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蔣介石在臺灣的最後歲月與真假遺書問題

  • 在〈解密:蔣介石在臺灣的最後歲月與真假遺書問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3

馬克思歷史唯物主義的基本觀點認為,“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這句話的真理性毋庸置疑,但在現實中人民群眾是一個整體性、集合性的概念。浩蕩歷史的畫卷,實際是由一個個鮮活的人物構成的。

這其中,既有傑出帝王、國父中山、偉人主席等歷史進程的引領者、推動者、構建者;亦有奸佞宵小、竊國大盜、人民公敵等社會進步的忤逆者、破壞者、阻礙者。

被歷史拋棄,遭人民唾罵的國民黨反動集團,就是近代史上“當之無愧”的人民公敵。其罪惡匪首蔣介石,更是惡名昭著的獨夫民賊。其敗退臺灣之後,依然在臺灣繼續著專制獨裁的腐朽統治,殘酷壓迫臺灣人民。

而且,失敗瞭的蔣介石並未“痛定思痛”,而是整天頑固、幼稚地做著,“反攻大陸”的春秋迷夢。直至晚年,他都沒有反思自己對國傢和人民的深重罪孽,而是繼續不擇手段地維系蔣傢王朝的統治地位。

其在1975去世之後,有一份“或真或假”的遺書,更是撲朔迷離,至今難辨真偽。身在臺灣的蔣介石,晚年究竟如何?其神秘的遺書,又是何物?我們共同探析之。

一、“老而無德”——蔣介石在臺灣的最後歲月回顧

蔣介石,一個江浙鹽商出身的“平民”,依靠著投機取巧、口蜜腹劍、心狠手辣,加上亂世的推波助瀾,最終在風雲激蕩的民國歷史中,占據瞭“C位”,堪稱“一代梟雄”。

縱觀其在大陸的統治史,橫征暴斂、敲剝人民、諂媚列強、賣國求榮、爭權奪利、好大喜功,是其一成不變的統治風格。到瞭遲暮之年,即將油盡燈枯的蔣介石,依然沒有半分悔過之心。所謂“老而無德”,概莫如此。

國民黨在大陸的敗亡,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組織渙散,一眾軍閥割地稱雄,老蔣政令不通,到臺灣之後這個問題猶存。所以,晚年蔣介石的一個最核心任務,就是排斥異己,扶持蔣經國,為“蔣傢王朝”的延續做最後的努力。

1950年,恬不知恥的蔣介石在臺灣省,自編自導地給自己封瞭個“大官”——“中華民國總統”。當時老蔣身體尚可,再加上黨國大佬尚在,根基尚淺的蔣經國暫時難以服眾。而且,過早讓蔣經國暴露出來,也容易引發朝野不滿和抵制。

所以,蔣介石給自己的“蔣太子”,留瞭一個“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的位置。這個頭銜看上去品級不算太高,但其實際地位卻是國民黨的“三軍統帥”。

當年在大陸橫著走的閻錫山、顧祝同、何應欽、白崇禧等元老忠臣,紛紛遭到明升暗降,甚至直接罷黜,臺灣重新成為瞭蔣傢的天下。

到瞭1963年,蔣介石出乎意料的將一位“政壇新秀”嚴傢淦任命為臺灣當局“行政院長”。其實,這也是蔣介石為瞭讓蔣經國順利接班而走的一步“好棋”。盤踞臺灣之後,陳誠和俞鴻鈞都先後擔任過“行政院長”職務。

這二人雖然也是蔣介石的嫡系心腹,但二人在國民黨中都頗有威望——萬一哪天老蔣突然伸腿瞪眼,他們直接除掉蔣經國,自己“僭居大位”又當如何?要知道,在絕對的權力面前,人與人之間的信任和忠誠,都是極其脆弱的。

所以說,老奸巨猾的蔣介石處心積慮扶持輩分不高、資歷尚淺的嚴傢淦作為自己的副手,本意就是為瞭給蔣經國創造一個穩妥的接班環境。“人貴自知”的嚴傢淦,對此自然也是心領神會,知道自己隻是蔣傢父子玩弄權術的“提線木偶”。

所以,他莆一上臺,就立馬熱情提名蔣經國為“國防部副部長”,小蔣也從此正式步入“高幹”行列。當時,“國防部”的名義部長是蔣經國的親傢俞大維。至此,“聰明懂事”的俞大維做起瞭“撒手掌櫃”,樂得清閑,一切大事小情都由蔣太子拍板定奪。

俞大維

在“父皇”老蔣的羽翼庇護之下,蔣經國以“國防部”為原點,逐漸染指臺灣政壇各個實權部門,最終“順理成章”地坐上瞭臺灣“行政院院長”的寶座。

而且,經過老蔣數十年的苦心栽培、耳提面命,加上自己的摸爬滾打,蔣經國羽翼日漸豐滿,政治手腕也日益老道成熟,具備瞭“登基繼位”的基本條件。

作為一個“政治傢”,蔣介石是失敗透頂的。但蔣介石卻不失為一個“護犢子”的慈父——為瞭能讓蔣經國順利接班,“殫精竭慮”的蔣介石,逐漸耗盡瞭自己的精力。

1969年7月,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更是給蔣介石的身體雪上加霜,他甚至開始出現心跳突然停止的情況。1970年5月30日,蔣介石曾一度深入深度昏迷狀態,生命垂危。

蔣介石真正開始和死神“握手”,是在一九七二年夏天。當時,蔣介石興致勃勃地住進瞭剛剛落成的陽明山“中興賓館”,準備在此“頤養天年”。

有一次,蔣介石在走廊散步時,突然直喘大氣,體力不支,立時無法行走。最後還是被侍從們,用椅子抬回瞭住所,許久未恢復。從那次之後,老蔣的心臟功能每況愈下,隨時有喪命風險。

為瞭為老蔣續命,在蔣經國及宋美的授意之下,榮民總醫院醫師盧光舜跑到瞭美國,去請華裔心臟科權威餘南庚,到臺灣為蔣介石看病。餘南庚之所以慨允赴臺,主持醫治垂危之蔣介石,據說與其曾在“中央訓練團”受訓,感念蔣介石有關。

但這位“醫學大咖”的到來,並未給蔣介石帶來生機。1972年7月22日,蔣介石在中興賓館突然暈厥昏迷。此處還有一個有意思的插曲軼事:在此一個月前,老蔣的保健醫生團隊曾在體檢中,發現瞭蔣介石心臟擴大現象較前更加明顯,如果不註意調養,可能危及生命。

所以,醫生建議蔣介石暫停工作,休息半年。但聽聞消息的宋美齡立刻“如臨大敵”——那麼多人虎視眈眈頂著“總統”寶座,蔣介石如果休息瞭,豈不要大權旁落?

於是乎,宋美齡即刻面斥保健醫生“危言聳聽”。此後,再也沒有人敢開口讓蔣介石休息,最終鑄成瞭此次昏迷。在老蔣一傢人眼裡,權勢地位的重要性,遠遠高於身體健康。

就這樣,在“天災人禍”的加持下,茍延殘喘的蔣介石終於在1975年,走完瞭罪惡的一生。但“蔣傢王朝”並未因此壽終正寢。繼任的“總統”嚴傢淦,在自己剩下的3年任期裡,繼續“佛系執政”,一切由蔣太子當傢做主,直至正式接班。

嚴傢淦

二、“撲朔迷離”——蔣介石身後之“真假遺書”揭秘

為一個傳統“讀書人”,蔣介石也有閑來無事,寫字題詞,警醒後人的傳統。垂暮之年,自知時日不多的蔣介石,同樣是給自己的蔣太子,交代瞭一系列後事。在老蔣死後,突然出現瞭一份冠冕堂皇的“總統遺書”,至今真假難辨。

早在1972年“中興賓館”昏迷蘇醒之後,右手肌肉已經嚴重萎縮的蔣介石,就曾掙紮著給蔣太子下瞭一副字:“以國傢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這幅看似冠冕堂皇,實則虛假至極的題字,被蔣經國視若珍寶。

老蔣一命嗚呼之後,蔣經國曾就這幅字的含義解釋道:

“先君在病中曾手書‘以國傢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十六字,付經國保存,此為經國敬謹奉藏先君遺墨最後之一件。

先君崩逝,舉世同悲,經國五中哀慟,實所難堪!

自先君之逝,每日摩挲恭讀,瞭知先君革命一生,實以此為日不去心徹始徹終之志事,謹敢以此先君手墨十六字,敬佈於世,誠不知哀涕之何從也”。

這幅政治意味極其濃厚的題字,也可以被視為蔣介石給蔣經國的第一份“遺書”。

那麼,蔣介石到臨進棺材之前,到底說瞭什麼?根據當時的醫務人員回憶,直到奄奄一息之時刻,虛偽狡詐的蔣介石,還在用極其微弱的聲音惺惺作態地幻想道:“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反攻大陸…救中國…反攻大陸…救中國”。

所謂“不撞南墻不回頭,不到黃河心不死”,但冥頑不化的蔣介石,在撞爛瞭南墻,沉到瞭河底之後,依然不思悔改,這究竟是“矢志不渝”還是“賊心不死”?

根據醫生的回憶,蔣介石是在九七五年四月五日當晚,於睡夢中停止瞭呼吸。在其最後幾個小時裡,極其虛弱的老蔣未曾發一言,書一字。其文書侍從秦孝儀是在四月六日凌晨二時許,也就是蔣介石歸天三小時之後,才奉命感到老蔣住所的。

秦孝儀

當時,在宋美齡的直接幹預之下,秦孝儀連夜以蔣介石的口吻,炮制瞭一份遺囑,這就是臺灣當局所謂的“政治遺囑”,這不是真正的遺囑,更不是蔣介石留給親人的“傢事遺囑”。

據傳聞,這份“總統遺書”寫完之後,宋美齡親自審閱並強調:“先生(蔣介石)是信基督教的”。於是乎,這份遺囑的開頭搖身一變為:“自餘束發以來,即追隨總理革命,無時不以耶穌基督與總理信徒自居……”。

這份老蔣蹬腿之後,才“補作業”搞出的“遺囑”,備受爭議。首先,這份遺囑明明寫於四月六日清晨,但其末尾時間卻是“中華民國六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秦孝儀承命受記”。

尤其那句“秦孝儀承命受記”,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坐實瞭偽造的嫌疑——秦孝儀到蔣介石住所時,已經是老蔣殯天之後三小時瞭,所謂“承命受記”,老蔣詐屍瞭麼?

其次,蔣傢人解釋道,這份遺書的模式,是參考汪精衛替孫中山寫遺囑的方式。但這更不是說不通:汪精衛寫的遺書,完全是孫中山口述而成,汪精衛當時還是孫中山的意向接班人,而且汪精衛也並沒有把“筆記者汪精衛”六字寫在遺囑正文內。

這份亦真亦假的“政治遺囑”風波,最終也是草草結案。蔣經國曾在一九七五年十月三十一日下令編纂瞭一部老蔣紀念文集。在這部文集中,“秦孝儀承命受記”等表述,統統不見瞭,但是“耶穌基督”四字仍然存留其中,遺囑日期依舊是寫“中華民國六十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至於蔣介石給傢人的“傢庭遺囑”,在老將晚年,生活點滴之中,應該早已經做瞭完整交代,並未留下文字。

一言概之,真正意義的出自老蔣之口的“真實遺書”,大概隻有其在病榻上的那一句“以國傢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其人已逝,功名利祿,榮辱得失,如今俱往矣!所謂的“遺囑”真假,其實也就沒那麼重要瞭。

三、“人民名義”——蔣介石的累累惡行,不容洗白美化

數千年農耕文明“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塑造瞭國人根深蒂固的“權力本位”理念,以及由此引發的“強人崇拜”——“權力即正義,隻要生殺予奪的權柄在握,就是值得推崇的對象”。

然而強人也是分善惡的:袁世凱一般的“竊國大盜”,蔣介石之流的“獨夫民賊”也值得“崇拜”?不知是何原因,近年來網絡上興起瞭一股為蔣介石“歌功頌德”的邪風,一些別有用心者編織瞭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著實迷惑瞭一大批“粉絲”。

為此,以人民的名義,而不是“帝王將相”的思維,還原歷史、廓清真相、正本清源,十分必要。

解放軍少將徐焰將軍曾痛斥道:“近年來,一些利欲熏心者,大量引述當年國民黨政權和後來臺灣當局誇大吹噓的虛假資料,拼錯羅織瞭一批記實、實錄等地攤書,洗白國民黨政權,產生瞭及其惡劣的影響”。

徐焰

以網絡上廣為流傳的“西沙海戰,蔣介石幫助解放軍”的傳聞為例,這個故事就編的神乎其神,迷惑性極大。1974年的“西沙海戰”,是我國維護南海主權的一次重要軍事行動,但由於歷史的原因極少公開報道。

一些小說影視作品便腦洞大開地杜撰除瞭蔣介石為解放軍艦隊“放行”、“護航”、“供應”和“打開航標燈”等光怪陸離的情節,以訛以訛,被一些人信以為真並引用。實際上,當時侵略我西沙主權的南越政權和蔣介石集團一直都是沆瀣一氣。

直到南越政權即將崩潰的最後時刻,臺灣當局的軍事顧問才被迫離開。西貢政權末代“總統”阮文紹,被美國人嫌棄之後,也是選擇到臺北茍延殘喘。蔣介石能為瞭西沙主權,“協助”我人民軍隊?實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至於蔣介石在臺灣海峽為我軍“護航”等謊言(有些影視作品,還給蔣介石加瞭一句霸氣側漏的“臺詞”:“中共不出兵,我就要出兵”),更是毫無事實依據的瞎編亂造。

檔案材料裡的真實歷史是:當年在西沙地區與南越政權發生沖突後,我軍因南海軍力不足,而從東海艦隊抽調瞭幾艘艦南下增援,經過臺灣海峽時,確實未遭到阻攔,但這絕非是臺灣當局故意“放行”。

而是因為在1965年的“八六”海戰和崇武以東海戰中,我軍曾迎頭痛擊臺灣當局海軍。被打怕瞭的臺灣當局再也不敢挑釁我軍,而我軍出於民族大義,也不主動攻打對方。大陸的艦船在臺灣海峽的活動不受攔截,已成雙方默契。

至於臺灣方面“打開航標燈護航”,更是無知之人的主觀臆想:有地理常識的人都知道,臺灣海峽最窄處也有130多公裡,在如此寬闊的航道打開岸邊“航標燈”,有何作用?

隨著兩岸關系的改善,客觀公正地評價國民黨包括蔣介石在內的歷史人物,本來無可厚非。

但公然違背客觀歷史事實,以博人眼球的目的,主觀臆想或斷章取義,去吹噓當年國民黨的一些頭面人物,則是徹徹底底地顛倒黑白:國民黨的喪權辱國,被吹噓為“抗戰主力”;蔣介石在臺灣的獨裁暴虐,被美化為“威權民主”。

正如徐焰將軍所言:“這些故事的言外之意,不就是想顯示中國革命打倒的都是些好人麼”。這股歪風邪氣,危害甚巨,必須時刻警惕之!

四、結束語

無論從哪方面看,蔣介石“人民公敵”的帽子,戴得絕對不冤枉。坦率地講,在打擊“臺獨”勢力,維護“一個中國”原則方面,蔣介石的確不失民族大義,這點當然值得肯定。但在“一個中國”問題上,對蔣介石的評價,著實不應該過高。

首先,蔣某人堅持“一個中國”的根本出發點絕不是國傢人民,而是自己的“帝王夢”——他始終夢想著有一天,自己能夠回到大陸“重登大寶”;其次,真正意義上的“一個中國”,隻能是“海峽兩岸同屬於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而絕不能是其它“中國”。

所謂“自作孽,不可活”,蔣介石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荼毒人民,倒行逆施,已經將中山先生等辛亥革命先驅開創的中華民國,搞的聲名狼藉:

一個組織渙散,腐朽無能,對內不能保境安民,對外喪失獨立自主的政府,談何“一統江山”?蔣介石到臺灣後,頑固地堅持“三民主義統一中華民國”幻想,實際是歷史的倒退,甚至是另一種形式的“兩個中國”。

再次,上世紀90年代之後,李登輝、陳水扁等極端反動分子,開始在所謂“中華民國”的“旗幟”之下,大搞分裂祖國的惡行,逐漸虛化甚至掏空“一個中國”的實質內涵。而這一切,其實都是國民黨和蔣介石當年種下的惡果。

歷史是最公正的裁決者,經過時光的洗禮,大浪淘沙,去偽存真,歷史總能給予一個人最適當公正的評價。蔣介石抗擊日本,打擊“臺獨”的“功績”不會被埋沒;其戕害人民,禍亂國傢的累累惡行,也絕不容許被“洗白”。

而晚年的蔣介石,其人、其事、其傢長裡短、其政治紛爭,還有那神秘的“真假遺書”。斯人已去,千秋是非功過,留與後人評說。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8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416.html
巨富張靜江之女:拒宋子文示愛,為愛下嫁小導演,結婚19年遭背叛 歷史

巨富張靜江之女:拒宋子文示愛,為愛下嫁小導演,結婚19年遭背叛

世間的女人一旦結婚之後,最擔心、最不願面對的恐怕就是愛人的變心背叛以及婚姻的分崩離析。無論是普通平庸女子也好、出眾不凡的女子也罷,若當真不得不面對婚姻的變故時,往往要麼將一切錯誤歸咎於男人、要麼用失敗...
長津湖:志願軍第9兵團已將美陸戰1師分割包圍,為何未能將其全殲 歷史

長津湖:志願軍第9兵團已將美陸戰1師分割包圍,為何未能將其全殲

今年國慶前上映的一部名叫《長津湖》的主旋律電影,讓發生在抗美援朝戰場上的“長津湖戰役”為國人所熟知。《長津湖》未上映前,在多數國人的心中,抗美援朝中最慘烈的戰役當屬“上甘嶺戰役”,可在電影上映之後,人...
飛機失事?被謀害?顛覆坊間傳聞,杜月笙之子詳釋戴笠死亡之謎 歷史

飛機失事?被謀害?顛覆坊間傳聞,杜月笙之子詳釋戴笠死亡之謎

飛機失事還是被謀害——顛覆坊間傳聞,杜月笙之子詳釋戴笠死亡之謎 戴笠作為蔣介石最信任的人,他有著“特工教父”之稱,曾長期從事間諜特工,執行各種暗殺任務。戴笠的一生沾滿別人的鮮血,一生中隻做一件事,那就...
“仙才”曹植所作的《洛神賦》,真的是懷念嫂子甄宓嗎? 歷史

“仙才”曹植所作的《洛神賦》,真的是懷念嫂子甄宓嗎?

在我國歷史上一眾流傳千古的辭賦名篇之中,由三國時代文學名傢曹植所寫的《洛神賦》可以說是華麗浪漫主義的經典佳作。在文學界中,《洛神賦》的至高地位堪比屈原的《九歌》以及宋玉的《神女》,它通篇文藻優美、詞彩...
日軍少佐被我軍俘虜,大膽提出要一把手槍,從此我國多一個新軍種 歷史

日軍少佐被我軍俘虜,大膽提出要一把手槍,從此我國多一個新軍種

1945 年秋,有一群佩帶著日本關東軍第二航空軍團第四練成大隊徽章的日本軍人,正垂頭喪氣地在遼東山區徘徊。這支 200 多人的日本飛行員,在日本天皇宣告投降後,最大的願望就是能順利回到日本。當時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