瞭。”

自此,鄧公便接過瞭香港回歸、祖國統一的重擔。可當十幾年的耕耘即將迎來收獲的時候,老人卻沒能等到那一天。

鄧公在執行改革開放政策、推動中國現代化方面的貢獻舉世矚目,他的辭世不僅讓中國人陷入瞭悲痛,也讓全世界為之動容。各大國際主流媒體連夜撤換報紙頭版,20日均以黑色報頭面世,全球新聞界有瞭共同的關鍵詞——“鄧小平”。

聯合國也為此降半旗以示哀悼,當時聯合國發言人辦公室甚至要求參與聯合國大會和聯合國安理會會議的各國代表默哀一分鐘,以表示對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的悼念。

1997年2月24日,鄧公的靈車從301醫院駛向八寶山,不到三公裡的道路兩邊擠滿瞭前來為他送行的群眾,有人舉著“小平同志您走好”的橫幅,有人拿著老人的畫像,還有人帶著刊發訃告和遺像的報紙。

靈車很快駛過,但前來送行的人們久久不肯散去,他們的心中都有同樣的一個呼聲:“小平同志,我們永遠懷念您!”

三、老人未完成的心願

從上世紀70年代起,鄧公無時無刻不在惦念著收回香港主權問題。當時新界“租期即將屆滿,香港在國際投資市場上的地位或多或少地帶上瞭一點“尷尬”的意味。英國政府在香港問題上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不斷試探中國對這一問題的態度。

1、談判開始前的風波

1979年3月,香港總督麥理浩訪華期間正式向中國政府提出瞭租借契約到期問題,鄧公在接見他時明確:“香港的主權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問題不能討論。”

他同時承諾,即便收回主權之後,中國政府也會尊重香港的特殊地位,不會傷害投資人的利益,保證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在20世紀和21世紀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不會發生改變。

1981年,英國外交大臣卡琳頓訪華,鄧公再次向他保證,未來即便香港的地位發生變化,也不會損害到投資者的利益,“(這)是中國政府正式的立場,是可以信賴的。”同年8月,鄧公首次公開提出“一國兩制”構想。

轉年,英國前首相希思再次訪華,詢問鄧公對香港問題的處理意見。鄧公重申瞭“香港的主權是中國的”這一不可動搖的立場,認為香港主權歸屬問題實際上是廢除過去不平等條約的問題,向希思表明瞭香港主權必須收回的決心。

與此同時,他再次承諾:“維護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響外國人在那裡的投資……對英國來說,商業方面不會受到任何影響。”鄧公還在這次會談中表示,已經到瞭考慮香港問題的時候瞭,中國願意與英國通過談判的方式來解決這一問題。

在大致摸清中方立場之後,英國也意識到香港問題已經無法再拖瞭。1982年9月,時任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抵達北京,就香港主權問題與中國進行談判。

當時英國剛剛在馬島戰爭中取得勝利,還幻想著憑借戰爭取勝的餘威向中國方面施壓,以保證有關香港主權問題的三個不平等條約繼續有效。

撒切爾夫人一開始的態度十分強硬,堅持保留三個條約的效力,但中方堅決回絕瞭這一要求,正式通知英方中國將在1997年收回整個香港,但會保留香港既有的。

撒切爾夫人見此情形,退而求其次地提出,保留英國在香港的統治權——英國方面顯然還不死心,但他們的企圖挑戰的是中國的底線。

9月24日,鄧公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撒切爾夫人。撒切爾夫人一開始便擺出瞭一副盛氣凌人的架勢,對鄧公表示,中國必須遵守有關香港問題的三個條約。

鄧公斷然回絕,再次強調中英雙方應該在“香港主權屬於中國”這個前提下進行談判——“主權問題不是一個可以討論的問題……1997年中國將收回香港”,雙方談判的內容僅限於中國收回香港的方式。

然而“鐵娘子”還不死心,反駁稱談判的主題是歸屬問題。鄧公立刻糾正她,談判主題包括三個問題:1.主權歸屬——香港應該歸還給中國;2.收回香港主權後在香港實行什麼制度;3.過渡期的安排,也就是怎樣為恢復主權創造條件。

隨後,雙方就香港管轄權問題展開瞭激烈交鋒。鄧公立場堅決,寸步不讓,建議雙方就同意通過外交途徑開始就香港問題進行磋商達成協議。撒切爾夫人最初的計劃一一落空,同意瞭鄧公的建議。

撒切爾夫人鎩羽而歸,從人民大會堂走出來時一臉凝重。但她畢竟是有著多年從政經歷的優秀政治傢,當她看到石階下方等待的各大媒體記者時,立刻換上瞭得體的微笑。

就在這時,意外出現瞭——撒切爾夫人似乎被石階絆倒,一瞬間失去瞭平衡跪倒在地,皮鞋、手包全都摔到瞭一旁。這一幕恰好被在場的美國警察總監斯米洛拍攝瞭下來,一周之後,這張照片出現在瞭國際媒體上。

此次會談結束後,中英兩國關於解決香港問題的談判正式提上日程。

2、堅持收回主權立場不動搖

談判開始前,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草擬瞭關於解決香港問題的12條方針。1983年4月22日,鄧公在會議上表示,這12條可以作為與英國談判的基本方針,他再次明確,1997年收回香港是談判的既定前提。

歷經風雨幾十年,鄧公一開始就預料到瞭談判可能並不會十分順利,他說:“談判可能談好,也可能談不好,如果談不好,明年9月,我們也要單方面宣佈1997年收回香港,並同時宣佈中國收回香港以後的一系列政策,就是這‘12條’。”

果不其然,原定於當年5月份的議程由於雙方分歧未能順利展開。當時的英國政府仍然“賊心不死”,繼續主張主張“以主權換治權”。

為此,他們開始用“民心”做文章,聲稱香港市民對中國政府沒有信息,而且不贊成中國政府現有的一系列主張。新中國在戰爭的洗禮中浴火重生,最瞭解“民心向背”的重要性,當然清楚消除香港市民的疑慮是收回香港繞不開的問題。

1983年6月25日,鄧公會見出席“兩會”的港澳地區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當談到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談判情況時向他們解釋:為瞭照顧英國情緒,兩國的談判不會直接從收回香港問題切入,會先從97年之後香港實行什麼制度開始考慮。

他承諾,收回香港後實行的政策將會充分照顧外國人首先是英國人的利益。鄧公還向他們保證,香港的制度將在未來50年內保持不變,國傢會維護香港作為自由港和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

至於香港民間存在的所謂“吸血”的顧慮,鄧公表態稱:“中國的建設不能依靠‘統一’來搞,主要靠自力更生,靠大陸的基礎……不要擔心統一以後大陸向你們伸手,不會的。”這次談話給香港市民吃瞭一顆定心丸

同年7月,中英談判正式開啟,但英方名義上同意歸還香港主權,但堅決不肯放棄治權。因此連續三輪談判均以失敗告終,與此同時,英國開始試圖用經濟牌倒逼中國就范——1983年9月英國財團開始大量拋售港幣,導致港幣大幅貶值。

9月10日,鄧小平在會見第三次訪華的希思時,強調:“英國想用主權來換治權是行不通的,希望不要在治權問題上糾纏,”而且中英雙方必須就這一問題達成一致,不能各行其是。與此同時。

鄧公向英國政府發出警告:“在香港問題上,希望撒切爾夫人和她的政府采取明智的態度,不要把路走絕瞭。”

鄧公堅定的立場和嚴厲的措辭終於對英國方面起到瞭震懾作用——當年10月,撒切爾夫人致信鄧公,同意在中國建議的基礎上與中國就對香港的安排進行進一步討論。

但此後英國方面仍然提出瞭一系列與我們的主權原則相違背的要求,試圖保留對回歸以後的香港的影響。當然這些過分要求均被嚴辭拒絕。

1984年4月,中英雙方談判的核心問題轉變為“過渡時期香港的安排和有關政權移交事項”。

但英方堅決反對中國有關確立正式“過渡期”和在香港設立常設性中英聯合小組的建議,對此鄧公表示:“(中英雙方)必須看到在過渡時期內有很多事情要做,需要雙方合作。沒有一個機構怎麼行?可以考慮這個機構設在香港,輪流在香港、北京、倫敦開會。”

此外,中英雙方談判最大的分歧在於香港駐軍問題。當時香港媒體報道稱,中國將不在香港駐軍。氣憤之下,鄧公當場拍瞭桌子,並要求召集香港代表進行談話。

5月25日上午10時,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港澳地區的全國人大代表和全國政協委員時強調:“香港要駐軍的,既然香港是中國的領土,為什麼不能駐軍……這是維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象征,是國傢主權的象征,也是香港穩定和繁榮的保證。”

幾經波折之下,中英雙方終於在1984年9月就全部問題達成協議。中英雙方同意用《聯合聲明》的形式宣佈香港問題的解決辦法。12月19日,《中英香港問題聯合聲明》簽字儀式在人民大會堂西大廳隆重舉,鄧公親眼見證瞭這一歷史時刻。

3、最期盼時刻終於來臨瞭

雖然中英兩國最終就香港問題達成瞭一致,但英國關於“三個條約依然有效”和“主權換治權”等一系列企圖全部破碎,他們心裡始終還是憋瞭一口氣的。因此,主權移交儀式是否能夠順利進行還是一個未知數。

按照我們的計劃,中國國旗必須在7月1日零點準時升起。但在此之前,香港還是英國的地盤,一切籌備工作都要與英國方面進行合作。為瞭確保英國能夠配合中國籌備組的計劃,當時的負責人——外交部禮賓司司長安文彬與英方代表戴維斯進行瞭大約10次談判。

最終,雙方敲定,英國國旗會在6月30日23時59分58秒落下,中國國旗在7月1日0時0分0秒升起,絕對不能提前。

然而到瞭儀式舉行當晚,英國王子查爾斯的演講超時23秒,打亂瞭之前的計劃。為搶回超出的時間,司儀不得不加快瞭語速,導致英國國旗提前5秒鐘開始落下。

加快步伐的中國儀仗隊也提前到達瞭指定位置,但中方恪守協議規定,絕不提前升旗,因此儀式過程當中出現瞭5秒的“真空”。

雖然出現瞭“小插曲”,但香港終於回到瞭祖國的懷抱,鄧公的心願由全國人民一同幫他完成瞭,億萬中華兒女共同見證瞭這個激動人心的時刻。

四、結束語

人們常說,“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偉大人物留給後人的精神財富總是博大而精深的。那麼,小平同志留給我們的最大精神財富究竟是什麼?

此時,筆者不禁想起瞭鄧公於1978年12月3日,在中央工作會議閉幕會上發表的那篇改變當代中國歷史航向的講話——《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鄧公最大的“精神遺產”就是“實事求是”:

計劃經濟雖符合馬列經典,但未能推動貧困落後的中國經濟發展,難道不不該變通?在經濟特區設廠的外國企業雖帶有“資本主義”性質,但的確可以幫助社會主義中國積累財富,為何不能推廣?

解決香港問題,與西方大國“硬剛”,雖困難重重,但歷史的教訓說明:主權問題不容談判!這位老人頑強地堅信,自己基於數十年豐富閱歷,得出的經驗判斷,不虛偽,不做作,不迷信權威,不好高騖遠。

而堅持“事實其實”,正確認識自己,是我們國傢進行所有內外決策的基礎所在。

如今,鄧公已經離開我們20多年瞭,但他留下的巨大“財富”,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註入瞭不滅的動力。他跟隨海浪回歸瞭自然,但他的風范與功績永遠地印在瞭我們的心裡,他的精神已在共和國的土地上獲得瞭永生!

五、參考文獻

1.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鄧小平文集(1949-1974)》,北京: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2.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鄧小平傳(1904-1974)》,北京:中央文獻出版社,2014年版。

3.中央檔案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1989年版。

4. 裴堅章主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史》,北京:世界知識出版社,1994年版。

5. 時代文學:《百年滄桑——1997香港回歸紀實》。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4月2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28187.html
中國首位哈佛學子張福運:妻子不孕讓養女生子,妻子無奈選擇出傢 歷史

中國首位哈佛學子張福運:妻子不孕讓養女生子,妻子無奈選擇出傢

他是第一位就讀於哈佛大學、攻讀法律的中國人;他是中國海關第一位華人關長;他主持收回瞭失去近百年之久的中國關稅自主權及海關管理權;他的女兒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亞裔女性駐外大使……但他又是一位因為妻子不孕...
那位大喊著叫總理讓路的“救援士兵”:體能考核掛瞭科,面臨退休 歷史

那位大喊著叫總理讓路的“救援士兵”:體能考核掛瞭科,面臨退休

北京時間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四川省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縣發生瞭震驚世界的裡氏8.0級特大地震。一時間地動山裂,房屋塌陷,一棟棟建築在頃刻間轟然倒塌,灰飛煙滅,一個個鮮活的生命被定格在瞭...
日本最後一名忍者真實生活:一輩子隱姓埋名,稱不再招收弟子 歷史

日本最後一名忍者真實生活:一輩子隱姓埋名,稱不再招收弟子

說到忍者,給人的第一印象可能就是熱門動漫《火影忍者》裡能夠用各種神秘忍術的“異能者”,他們可以變化多端,完成各種秘密任務;其次還讓人聯想到一襲黑衣、飛簷走壁的“暗殺者”,悄無聲息、殺人於無形。忍者,在...
新婚夜,開國上將卻坐著不動,新娘:不喜歡我?上將:我怕嚇著你 歷史

新婚夜,開國上將卻坐著不動,新娘:不喜歡我?上將:我怕嚇著你

“洞房花燭夜,抱得美人歸”,這是許多男人夢寐以求的時刻。可有一位新中國的開國上將,卻在自己的新婚夜坐著一動也不動,對著新娘子沉默不語。新娘子誤以為這位開國上將不喜歡自己,誰知這位將軍說瞭一句話,做瞭一...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歷史

北大醫學博士卻不敢見血,隻想上學不想工作,失業18年淪為低保戶

在上個世紀九十年代,若是個大學畢業,就足以讓人追捧;若是個碩士,簡直是人中龍鳳;若是個博士,不蒂於文曲星轉世,前途無量。而他張進生,頂級名牌學校——北京大學醫學博士,竟然淪落為無業遊民,隻能靠姐姐供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