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戰爭,國共兩黨陣亡最高長官都是誰?

  • 在〈解放戰爭,國共兩黨陣亡最高長官都是誰?〉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5

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國共兩黨之間的矛盾重新上升為主要矛盾。

8月,蔣介石連發三次電報,邀請毛澤東趕赴重慶,共商“國傢大計”。為瞭達成和平建國的願望,10月,毛澤東與周恩來以極大的勇氣前往重慶與國民黨進行談判。

經過激烈的43天談判之後,雙方在1945年10月10日簽訂瞭《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即俗稱的“雙十協定”)。

可惜,“一紙合約”並不能帶來真正的和平。

1946年6月,蓄謀已久的蔣介石拋棄瞭一切偽裝,調集30萬軍隊,以中原解放區為起點,向解放區發動全面進攻。

解放戰爭因此打響,國共兩黨角鹿三年。

上至將帥,下至士兵,國共兩黨都傷亡巨大。官方資料顯示,解放戰爭中國民黨軍被消滅800多萬,其中受傷170多萬,陣亡30多萬;共產黨受傷130多萬,陣亡26多萬。

如此巨大的傷亡,國共兩黨陣亡的最高長官分別是誰?

一、國民黨陣亡最高長官:唐式遵

國民黨陣亡最高長官是唐式遵,他是國民黨二級上將。當時,國民黨軍銜分為六等共十八個級別。

最高級別是特級上將,僅有蔣介石一人。次位是國民黨一級上將,僅有17人,包括閻錫山、馮玉祥、張學良、何應欽、李宗仁等這些叱吒風雲的人物。緊接著是國民黨二級上將,包括楊虎城、白崇禧、陳誠、張治中等人,唐式遵則位列國民黨二級上將

唐式遵,字子晉,出生於四川省仁壽縣。曾經是抗戰後武漢行轅副主任,1946年退役。這位息居重慶,被鄉人稱為“唐二瘟”的賦閑之人,本可以頤養終老,然而他卻跳將出來,與人民解放軍頑抗到底,落得個折戟沉沙的下場。

唐式遵

(一)求封司令,負隅頑抗

1949年11月30日,鄧小平率領解放軍解放瞭重慶,蔣介石倉皇逃往四川成都。

此前幾天,唐式遵也攜帶妻子等從重慶逃往瞭成都。當時,在美國留學的子女來電勸說其飛往臺灣或國外居住。唐式遵不肯,仍堅持負隅頑抗。他把妻子送到瞭昭覺寺削發為尼,決心破釜沉舟,拉起隊伍抗擊人民解放軍。

隨即,唐式遵召集瞭國民黨的散兵遊將,包括幾十名國民黨代會代表、立法委員、監察委員等,並要求他們一起簽名,向上呈請蔣介石封他為“遊擊司令”。

在簽名會上,唐式遵“慷慨陳詞”:“這是我從軍近五十年來,最後一次報國之良機”。

蔣介石同意瞭唐式遵的呈請。12月7日,蔣介石正式委任王贊緒為西南遊擊第一路總司令,唐式遵第二路總司令,勉勵有加。

王贊緒

在委任當天,唐式遵就在自己的傢裡宣誓就職,並親自派出多名親信到街上網羅散兵遊勇以及地痞流氓大約一兩百人。

有瞭人馬之後,還差槍械。於是唐式遵立即前往龍泉驛兵器械庫領取瞭一百多支步槍、數挺重機槍,並依托這些人馬槍械成立瞭一個警衛大隊。

第二天,唐式遵推薦瞭陳萬仞為第二路副司令。陳萬仞,字鳴謙,是唐式遵的四川同鄉,曾經在第23集團軍任副司令,並兼任第21軍軍長。唐式遵命令陳萬仞繼續招兵買馬。

陳萬仞

接著,蔣介石又追加唐式遵為西南軍政長官公署副長官,命令其協助西南軍政長官公署代理長官胡宗南,死守成都。

12月9日,即唐式遵受封司令後的第三天,西康省主席劉文輝、西南軍政副長官鄧錫侯、潘文華相互通氣,並在彭縣起義。12月13日,鄧錫侯、潘文華致電唐式遵,勸他審時度勢,響應起義。

鄧錫侯

唐式遵怒火沖天,把二人大罵一頓,對起義不予理睬。

12月23日,離成都解放還有4天,唐式遵率領三千餘人馬退往四川的什邡山區。28日,原先被唐式遵封為第二路副司令的陳萬仞偕同王贊緒,在成都宣佈起義。

唐式遵仍然負隅頑抗,他一度率領部下進犯新津機場、彭縣縣城。但人民解放軍猛烈回擊,不給他以可乘之機。唐式遵及其部下化作鳥獸散,他隻好化裝潛回四川老傢仁壽縣。

唐式遵哪裡甘心就此失敗?

沒過多久,他又拉攏舊部,重整旗鼓,並帶殘餘部隊到西康省漢源縣,投奔當地的羊仁安。羊仁安曾經擔任川康邊防軍旅長,在雅安、涼山一帶可以糾結一兩千人槍,頗有勢力和名聲。

羊仁安

唐式遵和羊仁安沆瀣一氣,到處收編殘餘部隊,積蓄力量,妄圖繼續頑抗。

賀龍邀請唐式遵的同鄉潘文華做勸降工作。潘文華則請仁壽同鄉、起義將領董宋珩去找唐式遵。兵荒馬亂,山多崎嶇,董宋珩幾經周折才找到唐式遵,並勸他順應潮流,反戈起義。

唐式遵斷然拒絕,說什麼“我們這麼大年紀瞭,難道連晚節都不要瞭嗎?你做你的張弘范,我當我的文天祥!

董宋珩見他竟以俘獲文天祥的元朝漢族將領張弘范來影射,知他鬼迷心竅,不可救藥,隻好長嘆一聲,回成都復命瞭。

董宋珩

(二)聯手唱戲,索官主席

1950年1月末,國民黨四川省主席王陵基被人民解放軍活捉瞭,消息傳到唐式遵那裡。唐式遵聽聞之後,一開始黯然傷神,兔死狐悲,但很快又怦然心動,想要繼任四川省主席。

王陵基

此時,胡宗南剛從成都逃到海南島,但又被蔣介石嚴令逼回瞭四川省西昌。蔣介石命令胡宗南以四川省西昌為依據地點,“固守三個月,等待國際變化”。

唐式遵聽聞後,計劃到西昌去,他聯系上以前同在速成學堂讀書的賀國光,向胡宗南謀求四川省主席的烏紗帽。

賀國光

恰好,羊仁安這個“空頭軍長”也想面見胡宗南,去索要槍械彈藥,於是率部與唐式遵等人結伴而行。

經過幾天的長途跋涉之後,唐式遵與羊仁安一行人終於在1950年2月上旬抵達瞭四川省西昌。賀國光勸誡唐式遵說,“你年事已高,還是去臺灣吧。

唐式遵堅持要留在大陸打遊擊,再三請求賀國光向胡宗南推薦自己當四川省省委主席。賀國光如實轉達,但是胡宗南因未給予正面回應。一直到2月20日,胡宗南才在邛海新村以吃春酒的形式為唐式遵、羊仁安等人接風洗塵。

邛海新村在四川省西昌市,裡西昌城有十多裡,這裡花木扶疏,風景秀麗,原來是蔣介石的臨時住所,現在由胡宗南居住。

唐式遵與賀國光一番密謀,決定趁此機會,在酒席上向胡宗南索官,並演一出雙簧戲。

各賓客入席之後,胡宗南舉杯向唐式遵、羊仁安等表示慰問,並說瞭一番“現在黨國垂危,大傢要同心協力固守西昌”之類的話。

胡宗南

酒過三巡之後,唐式遵站起來說:

“承蒙胡代長官賜宴,唐某不勝感激,在這危難之秋,尤需精誠團結,還要有長期作戰的決心。

……

我到西昌後,有人勸我逃臺灣,我不逃。

……我若逃臺灣,不但對不起黨國,連自己的良心也對不住。我是四川人,死也要死在四川故土。我堅決要回四川號召有志之士周旋到底!”

這冠冕堂皇的慷慨陳詞,贏得滿堂喝彩、掌聲連連。

賀國光放下酒杯,繼續接著說:“……像式遵兄這樣嘔心瀝血忠貞肝膽者還有幾人?中央尚不給予適當的權位,以施展他的忠勇才幹,真令人痛心!”說完,便嗚嗚地哭瞭起來。

唐式遵聯想到自己也是日暮途窮,朝不保夕,竟也嗚咽泣涕。

在場的人無不唏噓感嘆,難掩淚光。

胡宗南一聽,就知道他倆在搞什麼名堂,心想現在四川全景幾乎淪落共軍之手,四川省省委主席也不過一個虛銜,何不順水推舟,送個人情?當即,胡宗南令人草擬電稿,保薦唐式遵繼任四川省主席。當場念瞭一遍,即刻發往臺灣。

三四天之後,蔣介石復電照準。

(三)涼山保安,終被斃命

次日,胡宗南向唐式遵當面稱賀,並叫他著手安排四川省政府人事,擬定工作計劃,報臺灣核準。

唐式遵建議把人馬隊伍拉到四川南部,建立遊擊根據地,並做好長期對抗的打算,胡宗南隻是唯唯。

隨後,唐式遵又委任周瑞麟為樂山區行政督察專員,伍道垣為仁壽區行政督察專員。胡宗南則命令二人兼任第六、第七縱隊司令,並各自分發黃金一百兩,步槍五十支,機槍一挺,讓他們回本行政區開辟遊擊根據地。

唐式遵一到瞭西昌,就派人到處聯絡殘餘舊部,網羅散兵遊勇。他得知侄子唐英起義之後,便立即遣使策反。唐英接策反建議,倒戈人民解放軍。

1950年3月初,策反成功,唐式遵興奮不已,急忙向胡宗南報告。3月10日,胡宗南、唐式遵還因此在西昌開瞭一個“慶祝大會”,二人發電慰問唐英,並匯款慰勞。

3月27日,解放軍紛紛從南面、北面兩側包圍西昌。此時,賀國光極力勸誡唐式遵跟隨胡宗南和他一起上飛機,轉道海南之後逃往臺灣。唐式遵鐵瞭心,堅決不走。

唐式遵驕傲狂妄地說:“我要以省主席的名義打回四川去!”

當天下午,唐式遵、羊仁安帶領幾百人馬,離開西昌城,企圖經過越西縣,從大樹堡偷渡大渡河,到雷馬屏峨地區活動。

到瞭裡西昌城50多裡地的禮洲鎮,唐式遵等人丟棄車輛,開始步行。到瞭甘相營,唐式遵部隊與胡長青部隊會合,兩個部隊加起來一千多人,一同前行。

行進的路上,羊仁安還不忘向唐式遵吹牛說,越西和漢源一帶的彝族人都怕他,都聽他的指揮,走這條路絕對安全,萬無一失。

不料,3月27日天黑,隊伍剛行進到涼山保安時,隻聽見號角長鳴,槍聲驟起,四面八方都在喊“繳槍不殺!”

唐式遵等人才知道,自己和所率部隊早已被人民解放軍和彝族兵團紛紛包圍。

唐式遵見勢不妙,一面指揮隊伍四散,搶占有利地形,一面叫羊仁安趕緊派人和彝族人聯絡,讓他們通融放行。

此時,彝族人揚言要活捉羊仁安,更別說唐式遵瞭。羊仁安大罵:“反瞭!反瞭!”氣得坐在山梁上不走。唐式遵催促羊仁安趕快走,羊仁安硬是坐在那裡不肯走。

唐式遵隻好撇下瞭他,帶領殘兵敗將妄圖突圍。

敵我雙方在黑夜中激戰數小時,部下周瑞麟、伍道垣趁亂逃跑,胡長青自殺,羊仁安被俘,唐式遵死於亂槍之下。

自此,唐式遵結束瞭其50年的軍旅生涯,終年六十六歲。唐式遵殘部也全軍覆沒。

二、共產黨陣亡最高長官:朱瑞

共產黨陣亡最高長官是朱瑞,他曾經是羅榮恒的上司,是共產黨東北軍區的炮兵司令員

朱瑞本可以擁有更高級的官階。1945年日本投降之後,共產黨對內部人事進行瞭調整——彭德懷被委任為中央軍委總參謀長,葉劍英為第一副總參謀長,朱瑞為第二副總參謀長。

可是,當時正值建設炮兵的好時機,朱瑞放棄瞭當第二副總參謀長的機會,並向毛澤東請命組建炮兵部隊。

一旦組建炮兵,朱瑞就有可能面臨被降級。可是朱瑞對此毫不在乎,他希望盡快搜集整理日軍遺棄的武器,盡快組建起一支炮兵隊伍。

朱瑞

(一)請命主席,建設炮兵

1944年秋天,共產黨在八路軍炮兵團的基礎之上,成立瞭“延安炮兵學校”,郭化若任校長,邱創成任政委。

朱瑞在蘇聯學習過炮兵,回國後,他深感我國炮兵力量薄弱,同時估計炮兵在未來戰爭中的重大作用。

於是,在中共“七大”閉會之後,朱瑞找到毛主席,表示願意放棄中央委任的第二副總參謀長的重要職務,希望盡快搜集整理日軍遺棄的武器,盡快組建起一支炮兵隊伍。

毛澤東對朱瑞這種“舍高就低”的高尚風格大加表揚,並為他長遠的戰略眼光而感到欣慰。毛澤東鼓勵他,“放手做!”“做一個橋頭堡類!”

此外,毛澤東還十分贊賞地對他說:“蘇聯有炮兵元帥,你就做我們中國的炮兵元帥吧!”

於是,1945年夏天,朱瑞繼郭化若之後,被任命為延安炮校代校長。當時,炮校物質條件很困難,連上課用的粉筆,都時常供應不上,隻能用白土代替。但是朱瑞還是帶領全校師生員工,堅持教學訓練,完成瞭第一期學員的培訓工作。

1945年9月,一千多名學員正式從延安炮校畢業,這些學員後來也成為瞭我國炮兵建設的中堅力量。

日本投降之後,朱瑞遵照中央指示,率領延安炮校的大部分人員到東北建設炮兵。

1945年10月下旬,炮校師生到達沈陽之後,時局卻發生瞭變化。原來,蔣介石在美國帝國主義的支持之下,調集瞭大量軍隊,向東北進攻。我軍即將撤離沈陽,炮校無法招生、開學。

盛傳本投降後的所有武器裝備大多留在瞭東北,號稱“大炮六千,車輛騾馬無數,彈藥器材堆積成山”。可是日軍留下的這些火炮,要麼被人運走,要麼丟失。

朱瑞在臨走前,朱德總司令還特意寫瞭一封親筆信給蘇聯遠東軍的總司令馬利諾夫斯基,並請朱瑞出面交涉,請他“大力協助”我方建設炮兵。朱瑞抵達沈陽之後,立即向馬利諾夫斯基轉達瞭朱德的問候,並遞交瞭信件。

但是,蘇聯遠東軍隻是把一些破舊的、沒有運走的火炮移交我方,我方並沒有得到較好的大炮。

為瞭不延誤時機,朱瑞立即召開領導幹部會議,告訴大傢,由於情況有變,原計劃已經無法實現瞭。但是,中央“抓緊時機,獲取敵人武器裝備自己”的指示還是要實行的。

朱瑞表示,日本軍遺棄的武器裝備,大多散落在各地,“隻要我們想辦法把它搜集起來,前途還是蠻光明的”。經過朱瑞這一指點,大傢立馬活躍起來,紛紛表示要“收集武器,建立傢業”。

朱瑞一邊組織幹部到主力部隊地區接收炮兵骨幹,一邊發動大傢到東起綏芬河,西至滿洲裡,南起長春,北至北安,凡是日偽駐紮或作戰過的地方去搜集武器。

在炮校廣大師生的努力之下,1946年5月,共收集炮彈50萬發,各種火炮700多門,坦克12輛,汽車23輛,以及一大批器械零件。

朱瑞及其部下此舉,為我國東北人民炮兵奠定瞭初步的物資基礎。依靠這些裝備,我軍在東北迅速組建瞭6個炮兵營、20個獨立炮兵連等共計80多個炮兵連。

(二)培養隊伍,發展炮兵

有瞭設備之後,還需要有人。

朱瑞根據東北“發動群眾,建設壯大部隊”的總方針,及時提出瞭“變學校為部隊,拿部隊當學校”的建議。

朱瑞將炮兵學校的五百多名幹部,分散到東滿、西滿、南滿、北滿以及一縱和總部炮兵旅等單位,以開辦學校的精神,對部隊進行訓練,培養瞭一批炮兵骨幹,從而為炮兵的發展準備瞭幹部條件。

由於蔣介石的軍隊大舉進攻解放區,時局緊張,炮兵需要的骨幹越來越多。為瞭適應這一新形勢,朱瑞親自為學校規定瞭“教與用結合”的教學方針。

朱瑞將“延安炮兵學校”更名為“東北軍區炮兵學校”之後,開始在東北招收瞭第一期學員280名。並將這些學員編成一個重炮隊、兩個野炮隊、兩個山炮隊。

當時的炮校設備有限,還無法培訓高射炮、迫擊炮和坦克的幹部,於是朱瑞就責成有關部隊進行培訓。

1948年9月,遼沈戰役爆發前夕,東北軍區炮兵學校共培養瞭兩千多名幹部,我軍東北炮兵的戰鬥力空前提高。還為附近的兄弟軍區輸送瞭幾百名炮兵幹部。

在發展炮兵的過程中,朱瑞根據戰局形式提出瞭“適當集中”發展炮兵的需求。並且在東北局的會議上提出,若經費問題解決之後,三個月之內即可裝備、訓練出四個炮兵團,並開赴前線打仗。

東北局的領導同志表示,“要錢給錢,要物給物”。朱瑞也當場向東北局領導立下瞭“軍令狀”。會後,主管財政工作的陳雲,在財政十分困難的情況下,還專門給炮兵撥款瞭六千多萬東北幣,作為炮兵重點裝備的經費。

這之後,朱瑞一邊抓裝備,一邊抓炮兵訓練,工作十分認真。

1946年9月,剛好是朱瑞和妻子潘彩琴結婚四周年的紀念日。兩人在1942年9月結婚之後,由於工作的需要,不到半年就分開瞭。

朱瑞為瞭工作,又沒有顧得上妻子和孩子團聚。他在結婚紀念日當天給妻子潘彩琴寫信說:

為瞭人民的事業,就是這樣有意義的過吧!因為萬萬千千的人民不能團圓,萬萬千千的人民正在水深火熱中,萬萬千千的戰士正在前線啊!以我們的分別來紀念他們的苦難及奮鬥!

(三)解放功臣,觸雷犧牲

設備和隊伍都建設起來之後,朱瑞還要不斷研究炮兵作戰方針,並著手指揮炮兵開往前線作戰。

1947年1月到4月,朱瑞根據戰況提出瞭適合我軍炮兵的指導原則:“集中使用火力,快、準、猛,攻堅作戰。”

朱瑞之所以能夠得出這麼精辟的指導原則,源於他註重深入實際,調查研究。

剛剛到東北的時候,朱瑞就盡可能廣泛地收集有關炮兵的書籍。每次上前線打仗,朱瑞寧可少帶生活用品,但是馬列著作和炮兵書籍總是不離身。到瞭東北之後,朱瑞經常冒著零下三四十度的嚴寒,親臨前線指揮作戰。

1948年7月,朱瑞參加瞭東北軍區關於發動遼沈戰役的計劃和準備工作會議。會議上,軍區負責人決定留他在哈爾濱主持後方工作。

但是朱瑞不同意。他說,“我是炮兵司令員,理應在前方指揮作戰,前一個時期,由於後勤供應困難,我不得不到後方操持,現在情況已經好轉。我要在解放東北的最後決定性戰役中到前線去,總結炮兵在大規模運動戰和攻堅戰中的作戰經驗。”

朱瑞的要求得到瞭批準。8月,朱瑞回到炮兵的集訓地點主持召開會議,對炮兵前兩年的工作進行總結,並傳達遼沈戰役的戰略部署計劃。

1948年9月10日,朱瑞離開哈爾濱南下北寧線。

9月12日,我方人民解放軍首先包圍瞭義縣。但是義縣的城墻很高大,國民黨修築瞭牢固的防禦工事,並糾結瞭一萬兩千多軍隊在城內負隅頑抗。

為瞭打好這一仗,朱瑞親自帶領負責主攻的幾個炮兵團團長前去地方陣地勘察地形。察看完全部陣地之後,他回過頭來對其中一名炮兵團團長黃登保說:“這些傢夥也太猖狂瞭,你先拉兩個連來,把那幾門炮給我敲掉,先給他們來個下馬威。

10月1日上午,朱瑞一聲令下,第一顆炮彈呼嘯著劃破長空,落在瞭義縣城墻上,隨之,許多火炮接踵而至,紛紛發射。頃刻之間,城墻就被撕開瞭一道40多米寬的裂口。

朱瑞見狀,興奮不已,果斷下令繼續延伸炮火射擊。敵人經營多日的防禦工事,全部崩潰。解放軍戰士們從突破口沖進城內,不到6小時就將守在城內的敵人全部消滅,還活捉瞭敵師長王世高,勝利地揭開瞭遼沈戰役的序幕。

朱瑞是炮兵司令員,本來是沒有必要上前線陣地的,而且前線指揮員也一直勸說,拒絕他前往。但他認為,深入前線,瞭解部隊,掌握敵情,是指揮員的本分。

因此,為瞭及時瞭解和總結炮兵開拓突破口的情況和經驗,在戰鬥還沒有完全結束的情況下,朱瑞就從指揮所出來,身先士卒向突破口跑去,然而,不幸觸雷犧牲。

小結

三年解放戰爭,國共兩黨陣亡的最高長官,一個是唐式遵,一個是朱瑞。

雖然,兩人最後都身亡命殞,但是,兩人卻截然不同。

一個是折戟沙場,一個是壯烈犧牲。

一個是逆勢而動,一個是順勢而為。

一個是與民為敵,一個是為民犧牲。

逆歷史潮流而動的人,終將會被歷史而拋棄。

順歷史潮流而為的人,終將會被歷史而銘記。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5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7918.html
飛機失事?被謀害?顛覆坊間傳聞,杜月笙之子詳釋戴笠死亡之謎 歷史

飛機失事?被謀害?顛覆坊間傳聞,杜月笙之子詳釋戴笠死亡之謎

飛機失事還是被謀害——顛覆坊間傳聞,杜月笙之子詳釋戴笠死亡之謎 戴笠作為蔣介石最信任的人,他有著“特工教父”之稱,曾長期從事間諜特工,執行各種暗殺任務。戴笠的一生沾滿別人的鮮血,一生中隻做一件事,那就...
“仙才”曹植所作的《洛神賦》,真的是懷念嫂子甄宓嗎? 歷史

“仙才”曹植所作的《洛神賦》,真的是懷念嫂子甄宓嗎?

在我國歷史上一眾流傳千古的辭賦名篇之中,由三國時代文學名傢曹植所寫的《洛神賦》可以說是華麗浪漫主義的經典佳作。在文學界中,《洛神賦》的至高地位堪比屈原的《九歌》以及宋玉的《神女》,它通篇文藻優美、詞彩...
日軍少佐被我軍俘虜,大膽提出要一把手槍,從此我國多一個新軍種 歷史

日軍少佐被我軍俘虜,大膽提出要一把手槍,從此我國多一個新軍種

1945 年秋,有一群佩帶著日本關東軍第二航空軍團第四練成大隊徽章的日本軍人,正垂頭喪氣地在遼東山區徘徊。這支 200 多人的日本飛行員,在日本天皇宣告投降後,最大的願望就是能順利回到日本。當時的情況...
蔣宋孔陳,四大傢族的後人,都去往何處?現狀如何? 歷史

蔣宋孔陳,四大傢族的後人,都去往何處?現狀如何?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一個甲子前,“蔣宋孔陳”四大傢族權傾朝野,風頭無兩,誰曾想一夕之間,蔣傢王朝落敗,宋、孔、陳三傢也隨之退出瞭歷史的舞臺,留給後人的隻...
上將長期擔任軍職,申請離休沒被批準,派一名軍長降級當副手 歷史

上將長期擔任軍職,申請離休沒被批準,派一名軍長降級當副手

董其武有一段傳奇的人生經歷。在新中國最初授銜的57位上將名單中,董其武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他是極為罕見的國民黨起義將領。新中國成立以後,董其武還是一再受到瞭中央的重用,長期擔任軍職,後來連申請退休都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