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戰勝中國?美眾議院前議長:坐一次高鐵就明白,美國必須改革

  • 在〈如何戰勝中國?美眾議院前議長:坐一次高鐵就明白,美國必須改革〉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45

每個國傢都有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中國是這樣,美國當然也是這樣。也許美國人在之前的發展中找到瞭適合自己的“道路”,但現在,全世界都發現美國似乎已經開始走“下坡路”。

拜登喊著要和中國“競爭”,稱絕不會在自己的任期內讓中國“超越美國”,可到底該如何與中國“競爭”,美國似乎還沒有形成什麼有效的思路。近日,美國眾議院前議長發表文章稱,坐一次高鐵就明白,美國必須進行改革,才能“戰勝”中國。

“我們爭吵,他們建設”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美國以及西方世界所施行的三權分立制度都是世界“民主”的“標桿”。即使是我們也會在歷史和政治課本上大量學習到三權分立制度的優勢,以及權力受到制約的好處。

在羅斯福新政時期,美國確立瞭以總統為中心的三權分立格局,立法權、行政權、司法權三種權力相互制約,形成瞭一種在西方國傢中都相對比較徹底的三權分立制度。

不過,三權分立制度雖然有種種優勢,但是它的劣勢也十分明顯,我們在政治書上也學過,三權分立的必然結果,就是三大權力機關相互扯皮、效率低下。

以一些極端的例子而言,假如美國兩黨中一個控制瞭總統權力、一個控制瞭國會;或者國會的參眾兩院分別由兩黨控制,那麼總統與國會、國會兩院之間就會產生巨大的分歧、扯皮、拖延和推卸責任,而且這種關系上的僵局可能持續4年之久,直到美國大選開始。

如果說原本美國人可能還並沒有體會到“效率低下”的缺點,那麼在中國飛速發展的今天,已經有一部分美國人意識到,他們可能需要更多“效率”。

美國眾議院前議長紐特·金裡奇就持有這一觀點,日前,他在《華盛頓日報》上發表瞭一篇題為《對比中國的進步與美國的癱瘓》的文章,發表瞭他對美國基建法案、如果“拯救”美國的一些看法。

金裡奇首先就中美之間現在所展現出來的不同“風貌”發表瞭自己的看法。他指出,多年以來,中國實際上是在不斷腳踏實地地進行發展,而不是花大量時間進行“辯論”。

金裡奇

也許所謂“辯論”還是金裡奇對美國現狀的一種“美化”,因為他在文章中還直言美國議員們是花著納稅人的錢,在進行“無聊的、瞭無新意的、歌舞雜耍式的”表演。

在金裡奇眼中,當美國議員們在為議案、議員表現、政府政策爭論不休時,中國人一直都在埋頭建設,無愧於“基建狂魔”的稱號。

而這樣大規模的基礎建設,一方面拉動瞭內需、刺激瞭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另外一方面,也讓中國的城市鄉村面貌得到大幅提升,在很多地方,中國基建設施所展現出的科技水平更是令金裡奇震驚不已。

金裡奇以才投入使用的天府國際機場為例,稱成都的新機場內,采用瞭自助值機設備、人臉識別系統、智能安全系統、自助登機門等高科技設備,甚至機場內還有“實驗性”的機器人工作人員,這一切都讓金裡奇感到瞭美國的“落後”。

“政府推動比市場力量更有效”

在文章中,金裡奇對比瞭中國的基建設施發展情況和美國基建計劃的“扯皮”情況,聲稱美國人隻要去“坐一次高鐵就會明白,美國必須進行改革”。

眾所周知,在發達國傢美國,美國人出行不是靠開車,就是靠飛機。

統計數據顯示,截止2018年5月,美國一共擁有各類型的機場19627個,其中私人機場14528個,公用機場5099個,而公用機場中投入商業運營的民航運輸機場有555個,而我國2019年中的數據顯示,我國的民航機場數量是239個。

再加上中美人口數量的巨大差異,美國的航空運輸業可謂十分發達,這也一度令我國人民感到十分羨慕,認為發達的航空業是是一個國傢“興旺發達”的標志。

但隨著我國高鐵的興起,情況發生瞭改變:人們發現高鐵不僅速度快、票價相對便宜,而且高鐵站通常都不會像機場那樣建在離市區非常遠的地方,進站的安檢手續也相對便捷,選擇高鐵出行的人越來越多。

現在,中國高鐵已經被稱之為中國的“新四大發明”之一,無數體驗過中國高鐵的外國人都對此感到驚詫、羨慕,金裡奇當然也不例外。

金裡奇在文章中指出,中國已經擁有3.79萬公裡的高鐵,最高速度達到瞭“210英裡/小時”,而現在美國國傢鐵路客運公司的“阿賽拉”號快速列車,最高時速不過150英裡,其舒適度、清潔度、便捷度和服務水平也遠不及中國高鐵。

而這些,實際上這是在提醒美國政客、利益集團、工會和官僚,他們應該進行改變瞭。

金裡奇甚至稱,美國的政客、說客等相關人員都應該親自乘坐一次中國高鐵,以更好地體會到中美之間鐵路服務的區別。因為隻有這樣,美國才能真正從政治扯皮、黨派鬥爭中脫離出來,真正推動美國進行一場“改革”,與中國進行競爭。

金裡奇在文章中痛心疾首,認為拜登政府的基建計劃無法繼續推動,完全是兩黨扯皮導致的,而這將會讓美國在與中國的競爭中落敗。

他“靈魂拷問”美國稱:中國雄心勃勃將在2035年前再新建135個機場,另外還將修建海底隧道、跨海通道,甚至是直達臺北的高鐵,而“我們在2035年前能建造多少個機場、幾條高鐵呢”?

他直言,任何想要“不進行國內重大改革,就與中國人競爭”的人都是癡心妄想,而其中所謂的“國內重大改革”,實際上是指“由政府推動基建計劃”。

與拜登政府的想法類似,一部分美國人開始認同“政府推動經濟比市場力量更有效”的觀點,也許是他們看到瞭中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現在有一些美國人開始認同聯邦政府應該做更多事,聯邦政府也有能力做到許多私營企業做不到的事。

也許聯邦政府真的可以,但首先美國確實要需要一場“改革”,否則以美國兩黨、聯邦和地方政府扯皮的程度,美國政府的推動力未必就會比市場力量更強大。

畢竟2008年加州高鐵項目就已“上馬”,但由於資金籌集問題,加州高鐵項目一拖再拖,直到2019年,加州州長徹底放棄從洛杉磯到舊金山的高鐵項目,讓聯邦政府撥付的35億美元資金直接“打瞭水漂”。

學中國,就能贏中國?

實際上,在金裡奇的文章中,話裡話外隻有一個觀點,那就是美國應該“學中國”,至少也要在一定程度上學中國——例如大搞基建項目,否則將無法在與中國的競爭中獲勝。

但學中國,就能贏中國嗎?用網友們最喜歡的話來說,這世界上的一大錯覺,就是“中國行,我也行”,也許對於美國來說,根本問題不是他們要不要、能不能“學中國”。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中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傑出能力和我國大規模基建所帶來的天翻地覆的變化,引得美國羨慕,讓他們也想要通過大規模基建,來更新美國現在老舊的基礎設施,並帶動美國的經濟發展。

盡管反對者引用裡根政府的論斷稱“政府不能解決問題,因為政府就是問題本身”,來反對這種“大政府”的行為,但美國兩黨在經過幾個月的爭吵之後,似乎對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這件事情已經達成瞭一致。

隻不過,現在他們又面臨著一個新的問題,那就是大規模基建計劃,甚至拜登政府雄心勃勃模仿“一帶一路”倡議所提出的“重返更好世界倡議”都需要大規模的資金支持,那麼錢從哪裡來呢?沒有錢,又怎麼“學中國”“搞改革”呢?

對於國傢來說,錢從哪裡來,無非就是幾條路:加稅、印錢、借錢。

加稅是萬萬不能的,不說美國國會要扯皮多久,美國納稅人也不會同意——哪怕是金裡奇都認為,如果通過加稅來籌措基建資金,那基建計劃就應該改名叫“提高你的稅金計劃”。

印錢似乎也不行,畢竟美國印鈔機開得太多,去年的美元增發量已經達到11萬億美元,再開印鈔機,就是“飲鴆止渴”瞭,而且美國現在國內的通脹水平,也不允許美國再這麼做,要籌錢還是額得另想辦法。

最後一條路就是借錢,借錢就是發美債,但是現在美國的美債規模已經超過28萬億美元,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也是壓力巨大,借錢這條路也未必能走得通。

總結一下,就是美國政府現在想要籌措資金搞基建,其實還是有困難的,這實際上也是兩黨為瞭基建計劃爭論幾個月的原因。畢竟如果資金不到位,那麼美國的基建計劃很可能重蹈加州高鐵的覆轍,前期投資全部白費,最後還“一事無成”。

所以,雖然金裡奇在文章中不斷稱美國應該進行改革、應當學習中國,但實際上,金裡奇隻是將美國現在的問題全部歸咎在瞭兩黨之爭上,認為是驢象相爭拖慢瞭美國建設的腳步。

金裡奇簡單地認為,隻要美國人能夠親身體驗到中國高鐵的快捷、方便、舒適,那一定能在基建計劃上達成一致,盡快推動美國的發展。

但美國的問題不僅僅是出在兩黨之爭、效率低下上,美國現在面臨的可能是更深層次的財政、經濟乃至政治體制上的問題,這並非是簡單地避免兩黨相爭就能解決的。

現在並不是美國想不想學中國搞大規模基建的問題,而是美國有沒有能力來進行大規模基建的問題。就算拋開資金問題不談,像我國一樣進行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需要完善的工業部門體系、先進的機械科技和整個體系強大的協調能力,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需要萬眾一心的配合。

而以現在美國國內情況來看,盡管在高科技領域美國仍舊保持在領先水平,但在基礎建設領域,美國的建設能力未必比我國更強大,更不用提“美國聯邦政府到底有沒有能力協調全國合作都得打個問號”這件事瞭。

總的來說,讓美國人“坐一次高鐵”,最多也就是能讓美國人直觀地瞭解到中美之間的差距,而要解決美國深層問題,真正讓美國“戰勝”中國,這還遠遠不夠。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7月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42772.html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歷史

《知否》:小秦氏一句話,暴露顧偃開有多惡心,讓她守瞭20年活寡

顧偃開始沒有承認,但是他也沒有否認。答案顯然已經呼之欲出,顧廷燁更是傷心欲絕,他無法接受這樣的傢庭,他跪下抱著自己的父親,那個他從來沒有真正理解過的父親,他想問問父親,為什麼要娶自己的母親進門,為什麼...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歷史

歷史上有多少被誅九族的案例?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有據可查就一個

看古裝劇,尤其是皇帝劇、宮鬥劇,經常都會看到皇帝下令誅臣子九族,很多觀眾對此就有這麼一個疑問:誅九族說的是哪九族?今天,我們就來簡單說說有關“誅九族”的二三事!“誅九族”不是“株連九族”很多人在歷史書...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歷史

《知否》番外:明蘭活到七十歲,年老生病,賀弘文終究是後悔瞭

近些年來,國產大女主劇,逐漸成為影視行業的主流,前有火瞭十年不止的《甄嬛傳》,後有令人回味無窮的《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在這兩部大女主劇中,《甄嬛傳》的女主甄嬛是傢中嫡長女,身份尊貴;但是《知否》裡...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歷史

79歲“白骨精”楊春霞:一生不談《西遊記》,至今不原諒導演楊潔

2017年,在天津日報報業集團舉辦的一場名為“菊壇春韻”的演出中,觀眾們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86版西遊記中“白骨精”的扮演者、著名京劇表演藝術傢楊春霞。雖然此時的楊春霞已經年過花甲,但風采仍然不減...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歷史

翟志剛妻子有多漂亮?朋友都誇好看,翟志剛經常炫耀

可以說,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有飛天探月的夢想,從明代萬戶的縱身一試,到火箭飛船的相繼放飛,千百年來,中國人民在飛天之路上付出瞭太多,每一位航天員的背後,都承載著祖國的希望與驕傲。但是有一個群體卻經常被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