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鬱方:今天的大陸就是強大瞭很多,不低頭沒有辦法

  • 在〈林鬱方:今天的大陸就是強大瞭很多,不低頭沒有辦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67

自從國民黨退守臺灣之後,兩岸關系經歷瞭“法統之爭”、“制度之爭”、“統戰之爭”的主要矛盾因革,在這一矛盾運動的過程中,除卻時代的變化,臺灣與大陸間的力量對比日漸懸殊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臺灣前“國民黨立委”林鬱方說:今天的大陸就是強大瞭很多,不低頭沒有辦法。緣何如此結論,以下便是解析。

林鬱方

中國話語權的確立:“法統之爭”時代已經過去

所謂“法統之爭”,即臺灣島內部分政治勢力,意圖以“中華民國政府”的名義,挑戰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的國傢政權,在國際社會上與其競爭中國的代表權,在此背景下,兩岸政治關系主要是指中國境內兩個對立政權競爭中國代表權的矛盾關系。

然而,伴隨著中國國際話語權的逐步擴大,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國”間的“法統之爭”時代已然翻篇。

經濟、軍事和科技實力等“硬實力”固然重要,但若是不註重話語建設,“硬拳頭”不過使中國在國際上留有“侵略、霸蠻”的形象,忠於兩岸統一的最終目的,在兩岸關系發展過程中,隻有當“軟實力”和“硬實力”結構一致、配合相當時,才能產生加乘效果。

從改革開放到重返聯合國,再到加入世貿組織,中國逐步融入世界體系,並開始在國際舞臺上生產話語,利用中國話語的傳播和反饋機制,打通瞭一條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軟實力”之路。

現今,坐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之位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非“中華民國”;與拜登代表中國進行中美通話的是中國國傢元首,而非蔡英文女士;世界各國駐華大使館皆位於大陸地區,而非駐紮臺灣——個別理直氣壯竊居臺灣的域外小人,所揣賊心不言而喻。

法統是一個國傢統治權力的法律依據,眼見中華人民共和國“硬實力”和“軟實力”的不斷磨契,結構一致,現今臺灣聲張的“中華民國”之合法性已遭到國際社會的否定。

“一國兩制”構想:“制度之爭”終究流產

“一國兩制”本就是為瞭和平解決臺灣問題而提出的創造性構想,於臺灣地區所謂的高層人員在意識到臺灣喪失以“中華民國”名號反攻大陸的機會,處於極端下風,卻仍然對大陸的制度、理論和主張保持絕對反對態度的背景下,“一國兩制”應運而生。

面對大陸日益強大的理論建設工程,臺灣地區現今仍有一部分以李登輝為“鼻祖”的“兩國論”者——公然分裂祖國主權和領土主權,意圖拆招“一國兩制”。

大陸與臺灣地區之間就和平統一和詭辯謀獨進行的爭鬥,形成瞭奇妙的動態平衡,你追,我趕,你出手,我接招。

因此當中國大陸寬和地提出“一國兩制”方針時,臺灣順勢握住尖矛,稱“中華民國自1912年建立以來,便一直都是一個主權國傢”,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然詭辯的說辭掩蓋不瞭分裂的本質。

一直以來,解讀臺灣民進黨別有用心歪曲“一國兩制”的論述多如牛毛,但真正分層次具體分析臺灣分裂分子絞盡腦汁拆招“一國兩制”的解讀卻少有,唯有透過現象看本質,才能不斷完善“一國兩制”方針,粉碎制度鬥爭。

首先,臺灣地區提出瞭“中華民國主權獨立”一說,這已經是赤裸裸的“臺獨”叫囂。根據國際法和政治學的原則,在同一片領土上隻能存在一個完全主權的國傢,無論是“中華民國主權說”還是“臺灣主權說”,都是不法分子挑戰一個國傢至高無上的權力的表現。

其次,民進黨等“臺獨”分子鼓吹中華人民共和國自成立以來從未對“中華民國”所轄的臺、金、澎、馬,行使統治權。

需要厘清一點,雖然海峽兩岸尚未統一,大陸地區的法律和中央政府的政令暫時無法在臺灣地區正式實行,但這絕不足以成為蔡英文等人制造“兩國論”的依據。

中央政府盡管現階段不能在臺灣辦選舉、征兵、征稅,但一個國傢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時必須承諾隻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全中國境內唯一合法的政府。

同時,任何一個國傢都要和臺灣斷絕關系,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任何與中國建交的國傢都隻能與臺灣保持“非官方的、民間性質”的來往,中國政府依然對臺灣地區行使主權。

再者,臺灣地區承認瞭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大陸地區統治權的合法性,將“憲法”限縮在臺灣地區。

這種手筆乍一看有試探意味,大有“你我各退一步”,再加之臺灣地區迫不及待建構“立法院”、“國民大會”等“隻代表臺灣人民、隻由臺灣人民授權”的“國傢機關”,更顯露出以退為進當“山大王”的嘴臉。

顯然,這般試探是低估瞭大陸地區和平統一臺灣地區的決心和毅力,也錯讀瞭“和平統一”四字中“和平”二字的約束效力。

一個國傢內的一個地區的部分成員並不能決定整體國傢的主權,臺灣當局將領導人選舉形式的變更和實施所謂的“修憲”美化為“主權在民”純屬無稽之談,國傢的主權屬於全體人民,主權是普遍的,臺灣當局偷換概念之舉不過是為分裂活動遮掩。

最後,臺灣當局引用所謂的“國際案例”,稱兩岸之間是特殊的“國與國之間的關系”,勸大陸將視線放向“過去的兩個德國,現在的兩個韓國”,這又是一招偷天換日。

臺灣問題絕不可能與德國、朝鮮問題相提並論,臺灣問題是中國內戰遺留下來的問題,完全屬於中國關起門來可以解決的問題,但德國問題卻是二戰的產物,因社會主義陣營和資本主義陣營對壘“冷戰”,涉及二戰後的利益分配和戰略力量平衡等國際問題。

因此,一切反對“一國”,打著“兩制”旗號大行“兩國論”的分裂主義終將被歷史和現實撕下虛偽的臉皮,徒勞無功的構建也無法改變世界人民根深蒂固的認知:中國隻有一個,臺灣隻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和平統一是臺海主旋律:“統戰之爭”沒有懸念

在臺灣政界,“維持現狀”一詞的出現頻率很高。什麼是現狀?能否維持這個現狀?這便是需要解答的問題。現今兩岸關系有三大現狀,即一兩岸尚未統一;二是大陸和臺灣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發生改變;三是中國的領土完整不容分割。

面對中國大陸繃緊的神經,臺灣地區領導人曾承諾,不會更換“國號”、不會推動“兩國論”立憲、不會推動改變現狀的獨立公投,對此綜述表態為“維持現狀”。

然而,這般按兵不動的“無用之策”在某些時刻卻十分有用,譬如當臺灣島內政權不穩,領導人有獲得內外支持,穩固政權的需要時。

然而,臺灣當局所主張的“不統、不獨、不武”的維持現狀方針不過是一廂情願的意淫:一面承諾“不獨”,卻屢屢以“國傢”的身份招搖撞騙,甚至出席大國峰會,就差將“分裂”二字烙在腦門上瞭;另一面,“不獨”的謊言是為瞭拖延統一和防備大陸武統。

蔡英文便是有名的維持現狀主義者,針對前輩馬英九提出的臺灣兩條道路:一是維持現狀;二是統一。“臺獨”不應當也不可能出現在臺灣要走的路之中,然而,當真是全然反對“臺獨”的意思嗎?

馬英九

非也。曾經有一個令人極易產生生理不適,卻十分生動形象的比喻。

即稱臺灣好似一個美麗動人的少女,被大陸追求、被美國禁錮、日本無事還要來攪局,人人追求的美少女固然好,但又絕不可以答應其中一人的追求,否則會在短期內遭到其中另一個狂熱“追求者”的報復。

因此,“臺獨”之所以在臺灣戰略界越來越不吃香,並不因為精英高層不想占地為王,而是因為這個幾率幾乎為零,“美少女”不僅不能在短期內輕易許身給任何一個人,更不能全部拒絕所有人——走上“臺獨”道路。

臺灣第七屆區域“立法委員”林鬱方曾在采訪中直言:“中國現在的確比臺灣強大太多,臺灣不得不低頭。”本是示弱的話,卻未見半絲謙和,反而,配合臺灣地區依舊高漲的“維持現狀論”,更添諷刺——臺灣的“低頭”並非接受統一,而是不再高呼獨立主權。

在中國就臺灣問題向美國施壓,使美國承認不支持臺灣獨立的背景下,“維持現狀論”是姓“臺”還是姓“美”自是不言而喻。

美國現行支持維持現狀之對臺政策在伴隨著兩岸綜合實力對比差距越來越大,越來越多的島內外民眾認識到,現狀根本維持不住,同時,隨著中美力量的此漲彼消,美國終究會像不支持臺灣獨立一樣無法支持臺灣“維持現狀”。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1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7247.html
朱元璋手下名將丁普郎:頭斷瞭,身體還在戰鬥,被史書承認的勇猛 歷史

朱元璋手下名將丁普郎:頭斷瞭,身體還在戰鬥,被史書承認的勇猛

《山海經》曾記載:“刑天與帝至此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幹戚以舞。”大意是被黃帝斷首後的刑天以兩個乳頭為目,以肚臍為口,仍舊搏鬥。自然,這是神話傳說,畢竟一個人斷首之後,...
《如懿傳》中她是蒙古親貴之女,性格孤傲,為魏嬿婉所忌憚 歷史

《如懿傳》中她是蒙古親貴之女,性格孤傲,為魏嬿婉所忌憚

拜爾果斯氏其實是《如懿傳》中比較邊緣化的一個小角色,她在通篇故事中的存在感非常低,可以說是湄若的小周邊。但實際上,拜爾果斯氏是蒙古第一妃子,作為蒙古的代表人妃嬪之一,拜爾果斯氏入後宮時,乾隆就給瞭極高...
王換於:撫養86個革命後代,將帥之子叫她娘,自己卻痛失4個孫子 歷史

王換於:撫養86個革命後代,將帥之子叫她娘,自己卻痛失4個孫子

2003年9月19日,沂南縣馬牧池鄉東辛莊。原本冷冷清清的小村莊在這一天變得無比熱鬧起來,為什麼會變得熱鬧呢?因為“沂蒙母親王換於紀念館”的開館儀式,今天在這裡隆重舉行。當地群眾、政府代表、記者及來自...
56歲齊白石看上朋友傢18歲保姆,為示好送畫一幅,如今拍價9200萬 歷史

56歲齊白石看上朋友傢18歲保姆,為示好送畫一幅,如今拍價9200萬

現在的人們說起齊白石,都知道他是我國20世紀著名的畫傢和書法篆刻傢,他的書畫作品別具一格,如今在拍賣市場上,他的作品已經被賣到瞭天價。人們羨慕他的名聲和成就,但事實上,很多人並不知道,齊白石出身貧寒,...
中國殯葬第一村:傢傢門口擺花圈,一條街關照“生死” 歷史

中國殯葬第一村:傢傢門口擺花圈,一條街關照“生死”

自古以來,生老病死都是人們所無法避免的事情。隨著殯葬文化的不斷發展,越來越多的人借助殯葬文化寄托對逝去親人的哀思。就這樣,殯葬文化代代相傳,直至今天,殯葬行業再也不像之前那般遭人排斥,也已經成為較為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