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介石參加白崇禧葬禮被懟,當晚在日記上寫道:他能善終是幸運的

  • 在〈蔣介石參加白崇禧葬禮被懟,當晚在日記上寫道:他能善終是幸運的〉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1966年12月1日,國民黨陸軍一級上將、“桂系”二號人物白崇禧,在臺北寓所神秘去世。

一年前,白崇禧的老搭檔李宗仁回歸祖國,受到共產黨的歡迎。李宗仁當時就曾感慨地對周恩來說過:“政治上並無遠見,竟聽信蔣介石的話給騙到臺灣去瞭。我很為他的生命安全擔心。”沒想到竟然一語成讖!

蔣介石參加白崇禧葬禮被懟,當晚在日記上寫道:他能善終是幸運的。

“回臺必難免一死”的白崇禧

李宗仁不是唯一一個精準預言白崇禧悲劇命運的人。

1949 年 12 月 30 日,白崇禧在蔣介石的催促下,準備從海口飛往臺灣。白崇禧的至交何遂曾對白崇禧說過:“回臺必難免一死,應乘機起義,響應共軍。”

白崇禧沉默良久,喟然長嘆道:“我自追隨蔣公北伐以來,殆逾二十載,既處遇順境,亦處遇逆境,一生一世歷史第一,我必對歷史有所交代,生死利害,在所不計,君勿為此喋喋也。”

白崇禧

白崇禧的兒子白先勇,在《父親去世我沒有流淚》一文中說過:

“他其實很清楚自己去臺灣的境遇不會很好,也有很多機會去香港、去海外生活,但是最後他的選擇就是‘要向歷史交 代’到瞭臺灣,蔣介石對他不滿,那是蔣介石的事情,父親隻做瞭自己能決 定的事情” 。

白先勇

白崇禧自己也清楚,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他多次與蔣介石鬥爭,蔣介石必欲置之死地而後快。以前之所以沒有對他下手,是因為他白崇禧有牽制李宗仁的作用。隨著李宗仁歸去瞭新中國,他白崇禧便失去瞭價值。所以他也承認,”赴臺是一項輕率的決定“。

李宗仁

白崇禧,字健生,廣西桂林人,桂系二號人物,曾任國民黨政府國防部部長、華中“剿總”總司令等職,有“小諸葛”之稱。

1926年,桂系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七軍,由李宗仁任軍長,白崇禧任參謀長,參加瞭北伐。次年,白崇禧率部進入上海。

1927年3月,蔣介石準備“清黨”,白崇禧積極追隨。他在上海灘勾結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等人,於4月 12日凌晨沖進工人糾察隊駐地,制造瞭“四·一二”反革命政變。

1927年 4月,蔣介石在南京成立南京國民政府,武漢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大怒,通電要蔣介石“下野”,否則將討伐蔣介石。李宗仁、白崇禧順勢逼宮,蔣介石隻得決定下野。從這時起,蔣介石和李、白之間,就結下瞭不可調和的矛盾。

蔣介石復職後,於1929年初在南京召開編遣會議,首先拿李宗仁、白崇禧的第四集團軍開刀。桂系豈肯交出兵權?於是蔣、桂戰爭爆發。

戰爭的結果是,蔣介石取得瞭全面的勝利,白崇禧、黃紹竑敗逃越南,李宗仁通電下野。

一年後,閻錫山、馮玉祥聯合倒蔣,中原大戰爆發。桂系又積極響應,白崇禧率3萬餘桂軍進攻湖南。但兩個月後,7桂軍被蔣擊敗,白崇禧隻得退回廣西。此後,李宗仁、白崇禧在廣西推行“自治、自衛、自給”的“三自政策”,維持廣西的半獨立局面。

閻錫山

1934年10月,蔣介石為瞭圍堵長征路上的紅軍,又給白崇禧發去電報:“貴部如能盡全力在湘、桂邊境全力堵截,配合中央大軍殲滅赤匪於灌陽、全縣之間,則功在黨國。所需餉彈,中正不敢吝與。”

白崇禧一眼就看穿瞭蔣介石的毒計,無非是想利用桂系消滅紅軍,之後收拾桂系,坐收漁翁之利。白崇禧於是下令,對紅軍“不攔頭,不斬腰,隻擊尾”,讓紅軍通過廣西。

當時桂系軍中有人對此不解,白崇禧解釋說:“老蔣恨我們比恨朱、毛更甚,不如留著朱、毛,我們還有發展的機會。”

紅軍渡過湘江後,蔣介石怒氣沖沖地給白崇禧發瞭一封措辭嚴厲的電報,斥責他放走共匪。白崇禧 給蔣介石回瞭一封頗不客氣的電報:“鈞座手握百萬之眾,不趁其疲憊未及喘息之際,一舉而圍殲於寧遠、道縣之間,反遲遲不前,抑又何意? 得毋以桂為壑耶?”

蔣介石雖然惱怒,但對白崇禧毫無辦法。

三十年代的廣西,處於一種半獨立狀態,蔣介石一直想消滅桂系勢力,這一點白崇禧是心知肚明的。隻是當時全國人民都要求蔣介石積極抗日,蔣介石不得不與桂系達成協議:維持廣西現狀不變,如抗戰戰端一起,廣西立即出兵。

抗日戰爭中,蔣介石與桂系暫時拋棄前怨,合作共同抗敵,白崇禧也出任軍事委員會副總參謀長,參與指揮瞭不少重大戰役。特別是白崇禧提出的“積小勝為大勝,以空間換時間”的戰略方針,為抗戰最後的勝利起到瞭重要作用。

但是抗日戰爭勝利後,桂系和蔣介石的矛盾又變得尖銳起來。白崇禧與李宗仁的如意算盤是:讓蔣介石和共產黨拼個魚死網破,而桂系則坐山觀虎鬥,隨時準備另起爐灶。

淮海戰役中,白崇禧為瞭保存實力,對蔣介石調桂系的張淦兵團參戰不理不睬,拒絕救援黃維兵團,氣得蔣大罵“娘希匹”。

夢想與共產黨“劃江而治”

1948年底,國民黨敗局已定。手握重兵的白崇禧兩次給蔣介石發去電報,要求其“對個人進退問題做一明快決定”,迫使蔣介石辭職下野,由李宗仁任代總統。

李宗仁上臺後,桂系提出與共產黨“劃江而治”的要求。毛澤東回復:“我們不要過江,這是辦不到的。無論戰與和,人民解放軍都要過江。”但是毛澤東同時表示:“將來和談成功,建立國防軍時,我們可請他(白崇禧)繼續帶兵,請他指揮 30萬軍隊。”

白崇禧見共產黨不肯“劃江而治”,於是決心和共產黨對抗到底。1949年4月,隨著李宗仁拒絕在《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上簽字,毛主席和朱總司令一聲令下,百萬解放大軍強渡長江, 以摧枯拉朽之勢掃蕩國民黨殘餘軍事力量。

桂軍幾十萬大兵敗如山倒 ,喪失殆盡,李宗仁、白崇禧“劃江而治”的夢想也被擊得粉碎。

無法“劃江而治”,白崇禧又做起瞭“西南夢”。他認為長江防線雖破,華南、 西南尚還完整,他的部隊能守住西南半壁。但李宗仁卻對戰局失去瞭信心,沒有選白崇禧當國防 部長,白崇大 為不滿,罵李宗仁“抓不起, 放不下”是“糊不起的爛泥巴”。

李、白兩人數十年合作的關系,出現瞭裂痕。

白崇禧曾對手下親信人士說:“現在雖然困難,但我們還有西南數省,胡宗南、宋希濂的主力仍然完整,如果我們再度合作,仍大有可為!”

蔣介石為瞭拉攏白崇禧,也向白崇禧伸來橄欖枝,答應讓白崇禧當行政院長兼國防部長,還說要把胡、宋的軍隊交白指揮。這個誘餌,一下子就釣住瞭白崇禧的心。

李宗仁卻看透瞭蔣介石的用心,寧可身老異國他鄉,也拒絕與蔣介石合作。白崇禧卻孤註一擲,想依靠手上殘存的一點軍隊,以廣西為依托,與解放軍決一雌雄。

廣西戰役,我軍全殲白崇禧集團, 白崇禧倉皇飛往海南島,“小諸葛”這一次輸得精光。老蔣派出“陸軍副總司令”羅奇攜帶數萬兩黃金,以出任“行政院長”之職為條件,到海南島勸說白崇禧去臺灣。在老蔣的“懇切邀請”下,白崇禧於1949 年 12 月 30 日去瞭臺灣。

沒想到到臺灣後,蔣介石根本沒有兌現承諾,而是對“小諸葛”不聞不問。雖然顧及影響,老蔣沒有治白崇禧的罪,但把他擱置起來,不再重用,隻給他一些“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和“國大代表”這樣的空銜。

“什麼地方都可以去,就是不能去臺灣”

此時的白崇禧,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他多次回想起1949年6月, 李宗仁在廣州對他的忠告:“健生, 如果大陸實在待不下瞭,什麼地方都可以去,但就是不能去臺灣。 切記! 切記! ”

李宗仁是個聰明人,他力勸白崇禧不要去臺灣的原因,是自蔣介石1927年上臺以來,李、白兩人與蔣介石發生多次沖突,積怨頗深。二人曾3次對蔣氏“逼宮”,迫蔣下野,按照蔣介石睚眥必報的性格,豈肯放過李、白二人?

1949年11月20日,李宗仁乘專機“天雄號”從南寧飛往香港。 剛到香港,蔣的說客就尾隨而至,向李攤牌:要麼“迅速中樞、力疾視事”,要麼“自請總裁復行‘總統’職務”。 李宗仁沒有搭理說客,轉身偕夫人及兒子去瞭美國。

1950年3月1日,蔣介石在臺北復總統職的同日,李宗仁在紐約公開指責蔣氏“違憲”後,被臺灣“第一屆國民大會”罷免“副總統”職務,自此在美國過起瞭“寓公”生活。

1965年,李宗仁受中共“愛國不分先後”政策的感召,沖破重重阻礙,偕夫人郭德潔毅然從美國回到祖國,轟動瞭世界。李宗仁回國後, 受到毛澤東的親切接見,三年後在北京逝世。 臨終前,他還呼籲在臺灣和海外的國民黨人及愛國知識分子能夠走上同他一樣的道路。

郭德潔

白崇禧卻沒有李宗仁那麼明智。白敗退海南時,蔣介石派說客向白崇禧信誓旦旦地表示“我在軍事上離不開健生老弟 ”,白崇禧便信以為真。其實蔣之所以要白崇禧赴臺,是因為蔣介石要利用白崇禧牽制李宗仁,同時怕白崇禧去瞭共產黨那邊。

白崇禧軍事上很有一套,但在政治上卻遠遠不如李宗仁般老練。他明知蔣之為人,仍然自投羅網,就在於他短淺的政治目光,以及他的頭腦中還存在“反共復國”的天真夢想。

周恩來曾對李宗仁說過:“白崇禧一生很自負,號稱‘小諸葛’,其實他政治上沒有遠見,他竟聽信蔣介石的話,被騙到臺灣去瞭。 ”

對在美國的李宗仁,蔣介石鞭長莫及;可在臺灣的白崇禧就沒有這麼好的命瞭。蔣介石將白崇禧列為頭號政治敏感人物,並給其取瞭個“老妹子”的代號,讓保密局特務日夜在白崇禧公館附近,對白崇禧的一舉一動嚴密監視。

白崇禧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有一次,白崇禧的乘車出門,特務們連忙乘坐一輛吉普車跟蹤。沒想到沒走多遠,特務們的吉普車就拋瞭錨。

白崇禧倒是頗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讓司機停車去告訴特務們不要急,慢慢修,我白崇禧就在前面等他們。特務們一個個面面相覷相當尷尬。

蔣介石不是沒想過對白崇禧動手,比如他就指使人對白崇禧提出彈劾,說白崇禧當年在大陸不遵從統帥命令去救援徐州,還吞沒瞭7萬多兩黃金的軍費。隻是由於陳誠等人的開脫,加上蔣介石也不想公開清算他,落人口實,這才撿回一條命。

陳誠

頭上始終懸著一把劍,這成瞭白崇禧晚年揮之不去的夢魘。他時刻擔心蔣介石清算舊賬,拿他開刀。而這一天,他卻始終沒有逃過去。

李宗仁回國,對白崇禧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因為從此刻起,他牽制李宗仁的價值消失瞭,蔣介石不再需要白崇禧瞭。白崇禧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曾對身邊人說:“德鄰投共,我今後在臺灣,更沒有臉見人瞭。”

果然不久後,白崇禧在打獵途中路過一座橋時,車子突然墜入深谷。要不是千鈞一發之際,白崇禧的副官用力將白崇禧推出車外,白崇禧這次便要一命嗚呼瞭。

“我們白傢沒有困難”

經歷這次險情後,白崇禧更加深居簡出,但內心更加苦悶。當時他的夫人已經去世,為解除煩悶,他與身邊的一位張姓護士熱戀起來。

1966 年 12 月 1 日晚,張小姐在白公館留宿。第二天早晨,白崇禧便死在床上,那位護士則不知所蹤。這位叱吒風雲數十年的“小諸葛”,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走完瞭自己的一生。

白崇禧死後,蔣介石為掩人耳目,倒是給瞭他很好規格的葬禮。

1966年12月9日,國民黨為白崇禧在臺北市殯儀館舉行瞭高規格的追悼會,蔣介石第一個到達靈堂,送上瞭一塊寫著“軫念勛猷”的匾額。在蔣之後,有近千名臺灣高級官員參加瞭白崇禧的葬禮,可算得上是備極哀榮。

出現在白崇禧追悼會上的蔣介石看上去面色凝重,向白崇禧致哀後,他緩步走到白傢子女面前,對他們說:“有什麼困難,可以來官邸找我。”

白先敬是白崇禧的幼子,個性十分耿直,他對父親這些年來受到的冷遇早就心懷不滿,如今父親的死因也成為臺灣人街頭巷尾議論的話題,讓白傢人渾身是嘴也說不清楚。看到老蔣這般假惺惺,於是沒好氣地回瞭一句:“我們白傢沒有困難”。

蔣介石顯然沒有想到對方會這麼回答自己,一時被擠兌得不知說什麼好,隻得拍瞭拍白先敬的後背,轉身離去。

蔣介石本來就對白崇禧不待見,這次白先敬又當眾讓他難堪,自然心中對白崇禧的憤怒又深瞭一層。

在當晚的日記裡,蔣介石大罵白崇禧是“黨國敗壞的大罪人”,甚至對自己沒有對白崇禧下手有些懊悔,寫下瞭“他能在臺灣善終,算是幸運的!”這樣的話。由此可見,白崇禧當年說的“老蔣恨我們比朱毛更甚”,並不是空穴來風。

白先敬是白崇禧最小的兒子,他敢做敢當的性格是白崇禧親自調教出來的。白先敬小時候在外面和別人打架,回來後白崇禧第一句話便是問他:“是你欺負別人還是被人欺負?”

如果是欺負人,白崇禧就會揍兒子一頓,要兒子給人傢道歉;如果是被人欺負,白崇禧一樣會揍白先敬,而且打得還更重一點。

白崇禧不想兒子成為惡霸,但也不想兒子被欺負不懂反抗。或許這是白崇禧內心深處,對自己在臺灣無法反抗老蔣對自己的所作所為的一種反抗吧!

白崇禧死後,當時臺灣有傳言說他的屍體發綠,是被下毒而死。但白崇禧的兒子白先勇曾多次出面澄清,說父親死時比較安詳,並不是被人謀害而死。

白先勇說自己的父親是一個豁達幽默的人,雖然到瞭臺灣處境不好,但還是會在孩子們面前說:"哎呀,現在處境挺好的,'皇恩浩蕩'嘛。"這樣,白傢的孩子也會因為父親的這個態度,不覺得失落。

在《父親去世我沒有流淚》一文中,白先勇說:“對於自己在臺灣的境遇,我想他心裡是有抱怨的,但是他不講。至少,外表他的尊嚴要保持住,不屑於流露這種抱怨的情緒。他覺得自己的功勞誰也拿不走,他自己心裡有數。”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7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256.html
再看《天龍八部》:愛情要受傷才珍惜,還是備胎最長久 歷史

再看《天龍八部》:愛情要受傷才珍惜,還是備胎最長久

青春歲月讀《天龍八部》時,看得如瓊瑤阿姨所向往的愛恨情仇。蕭峰愛阿朱措手而殺,終生遺憾,段譽愛王語嫣求而不得,改版後卻又終生怨恨,虛竹不想得卻一切順而就得。哪怕是那個讓人摸不透猜不著的情字,陷瞭蕭峰,...
領導人春節往事:李嵐清、李瑞環、朱鎔基 歷史

領導人春節往事:李嵐清、李瑞環、朱鎔基

春節是中國人一年中最重視的節日,這天往往是舊一年的總結,也是新一年的開始。在這樣的日子裡,普通百姓人傢都在合傢團圓,歡度難得的團聚日子。忙碌一年的人們都趕回傢中,圍在飯桌前吃著年夜飯,看著春晚。這其樂...
中國大使參加摩洛哥國王宴會,士兵闖入開槍掃射,眾人倒在血泊中 歷史

中國大使參加摩洛哥國王宴會,士兵闖入開槍掃射,眾人倒在血泊中

在君主立憲制國傢中,很少有國王像摩洛哥國王哈桑二世一樣遭到過如此多次的暗算殺。因為在這些國傢中,國王雖然是名義上的國傢最高領導人,但他們的權力和義務或多或少受到憲法規定的限制,君主僅僅是國傢的代表,大...
解放戰爭:國軍為什麼會有“整編師”這種單位?跟普通師有何區別 歷史

解放戰爭:國軍為什麼會有“整編師”這種單位?跟普通師有何區別

“整編師”是國民黨軍獨有,由於各種原因其存在的時間並不長,嚴謹地說是不完全的。這種編制在抗戰結束後出現,那麼“整編師”究竟是一種什麼概念呢,他又和普通師存在哪些區別?整編師是重慶談判的產物,在抗戰結束...
8名同胞在伊拉克被綁架,我外交官四闖死亡之路,上演生死營救 歷史

8名同胞在伊拉克被綁架,我外交官四闖死亡之路,上演生死營救

2014年1月18日,卡塔爾半島電視臺收到瞭匿名寄來的一個包裹。打開一看,裡面是一盤錄像帶。當電視臺的負責人將這盤錄像帶放入機器時,出現瞭一個讓他震驚不已的畫面:錄像帶中,8名手執中國護照的中國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