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賣江姐的叛徒“浦志高”,連自己妻子都出賣瞭,他最終結局如何

  • 在〈出賣江姐的叛徒“浦志高”,連自己妻子都出賣瞭,他最終結局如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7

戰爭時代,湧現出瞭無數英雄,當然還充斥著一些叛徒。

無論是國民黨反動派還是日本帝國主義,他們慣用的伎倆就是“嚴刑拷打”,有些久經革命考驗的戰士能夠從容應對,甚至不惜身死。

而一些人卻在關鍵時刻選擇充當叛徒的角色,甚至不惜出賣自己的同志。

歸根結底,無非三個字:沒信仰。

《紅巖》的原型,並非虛構

作為一部經典的紅色文學著作,《紅巖》的大名還是如雷貫耳,後來,它還被編劇改編後登上銀幕,最終成為一步優秀的電影。

劇照

作品內容主要講述瞭上世紀40年代後期,國民黨頑固派依舊囂張跋扈,妄想著能夠有辦法改變最終的結局,窮途末路之下,他們的手段也更加殘忍。

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優秀的共產黨員依舊堅守在一線,特別是一些未解放城市的地下黨成員,正是由於他們的不懈努力,人民終於看到瞭曙光。

小說中,有一個人特別引人註目,他叫浦志高。

《紅巖》中,他是一位重慶地下黨員,對外身份為“銀行會計”,說通俗一點,地下黨的活動經常需要大量的資金來掩蓋身份,而浦志高就會通過工作的掩護為地下黨籌備資金。

由於雙重身份,浦志高每天都需要跟不同的人物打交道,時間久瞭,就對於“小資”情調情有獨鐘。

物質生活的腐蝕,令他原本堅定革命的心有瞭動搖。

後來,浦志高不慎被反動派抓住,他擔心自己的生命會從此“走遠”,同樣也擔心擁有的一切會被國民黨剝奪掉,內心變得無比軟弱。

所以,敵人稍加威逼利誘,他就徹底喪失瞭政治底線,一步步滑向深淵。

其實,這個人物並不是作者憑空捏造出來的,而是有一定人物原型。

在歷史中,解放戰爭期間曾出現過幾大叛徒,他們分別是任達哉、劉國定、冉益智、蒲華輔等人,在“浦志高”這個形象的塑造過程中,作者在這些叛徒的基礎上進行瞭適當調整,最終創造瞭成品中浦志高的人物形象。

在小說中,浦志高是一個擅長在復雜環境中生活的人,在被捕叛變後,他親自帶著特務闖入許雲峰、江姐等地下黨領導人處,最終被“雙槍老太婆”這一人物給截住。

關於浦志高的結局,小說中並沒有明確交代,而在電影中,浦志高被“雙槍老太婆”當場擊斃。

隻能說,小說來源於現實,例如特務追捕許雲峰的故事,其實就是現實中由任達哉“帶路”追捕許建業的事情。

而且,“浦志高”原型中的五人,都是在黨內享有較高地位的五人,特別是冉益智,江姐最終成為烈士,跟此人密不可分。

1947年剛到下半年,黨為瞭加強萬縣地區的工作效率,因此決定成立川東地委。

10月的時候,由於重慶市委改組,組織從萬縣中抽出瞭冉益智,由他擔任組織部長,分管學運相關事宜。

1948年4月,重慶發生瞭《挺進報》事件,劉國定和冉益智等一大批中共地下黨員被捕。

在冉益智被捕後,一大批特務將他帶到瞭附近的空旅館內,用棉被蒙住瞭他的頭,狠狠抽打瞭一番,此時的冉益智已經扛不住瞭。

為瞭活命,冉益智隻好對特務們說:“我全部都說。”

冉益智

他當然知道當一個叛徒會被世人唾棄,所以此時的他還是在不斷勸著自己,企圖隻說一點蒙混過關。

可狡猾的特務既然能抓到冉益智,就代表他們手裡還是有點情報的,所以,在冉益智僅僅承認自己是一位“候補黨員”的時候,他被敵人抓到瞭特務機關去。

他聽說過反動派的殘暴,但面對著那些血淋淋的刑具,本就不堅定的內心直接崩潰瞭,還沒有上刑,他就主動交代瞭自己真實姓名不叫“張德明”,而正是對方要找的冉益智。

為瞭能保全自己,他供出瞭劉國定及許建業等人的真實黨內職務。

正是由於冉益智出賣瞭組織,接下來仿佛是打翻瞭一張“多米諾骨牌”,敵人根據他的招供又分別提審瞭許建業和劉國定。

許建業展現出瞭英雄氣概,面對敵人的嚴刑拷打,從始至終沒有透露半個字。

而另一邊的劉國定就“定不住”瞭,承認自己正是川東臨委委員和市委書記,還招供出瞭大量的名單。

到瞭6月,冉益智出賣瞭越來越多的人,其中就包括地委書記塗孝文和江竹筠等人,值得一提的是,這位江竹筠,就是眾人熟知的“江姐”原型。

江竹筠

隨即,特務們便開始瞭自己的“圍捕”行動。

6月12日,萬縣工委書記雷震被敵人逮捕,江姐和雷震算是鄰居,所以一天過後,江姐發現雷震始終沒有回傢的痕跡,就感覺到他已經遭遇瞭不測,所以便做好瞭轉移的準備。

當月14日,她給自己的同學寫下瞭一封信,裡面清楚記錄著江姐當時“想回川大”。

警惕的她在寫下瞭信後,等於變相給地委委員唐虛谷提個醒,讓他隨時註意,做好轉移的準備。

可是,由於有叛徒帶路,特務們很快便找到瞭江姐的蹤跡。

在法院街的石板路上,後面突然有人喊瞭一聲:“江姐!”

她回頭一看,此人正是冉益智。

由於兩人此前見過面,江姐一看是自己人,也因此放松瞭警惕,可重慶的情況十分危機,這個冉益智怎麼跑到這裡來瞭?

江姐也沒有細想下去,便問道:“你怎麼來這裡瞭?”

冉益智便回答道:“老王叫我來的。”

這個老王,正是川東臨委的書記。

其實,從這句話開始,便引起瞭江姐的懷疑,地下黨有非常瑣碎的規矩,其中的“重中之重” 的一點便是不能在大街上直接談論跟黨內有關的事項。

江姐沒有再說話,繼續朝著前方行走,就當一切沒有發生過。

不過,冉益智此時已經徹底叛變,從地下黨員變成瞭敵人,他死死抓住江姐的手,不讓她走,也並沒有給出理由。

就這樣,江姐落入瞭敵人的手中。

在敵人的“審訊室”中,特務們甚至用上瞭最殘忍的刑罰,江姐還是沒有松口,別說具體職務,連她是共產黨員這件事都不願去承認,敵人從她的嘴裡沒有收獲到半點有用的線索。

敵人為瞭斬草除根,在1949年11月14日,將江竹筠押到歌樂山電臺嵐埡刑場處決。

劇照

而冉益智就不一樣瞭,由於他給出的名單,特務們先後抓住瞭大量地下黨員,還被授予瞭特務中校軍銜,所幸,新中國成立後,冉益智並未能逃脫追捕。

1951年2月,冉益智被判處死刑,臨刑前,要求將其屍體棄之荒郊,與草木同腐。

可在背叛當時,嘗到點甜頭後,冉益智為瞭繼續“邀功請賞”,博取自己新主子的信任,又說出瞭川康特委負責人“老鄭”的真實姓名,他就是蒲華輔。

蒲華輔

蒲華輔一樣做瞭叛徒,更加令人不齒

同為“浦志高”的原型人物,蒲華輔的做法更加令人唾棄。

1949年1月的一天,他從傢中走出來,準備和線人接頭,討論“川康特委擴大會議”的有關事項。

可在兩人剛剛坐下之時,便感覺到瞭身邊有眼神正盯著他們。

為瞭盡快甩掉特務,蒲華輔慌不擇路,幹脆跑到瞭草市街另一位共產黨員的傢中,結果特務已經跟瞭上來,蒲華輔這個舉動還直接連累瞭共產黨員韓三思一同被捕。

劇照

在刑訊室中,特務們對蒲華輔等人進行瞭一場極為殘酷的刑訊,特別是韓三思,敵人將燒紅的木炭放在煤油桶當中,再將煤油桶背在韓三思的身上。

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韓三思依舊抗住瞭折磨,守口如瓶。

反觀蒲華輔,壓根沒有魄力。

當特務們剛將用在韓三思身上的“火背簍”給拿瞭過來,他便害怕地向特務們求饒,很快就說出瞭自己的黨內職務,並且出賣瞭一批組織上的同志。

要知道,蒲華輔當時的職務是中共地下組織省委級別的特委書記,他手上掌握的資料,足以將地下黨摧毀大半。

最令人不齒的是,他向特務們出賣瞭自己的妻子。

這種叛徒,其實國民黨在榨幹瞭他的價值後,他也註定成為一顆“棋子”。

在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通電,宣佈自己下野,並且重新將目光鎖定在瞭和談的方向。

而這也就導致瞭蒲華輔出賣的黨員中有一些與死神擦肩而過,八十多人的名單中隻有少部分被捕。

但不論如何,他的行為,給川康特委帶來瞭深重的危害。

還有很多堅貞不屈的革命幹部,最終犧牲在黎明前的血腥屠殺之中。

馬識途後來都說過:“蒲華輔的腐化問題,就是他貪圖享受和怕死而導致的。”

馬識途

他在工作期間,由於表面上的工作原因,所以他能夠和一位國民黨政府科長居住在同一個公館當中。

期間有其他同志覺得這樣做並不妥當,還提出瞭意見,讓他早點換個地方住。

可是,他工作瞭這麼多年,早已習慣瞭舒適萬分的公館,現在搬到其他地方去,恐怕也是住不習慣瞭,所以他始終沒有選擇更換居住地。

其實,在這一系列叛變中的血雨腥風之中,蒲華輔是完全有機會撤離的,不過舒適的公館已經讓他徹底忘乎所以,故而不願意就這麼白白搬走,這也最終導致瞭他的叛變。

從被捕的細節上來看,在當時的情況下,已經有大量地下黨員慘遭逮捕,這個時候蒲華輔作為特委書記,依舊要堅持召開所謂的“特委擴大會議”,如果這不是逞英雄的行為,就是他的頭腦中壓根就不清醒,分不清問題的主次。

而他的妻子郭德賢,最終幸免於難。

郭德賢

當時他們被關在重慶“中美合作所”的白公館監獄之中,回憶起當時的事情,老人總是會流下淚水。

她說:“當年革命者們在漆黑的牢房中,用紅色背面制作瞭一片紅旗,他們將繡花拆掉,還用黃色的紙制作瞭五角星,貼在瞭上面。”

在眾人的原計劃中,當重慶解放後,被關押在此處的地下黨同志們將用這面紅旗去迎接到來的黨。

不過,200多個同志還是倒在瞭血泊之中,這面紅旗,是用鮮血染紅的。

1949年11月27日,敵人已經宛若困獸之鬥,也沒有任何反抗的可能性。

他們喪心病狂,對牢房中被關押的革命者開始分批屠殺,這場血腥的屠殺一直從下午四點鐘到深夜。

白公館的牢房中,有小說《紅巖》的作者羅廣斌和郭德賢在內的19人,原本,這19人也是在劫難逃的。

羅廣斌

不過,由於事發突然,僅僅相聚五公裡的渣滓洞內還有兩百多名被關押的革命者,那裡的特務害怕重慶隨時都有可能被解放,所以緊急向白公館的特務們求援,讓他們過來參與屠殺。

於是,原本在白公館的最後一批19人,就被先行交給特務們看管。

此時,這十幾人已經明白,自己已經沒有什麼機會再幸存下去,就安安靜靜地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還好,在這個緊要的關頭,駐守在門口的警衛也知道,國民黨的頹勢已成定局,自己如果做一些善事,說不定還能將功補過。

看守們見到特務們已經走遠,便主動打開瞭牢門,包括郭德賢在內的十九人才最終逃離瞭這裡,而那面在獄中縫制的紅旗,也在他們的手中。

相比於很多被捕的同志來說,郭德賢算是十分幸運的,解放後一直在重慶市廣電局工作,一直到1985年退休,還會盡自己的努力去輔導不少中小學生的功課。

那段因丈夫出賣而被捕的歷史,一直是老人心中難以釋懷的過去。

而蒲華輔,也因為最後沒有配合特務的工作,倒在瞭特務的槍口之下。

他知道自己的妻子始終沒有交代,所以倍感羞愧,可能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讓他最終還是想要回頭,隻可惜,他犯下的錯誤,已經不可饒恕。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6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089.html
抗戰時國軍夥食真相,和電視劇差別很大 歷史

抗戰時國軍夥食真相,和電視劇差別很大

抗日戰爭對於當代的中國人而言,熟悉卻又陌生。熟悉,是因為許多人對於雙方的制服、戰鬥口號、著名將領等都能隨口道來;陌生,是因為有些歷史真相被掩埋在時間塵埃下,我們見到的,不過是浮現在電視劇或電影上,由當...
抗日名將孫立人夫人張晶英有多美?風華絕代,晚年還給丈夫納小妾 歷史

抗日名將孫立人夫人張晶英有多美?風華絕代,晚年還給丈夫納小妾

要多愛一個男人,才甘願給他納妾?張晶英,抗日名將孫立人的夫人,費盡心機為丈夫納妾,一生與妾姐妹相稱,和睦持傢,演繹瞭一段現代版的愛情絕唱。豆蔻年華,邂逅一生摯愛張晶英,1913年生於湖南長沙的一個富裕...
36年董健吾委托張學良將岸英岸青送往蘇聯,張:出國費用,我負責 歷史

36年董健吾委托張學良將岸英岸青送往蘇聯,張:出國費用,我負責

1930年10月24日,楊開慧在秘密返回板倉看望母親和孩子時,被湖南舊軍閥何鍵​手下的密探發現蹤跡,不幸被捕。被捕後,何鍵為讓楊開慧說出我黨機密,對其威逼利誘,嚴刑拷打。然而,任憑敵人如何喪心病狂地拷...
一百年前,一位書生在山上寫下一首詩,百年後,一代偉人在此誕生 歷史

一百年前,一位書生在山上寫下一首詩,百年後,一代偉人在此誕生

“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不識廬山真面目,隻緣身在此山中。”“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關於山的詩句一直以來層出不窮,似乎人們對於山有著別樣的情懷。仙人道谷,重巒疊嶂、山谷清幽。中國有很多...
慈禧打算除掉手握重兵的曾國藩,可曾國藩更狠,直接暗殺兩江總督 歷史

慈禧打算除掉手握重兵的曾國藩,可曾國藩更狠,直接暗殺兩江總督

說到清末第一重臣,應該非曾國藩莫屬。此人門生故吏遍佈晚清整個官場,清末幾個大人物如左宗棠、李鴻章、張之洞等,或是他的學生或是他的至交好友。可以說,整個晚清官場,曾國藩的勢力占瞭大半壁江山。此時清朝的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