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國上將鄧華去沈陽上任,一看給他安排的房子,拒絕入住

  • 在〈開國上將鄧華去沈陽上任,一看給他安排的房子,拒絕入住〉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18

在我們的抗日戰爭隊伍中,出過許多驍勇善戰、智勇雙全的名將,如粟裕、葉英、賀龍、朱德等等。

這些將領,有的出身較低,起於微末,依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到師長、司令的位置,有的出自書香門第,地位雖然越來越高,卻從來沒有仗著自己掌權而胡作非為、貪污腐敗。

我軍的將領一直延續著黨的優良傳統,艱苦樸素,與人民百姓親如一傢。

有一位開國上將名叫鄧華,做人做事都十分謙虛低調,他去沈陽上任時,一看到給他安排的房子,立即拒絕入住。

鄧華

領袖心中之愛將

1910年4月,鄧華出生在湖南省郴州永寧鄉的一個書香門第之中,與賀龍、羅榮桓和彭德懷三位元帥是老鄉。

因為出生在書香世傢,所以鄧華從小過著相對富裕的生活,從來沒有少吃少穿,幼年時期讀的是私塾,15歲時便到瞭長沙讀中學,即使是這樣,鄧華也沒有養成嬌奢浪費的性格,在生活中很勤儉。

賀龍

相比其他出生寒微的將領,鄧華算是腹有詩書的儒將,所以和毛主席非常投緣。

在長沙讀中學時,他接觸到瞭共產主義,兩年後,1927年,鄧華加入瞭中國共產黨,從此踏上瞭戰爭之路。

加入中國共產黨之後,鄧華先後參加瞭多次“反圍剿”戰爭,還曾經走過萬裡長征。

在長征途中,鄧華參與指揮瞭一場著名的戰鬥——飛奪瀘定橋

當時蔣介石想把紅軍全數消滅在大渡河西,我們隻有渡過大渡河才能有一線生機,但是在安順場渡口,隻有幾條渡船,主力根本沒有辦法過河。

在千鈞一發之際,我軍決定奪取瀘定縣鐵索橋,於是兩路紅軍便開始夾著大渡河的兩岸對瀘定縣發起猛攻。

東邊已經渡河部隊中打頭陣的便是鄧華和蕭華指揮的紅1師二團,擊潰瞭兩個前往瀘定縣的川軍救援隊,迫使瀘定的敵軍孤立無援,最終創造瞭飛奪瀘定橋這一個戰爭奇跡。

毛主席對此次的戰鬥大加贊揚:“我們的紅軍真是無堅不摧,所向披靡,有這樣的紅軍戰士,我們還有什麼克服不瞭的困難?!”

在井岡山時期,鄧華在毛主席的指揮下沖鋒陷陣,到後來的各個革命時期,毛主席都曾經給鄧華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教導。

1944年3月,擔任晉察冀軍區第四分區司令員的鄧華奉命率部開赴延安,擔任保衛陜甘寧邊區、保衛黨中央的光榮任務。

11月,鄧華奉命來到中央黨校學習,不久後,三支隊的負責人陳賡找到鄧華說,毛主席明日想見他,請他去棗園。

第二日,毛主席見鄧華走過來,迎上去一把握住他的手,打量著他親切地說:“鄧華同志,歡迎歡迎,我們可是很久沒有見面咯!”

聽到毛主席的話鄧華激動地說:“現在事業發展瞭,攤子鋪大瞭,不像當年在井岡山、江西蘇區,現在想見上一面,可真不那麼容易。”

陳賡

二人寒暄過後便上桌聊瞭起來,毛主席還特地囑咐準備午餐的警衛員,告訴他自己和鄧華都是湖南人,隻管多放些辣子。

吃上飯之後,鄧華給毛主席匯報瞭晉察冀根據地的工作情況和部隊到延安後開展生產的情況,他也談瞭許多幹部戰士不想留在大後方,要求到前方去打仗的想法。

毛主席聽瞭之後對他說:“部隊要求打仗是好事,仗是有得你們打的,不過現在,國民黨在我們周圍集結瞭那麼多軍隊,實行軍事封鎖,我們不能沒有物質準備呀!”

停頓瞭一會兒,毛主席又接著說:“部隊搞好開荒生產的同時,要有隨時打仗的準備,你們都知道,陜北是個人少地貧的窮地方,我們不能讓老百姓負擔太重,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不能讓老百姓負擔太重,要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這句話深深地印在瞭鄧華的腦海裡,鄧華雖出生在較為富足的書香世傢,但傢風節儉,毛主席的這番話他十分認同,而他本人也一直在踐行著艱苦樸素的生活,抗戰時期如此,新中國成立過後亦如此。

所以在新中國成立幾年之後,鄧華到沈陽上任時,他還曾經拒絕過組織上給他提供的住處,這件事一直都為人們津津樂道,知曉之人無不稱贊鄧華上將的樸素與謙遜。

拒絕入住豪華的住所

1950年6月,朝鮮戰爭爆發,兩天後杜魯門就把第七艦隊開入瞭臺灣海峽,企圖阻止我們解放臺灣海峽。

毛主席決定讓鄧華擔任志願軍第一副司令兼副政委,8月31日,鄧華與兵團的副司令員洪學智、參謀長解方、政治部主任杜平再次研究瞭朝鮮戰場的形勢之後,他執筆,四人聯名向中央軍委寫瞭一份報告。

杜平

在報告中大膽預測瞭敵軍主力的行動,並且表明瞭我軍的參戰時機。

之後,由於鄧華的善戰、有勇有謀,對朝鮮戰爭又提出瞭許多很有見地的意見,有一些對整個戰局的發展起到瞭重要的作用。

彭德懷還曾對鄧華表示十分的贊賞,說:“鄧華作戰勇敢、細心,出過不少好主意,是個好幫手。”

1953年7月,在著名的金城反擊戰勝利之後,鄧華出任瞭志願軍的司令員兼政委,成為瞭中國軍隊在國際軍事舞臺上的形象代表。

即使獲得瞭如此大的榮譽,鄧華也沒有表現出趾高氣昂,而是依然十分謙遜。

1954年11月,鄧華歸國,被組織上安排到東北軍區當代理司令員,後又擔任副總參謀長兼任沈陽軍區司令員。

中央軍委的命令下達之後,鄧華便馬不停蹄地動身瞭。

這不是鄧華第一次奔赴沈陽瞭,他與東北這片肥沃的土地早就結下瞭不解之緣。

抗日戰爭勝利之後,組織上就曾經安排鄧華到東北擔任保安副司令兼任沈陽的衛戍司令。

那年的12月又調到瞭遼西地區擔任軍區司令員,當時,蔣介石為瞭挽救國民黨在東北的敗局,委任陳誠為國民黨軍東北最高指揮官,集結部隊,企圖“確保北寧,打通錦承,維護中長,保護海口”

陳誠

面對敵人的強攻,鄧華果斷地組織部隊進行遠距離奔襲,在晝夜急行軍九十公裡之後將法庫圍住,發起猛攻,一舉殲滅瞭守敵一七七師,隨後又趁著暴雪天氣,奪彰武、取新立屯、克黑山、占新邱,連戰連捷,一口氣拿下五城一鎮,取得瞭重大的勝利。

為此,鄧華所領導的遼吉縱隊接連兩次受到瞭東北民主聯軍總部的通令嘉獎。

所以,再次踏上這片黑土地,鄧華心中不可謂不澎湃。

在他到來之前,沈陽當地的政府官員就已經與他聯系過,告訴鄧華下車之後不必去招待所,已經為他準備好瞭住所。

鄧華對組織上的安排多次表達瞭感謝,也告訴他們不必太過鋪張,簡簡單單地給他一間房子,有床可睡就好。

等鄧華到瞭之後,政府人員將他帶到瞭下榻之處,鄧華一看便傻瞭眼,他讓他們不要太鋪張,誰知卻給他安排瞭一個非常“豪華”的住處——曾經的日本關東軍司令部。

日本關東軍司令部原在1919年設於旅順,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發生之後的第二天便從旅順遷到瞭沈陽。

那是一棟日本人設計建造的大樓,模仿瞭歐洲的建築風格,共有三層,外觀是深淺不一的兩色灰磚組合,整個建築面積達到瞭三千三百多平方米。

在當時來說,是一棟非常豪華的大樓,但不管它表面有多麼莊嚴,都無法掩蓋在這裡謀劃的殘害我國的百姓,掠奪我國資源的罪惡。

鄧華看到這個建築之後,臉色隱隱有些不好,他轉頭嚴肅地對當地官員說:“給我換個地方吧,我不住這兒。”

見到鄧華變瞭臉色,官員們心中都咯噔瞭一下,生怕是自己怠慢瞭司令員。

一旁的警衛員向他們解釋到,鄧司令生活簡樸,不想住在那裡並非是因為不夠豪華,恰恰是因為太豪華瞭!

不管是在抗日戰爭年代還是解放後,鄧華一直過得十分節儉,不管組織上將他調到哪個崗位上工作,他都沒有提過其他過多的要求,沒有因為私事花過公傢一分錢。

所以對鄧華來說,組織上將他調到沈陽工作,給他安排一間房子,有一鋪床,就已經夠瞭,而多出來的部分完全是他不需要的部分,太過於浪費。

隨後,鄧華又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這個房子太大瞭,給他找一間小一點的,夠住就行,至於這裡,就把它改成一個招待所吧,也算是物盡其用瞭!

最後沈陽的那幢關東軍司令部便成為瞭沈陽軍區的招待所。

解放軍中將袁升華曾經在1980年時於《解放軍日報》刊登過一篇懷念鄧華的文章,文章中寫道:“我從來沒有看到他私花過公傢一分錢,或者向公傢要過一件規定以外的東西。幾十年來,他生活上無所奢求,自奉甚儉,始終過著廉潔清淡的生活。”

而像這樣清廉節儉,絕不給組織添麻煩的處事態度,鄧華幾乎踐行瞭一生,不僅他自己嚴格要求自己,對於傢人,他也有著同樣的要求。

在鄧華最初參加革命的時候,鄧氏傢族曾經有許多人為鄧華提供過幫助和保護,在解放以後,鄧華已經是身居高位,難免會有往日的親戚找上門來,希望他能夠幫傢裡人解決工作。

那些人隻看到瞭鄧華現在怎樣大權在握,卻沒有想到鄧華作為一個共產黨人對自己的要求。

每逢遇到這樣的事,鄧華總是會先將人請到傢裡,然後和善地與他交談,做他的思想工作,希望傢人能夠理解自己,如果有需要幫助的,他可以從自己的私賬上寄錢回傢。

但是安排工作一類的事,他堅決不能做,也希望鄧氏族人記住,永遠不要仗著權勢胡作非為,不能給國傢添麻煩。

對於父親堅決不給公傢添麻煩的態度,鄧英曾經回憶過一件令她印象非常深刻的事情。

那年母親生病,突然發起瞭高燒,非常不舒服,在診所看瞭一下之後,醫生建議她馬上回傢休息。

於是單位上就想讓她聯系鄧華,叫鄧華用他的車將她接回傢。

那個年代鄧英的母親上下班都是騎自行車,路上顛簸又吹風,病人恐怕受不瞭,但是鄧華聽到之後卻幹脆地拒絕瞭這個請求。

鄧華覺得,這個車是組織上為瞭方便而分配給他用的,不能麻煩司機去辦他的私事接妻子。

但鄧華同樣也非常擔心妻子的身體情況,於是幹脆自己掏錢,讓鄧英的表姐去街上雇瞭一輛三輪車,這才把鄧英的母親接回瞭傢。

每每提及這件事,鄧英心中就會覺得有些無奈,但更多的是對父親的敬佩,人人都說父親勤儉到瞭有些刻板的地步,但他們不知道,守住一次不越界容易,能夠一直守住不越界有多難,她明白,父親不開這個口子是對的。

人民英雄為人民

在戰場上,鄧華是人民的英雄,平型關戰役、晉察冀抗日、遼西奪五城、圍殲廖耀湘、指揮攻打海南、決戰上甘嶺……這一場場戰役,都是鄧華身為軍人的榮耀。

而在戰場下,他也是關愛人民,一心為瞭人民的黨的兒女。

六十年代時,鄧華去瞭四川,許多人都患上瞭水腫病,還有的地方餓死瞭很多人,鄧華連傢都顧不上安頓下來就急忙下鄉,在災情最為嚴重的雅安地區,挨傢挨戶地奔走,查看災情,尋求解決辦法,一口氣就跑瞭二十多個縣,實實在在地為人民做事。

英雄已逝,但為祖國,為人民無私奉獻的精神永垂不朽。

呱呱資訊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9月30日
  • 轉載請務必保留本文連結:https://www.guaguazixun.com/history/58731.html
“仙才”曹植所作的《洛神賦》,真的是懷念嫂子甄宓嗎? 歷史

“仙才”曹植所作的《洛神賦》,真的是懷念嫂子甄宓嗎?

在我國歷史上一眾流傳千古的辭賦名篇之中,由三國時代文學名傢曹植所寫的《洛神賦》可以說是華麗浪漫主義的經典佳作。在文學界中,《洛神賦》的至高地位堪比屈原的《九歌》以及宋玉的《神女》,它通篇文藻優美、詞彩...
日軍少佐被我軍俘虜,大膽提出要一把手槍,從此我國多一個新軍種 歷史

日軍少佐被我軍俘虜,大膽提出要一把手槍,從此我國多一個新軍種

1945 年秋,有一群佩帶著日本關東軍第二航空軍團第四練成大隊徽章的日本軍人,正垂頭喪氣地在遼東山區徘徊。這支 200 多人的日本飛行員,在日本天皇宣告投降後,最大的願望就是能順利回到日本。當時的情況...
蔣宋孔陳,四大傢族的後人,都去往何處?現狀如何? 歷史

蔣宋孔陳,四大傢族的後人,都去往何處?現狀如何?

“塞上長城空自許,鏡中衰鬢已先斑。出師一表真名世,千載誰堪伯仲間!”一個甲子前,“蔣宋孔陳”四大傢族權傾朝野,風頭無兩,誰曾想一夕之間,蔣傢王朝落敗,宋、孔、陳三傢也隨之退出瞭歷史的舞臺,留給後人的隻...
上將長期擔任軍職,申請離休沒被批準,派一名軍長降級當副手 歷史

上將長期擔任軍職,申請離休沒被批準,派一名軍長降級當副手

董其武有一段傳奇的人生經歷。在新中國最初授銜的57位上將名單中,董其武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他是極為罕見的國民黨起義將領。新中國成立以後,董其武還是一再受到瞭中央的重用,長期擔任軍職,後來連申請退休都沒有...
解讀:軍隊“副官”是什麼軍銜?什麼級別的軍官才有副官 歷史

解讀:軍隊“副官”是什麼軍銜?什麼級別的軍官才有副官

副官,一個具有歷史印記的軍銜。曾經在歷史的史冊上躍然出現過,但又在一段時間後消失瞭,為這個職位蒙上瞭神秘的面紗。在有著嚴格的等級制度的軍隊,是如何產生這樣的職位的呢?本文將為您揭秘這背後的故事。作為領...