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爭到底爭什麼?看清世界格局走向

  • 在〈中美之爭到底爭什麼?看清世界格局走向〉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5

中美兩國的關系已經降至多年來的最低點,而且看起來還會變得更糟。

隨著中國的崛起,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近些年衰落明顯,中國被認為是最有能力能夠對美國進行全方位的挑戰的國傢。在許多領域,中國多年來已是美國的強勁競爭對手。從許多方面來看,中國已經悄悄超過瞭華美國。

美國國務卿佈林肯前不久公開表示,更具“自信”的中國“是當今唯一有可能結合其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力量對美國所一直塑造的全球體系構成嚴重挑戰的國傢,必須將中國列為本世紀美國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

雖然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萬萬不能,這話用在國傢上也貼切。目前中國的GDP相當於美國的七成,這在過去的挑戰者裡,無論蘇聯還是日本都沒到這個程度。

就此而言,中國確實比之前的挑戰者對美國的沖擊大。不少嚴肅的經濟學傢認為中國經濟超美隻是時間問題,而且這一時間為期不遠。

中美之爭到底爭什麼?

整體而言,在軍事、技術、外交、制度、價值等范圍內,中國與西方各國目前的關系早已是一種競爭關系,而競爭焦點最終還是聚集在中國與美國。

澳大利亞前總理陸克文在最近表示,中美實力前所未有接近,而2020年代對中國和美國而言都是不成則敗(make or break)的關鍵時期,這對全球而言將是“危險的10年”。

用拜登的話來說是中美正處於一種“極端競爭”狀態,盡管這種競爭關系在某些領域很有可能演變成沖突,但客觀上雙方都首先在考慮的是以占領技術高地來取勝。至於中國,技術至上更是在國傢政策的設計中占瞭主導地位。

所以,中美之爭到底爭什麼?筆者認為:最關鍵的是未來十年左右的時間段內,中美兩國科技的競爭,或者說是關鍵科技的競爭。誰在這段時間內掌握瞭關鍵科技的優勢,誰就會在未來的競爭中勝出。而這一切,都是在看清世界格局走向的前提之下。

關鍵科技的競爭既關乎科技和教育,也關乎經濟、軍事和人的生活與福祉,更關乎國傢的競爭力。誰在關鍵科技上勝出,誰將獲得科技話語權進而獲得主導國際秩序的權力。

假如中國能夠做到技術自主並且在關鍵技術上不受制美國和西方,無疑將增加中國對抗美國和西方的底氣,那麼,中國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高端科技爭奪戰中能否勝出呢?讓我們來具體分析一下。

中國崛起 用數據說話

2020年中國占全球GDP的比重從2010年的9.2%提高到14.5%。按市場匯率計算,與美國相比,中國經濟規模已是美國的71.4%。2020年《財富》500強榜單上有124傢中國企業,而美國僅有121傢。

中國擁有目前世界最大市場以及最大供應鏈。

2018 年,中國的制造業增加值高達4萬多億美元,占世界的 30%。中國制造業在2004年超過德國,2006年超過日本,2009年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制造業大國,是制造業規模第二大國傢美國的近兩倍,規模超過美國、日本和德國三大制造強國的總和。

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的報告,中國繼2019年擠下美國、成為全球國際專利申請件數最多的國傢後,2020年在這項科技創新重要指標上又明顯擴大領先美國態勢。中國去年共申請68720件專利居冠,比2019年增加16%。

美國盡管去年申請的國際專利件數也較前年增加3%,但還是隻達到59230件。

認清現實 中國的劣勢

但是,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中美兩國還是存在很大差距的,總體國力不在同一等級。

中國最致命的弱點是半導體,而且這個問題會繼續存在,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以芯片為例:2020年中國芯片市場規模為1434億美元,同比增長9%,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場。其中60%是集成到電子產品中之後出口國外,另外40%在集成到電子設備後在本土銷售。全球市場2020年的規模為3957億美元,中國市場占全球36.24%。

但總體上來說,中國的芯片工業還是很弱的:2020年中國大陸本土的芯片制造廠總共隻生產瞭價值83億美元的芯片,隻占中國市場自身需求的5.9%,隻占全球市場份額的2.1%。

5G乃至人工智能是中國已經取得大幅領先的領域,甚至量子運算都有巨大潛力。但沒有半導體尤其是沒有高質量芯片,所有的這些都運轉不起來。

為此,中國已經制定瞭路線圖,即給中國芯片和集成電路行業8到10年的時間來追趕甚至拉開西方競爭對手的距離,最終突破其壟斷和美國的出口禁令。

但是,計劃指令多,不等於問題得解決。這裡還是有很多不確定因素。

比如,半導體工業是一個人才、資金、技術高度密集的產業,同時也是一個按照摩爾定律快速迭代的產業,是一個全球化競爭的產業。中國完全可能會在今後5-10年有進步,但美國以及他的盟友國的芯片也肯定會在向前發展。

所以,不少分析學者指出,中國把希望寄托在未來若幹年,認為以目前的發展速度,至少中國在8-10年的時間裡可以趕上美國。

十四五規劃與2035遠景目標

去年十月的十九屆五中全會上,我國討論瞭兩個計劃,一個是十四五規劃,另一個是2035遠景目標。把兩者放在一起討論並非偶然,至少這是一個跡象,就是中國的政治精英們努力地把對自己的目標盡量放在一個更長的時間段裡來設計。

也就是說,中國深知今後十年左右是與西方高端科技馬拉松的關鍵時期。

中國已經開始瞭關鍵技術的攻關部署,十四五和2035遠景目標規劃瞄準人工智能、量子信息、集成電路、生命健康、生物育種、航天科技和腦科學等前沿領域,實施一批國傢重大科技項目,以及基礎研究十年行動方案,佈局一批基礎學科研究中心。

根據草案,中國從2021年至2025年的基礎研究經費投入占研發經費投入比重提高到8%以上。並規定,十四五期間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要達到占GDP比重超過17%的目標。在芯片方面,到2025年實現本國使用的芯片達到70%國產。

中國希望在今後5-10年,做到“關鍵核心技術實現重大突破,進入創新型國傢前列”。

在強調自主的同時,我們也應該看到,沒有外國資本和技術的支撐,隻靠中國自己的創新是很難持久的。

為此,我國表示,今年將推出第五批重大外資項目,對這些項目給予各方面的政策支持,繼續把高新技術等領域作為扶植重大外資項目的主攻方向,不放棄任何一個在高科技方面吸引外資的機會。

美國的優勢

從研發的能力看,中國研發人員總量預計達到418萬人,居世界第一。中國每年培養的理工科畢業生的人數也是世界第一。

但是,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美國的優勢還是有目共睹的:全球約有2000個拔尖的自然科學傢,而將近850名在美國,中國隻有260名左右。剩餘部分都主要分佈在其他西方工業國。同時,美國對世界上的人材以及優秀學生的吸引程度也是有他的優勢所在的。

在基礎研究方面,中國同美國比較起來也是有不小的差距的。中國去年在基礎研究方面支出為人民幣1500億元(約235億美元)。相較之下,美國國傢科學基金會去年的一份報告指出,2018年美國在基礎研究方面的支出達970億美元,約占美國研發總支出的17%。

美國急眼 圍堵中國

在某些領域,比如說5G, 美國已經落後瞭不少。在專利申請方面,中國的華為連續第4年摘冠,去年共提出5464件專利申請;其次是韓國科技業巨頭三星(Samsung)的3093件。美國晶片大廠高通(Qualcomm)則以2173件屈居第5。

根據斯坦福大學的一份報告,在人工智能相關期刊引用量上,中國已經超過瞭美國。

谷歌前CEO施密特目前是美國人工智能國傢安全委員會(NSCAI)的主席,更是稱中國在5G領域領先美國10倍,認為“國傢面臨緊急狀態”。同時,他深感美國“人工智能領軍者”的地位不保,呼籲國會投錢。

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已要求議員們起草法案,以應對中國在科技領域的崛起。該提議主張五年內投入1000億美元,以刺激美國國內關鍵科技領域的研究,包括瞭從人工智能丶量子運算到半導體等領域。

參議員們同時也考慮提供緊急資金以實施兩黨所支持的半導體計劃,並納入美國去年的《國防授權法案》當中。今年中央本級基礎研究支出將增長10.6%,同時一個十年行動規劃也即將出籠。

特朗普時期,“堵”是主要的策略。即從國傢安全角度,通過出口管制改革法案,發佈14類前沿技術封鎖清單。同時大幅擴充瞭美國外資審批表,重點審查27個核心高科技行業,嚴格限制中國公司並購美國高新技術企業。

自2018年起,收縮中國赴美留學生簽證,限制中國留學生赴美學習航空航天和人工智能等關鍵科學技術。

拜登時期,盡管在有些方面略作調整,但基本上還是延續瞭特朗普的“堵”的戰略。

譬如,特朗普為瞭對抗中國的科技威脅,制瞭一系列有關技術采購及交易的規范,現任總統拜登政府打算不顧國內企業反對,於3月起實施。

又如, 拜登的美國政府雖然放寬瞭中芯國際在成熟制程設備及材料采購方面的限制,但僅開放瞭14納米以上的芯片制作設備的許可,所以預期未來不會看到美國放寬10納米以下芯片的許可。

針對目前全球芯片短缺可能對經濟和地緣政治帶來的沖擊,美國總統拜登2月底下令展開100天的產業供應鏈審查。目前美國必須解決兩個問題:一是如何能夠在全球范圍擴大芯片產能;二是如何能夠在美國擴大產能。

拜登已經開始串聯臺灣、日本與韓國等夥伴,建立“不依賴中國”供應鏈。

中美之爭 已經在路上

將美中關系描述為新的“冷戰”似乎變得司空見慣。

現在的中國可不是當年的蘇聯,中國明顯更加強大。

不出意外的話,十年內,中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將與美國相同甚至是超過美國。而且與過去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是全球經濟的關鍵要素,其自身的經濟不僅與美國的經濟高度融合,而且在幾乎所有的方面都是至關重要的全球參與者。

冷戰結束以來,尤其是二十一世紀這二十年以來中國的迅速崛起,使得中國成為瞭美國所面臨的最強大的對手。也許在未來幾十年中,雙方都將要處理這種競爭關系,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時代的根本性鬥爭,這場史無前例的中美之爭,必將影響世界格局的走向。

因此,也可以這麼說:這不是“第二次冷戰”,實際上,這比“第二次冷戰”要精彩和復雜的多瞭。

這場高新技術競爭,是完完全全的對中美兩國領導精英智慧的檢驗 ,就如下圍棋過程中的各種周密的佈局能力一樣。

這將是個嶄新的旅程,而且,一切已經開始。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7月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41851.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