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島:傢貧入寺出傢,得韓愈鼓動而還俗,卻懷才不遇終客死他鄉

  • 在〈賈島:傢貧入寺出傢,得韓愈鼓動而還俗,卻懷才不遇終客死他鄉〉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22

賈島這個苦吟詩人盡管出生在唐朝,可他卻始終未如盛唐大大小小的才子們那般閑逸,既沒樂享過風花雪月、也未曾在戲謔間逐柳眠花、更無情起時的快意瀟灑……終其一生,賈島也隻不過混得瞭“詩奴”和“詩囚”之名,畢生為瞭寫詩絞盡瞭腦汁。

不近凡俗的賈島終生未娶,到死的時候依舊是孑然一身、形單影隻,簡直是客死異鄉的一朵詩壇奇葩。

更鮮為人知的是,賈島曾經是一名出傢的僧人,他昔日因滿腹的才華而被文壇宗主韓愈所賞識,在韓愈的鼓動之下,賈島為瞭追求“詩與遠方”而還俗

怎奈命無顯榮的賈島屢次科考不中,仕途不順的他餘生便與詩歌相愛相殺,為後世留下瞭不少意境清雅、禪意頗深的詩壇佳作。

賈島無可奈何的寺廟生涯

熟知唐代詩人賈島的人一定知道,賈島早年間因傢貧而入寺為僧,後來又因遇到瞭知己韓愈而半路還俗。

終其一生,賈島一直在思想上介於僧俗之間,他既貪念著寺廟中清幽寧靜的閑適生活,又無法完全摒棄塵世中的功名利祿,因此,賈島的一生可以說是和寺廟結下瞭不解之緣。

公元779年,賈島出生在唐朝河北道幽州范陽縣的一戶苦寒之傢,賈島雖然出身貧賤,但卻獨好習文讀書,18歲那年,心求明志的賈島離開傢鄉,開啟瞭遊歷漂泊的旅居生活。

賈島窮遊祖國的山川大河,結識瞭諸葛覺、李益、韋執中等一些文人雅士,他們互稱摯友,且曾寫下若幹詩歌以做往來應和。

在吟詩苦作的過程中,賈島發現自己對詩歌創作情有獨鐘,甚至可以為寫詩而閉門數日、不思飲食。

每當賈島到瞭身無盤纏的窘迫時刻,就會通過寫詩來忘卻物質生活匱乏的苦悶和壓抑,他將周身的饑餓和寒冷通過苦吟詩歌而排解掉,久而久之,苦吟便成瞭他的精神支柱、成瞭他腦中的豐腴膏粱。

冬去春來、鬥轉星移,在外面遊歷瞭數年的賈島依然沒有找到精神世界裡的麥加聖地,心灰意冷的他就在河北的雲蓋寺出瞭傢,從此棲身在佛門之下,一日三餐唯有薄粥粗茶

然而對於彼時的賈島而言,簡單的三餐一宿都不需要自己花費銀錢便唾手可得,還有什麼可不知足的呢。

雲蓋寺遠離市井,是一處清幽靜謐的世外桃源,年輕的賈島寓居在那裡,主要還是受環境所囿困,再加上賈島天性不願與外人交往,因此,賈島便有瞭大段大段的時光用來讀書和苦吟。

據說,就是在那段出傢為僧的日子裡,賈島寫下瞭流傳千古的《尋隱者不遇》,以及反映瞭禪修清凈的《過木巖寺日暮》。

世人多稱賈島和孟郊為“島痩”、“郊寒”,想來,年輕時候的賈島一定是一副身型清瘦的文人模樣,他的“瘦”,一則是因為飲食不豐、常年營養匱乏;二來是因為精神困頓,一介文人尋覓不到人生的出路、精神的出路,自然抑鬱不得志,思想上充滿瞭壓抑和苦悶

自古以來,寒門之子稍微有些志向抱負的,都把讀書作為唯一的希望和出路,賈島應該也不例外。小有才華之人必然會有些許清傲,20歲出頭的賈島那麼年輕,又怎會甘心情願一輩子守著古佛青燈、完全摒棄塵世中的繁華和熱鬧呢?!

由此可見,賈島年輕時選擇遁入佛門,完全是他的無奈之舉。

與韓愈結為知己之交,聽從韓愈勸告還俗應舉

有一回,賈島騎驢去拜訪住在城郊的朋友李凝。到瞭李凝傢門口才發現主人不在傢,於是,賈島就在李傢的墻壁上題瞭一首詩《題李凝幽居》。

在返程的路上一心苦吟的賈島又開始精益求精起來,他對詩的第二句“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中究竟用“敲”字好還是“推”字好猶豫不決。

為瞭選擇更加貼切形象的詞匯,賈島便在驢背上反復吟詠,並伸出雙手來回做著“推”和“敲”的不同姿勢,就像著瞭魔一般。

賈島全身心地沉浸在“苦吟”的氛圍之中,殊不知吏部侍郎兼京兆尹韓愈正帶著自己的車馬儀仗途徑此處,而端坐在驢背上的賈島竟不知不覺地“闖入”瞭韓愈儀仗隊伍的第三節中。

見到眼前出現瞭這樣奇怪的一個人,韓愈的侍從馬上就警覺起來,他們將賈島從驢背上拉下來,將其推搡著帶到瞭韓愈面前。

韓愈見這個年輕人一臉無辜的模樣,便開口詢問賈島誤入儀仗隊的原委,當韓愈得知賈島是因為思考得太過入神才弄得如此尷尬之後,不禁對這個實誠的青年產生瞭好感。

其後,韓愈略微思考瞭一番,然後告訴賈島還是取“敲”字為好,賈島深以為然,自那以後,韓愈便和賈島結成瞭忘年交。時為詩壇文宗的韓愈還寫下《贈賈島》一詩用以盛贊賈島苦心提煉詩句的精神。

隨著二人交往的日益密切,賈島便將自己的境況和盤托出,韓愈本就是個惜才愛才之人,他不忍看到賈島這樣一個年輕的才子畢生埋沒於佛門之中,就一力勸導他還俗並積極參加科舉考試。

在韓愈的勸導下,賈島那顆“凡俗之心”重新跳動瞭起來:如果自己的才能能夠輕松地招來功名利祿,那又何妨一試呢?!

不久,賈島蓄發還俗,並在韓愈的資助下積極地準備參加科舉考試。往年間,賈島也曾數次參加科舉考試,但均未成功。

這一次,賈島滿懷信心與希望,又一次踏進瞭考場準備以才德博取功名,盼望能夠一舉迎來人生中的高光時刻。

科考落榜卻仍“幸運”地擠進瞭仕途,不料最終結局卻是客死異鄉

賈島無疑是位較有才華的文人,但似乎他的才華卻不夠有張力、遠不及才華橫溢的地步,因此,他雖然聽瞭韓愈的話興沖沖地再次參加瞭科舉考試,結果卻依然名落孫山。

落榜之後,賈島對科考失望至極,懷才不遇的他既悲傷又憤懣,在一通嚎啕大哭之後便決定此生再不入考場半步,可見,賈島是被科舉考試狠狠地傷瞭心。

彼時的賈島本想著在失意之時去韓愈那裡尋求一絲寬慰,可沒想到韓愈因為直言“諫佛”而被憲宗貶官到瞭潮州。後來,待韓愈再度復職、重新回到瞭長安,賈島這才在京城謀得瞭一個小官職。

可惜,性情剛直的賈島不懂得韜光養晦、不泄鋒芒的道理,不久便因作瞭一首譏諷科舉制度的詩而觸怒瞭朝中大員

其後,賈島被逐出京,所幸他遭貶之時仍因朝廷的“責授”制度而帶著“長江縣主簿”的官職而離京到四川赴任,隻不過,他即將赴任的地方荒僻邊遠,等同於讓賈島此生在仕宦之路上再無出頭之日

已經年逾五旬的賈島擔任瞭長江縣主簿剛滿3年,便又被一紙調令遣派到普州去做瞭一名司倉參軍,主管地方的財政稅收職務。

3年後,任期已滿的賈島又升任普州司戶參軍,但頗為遺憾的是,賈島未及赴任便在四川普州因病辭世,享年64歲

賈島去世後,被友人安葬於四川安嶽縣南安泉山麓,晚景慘淡的他終究還是在異鄉走完瞭他落寞的一生,令人倍感淒涼和悵惘。

回望賈島的一生,他以一顆虔誠之心對待每一首詩歌,用反復推敲的方法提煉字句,這份真我不變的執著不僅讓他得以結交瞭一群同道的詩友,更為賈島在詩壇和文學界中贏得瞭不朽的盛名

是“詩奴”也好、是“詩囚”也罷,總之,唐代大詩人賈島拼盡瞭全力,將一生的苦楚鍛造成瞭一行行閃亮的詩句,讓後世之人得以在浮生的況味之中,品讀到瞭一絲絲堪稱清雅的餘韻幽芳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29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651.html
別被電視劇騙瞭!霍元甲沒和西洋大力士交手,42歲中毒而死 歷史

別被電視劇騙瞭!霍元甲沒和西洋大力士交手,42歲中毒而死

提起霍元甲,那絕對是人人敬佩的大俠,他的名氣之大,甚至一度火到國外。導演們將他的熱血事跡拍成電視劇和電影,周傑倫一首《霍元甲》流行至今,《萬裡長城永不倒》也成為瞭國人心中的時代經典。當然,作為搬上大熒...
志願軍戰士的奇特經歷:掉隊後獨行山林中,突然遇到猛虎 歷史

志願軍戰士的奇特經歷:掉隊後獨行山林中,突然遇到猛虎

1950年,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年,在美國幹涉南北朝鮮問題之際,面臨美軍屯兵中國邊境的嚴峻情形,黨中央派遣百萬志願軍赴朝,抗美援朝戰爭自此爆發。作為首次派-兵他國作戰,赴朝志願軍的軍旅路途尤其漫長。11月...
揭秘:張學良替宋美齡守瞭一生的秘密 歷史

揭秘:張學良替宋美齡守瞭一生的秘密

書香門第的大小姐,後來成為民國第一夫人;風流倜儻的大才子,後來成為呼風喚雨的軍中少帥。二人皆為有傢室之人,相互欣賞,卻將愛慕之情隱藏於內心。這二人到底是誰?他們之間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秘密?他們用一生的...
披露:蔣介石親自任命的中將女司令殞命始末 歷史

披露:蔣介石親自任命的中將女司令殞命始末

在中華歷史的長河中,出現瞭不少的巾幗英雄,比如民國時期,榮獲中將軍銜的抗日女英雄奇俊峰。奇俊峰是第一個在抗日戰爭時期投身抗日戰營的蒙古王公,被蔣介石親自召見,任命為中將司令。抗日戰爭期間奇俊峰屢立戰功...
邱行湘被特赦後:55歲與一紡織女工結婚,晚年稱有“三個想不到” 歷史

邱行湘被特赦後:55歲與一紡織女工結婚,晚年稱有“三個想不到”

1975年3月19日,這個日子對於新中國大多數人來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但是對於還在被關押的戰俘來說,這天註定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天,因為我黨重新開始瞭已經停頓瞭9年的特赦戰犯工作,新中國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