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炒作美軍核攻中國?美國軍方不守外交規則,嫁禍中國拒絕會談

  • 在〈外媒炒作美軍核攻中國?美國軍方不守外交規則,嫁禍中國拒絕會談〉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2

美國當地時間5月28日,五角大樓向國會提交瞭價值7150億美元的預算提案。預算大致投用在軍事設備更新換代、加大對衛星、雷達、導彈系統的研制方面,在所擬草案之中,明確指出瞭,該批預算發展軍備建設主要是為瞭面對來自中國的軍事威脅。

對於拜登政府這種無論行何事都要帶上中國的行徑,不得不說,與其說中國軍事威脅美國,不如說美國是害怕作惡多端之後被他國打擊報復。同樣是受害者立場,說來也符合拜登的外交口吻,總是要比“美國需要依仗軍事實力在全球范圍內暴力發展中小國”聽來冠冕堂皇。

面對這一波預算方案的公佈,美國《紐約時報》揭露一個駭人聽聞的舊聞——美國在20世紀時期曾試圖對中國進行核打擊。

由於拜登上任以來,中美關系不見緩和,新舊矛盾交織,外國媒體聯系美國大力發展核武器,支持核武現代化的政策和拜登的草案,紛紛炒作渲染:美國將要對中國進行核打擊。轉換一下視角,美國軍方不守外交規則,嫁禍中國拒絕會談,也算常規操作瞭。

論美國意圖對中國進行核打擊的歷史淵源和現實可行性

也許在如今的中國社會聽來,核武器攻擊隻有可能發生在中東、北非地區,而美國、中國、俄羅斯、英國、法國、印度等國之間的核武器,似乎如“薛定諤的貓”一般,隻是一種威懾的狀態。

然而,在上世紀50年代至60年代,中國尚未擁有核武器之前,曾多次被美國進行核威脅。

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中國志願軍將打著聯合國軍的美國打回瞭“三八”線,對此,11月30日,美國總統哈裡·杜魯門在新聞發佈會上公然宣稱,“美國一直積極考慮並不承諾放棄對中國使用核武器。”

哈裡·杜魯門

此時新中國剛剛成立,經濟和軍事以及科技領域百廢待興,從美國的立場上看,這麼一個孱弱的國傢,絕無力抵擋殺傷性極強的核武器的攻勢,為何美國當時未曾在朝鮮戰爭期間對華使用核武器呢?

第一點原因,即蘇聯的威懾。1950年,正是中蘇交好的時期,1950年2月14日,中國與蘇聯簽訂瞭《中蘇友好同盟互助協議》,兩國結盟。

如果此時美國對中國進行核打擊,那麼無論是從道義角度還是實力層面,蘇聯便有瞭充分的理由對美國采取打壓措施,美國顧忌到這一點,面對中國志願軍遠赴朝鮮戰場的行為,隻能專註戰爭,關於核打擊,隻能停留在口頭上威懾。

第二點原因,即二戰後世界人民對於和平與穩定的渴求心理。1950年,距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僅僅五年,真正意義上的和平從來不是割裂的、一刀切的回歸與戰亂的頃刻靜止,這是一個“戰爭後期的過渡階段”。

此時,不僅是中國,世界各國都仍處於戰亂清理後期和恢復經濟建設生產初期的過渡期,但人民對於戰爭的恐懼和和平的渴望與日俱增。

再加之1945年8月6日與9日,美國對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投擲原子彈所造成的煉獄慘狀仍舊歷歷在目,日本官方曾在1990年5月15日,宣佈在8月6日在廣島投放的第一顆原子彈造成瞭25375人立即死亡,8月9日在長崎投放的第二顆原子彈造成瞭13298人當日去世。

然而,據直至1988年的調查報告顯示,大多數日本人因受到核輻射而患上瞭腦腫瘤、甲狀腺疾病與癌癥,此類由於原子彈爆炸所造成放射性傷害疾病在日本本土被統稱為“原子彈爆炸癥”,這類煎熬致死的人群總數加上在戰爭中立即死亡的受害者,總數為295956人。

同時,原子彈對於日本絕非是喪失近30萬日本民眾的生命這般機械意義上的數字遞減。兩顆原子彈的爆炸不僅對於廣島、長崎兩座城市造成瞭全方面的毀滅性打擊,而且其遺留的社會問題也長期埋藏在日本社會之中。

最為悲涼的莫過於日本發生在1960年的“歧視原子彈爆炸受害者”事件,這對於日本的社會文化造成瞭不可磨滅的傷害。

第三點原因,即美國對於中國的發展預估出現偏差。1953年2月11日,艾森豪威爾曾在國傢安全委員會會議上,為瞭使朝鮮談判盡快達成協議,提出瞭局部使用核武器的意見。

艾森豪威爾

在以上兩點原因的主導下,未曾對中國使用核武器,然而其中的一個對方主觀因素——即美國有能力、卻不願去冒超出利益可得范圍的風險去核打擊中國的原因:

美國未曾料到中國在1964年10月16日能夠在新疆羅佈泊成功爆炸第一顆原子彈,並且在57年後,能夠在綜合國力上,躍居世界第二。

這些因素都導致美國難以按下那顆對中國進行核打擊的按鈕,其中還包括對自身國際形象的一定維護,國內和平主義者的反對等等原因,而現如今,美國還能輕易對中國進行核打擊嗎?

現如今,中國與美國一樣,是合法擁核國傢,同樣配備具有自衛能力的核武器,雖說中華民族是一個愛好和平的民族,但如若美國有對華發動核打擊的意圖,中國絕不會忍氣吞聲,善罷甘休。

從外媒的炒作中,可見其是捕風捉影一些淺層表象,同時簡單機械地將美國以往的用核歷史總結歸納,而並未對這其中的美國未能對中國進行核打擊的根本原因進行系統剖析,也並未與時俱進地去瞭解外媒口中所謂的“美國的對手”——中國,中國早已今時不同往日。

這包括兩層意味,第一層,即美國沒有能力對當今軍事、經濟、科技飛速發展以及國防意識高度覺醒的中國再輕易進行核威脅;

第二層,是指中國在如今的國際社會上,有著舉足輕重的話語權和國際地位,許多如氣候變化問題、國際維和問題,以及如今的新冠肺炎疫情的疫苗研制和醫療設備援助等多方問題都需要中國與世界其他大國之間攜手解決。

中國始終相信,以和平和發展為基礎,核武器將以核禁忌的形式存在多時,而中國的核武器的唯一目的就是嚇退和阻擋核打擊和核強制。

“不守外交規則”:美軍方歪曲事實,嫁禍中國

5月21日,《金融時報》報道稱,中國軍方曾三次拒絕與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進行通話,對此,美國媒體對此信息冠以“中美關系惡化是中國的責任”這等標題。

然而,中國面對美國在外交場合的屢次無禮相逼,中方的態度是:中國不會任由美國胡作非為,但中國對於美國這一強大的國傢,始終保有“多交善,少結惡”的外交理念。

在此次所謂的“中國軍方自傲,拒絕與美國防長通話”的報道中,采用瞭模糊事實細節,扭曲本質的公關手法。

首先,中國拒絕與美國防長奧斯汀對話的的理由是由於,奧斯汀身為美國的國防部長,應當是與中國的的國防部長進行對話溝通,這是符合邏輯和外交禮儀的,但是,奧斯汀卻希望與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進行對話,這顯然是逾矩的。

然而,美方卻將此自圓其說為:“美國長期以來都在尋求與中國官員進行溝通,然而中國軍方卻始終沒能作出回應,中國對五角大樓的多次拒絕,將直接導致雙邊關系走向復雜化。”

這一番“受害人”言論,無疑是美國慣常的套路,混淆視聽,先將自己置身於弱勢的一方,然後再吐信出擊,美名其曰:美國是在正當防衛,亦或是“美國曾經做出過巨大努力,但是不為中方所接受”諸如此類令人無言的外交構陷。

美國曾多次攻擊中國“自詡天朝上國”,“傲慢自大且缺乏同理心”等等.然而,美國一方面在外鼓吹“中國威脅論”,將美國本國自比為“好心的人權鬥士”,一方面奢求與中國跨階層對話,毫不尊重國際外交規則與中國軍方。

試問,美國如果真如同其媒體報道的那般忌憚中國,那為何三次讓國防部長來申請與中央軍委副主席的越級對話?這就是美國所謂的對“中國威脅”的忌憚嗎?保持基本的外交禮節難道會使得美國看來更謙卑嗎?可謂是又蠢又壞。

美國所謂的“人權”實質上作為“霸權”的外衣。

“人權”可分為狹義和廣義兩種層面的闡釋,狹義范圍的“人權”是指個人生存的自然屬性,廣義范圍的“人權”則是指民族自決、政治選擇的權利。而廣義的“人權”定義則是美國幹涉各國內政的理據由來——如美國對新疆問題的粗暴幹涉。

如果說經濟貿易往來領域,美國可以用“長臂管轄”的法律霸權牽涉世界各國,那麼對於其他國傢的內政,美國隻能打著所謂的“維護人權”的正義使者幌子,以滲入他國內部。

實質上,美國並非對外交禮儀理解得不夠透徹,也並非是不能去遵守,美國隻是無法適應中國的新式外交風格,無法直視一個挺直瞭脊梁骨的中國。

外媒稱中國的新式外交為“戰狼式外交”,然而,這隻是中國在特定歷史時期和歷史環境下,面對以美國為首的歐美大國的攻擊所作出應激反應。

這一應激反應絕非歐美國傢所說的“該好好照照鏡子”“不自量力”,中國完全有底氣對美國等國說:“談,大門敞開;打,奉陪到底。”

中國堅定地維護自身權益的立場不會改變,反之,歐美大國應當反思自己在與中國的交往中的態度。

中國可以是一個龐大的市場,但這並不意味著中國是上世紀西方列強施行資本輸出的殖民地,中國是一個平等開放、互惠互利的新興市場,歐美國傢在與華交際時,應該擺正這一點。

正如外長和國務委員王毅所說的那般:“面對橫沖直撞、蠻橫無理的美國,中國將作出堅定又理性的回應。”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5月3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34781.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