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燦榮談臺海:應做好應對最壞事態的全方位準備

  • 在〈金燦榮談臺海:應做好應對最壞事態的全方位準備〉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9

數千年的種族繁衍,文明繁盛歷史,凝聚和鍛造出瞭偉大的中華民族精神:“團結統一,愛好和平,勤勞勇敢,自強不息”。其核心理念,就是堅定的愛國主義。換言之,同胞精誠團結、國傢繁榮富強、中華共襄盛世,乃我炎黃子孫盼之念之的理想追求。

近代以來,為瞭祖宗江山一統、傢國天下大義、黎民蒼生安寧,無數仁人志士拋頭顱灑熱血,矢志不渝。所謂艱難困苦,玉汝於成。山河破碎、大廈將傾之際,我黨以雷霆萬鈞之力,打碎舊世界,帶領人民改天換日,重塑朗朗乾坤。

但令人扼腕嘆息的是,由於種種歷史原因,兩岸分離,金甌有缺。數十年來,在海峽對岸一批頑固分子的破壞之下,再加上美國等帝國主義勢力從中挑唆,臺海局勢始終不甚穩定。

我黨站在全民族利益的高度,始終懷著真誠之心,對臺灣方面釋放最大的善意,力求以和平的方式統一祖國,避免同室操戈。

但我們的善良並未得到積極回應,臺海的局勢反而愈加復雜。所謂“慶父不死,魯難未已”,那些死硬“臺獨”分子依然橫行島內,向美帝主人“搖尾乞憐”,對著同胞人民“狺狺狂吠”,毫無下限地破壞民族大業。

正如金燦榮教授談及臺海問題時所說的那樣:“應做好應對最壞事態的全方位準備”!

一、“喪盡天良”——臺灣島內死硬分子對臺海局勢的肆意破壞

無論從歷史源流還是國際法理來看,我們中國都對臺灣海峽享有充分的管轄權。這片藍色國土本該和平安寧,在兩岸同胞的往來互動中發揮橋梁紐帶作用。但兩岸分離之後,臺海地區卻經常烏雲密佈,甚至“劍影刀光”。

即便在新中國成立伊始,國力羸弱,百廢待興之時,我黨也從未在國傢統一的問題上退讓分毫:通過炮擊金門等行動,我們有效震懾瞭國民黨反動派和美帝國主義的狂妄野心。

改革開放之後,我黨順勢而動,趁勢而上,積極爭取和平統一,通過“一國兩制”統一祖國,兩岸關系也一度出現回暖期。但我們的友善政策並未喚起島內頑固分子的良知。

從李登輝、陳水扁,再到如今的蔡英文,這些民族的敗類,如同“害群之馬”,不斷污染著臺海地區的“政治安全生態”,持續惡化兩岸關系。

在經濟領域,民進黨當局的倒行逆施將進一步惡化臺灣經濟,削弱兩岸的經濟利益紐帶。無論是國傢還是地區之間,頻繁互惠,互利共贏的經濟貿易往來,會逐漸鍛造出堅韌頑強的經濟利益紐帶。

久而久之,經濟利益紐帶的步步拉緊,就會在貿易夥伴之間培育出濃厚的共同意識,結成廣泛的經濟利益共同體,進而產生積極正面的“外溢效應”,促進雙方的全方位合作,直至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興衰一體,榮譽與共”的命運共同體。

改革開放以來,兩岸經貿關系取得瞭突出進展。

馬英九時代,曾采取較為開明進步的兩岸政策。當時兩岸的經貿合作關系,也進入到瞭“黃金時代”。但禍國殃民的壞分子蔡英文上臺之後,就開始故意搞破壞,在臺灣和大陸之間制造對立,處心積慮地讓兩岸經貿關系“脫鉤”。

馬英九

他在公開的就職演講中,就惺惺作態地拋出瞭“告別以往過度依賴單一市場現象”的謬論,明確提出要告別馬英九時代的兩岸經貿政策。她主張要在“告別”大陸的基礎上,多面開弓:“北望美國”與“南向”東南亞、南亞與澳大利亞。

多年來,蔡英文當局一直在頑固推行著這一政策。她非但沒有為兩岸經濟交流做絲毫貢獻,反而不斷開歷史的倒車,終止瞭馬英九政府努力多年打造的,破解兩岸經貿困局的“自由經濟示范區”。並出臺多項措施限制兩岸經濟往來。

不僅如此,毫無下限的蔡英文,還積極配合“美國主人”的反華政策,與祖國大陸搞起瞭“貿易戰”,向大陸商品征收高額關稅,並且無端限制大陸企業赴臺投資。這些無恥行徑嚴重傷害瞭兩岸的同胞親情,損害瞭中華民族的整體利益,其心當誅!

有鑒於此,祖國大陸不得不采取一些必要的反制措施,如宣佈暫停大陸民眾赴臺自由行,暫停輸入臺灣某些產品等。正如一位學者所言:“作為兩岸關系‘壓艙石’的經貿關系,在蔡英文當局的倒行逆施之下,面臨傾翻的危險”。

在軍事方面,心懷不軌且做賊心虛的臺灣當局,數十年來不斷從美國購進先進武器,企圖“防衛自保”,這無疑進一步惡化瞭臺海安全局勢。對於臺灣的可笑伎倆,羅援將軍曾精辟指出:“臺灣當局從美國購買武器,引進的是戰爭,而不是安全”。

羅援

臺灣當局花著人民的血汗錢從美國買武器的根本目的,就是妄想“以武拒統”,這無疑是在把兩岸統一的“大天平”,向“武統”方向上推。如果蔡英文當局繼續執迷不悟,挾洋自重,就等於是親手把“和平統一”的大門堵死。

而蔡英文當局一旦越過底線,我軍必將毫不留情的痛擊之,到那時蔡英文之流,將徹底背上挑起戰爭的千古罵名。實事求是地講,臺灣當局從美國買槍買炮,表面看著唬人,但除瞭暴露其挾洋自重,狐假虎威的愚蠢洋奴嘴臉之外,實在沒什麼實際用處。

其揮霍的還是民脂民膏,隻會進一步堅定我人民解放軍早日實現國傢統一的意志和決心——“臺灣局從美國買的武器越多、越先進,日後臺海爆發沖突的可能性就越高、越激烈,分裂分子的下場就越慘痛,解放軍的戰利品就越豐厚”。

我軍早已經擁有瞭“碾壓式”的實力優勢,反制美國的售臺武器。所以,莫說美國人賣出去的,都是自己的淘汰品,即便是美國將最先進的武器傾囊相授,也決然撼動不瞭我軍維護國傢主權和領土完整的鋼鐵意志。

在社會文化層面,缺德帶冒煙的分裂分子們,大搞“文化臺獨”。他們在島內進行瞭一系列的“去中國化”行徑,企圖在臺灣省絕我中華文脈。民進黨自上臺以來,口口聲聲要在兩岸關系中“維持現狀”,但在意識形態和歷史觀領域,卻是實實在在的“分裂史觀”。

早在2018年,在民進黨的授意下,臺灣當局教育主管部門對通行臺灣的歷史教科書進行瞭篡改:在高中“中國史”教學中,不再使用傳統的朝代編年史,並將“中國史”放在“東亞史”的架構下講授。

這就相當於,在中國的土地上,把中國的歷史界定為瞭和日本史、朝鮮史一樣的“世界史”。這是民進黨在“文化臺獨”方面,進行的最為陰險毒辣的政治損招。

臺灣中國統一聯盟主席、歷史學者戚嘉林曾憤怒地表示:“這份教材說明,‘臺獨’分子是要從根本上,刨斷兩岸歷史連結。他們是在對下一代進行思想意識形態灌輸,為‘臺獨’鋪路”。

戚嘉林

對於多數人而言,歷史教科書是塑造其歷史觀的最重要文本,這份虛假混亂的教科書,對臺灣年輕人的毒害可想而知。臺灣作傢黃智賢也表示:“若任由他們胡作非為,臺灣的未來不堪設想”。

黃智賢

一言蔽之,臺灣島內的分裂勢力,其言行舉止已經到瞭令人發指的程度。

我們的對臺政策也要嚴格區分兩類人和事:對於尊重“九二共識”,認同“一個中國”,有民族觀念、大局意識的同胞兄弟,我們要寬容理解,支持幫助;但對於那些上躥下跳,煽風點火,搞“臺獨”、鬧分裂的死硬分子,就要進行秋風掃落葉式的堅決打擊。

總之,“反‘臺獨’、反分裂、促統一、促和平,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

二、“居心叵測”——美國等反動勢力在臺海地區的肆意攪局

島內反動勢力的“有恃無恐”,自然離不開西方國傢的支持策動。為瞭給中國添堵,甚至在臺海地區將中國卷入國際沖突。

美國糾集聯合瞭日本、印度等仆從國傢,打著“四方安全機制”等旗號,通過軍事威懾、經濟阻撓、外交幹預、輿論圍剿、意識形態對抗等骯臟卑劣手段,幹涉我國臺灣問題,肆意惡化臺海局勢。

2021年9月14日,美國知名媒體《金融時報》發佈消息稱,“拜登政府”正在認真考慮,將‘美國臺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更名為‘臺灣代表處’”。

在國際政治層面,設立瞭所謂的“代表處”,也就意味著雙方將會發展實質性的政治關系。這一惡劣行徑,無疑就是在明目張膽地提升臺灣“主體”地位,挑戰“一個中國”的底線。

即便美國人用的詞匯僅僅是“考慮”,但這就足矣讓民進黨人“歡欣鼓舞”,自以為找到瞭“依靠”,島內媒體各種諂媚之詞,鋪天蓋地。

然而,我們國傢的強硬表態,卻給瞭老美和民進黨當局“當頭一棒”:《環球時報》直言不諱地評論道,如果此次更名付諸實際,那就意味著美國放棄瞭“一個中國”政策,觸及瞭我們的底線。

中國以國傢的名義頒佈的《反分裂國傢法》,絕非官面文章。“我們將可能在經濟上嚴厲制裁臺灣,在軍事上將臺灣上空納入巡航范圍,如果臺灣方面膽敢開火,我們將義無反顧地給‘臺獨’勢力以毀滅性的打擊”。

面對中國霸氣十足的強硬回擊,美國立刻萎縮泄氣,在最近的一次元首通話中,拜登又假惺惺地稱:“美方無意改變一個中國的政策”。但美國人攪亂臺海,圍堵中國的狼子野心,又豈會真的放棄?

“單挑”不成,老美又轉而糾集瞭一批烏合之眾,打著“日美印澳四方安全機制”、“七國集團”的幌子,策動“臺獨”。早在2020年底,臭名昭著的“臺獨”惡人,民進黨當局“外交部長”吳釗燮,就在接受澳大利亞媒體采訪時叫囂道:

“臺灣處於與中國大陸對抗的最前沿,除瞭要加強自我防衛之外,還希望和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等‘民主’國傢加強合作”。

吳釗燮

進入2021年,“臺海和平穩定”似乎已經成瞭許多西方政客的“政治口頭禪”。今年4月份的美日元首會談中,兩國就在元首聲明中提及瞭“共同維護臺海和平穩定”。6月份舉行的“七國集團峰會”中,又出現瞭同樣的字眼。

2021年8月12日,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等唯恐天下不亂的國傢,又在“四方安全對話”的名義下,通過線上的形式搞瞭一次元首會晤,這也是“四方安全對話”成立以來的首次元首會議。

四國假模假樣地提到,要促進“民主國傢”在海事安全、網絡安全、救災等領域合作,構建所謂的“自由開放的印太。最後,這些國傢依然沒有忘瞭詆毀中國,他們在除瞭在南海等問題上指手畫腳之外,還特別提到瞭所謂的“臺灣海峽和平與安全的重要性”。

不僅如此,為瞭能在邊境問題上迫使中國“讓步”,印度也在臺灣問題上空前地“活躍”瞭起來。印度的《印度快報》和《政治傢日報》曾辟出專欄,宣稱“印臺友好”,不但配上瞭蔡英文的照片,還令人作嘔地稱寫道:“自由民主的印度是臺灣的夥伴”。

印度一些媒體也公然用“中華民國”指代臺灣地區,以“大使”稱呼“臺灣駐新德裡經濟和文化代表”。《印度教徒報》、《印度快報》、《經濟時報》等無良媒體,甚至直接將臺灣外事部門負責人吳釗燮,稱之為“臺灣外交部長”。

這一切都說明,民進黨當局與國外反動分子的勾結程度,已經到瞭“臨界點”。蔡英文之流,主動“建群”、拉盟友,甘當西方國傢“反華小卒”的惡劣行徑,已經成為臺海地區和平穩定的最大威脅。

三、“人間正道”——中華民族的統一偉業勢不可擋

美日等國傢的猖獗行徑,無疑是給島內蔡英文之流打瞭一劑“強心劑”,鼓勵他們繼續肆無忌憚地賣國求榮。

在這些內外反動分子的聯動作惡之下,臺海地區的局勢日趨復雜,甚至不排除失控的風險。但如今的中國早已今非昔比,我們有足夠的實力和信念,反制內外破壞者,中華民族的統一偉業勢不可擋!

歸本到底,強大的綜合國力是我們回擊一切挑戰的根基所在。當年在香港問題上,我們為什麼能如此順利地挫敗英國人“主權換治權”的陰謀?

除瞭小平同志精妙絕倫的談判技巧之外,主要還在於綜合實力的支撐:面對英國人的恐嚇,小平同志氣定神閑地談到,如果不能按時收回香港主權,或者香港發生動亂,“中國政府將被迫不得不對收回香港的時間和方式另作考慮”。

撒切爾夫人在回憶錄中也坦言道:“對英國來說,這不是也不可能是勝利,因為我們是在同一個不願妥協和在實力上占優勢的對手打交道”。

撒切爾夫人

同樣的道理,對於如今的臺海問題,金燦榮教授反復強調一個觀點:“工業能力決定國傢命運,工業能力的核心就是現代制造業”。

“中國工業化的成果,現在中國大陸的軍事現代化都是比較成功的。那麼跟臺海聯系起來就是這麼一個結論,就是說今天的中國大陸具備瞭用武力解決臺灣問題的物理結構和物理能力,這是很長時間都沒有的”。

具體而言,西方國傢能在近代史上“率先突圍”,其關鍵就在於通過工業革命建立起瞭現代化的制造業,也就是用大機器生產替代瞭手工勞作,從而在經濟和軍事等多個層面,全面碾壓非西方。

其他諸如日本等非西方工業化國傢的成功,也大致如此。而近代中國多災多難,受盡屈辱的主要原因,也還是在近代全球工業化浪潮中,錯失瞭良機。但建國之後,我黨高瞻遠矚地提出瞭“工業立國”的偉大戰略方針。

經過數十年的艱苦奮鬥,我們逐漸探索除瞭一條有中國特色的工業化、現代化道路:“當今世界最重要最偉大的事是中國也工業化瞭,中國也掌握瞭完整的現代制造業知識瞭”,這是中國國產黨為中國做出的最偉大歷史貢獻值之一。

從世界格局來看,一個人口14億的國傢實現工業化,將從根本上影響國際格局,“東升西降”的大趨勢不可阻擋。因此,金燦榮教授得出結論稱道:“如果美臺方面繼續冥頑不化,挑戰我們的底線,隻會加速我國動用最後手段收復臺灣的進程”。

四、結束語

近年來,中國國力突飛猛進,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華夏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空前加速,全球格局進入“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因此,本性邪惡的帝國主義國傢,面對中國崛起產生瞭強烈的戰略焦慮感。

他們逐漸褪去瞭偽裝,露出瞭“青苗獠牙”——在臺海問題上,他們也逐漸撕下瞭偽善面具,日益逼近中國的底線。甚至企圖在臺海地區挑起沖突,組團“圍毆”中國。

在外部勢力的攛掇教唆之下,島內蔡英文之流開始彈冠相慶,更加肆無忌憚地玩弄分裂陰謀,一股“分裂主義”的新浪潮,正沉渣泛起。在兩股勢力的“內外聯動”之下,臺海地區可能出現最壞事態,絕非危言聳聽。正如金政委所分析的那般:

“我們國傢的政策制定者必須做好應對臺海最壞事態的準備。我們追求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的基本方針不用變。但有些事態的發展,並非大陸所能影響和掌控的。所以我們必須有這種應對的最惡劣事態的這種準備,而且應該是全方位(包括軍事手段)準備”。

然而,我們也必須充分相信,實力日漸強盛,且恪守國際道義的中華民族,絕不會被這些奸佞宵小擊垮絆倒。這也印證瞭偉人主席豪邁宣言:

“讓那些內外反動派在我們面前發抖吧,讓他們去說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國人民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必將穩步地達到自己的目的”!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574.html
1949年,蔣介石逃往臺灣,那些被帶走的“軍官太太”,結局如何? 歷史

1949年,蔣介石逃往臺灣,那些被帶走的“軍官太太”,結局如何?

1949年,國民黨反動派大廈將傾,蔣介石明白,自己已經失去瞭和共產黨較量的資本,不得已之下,不得不逃往臺灣,以期能休養生息,等待東山再起的機會。離開時,蔣介石帶走瞭自己在大陸搜刮的錢財、大部分國軍高級...
韋應物:白居易偶像,出身豪門的無賴,卻獨寵糟糠妻 歷史

韋應物:白居易偶像,出身豪門的無賴,卻獨寵糟糠妻

在中國唐代的山水田園派詩人之中,最負盛名的當屬王維、孟浩然、韋應物、柳宗元這四位詩壇大咖。山水田園派詩風起源於東晉的逸士陶淵明,然後漸漸發展到盛唐時期的王孟韋柳等文人才子,他們的山水田園詩慣於以山野田...
劉姥姥心裡明白一聲不敢吭,卻讓賈母惱火翻臉,薛寶釵隻得這麼做 歷史

劉姥姥心裡明白一聲不敢吭,卻讓賈母惱火翻臉,薛寶釵隻得這麼做

《留殘荷聽雨》是林黛玉一生的寫照。她的結局就像李商隱寫這首詩時的處境一樣。她被迫離開賈傢,斷腳雁在世界各地遊蕩。你的未來是不確定的。由於賈寶玉的《蘭亭花絮》被賈元春改為《花絮》,賈傢不再給林黛玉指點,...
《天道》:懂得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為什麼? 歷史

《天道》:懂得很多“道理”,卻仍然過不好這一生,為什麼?

《天道》電視劇火後,很多人津津有味地看完電視劇後扒開原著再看,還是不過癮,然後再找來作者前期的著作《背叛》和後期的《天幕紅塵》。還是不過癮,然後再去扒作者到底是豆豆還是纏中說禪,再去網上搜尋劇中丁元英...
對越自衛反擊戰慶功會,總指揮許世友倒三杯酒,都敬瞭誰? 歷史

對越自衛反擊戰慶功會,總指揮許世友倒三杯酒,都敬瞭誰?

許世友好酒,一生戎馬,殺敵無數也喝酒無數。許世友喝酒不喜歡論規矩,隻求喝得痛快,通常都是先幹為敬,把對方喝倒為止。但是在他一生中,有一次喝酒卻與眾不同,他不僅一改往日開懷豪飲的風格,而且面帶嚴肅連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